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十六章 焰情毒

“慕公子与我并不十分熟识,现在他已是元宝的心上人,我自当他为自己人看。”

因为我猜不透星蕴魂要说什么,只能拣些不要紧地说。

“我昨天与他同睡一个房间,但是到了半夜,却发现他偷偷起床,躲在一旁吃下一样东西,等他睡熟后我起来察看,大吃一惊,那落在地上的粉末状的物品不是别的,竟是砒霜,也就是说他在服毒,而且据我观察,他已不是第一天服食砒霜了。”

星蕴魂说完,看着我。

我却失了分寸,我原以为慕清寒一定有秘密,没想到挖掘出的其中一个秘密竟然是他在服食砒霜,这究竟是为何呢?我与星蕴魂百思不得其解。

我问星蕴魂,“既知他在服食砒霜,可能帮他解毒?”其实我可怜的是元宝,我不能让元宝一嫁给慕清寒,不久就失去夫君吧。

“也有办法,不过最好还是让我给他把把脉,这样我也好能对症下药。”

星蕴魂信心十足得说道。

“那我来想办法,你先留心观察着他,如果能找出他为什么要服食砒霜的原因,那是最好。”

我嘱咐他,但是不一会有一小厮战战兢兢地送来一样东西。

原来是这名小厮干活偷懒在假山后面歇息的时候,元宝以为那里没人拉着慕清寒去那里说悄悄话,那小厮躲在后面更是不敢动弹,只听见慕清寒咳了两声就没动静,元宝紧跟着问怎么了,慕清寒宽慰她说是没事。

那小厮等两人离开了才敢从假山里出来,却发现地上有一帕子,小厮以为是元宝掉的,便想捡起来等机会还给她,却没想一拿起那帕子来,看见上面带着血,还鲜红着,似是刚被人咳上去的,小厮不敢隐瞒,于是拿来给我做主。

我随手拿了些碎银打赏他,并告诉他不要对别人说,他诺诺地答应便离开了。

星蕴魂拿起那帕子端详了许久,才定声对我说,“不用为他把脉了,我已经知道他中的是什么毒,你看这血虽然鲜红,可是从他咳上去到小厮拣来给你,也过了一段时间,正常的血早就应该凝固发黑,可是这帕子上的血还是那么鲜艳,说明他的血比一般人要热。

这就是中了焰情毒的症状。”

我初始看见星蕴魂一眼识破了这毒还是很高兴,既然识毒必然知道如何解毒,这下慕清寒可有救了。

可是看见他旋即陷入了深思之中。

我一时忘形,抓住他的臂膀,问道,“可是他这毒非常难解?”“不是,是这个毒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配制,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星蕴魂目光闪亮地看着我,我那时已经明白过来,这个毒是暗袭下的毒。

“这药名为焰情毒,是极毒极热的药,如果要维持生命只能服食砒霜,砒霜是寒毒,可是即便是小剂量的砒霜长时间服用,也会出现深中毒而死。”

星蕴魂简短道来为什么慕清寒会服食的原因。

我们对视一眼,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元宝与慕清寒说笑着回来了。

星蕴魂不着声色地把带血地帕子藏起来。

我自是不敢对元宝说起此事,第二日还想去与星蕴魂商量对策的时候,宫里来人了。

是宫里按体制给我派来了几名资历极高的嬷嬷了,要我在大婚前学习宫中礼仪。

其中有名秦嬷嬷的是为首的,沈蕊洁私下对我说,那是皇后身边的人,所以要对她另眼相待,我自然理会得。

所以说话对她极为客气,还特别赏给她些首饰,秦嬷嬷笑着推让,“凤小姐,这个使不得,你可是将来的太子妃,也是老奴的主子了,老奴怎么可以受此大礼?”“秦嬷嬷快些收下吧,您是宫里的老人了,又替我在皇后跟前伺候着,我孝敬您也是应该的,以后到了宫里,少不了秦嬷嬷多提点我呢。”

一番话说得秦嬷嬷喜笑颜开,乐呵呵地收了下来,“看我们太子妃多么讨人喜欢,真真是个可人儿。

这进了宫,少不得连皇上皇后也喜欢呢。”

“借您吉言,您老这些日子尽管按照体制来,盏盏绝不叫苦,怎么也不能拂了秦嬷嬷您的面子不是?”我这话是越说越甜,秦嬷嬷起初或者认为我会是个骄蛮的大小姐,却没想到我是这么个好相处的人,相处了几日,倒真真喜欢上了我,便似有意似无意地跟我讲了些宫里的事情。

当今皇上英武神明,并不是昏庸无道之人,凡事以身作则,倒也把仙凌国发展地日渐繁盛,他并不是贪恋美色之人,但是因为他子嗣少,所以每年都要填充后宫,要多生育子嗣,所以后宫嫔妃众多。

这里面最得宠地便是馨妃,荣宠二十年未衰,连皇后都让她三分,还有近年才进宫的梁妃,凭着一双妙足,倒也很得圣宠。

其余众人不过是泛泛了,所以后宫还是很安静的,当今皇后倒也打理地井井有条,没有什么私设宫刑的事件发生。

而当今太子木易凌日的东宫里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圣上早已给木易凌日纳了几个妃子,只不过因为他还没有大婚,所以众妃子实际上并没有被册封,既然没有太子妃这个正主儿,那么这些个人少不得争得头破血流的。

两名争得最凶的便是灵妃,灵妃是馨妃的亲侄女,得她姑母依仗,自是不把任何人放到了眼里。

其余两个便是廉妃与良妃,两个的身份倒是不十分显贵,可也是朝中大臣的女儿。

灵妃本来一向想做上太子妃的位置,可是没有想到木易凌日并不太理会她,甚至很少见她,而廉妃和良妃,不过也只是被临幸过一次而已,但就是那样灵妃也受不下这口气,明里暗里找着机会就要整廉妃和良妃。

偏偏皇后看灵妃并没有折腾出什么名堂来,倒也不以为意,只是私下里赏了廉妃和良妃许多物件,让她们也不至于凉了心,以为没人给她们做主。

廉妃和良妃既得了好,又在皇后面前落个贤德的口声,也就处处忍了灵妃。

可灵妃本事央求姑母馨妃,让她去跟皇上说封自己为太子妃,馨妃没答应,不是她不想,只不过她是个明白人,别说皇上不答应,即使皇后也不会应下来,所以就没去讨那个没趣,这事皇上也知了,看馨妃并没有为此事来烦他,倒是赞许地很,夸她明白事理,把那个满绿镶金的镯子给了她。

馨妃自是满心欢喜,那镯子只不过一对而已,皇上单单只赏赐给自己一只,岂不是天大的荣幸?可偏偏这时良妃出事了。

如果有人觉得某佩的书写得越来越好,能不能给我留个言?好歹也算是鼓励一下嘛?还有,某佩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