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卷 浮沉 第七十三章 寒冬

寒冬腊月,我除了初一十五去皇后宫里请安,再也不踏出殿门一步。朱颜有时看天气晴朗,想拉我去御花园赏花,我也不肯。终究大家是闷在一口屋子里,有时朱颜和元宝做做女红,有时互相嬉闹,日子并不寂寞。

暮霭晨色,白雪无际。我不似在皇宫,我是在雪海之上,唯美自然。

我和朱颜、元宝还有众宫女一起滚雪球堆雪人,元宝和朱颜嬉闹着打雪仗,我看着她们快乐的容颜也十分高兴,一个个雪球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我也参与其中,我是专攻元宝的,我递给朱颜一个眼色,想叫她与我一起攻击元宝,可是会意的却是元宝和朱颜两人,齐齐对我扔来雪球,滑落在我脖间,顺势就化成雪水流了下去,可是我却未感到丝毫凉意。

我马上用手再团起一个大大的雪球,心里想狠狠得扔还元宝,手里的雪球扔出去了,才发现四周围不对劲,朱颜和众宫女已经齐齐跪下,而我手里的雪球却越过元宝,一直扔在了一个女子的脸上。

只见周围一片混乱,那位女子身边的宫女们迅速拿帕子给她擦拭着,可是瞬间那个女人脸上的妆容已毁,胭脂水粉混着雪水流下来,顿时看不出本来的面目。

朱颜领头齐声叫道,“叩见凌月公主。”

什么,她竟然是凌月公主,我扔的雪球竟然落在了她的脸上。只见她气急败坏道,“你,你是存心让本公主出丑,对嘛?”

“对不起。本宫不是故意的。”我心里是有歉意的。

“哼,你不是存心地才怪。本公主好心来看你,你是如此的待客之道嘛?”凌月花着一张脸。趾高气扬得叫道。

许是脸上的妆容凌乱得很,再加上一生气口鼻皆歪。元宝扑哧笑了出来,这下更引得木易凌月勃然大怒,跳着脚大叫,“你竟然敢笑话本公主?来人,给我掌嘴。打到求饶为止。”

元宝有些惊慌地看着我,我走上前去,脖子里的雪水已经感觉有些凉意,我忍不住打个冷颤,“那就不要掌嘴了。…Wap.16 k.Cn本宫替她求饶,还请公主原谅。”

“你,你……”木易凌月气急败坏,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你知不知道跟本宫作对。会有什么下场?任你今日是太子妃,那又怎么样?谁知道你明儿个还是不是?还是安分得享这点清福才是聪明之举,否则我定要你后悔莫及。”

“公主说完了嘛?那请回吧。这荣华殿庙小,供不了你这大佛。再说我还想享点清福呢。”我冷冷得说道。语气淡漠,在木易凌月听来无不是嘲讽。

木易凌月听见此话。气地一跺脚,顺手从旁边树上的枝桠上团起一个大大的雪团扔在我的脸上,朱颜和元宝惊呼不已,护在我面前,雪水慢慢融化顺着脸庞流到脖间,刺骨的寒意让我再打个寒战,木易凌日得意得看着我,一脸地挑衅。

我冷冷得说道,“公主请便吧。如果实在想在这荣华殿赖着不走,那本宫叫人搬把椅子出来。”

木易凌月指着我,“你,你给我本公主等着。”气鼓鼓得走了,“她身后的一众宫女却像是松口气一样,拍拍胸口也跟着离开了。

这个木易凌月来意不善。

“小姐,这个凌月公主一看就是来找碴的,你本来是无意的,她却借题发挥,最好还非得把雪球扔在你的脸上才作罢,这算什么事?叫我说,找皇后娘娘给你做主去,亲生女儿怎么儿?那也要讲理不是?”元宝咋咋呼呼得说着。

“元宝,还是不要说了,太子妃自己已经那个有主意了。”朱颜一遍吩咐人给我烧水沐浴,一遍拉着元宝叫她不要再大声说话。

“什么主意?我怎么没看出来她有什么主意?”元宝不解得问道。

“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呗。”朱颜淡淡得说着。

我心里却对这个女子上了心,果然聪慧。

元宝跳起脚来,“那怎么行?这不是明摆着叫人欺侮了?以后让我们家小姐怎么在宫里立足,那不是谁都会来看我叫小姐软弱可欺?”

朱颜却正色对元宝道,“元宝,太子妃这样做才是明智的,虽说这事公主不对,但是太子妃却是有错在先,公主一口咬定那雪球是太子妃故意的扔在她脸上的,太子妃也无从辩解,即使皇后娘娘不袒护公主,碍于宫规惩罚了她,但是毕竟是亲生女儿,心疼得却还是皇后娘娘,这一来二去,宫里人还会说太子妃小肚鸡肠,睚眦必报,岂不是得不偿失?索性就当没发生过一般,别人说什么我们管不着,反正皇后那边是落了个识大局的好。”

元宝说道,“原来如此,我倒是没有料到这些,只不过替小姐着急。”

朱颜笑道,“元宝,我看也是个聪明人,怎么竟是撺掇她做些冲动地事情,到底是害她还是护她呀,如果你不是小姐的自个人,我可当真要怀疑你呢。”说完,心里看似无罅隙得笑了。

我也笑了,心里却凉凉的。元宝笑得有些勉强,转身去忙自己事了。

我上半身地贴身衣服都已经湿透了,朱颜给我备好沐浴的物什,我叫她们都出去,自己泡在偌大地浴桶里,玫瑰花瓣漂浮在水之上,热水正舒适,我闭上眼睛,心里却一点都不安宁。看似平淡地生活,难道又要因为木易凌月的到来而打乱?

为什么我以前从未听说过宫里有这一号人物?

思虑良久,断定自己不会轻易陷入这繁杂得后宫争斗中。我浅浅得笑了,突然感觉桶里地水有些凉意,正要招呼朱颜给我添水,身后传来脚步声,继而给浴桶里添水。

我笑道,“朱颜,你可真是个可心的丫头,凡事周到得很,等明儿个我叫太子也把你收了,你看可好?”

“好,好,好得很。”

语气恼怒不堪,竟是木易凌日的声音,原来刚才给我添水的竟是他。只见他眼睛里有一丝怒气,握着我的手腕从水里抓起我,“你这么想把我推给别的女人?是因为他吧?”

“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我不解,因为身无蔽遮之物,想挣回手缩回水中。

木易凌日却偏不叫我如愿,好整以暇得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能进得宫来?肯定是你安排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快松开我。你弄痛我了。”我挣扎着扭动身子,却成了他眼里的风景,只见他的眼睛里渐渐有火热袭来,从水中粘起的玫瑰花瓣随着水珠贴在我的身上,他另一只手挽住我的腰,在我的腰间游移着,木易凌日低下头来,眼睛里得炙火令我不敢直视,他吻向我的肩膀,轻轻吻下去,抬起头来看去,他用洁白的牙齿咬着一片玫瑰花瓣,原来我的肩膀上粘住了一片玫瑰花瓣。

我羞得要死,用力要推开他,他却定定得看着我,眼睛里终于我要看到的温情,我有些怔住,他慢慢靠过来,想要吻向我,可是刺骨的寒意,却叫我冷不住打个寒战后,又打个喷嚏。

木易凌日恼火得低吼,“该死。”马上把我从水中抱起,伸手扯过一床大的棉被,把我裹起来抱在怀中,大叫道,“来人,来人,这该死的朱颜。”

朱颜闻声进来,看见眼前这一幕也明了是发生什么事情。忙吩咐外面的宫女,熬姜汤,多拿几个暖笼进来。

几个宫女围着我,想要给我擦干头发,却看木易凌日还把我抱在怀中,迟迟不敢上前。朱颜斗着胆子说道,“太子,还请您先把太子妃放下,奴婢们好给太子妃擦干身子。”

木易凌日这才反应过来,恨恨得把我放在床榻上。转身问朱颜,“有没有去传御医?”朱颜回到,“奴婢现在去请。”

木易凌日一着手叫住朱颜,似是有些犹疑,想说什么来嘱咐朱颜,“你……算了,去吧。”欲言又止。

当时我本来疑惑木易凌日的反常,但是等见到他的时候,才明白木易凌日为什么这样。本来在宫里平静的生活,却因他的到来又激起点点涟漪。凤盏盏,难道注定这不是寂寞的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