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二卷 谜情 第六十三章 荣宠

大婚之夜,木易凌日并未与我圆房,而且半夜还出去过一次。本来按照古制,太子与太子妃大婚之夜后相守三晚,木易凌日却偏偏只住了一晚,便去了廉妃那边。

廉妃却上了脸子,感觉自己得了宠,越过了太子妃的荣宠,一大早便来寻事,还借故打了朱颜一巴掌。

此事可大可小,如果我现在把朱颜打成重伤,来诬陷是廉妃所为,那么这个滥用私刑的罪名她是躲不过了,虽说不过是惩治了一个奴才,可是在皇上和皇后眼里,却是怎么也不会落下好的。

所以廉妃在听到我叫朱颜传御医来,吓得花容失色,跪在我面前哭泣,“太子妃,是廉儿的错,廉儿一时忘了形,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一般见识。”

我慢条斯理地问道,“你进宫多久了?”

“回太子妃的话,已经一年了。”

“那太子招你侍寝过几次?”

廉妃涨红了脸,低低地说道,“昨儿个还是头一次,而且还在太子妃的应得的日子里,所以廉儿一时才忘了自己的身份,实在不是有意冲撞太子妃您的。”

我这会子仔细对她说道,“我知道你父亲官居本是五品,你进宫后才加封了三品,凭你父亲的官职,你觉得你可以在这后宫站得住脚,立于不败之地嘛?还是你觉得凭你的姿色即便不在你父亲的庇荫下,你也可以艳冠后宫?”

廉妃没想到我竟这样问,一时语塞,许久才嗫嚅道,“太子妃。廉儿已经知错了,廉儿自知自己的姿色平庸,别说是与太子妃您比。即便是那被打入冷宫的灵妃,我也是比不上地。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 k.cn”

说到灵妃。我倒是想问她,“灵妃现在还在景文宫?景文宫不是些闲散宫女所住的地方嘛?怎么会把灵妃安置在那里?”

“太子妃有所不知,那里虽然是不得宠的人地地方,可是却到处藏着各人的眼线,把灵妃放在那里。可以牵制住宫里地各位娘娘,叫她们不会轻举妄动,所以别看灵妃是呆在景文宫,却是能保住命的地方呢。”

原来如此,怪不得馨妃如此淡定,并没有去皇上那求情,把灵妃从冷宫中放出来,她是知道灵妃性命无虞,所以才想等灵妃一事过去了才择机相救吧。

廉妃看我不语。以为我还在生气,就吞吞吐吐地说道,“太子妃。我知道宫里都传闻,灵妃在良妃的安胎药里下毒之事是我陷害的。其实我是冤枉的。我根本没有去陷害她,我虽然想去争。可是那时太子连一眼都未瞧过我,我去争什么宠呢?还不如藏了自己地性子,安安分分的,让皇后怜惜一些呢。”廉妃的说法,更是加深我对皇后的怀疑,可见当时陷害灵妃的必然是皇后,我想起皇后的端庄慈爱,背后竟然是那般的暗流涌动,心里不禁恻然。

廉妃走后,木易凌日差人说要过来一起用晚膳,朱颜看我没有反应,便去命人备了几样太子喜欢的菜。

木易凌日进来的时候还穿着太子朝服,那种帝王贵气不言而喻。

他一面往寝室里面走,一面脱着朝服,随意扔在地上,朱颜还有另一个宫女便赶紧去捡起来收拾妥当。

“太子妃今日可好?怎么样?进宫还习惯吧?”

“谢太子关心。盏盏一切安好。”我站起身来端端正正地福了一礼,才递过话去。

木易凌日地眼睛里闪烁一下,却又沉稳自然,让我捉摸不透到底是何含意。

用膳之时,是朱颜伺候着。木易凌日的贴身太监小环子也跟在一旁,却是连一眼也不敢看我,只顾自己垂下头不再言语。

这顿饭其实吃的很无聊,我与他也并没有多说几句话。用完膳,朱颜看我们两人只顾沉默着,一个时辰过去了,木易凌日却仍然坐在椅榻上看着我不出声,那表情里并没有喜怒哀乐,我感觉我那时就跟这房间里地家具一样,让他提不上情绪来。

夜已深了,木易凌日长叹一口气,却并不起身,小环子在一旁掩着嘴打哈欠。我也有些不支,朱颜斗着胆子对木易凌日说道,“太子,要就寝了。”

木易凌日恍然大悟般,猛地起身,“是呀,是该就寝了,快服侍你主子就寝安睡吧,盏盏,本王明天再来看你。”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我的心一下下沉到谷底,却也有些解脱般地感觉。难道真要留他在此?就以我们两人现在地情感是否可以接受下一步的发展?答案是不可能地。

木易凌日今夜却没有去廉妃那里,而是去了良妃那边。

第三天太子却仍然去了良妃的寝宫。

宫里的人都传闻,虽未与太子妃厮守三天,但是却看不得廉妃长了脸子去太子妃那里闹,所以才不得太子的宠。太子喜欢良妃,就是喜欢她的娇憨劲。

良妃却在第二天,遣她宫里的人给我送来一些葡萄,说是从新疆那边进贡的,新鲜着呢,皇上也不过赏了太子少许而已,太子又赏给了良妃,此刻,良妃宫里的宫女说道,“我们娘娘说,这是太子恩惠赏赐的,我们娘娘不敢独享,叫奴婢送过来了孝敬太子妃。”

“难为你们主子记得本宫,回去告诉你们主子,就说本宫还要感谢她伺候着太子呢,拿去,这是赏给你们主子的。”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打发朱颜去拿出一件绿玉石的腕珠,齐齐整整地一件赏物,良妃的宫女自是领了赏回去。

朱颜不屑地说道,“这算什么?不就是伺候了两晚上嘛,至于拿着这几串葡萄示威?”

我笑笑不答,这葡萄稀罕嘛?夏季不过一两元一斤的水果,来这宫里竟是身价倍增。

不一会子,木易凌日竟然过来了,“盏盏,这是新疆进宫的葡萄,新鲜着呢,我给你带来些,让你尝个鲜。”

小环子把葡萄放在桌上的时候,发现了良妃差人送来的葡萄,不禁“咦”了一声,木易凌日也已经发现那些葡萄,皱起眉头问道,“这是谁送来的?”

“是良妃娘娘差人送来的,她说是殿下赏给的,不敢独占,特差人送来给太子妃的。”还未等我答话,朱颜已经抢着开口了。

果然木易凌日的眼睛已经严厉起来,“我猜怎么着,我说她为什么一听到新疆进贡的葡萄,父皇一赏给我,她便急着讨赏,原来是要演这么一出戏呀?”

木易凌日狠狠地把那几串葡萄扔在了地上,又用脚碾了碾才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