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卷 迷情 第五十八章 错情

星蕴魂竟然真的去会为慕清寒而杀我?

坠落的时间极短,短到我来不及思索。

等悠悠醒来的时候,天色已黑,元宝靠在我的床前,一脸紧张地看着我,而星蕴魂却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地看着我,眼里隐着一丝抱歉。最让我吃惊的便是慕清寒,他双眉之间的红色血气已经不见,周身的躁动安静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慕清寒说道,“暗袭要星公子杀你而为我换取解药,星公子只好与我设了一个局。在假山之上,让府外的暗袭可以看到星公子亲手杀掉你,不过那血是星公子袖中早已藏好的,隔得远自然看不到是否真得伤了你,但是你从假山至善坠落是骗不了人的,不过当时你昏迷了,不知道我在下面接着你罢了。”

原来如此。

“可是如此这般,暗袭就会轻易相信吗?挽致并不是傻子。”我有点不相信暗袭挽致的判断力。

“他自然是不可信,但是当我已经把刀架在挽致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不信也要信了。”星蕴魂低声说道。

“那么解药可是拿到了?”我急声询问。

元宝兴奋地冲我点点头,“我都不知道慕郎中了毒,我还以为他原来……”

“你还以为他原本就是欲火旺盛,难以满足吧?”我窝在被子里狂笑。

“小姐,你早知道是不是,你在等着看我笑话呢”元宝冲过来掀我辈子,我笑着躲开,屋里顿时欢声笑语一团。再也没有刚才那种压抑的气氛。

或许在我昏迷坠落的时候,星蕴魂与慕清寒一起做了许多事情,比如逼迫挽致。HTtp://WWw.16K.Cn比如取得解药,眼下慕清寒性命无虞。元宝自也不会受那性福之苦了。

慕清寒走到星蕴魂面前,正色道,“大恩不言谢,我自然会记在心里。”

星蕴魂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客气。又突然开口道,“我是为了她。她说救,我便会救你的。”

慕清寒听了此话,脸上神色变了变,看着我不甘地转过头,拉着元宝离开了。

星蕴魂此时才正视我,悄声说道,“你还在怪我?”

我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觉得心惊胆颤,那时对星蕴魂信任破灭地伤痛。又悄悄回到我的身体,我的情绪波动起来,赌气没有理他。

他扳过我地身子来。逼着我去看着他,那双眼睛里都是温温的清澈见底地泉水。或者这就是没有欲念的人吧。

星蕴魂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看我眼睛里的疏离,却打消了话语。只是温柔地说,“好好歇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摸摸我的头发,落寞得离去了。

元宝房间里静悄悄地,看情况慕清寒并没有与她共处一室,也好,两个疯狂地人歇歇也罢,再那样下去,当真是不要命了。

我突然想起来暗袭与挽致,她们这次来京城是为何?离大婚也不过三五天而已,难道她们想伺机暗杀我?我叫人把凤言凤语调到身边来,他们身体早已恢复,生龙活虎一般,眼睛里奕奕有神。左边的少年穿的是白色的衣衫,却比右边黑色衣衫的少年,略多些斯文,眼睛里煞气也柔和些,我不禁多看了他几眼,他面红低下头不再看我。

“你叫什么?凤言?凤语?”我笑道。

左边的少年脆声答道“我叫凤言。”

“那你就是凤语了?”我转头笑盈盈地看着右边的少年,他看我一样,又揣着少年心傲的心态不再看我,可是又很好奇我究竟为什么会如此嬉笑,眼睛里的好奇便多了起来。

“凤言,叫你哥哥一起,陪我去院子里赏花。”

凤言一愣,许是从来没有人在未知地情况下,竟然能分出谁是哥哥谁是弟弟来吧,其实这也不难,一般做哥哥的总是要做出强势些来保护弟弟,而凤语便是那个黑着脸的黑衣少年。

我与凤言凤语去了凤府地后花园,据元宝说,这园子轻易不会有人来,里面也种着很多珍稀品种的植物,我自然是要瞧一瞧地。

这个园子很大,设计地也很巧妙,有很多我从未见过地植物,甚至有几株植物周围杂草不生,我好奇得走过去,却在停下脚步那刻看见有人,在墙边发了一个信号弹,那背影是如此熟悉,原来是慕清寒,他儒雅的脸上此刻冷若冰霜。我与凤言凤语对了个眼色,都隐在了花丛之中,看着慕清寒发了信号弹后走远了才起身。

我心里冷笑不已,没想到穿越而来经历那么多事情,我还是那么天真。原来以为慕清寒那夜地暧昧是缘于对自己的喜欢,其实不然,他不过是为了让我心甘情愿为他解毒罢了。

而与元宝的欢好激发了焰情毒,不过也是将计就计,把自己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境地罢了。或许他早就知道我与星蕴魂为他解毒的事情,或许当日那捡着血帕的那个小厮便是他遣来的。

自己怕是喝古代的水喝坏了脑袋,自己真把自己当作眉眼如画风流自若的女子了嘛?

爱或是不爱,不过是在适当的时候释放的荷尔蒙罢了。

慕清寒,如果是做戏,你确实有些打动我,最起码让我对元宝有所愧疚了,只可惜从今往后,我不会再信你一分,如果你元宝是真,那我还留你,否则,我要你从此消失在我眼前。

凤言凤语看我沉寂下来,并不出声打扰我,慢慢踱了回去,看见语聆站在路中间饶有兴味地看着我,“姐姐,这几日可过得快活呀?”

“托妹妹福,倒也不会出什么岔子。”我轻轻笑道。

“是嘛?我倒是听说,有人跟翼朝的公主挽致达成协议,要用你进宫做不成太子妃来换那个暗袭的自由。”语聆冷笑道,嘲弄地看着我。

我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如果我信了慕清寒,我不过是天真,可是再相信了星蕴魂,那便是傻到家了。可是星蕴魂,你为什么如此狠心,竟会作出如此事情来?

“语聆,不要再开玩笑……”我强颜笑道。

“我开什么玩笑了?你不信可以问下你身边的这两个人,他们可是偷偷跟着星蕴魂出过府的,要不是其中一个人身上掉落了凤府的腰牌,我倒真不知道其中就里。”语聆嘲讽着看着我。

我转过头来看着凤言凤语,凤语别过头去不肯看我,那白衣的凤言却在我的注视下低垂了头,我明白了,两人念着星蕴魂换药之恩,所以不肯揭穿星蕴魂罢了。

我狂笑着离开了,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听的笑话,让要看着我落泪的语聆大失所望,跺脚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