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卷 浮沉 第八十章 冷宫

木易凌日看我回来后,便发疯似的把我拖在床榻上,一下子扯破了我的衣服,手指的指甲划伤我的脖颈后才住了手,自顾自出去后,元宝和朱颜不一会捧着衣服进来给我梳洗好,却一点也不敢嬉笑,嗫嚅得说道,“太子说,让太子妃梳洗后马上随他回宫。”

我知道回宫后,又要面对皇后,心里有些忐忑,可是我躲不开,迟早是要面对。

木易凌日看我一直未出房门,踢门进来,“怎么?需要本王亲自来请你嘛?还是你喜欢呆在这凤府做大小姐,不愿回宫?”

我未出声,随着他要走出房门,我冷漠的态度却又激怒了他,他用力推搡着我,我却被门槛绊倒,跌出门外,赫然看见凤之翔、沈蕊洁站在门外,凤之翔的眼睛里有些嘲弄,却仍是做出惊恐的样子,赶快扶起我来。

木易凌日看是风之翔,眼里的怒火更甚,却硬忍着,手里的拳头攥得咯吱响。

凤之翔故作惶恐得跪下,“太子殿下,小女不懂事,还请原谅则个。”

木易凌日冷哼一声,凤之翔眼里闪过一丝冷酷,继续说道,“是臣之错,不懂教训女儿。如果太子不解气,还是由下官来惩罚她,也好给太子宽心。”

说着“啪”的响亮一声,凤之翔竟是甩给我一个耳光。我一下子满眼金星,看不清前面,只听见朱颜和元宝得惊叫。

木易凌日或许未料到凤之翔竟敢动手打我,一时惊住,“你……”。

凤之翔不紧不慢得说道。“难道太子觉得还不够?那好。”话音刚落,他又甩过两个耳光来,出手之快。令朱颜和元宝来不及护在我身前。

我嘴角尝到咸咸的腥味,眼前突然一黑。晕了过去。晕倒之前意识到自己倒在一个人怀里。

等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荣华殿,元宝和朱颜还伺候在身前,看见我醒来忙扶我坐起。我正想说话,却发现嘴角疼得厉害。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脸,却发现脸更疼,元宝慌忙说着,“小姐,你不要说话,先歇着吧,想要什么眨眨眼睛就好。”

原来我脸上的伤竟是这样厉害,用手摸上去还是肿肿的,疼痛难忍。心里恨恨得咒骂凤之翔。下手真狠,定饶不了他。果然看出不是亲生女儿来,元宝说得没错。自己不过是棋子而已。

过得两日,我的脸上已经看不出端倪来。感觉不到疼痛。突然记得明儿个是十五,去锦仁宫给皇后请安地日子。心里却是纠结,见了皇后怎么给她个交代?自己的差事没办成,竟然还害得颜庆王惨死。次日起床后,我让朱颜给自己好好装扮,朱颜和元宝有些迟疑,终是给我认真梳了装,动作却极慢,这不是她的风格,我笑着催促她,“朱颜,快点,以前你这会都能给三个人梳妆完了,怎么今天这么慢,耽误了给皇后请安看我怎么饶你。”

朱颜和元宝并未嬉笑,还是慢慢得伺候着,我看天色已晚,只得抓起披风想走出门外,朱颜和元宝齐声唤我,把我拦在门前,不叫我出去,我心里却诧异不已,“你们两个今儿个是怎么了?我可是要给皇后请安去,怎么都这副样子,叫人看了心里添堵。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shushuw.cn”

朱颜和元宝互相看了看,你推我,我推你,谁也没吭出一声,我心火上来,叫道,“元宝,你说,到底什么事,不说我今天给慕清寒娶房小妾。”

元宝豁出去一般,狠狠心咬咬牙说着,“好,我说,反正早晚你也要知道地。”

朱颜犹疑着,“元宝,我看还是不要……”

元宝不理她,继续说道,“前天你昏倒被太子带回宫,皇后让人来传话,叫你以后不用去给她请安了。”

原来如此,我早该料到的,自己竟是这般傻。怪不得两日都不见木易凌日来过。

元宝和朱颜有一丝忧心得看着我,我却笑笑,如释重负,不见皇后也好,见了也不知道如何交代地。

我让元宝端盆水来,洗去我脸上的脂粉,又是素洁清新的一张脸,我看着镜中人洗去铅华的模样,竟是心里畅快得很。

几日过去,天更冷了,我窝在荣华殿下一步不出,元宝没有回自己外宅,每日夜陪着我说话,倒也不寂寞。朱颜照样把荣华殿打理得有条有理,外面的流长飞短,一句也带不进荣华殿来。

我淡淡得笑着,问朱颜,“朱颜,这算是冷宫嘛?”

朱颜一时愣住,却没有反驳,是地,在这宫里,只要没有眷爱,即便是呆在这荣华殿里,也是冷宫。

“那皇后那边是不是说,禁了我的足?”

“太子妃,皇后那边说,这荣华殿里随你走动。”朱颜说着,似是不忍心看我的脸。

木易凌日那点却是连点音信也没有,他不再来,也没有让小环子捎话来,朱颜说有天她无意碰到小环子,小环子竟像是见了鬼一般,掉头就跑了。我笑着,心里却越来越沉,沉得不见底。

快到年底,宫里渐渐忙碌起来,张灯结彩,御监司也都忙着给各宫里的人做些喜庆衣裳来应景,只是裁剪的人始终没来荣华殿我这儿,连廉妃和良妃都做了几件鎏金裹边的喜庆衣服。

朱颜和元宝却悄悄喜了,我诧异,她们却说,“这皇宫里要过年,各宫的妃子都会入宴,而您是真真的太子妃,当然也要去,到时候你哄哄皇后和太子,她们一高兴,说不定又对您好起来呢。”

我失笑,心里觉得这两人可真是天真些。不过,自己或许也是期盼得吧。

正当荣华殿一厢情愿得认为自己的太子妃娘娘马上就会改变处境,脸上都是喜气洋洋得时候。宫里又传来消息,说今年年份与太子妃地八字不宜。出席大宴会让仙凌国福气破败。

朱颜和元宝忿忿不平,“定是那个人要太子妃翻不得身,才来编出这种谣言,真是可恨。”

我心里却吃不准到底是谁放出这种风声,把人一一从脑海里过滤。却发现谁都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就是后宫,如果你抓住机会整治别人,别指望自己好心会有好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也好,自己算是死了这条心。心里反而畅快得很,这种畅快夹着一丝痛恨,却是无论如何也发泄不出来。

我这天兴致高涨,非要出门转转。元宝和朱颜没法只好随我出去。这荣华殿其实并不大,不过是太子的东宫而已,现下还住了一位太子妃。三位侧妃。这不,我就在园子里遇见了人。是从未谋面地灵妃。

令我惊异的便是。她并不是极美地女子,周身清冷。似是漠视万物地那种冷淡,是个让人过目难忘的冷清清模样。眉眼也是极精致,神色间与馨妃颇有一丝像,却没有馨妃那般地圆滑。灵妃这个女子竟是有棱有角似的,没有一丝与人周全的意思。

她见了我并未跪拜,我不以为意,一个如同进了冷宫的太子妃还不如现下受宠的妃子。灵妃看着我淡淡得说着,“今儿个这天好,出来走走透透气也好,躲在屋子里总不是办法地。”

我并未答话,两人往亭子里一处座了,这儿离我宫里近,元宝便回去拿了两个手炉来,给我和灵妃一人递了一个。灵妃瞧着这手炉的外罩,说道,“这个罩子可真精致,绣的手法也不错。我那宫里竟是找不出一个像模像样的手炉罩子,我出门就不带着,省得叫人笑话了去。”

我笑道,“灵妃如果喜欢,叫朱颜再给你多绣几个,她会绣的可不止这几个花样。”朱颜走出去福了一礼,轻声应了下来。灵妃拿出几样小物件打赏了她,朱颜瞧我一眼,便收下了。

灵妃却没有漏掉朱颜瞧我的那一眼,说道,“太子妃可真是好手段,如今失了势,身边的人还是未想攀别的高枝。”

朱颜惶恐得没吭声,我笑笑,说道,“哪里是我的手段高,我也不过是个傻子罢了?”

灵妃也笑了,那笑里有丝清冷,说道,“一个傻子值得别人忌惮得传言为流年八字不宜之话嘛?”

我止住笑,望着她,她也看着我,两人看了对方片刻,终是大笑出来。

我向她伸出手来,“要不,去姐姐宫里坐一坐?”

灵妃未有一丝迟疑,拉着我地手,“好,便去看看这太子妃的宫殿有何不同。”

两人又是一番大笑,元宝和朱颜惊讶得合不上嘴,随着快步回宫。

灵妃进了荣华殿,“这宫里也没什么特别的,不知道为什么都要往这宫里钻。”

已近中午,我让元宝和朱颜安排灵妃在荣华殿与我一起用膳,灵妃品着茶,“这茶竟是与我宫里地不同,难道太子妃的茶比我们那殿里地茶相差这么多?”

我苦笑几声,没有说话。

元宝在一边忍不住插话,“灵妃娘娘,您是真不知内情。我们殿地茶喝完了,叫人送点来,竟是说了两天,也未见人送来。许是看我们小姐失了势,如今不得宠,那些天杀的竟是送了些不新鲜地茶来,喝在嘴里发涩。我们小姐,叫元宝和朱颜从御花园里的花瓣上收集了些雪封在罐子里。这不,看您来了,就叫朱颜用雪水煮的茶。”

灵妃赞道,“怪不得,我尝着这茶味道特别清香。”

我与灵妃一起用的膳,她话不多,却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想法,“趁这时候,多享享清福吧,省得惹祸上身。”

“我这不就已经惹祸上身了?”今天的小龙骨没有闷到火候。

“我在景文宫的日子才不好过,那里的人都是别的宫里的眼线,我姑姑哪怕就是给我送床棉褥去,她们也会在那咬舌根,那几个月里我从来没有出过房门,一步也没离开,怕的时候生了什么意外。你这宫里倒也自在,都是自己个贴心的人,衣食用度到也过得去,岂不是求不来的福气?想起来我倒是嫉妒你。”灵妃冷冷得说着。

“瞧你说的,我这福气怕是别人眼里的霉气吧,从来没有人来瞧过我一眼的。更别说与我一起用膳,也就是你肯来,还是个嫉妒我的人。”

说完两人大笑起来。

这个灵妃我果真是喜欢到骨子里的人,一点也不作假。她怎么可能会是给良妃下毒的人?

“她们两个还好吧?”灵妃自然听得明白我是指谁。

“廉妃与我住一处殿里,倒也算消停,除了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有时指桑骂槐,倒也不敢来寻晦气,或许是看我姑姑的份上吧,她还不敢。那良妃一直认为我要害死她的孩子,无事便躲得远远的,倒是一句话也未说过,不过远远瞧着,她的身子越发重了,怕是要临盆了吧。”灵妃其实并无一般妃子的妒忌的神态,说着那话跟形容今儿个天气并无异。

灵妃与我闲话多时,便都有些乏了,她临走时说还会来我这宫里多走动走动的,我笑,“我自然是欢迎,可别沾我的这宫里的晦气便好。”

“晦气?我在景文宫里早已领教过了,你这宫里算什么,充其量不过是个失宠的太子妃,而那里宫女连人都算不得了,你是不知多么龌龊,有的竟是两个宫女混在一起,做那见不得人的事情,叫我说,这后宫才是天底下最脏的地方。”灵妃冷冷得说着,那神气对这后宫有万般不屑。

元宝看她走远了才说,“说这后宫脏,你不是也巴巴得钻进来,非要争宠?”

朱颜拉拉她的衣袖小声说,“还是不要说了,小心隔墙有耳,她如今可正得宠,听说,今年大宴,太子妃是出不了席,但是馨妃娘娘给皇上吹了枕边风,皇上钦点灵妃陪着太子出席呢。”

不一会功夫,灵妃那边的人拿了些新茶过来,说是灵妃娘娘送给太子妃的,朱颜接过来,随手那些小物件打赏了她。

朱颜一边给我泡着那些新茶,一边低低得说,“她毕竟是馨妃的亲侄女,皇后那边是容不得的,你如何跟她走得近了,更进不了皇后的心了。”

这个灵妃我当真是喜欢,不矫揉造作,也不看你失势便踩在你头上,不过是她的姑母,怕是她也不会来争这些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