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卷 浮尘 第八十五章 真相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木易凌日还在我身边,一脸的关切,握着我的手,低声说道,“原谅我,盏儿,原谅我。”

我转过头去不再看他,甩开他的手,紧紧握住棉被,“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木易凌日还想说什么,终是咬着牙走了出去,低低得吩咐朱颜几句。

小环子那边急匆匆得跑来,差点摔个跟头,悄声对木易凌日说了几句,木易凌日一下子皱紧了眉头,深深看了我一眼,又唤过凤言凤语来守在门外,“把太子妃给我保护好,否则,否则……”一摔手急忙走了。

星蕴魂为我把着脉,一阵撕心裂肺得疼痛又袭来,我咬着牙硬是忍着不叫出声,可是星蕴魂却紧紧握住我的手,说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他的眼睛里清清澈澈的,却是心疼万分,“你进了这宫里,最终为了什么?现在受这样的罪,难道一点后悔也没有嘛?”

朱颜哭了起来,“太子妃,为什么太子这样狠心,为什么他要给你下毒,他不是喜欢你的嘛?”

星蕴魂一惊,朱颜看他诧异便说道,“今夜,太子来的时候端了一碗燕窝粥,太子妃喝了这粥后,便身子不好了。”

星蕴魂看着我,意味深长得说道,“怕不是这个原因。”

果然瞒不过他,我撩起床幔下,朱颜才看到那碗燕窝早已被我倒在床下,当时我看木易凌日神情有异,便留了心。看他转过身去,便趁他不注意把燕窝泼在床下。

但是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还是没有逃脱这个命运,孩子还是没有保住。看木易凌日愧疚流泪。我也只好将计就计,让他继续愧疚。说出实话,果然,竟是皇后逼他做出此事。

木易凌日就算是临走,也不疑有他,一直以为是他燕窝的藏红花致使我流掉了孩子。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shushuw.cn他心里的罪恶感会令他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因为他心里还是善良的,最重要的便是他心里还是爱我地。

朱颜捂着嘴惊叫道,“太子妃,难道是皇后娘娘赐的膳食里有毒?”

我摇摇头,“不可能的,这些膳食是她赐地,宫里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她不会做这样蠢地事情。”

星蕴魂这时站起身来。在房间转了一圈后,才在茶水处停下来,仔细拿了茶杯闻了闻后。皱起眉头,“这茶水里有毒。”

“星御医。怎么可能?这茶水太子也喝过的。怎么没有中毒?”朱颜问道。

“这其中的毒只会让有身孕的女人小产,却并不会让别的人受到伤害。所以不易让人发现。”星蕴魂说道。朱颜摇摇头,轻轻得说着,“这茶水除了我碰过,再无任何人碰过地。”

星蕴魂说着,“我知道只有你碰过。”

朱颜大惊失色,“星蕴魂,此话怎讲,难道你怀疑我下毒?”

星蕴魂肯定得说着,“不是怀疑,就是因你而起。”

我轻轻咳了一声,低声说着,“别乱说,朱颜她不会那样做的。我信她。”

朱颜猛地跪在我面前,把头伏在地上,“太子妃,谢谢你信任我,朱颜绝对没有辜负你的。”

星蕴魂轻叹口气,“我并不是说你成心害盏盏中毒,不过是你身上的毒药引子起的坏作用了罢了。”

朱颜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审视着自己身上,“哪里?你说哪里有药引子?”

星蕴魂走近了一步,仔细闻了闻,说道,“就在你的袖子里,你拿出来瞧上一瞧。”

朱颜疑惑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玉簪,“这是冉妃娘娘赏给我的,难道有什么问题?”

星蕴魂拿过来,仔细看了一眼,说道,“这个玉簪做工精致,里面竟然镂空了一个小孔,与外界可以通气,你看见里面的黑色粉末了嘛?那便是黑玄土,遇到茶水,便会让茶水变质,旁人喝了无事,有了身孕的人却气血翻腾,直至胎儿流掉。”

朱颜惶恐得跪在我地床前,“太子妃,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害了太子妃,奴婢不是成心的。”

我面上强颜笑了笑,或许比哭都难看吧,心里却是淌了血。

有些时候,你根本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不管你是否挣扎过。

冉妃是董静若地亲妹妹,自然行事会护她周全,可是她那日苦着脸来这里又是为什么?

疼痛一次次袭来,我咬着嘴唇忍受着,一声也不想发出来,硬是逼着自己麻木起来,木易凌月踢门进来,凤言凤语想把她带出去,我挥挥手叫他们出去,这当头已经够乱了,犯不着又要搭上他们兄弟两个。

木易凌月笑着,幸灾乐祸,“怎么样?这滋味可不好受吧?我说过的,你在宫里做这太子妃地位置,不会做得这样安稳地。”

我不想理她,这个女人没有头脑,跟她讲话没意思得很。可是木易凌月看我没有理她,便口不择言来着,“你还要装出这个样子给谁看?你以为自己还是凤家大小姐嘛?你可知道现在凤家是什么境况?我父皇已经叫太子哥哥去抄凤家满门了,便是今日晚上,谁也不知道到底会不会留下活口,那都是太子哥哥一句话的事,可是他那样恨你父亲,怎么还会让他好好活在世上?便是当着他地面,把凤家上下灭门,也不解心头之恨吧。我听着浑身一震,身子冒起了细细得冷汗,不是小腹痛,全身都痛了起来。上下牙打着颤,“咯咯”响,木易凌月看到这景象,初始还以为我在装,后来看我不是装的,才吓得跑了出去。

朱颜奔着出去叫给我熬药的星蕴魂,星蕴魂看我的样子,便知道发起了高烧,初始我还在迷糊着,后来便什么都不知道,只觉得身子热,恨不得在凉水里泡一下才好。

后来又看见满身是血的凤之翔在我跟前说着,“我死了你有什么好?难道皇后会善待你嘛?她只会毫无顾忌得折磨你,直到也这样死去,还不如就这样跟我们去了,一路上我们也好有个伴。”

又突然看到凤之翔身后语聆突然冒了出来,“姐姐,姐姐,你来吧,妹妹不跟你争了,也不跟你抢了,妹妹明白了,人活着就是受苦的,死了才舒坦了,姐姐,你来这里吧,我们一起跟别家姐妹一样,亲亲近近得,好不好?”

说着她便走上前来拉我,我使劲往后退着,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子,“别碰我,别碰我。”嘴里也发不出一丝声音来。

沈蕊洁却在我身后突然说道,“我的好女儿,你虽不是我亲生,我也一样疼你的。你怕打雷,打雷的时候我总是把你搂在怀里,你生病时,我也总是整夜守在你的床前,连语聆我也不顾不上她的,你说,我对你好嘛?好女儿,你怎么忍心不跟我们在一起?来吧,来娘亲这里,娘一直把你当亲女儿一样,难道你忘了嘛?”

就差那么一步,语聆就要抓着我了,我突然看着那双沾满了血水的手,大声得叫起来,“不要,不要,不要。”

手脚乱舞着,一下子惊醒了,却是再也控制不住的惊叫,失声痛哭起来,眼睛却是睁不开的,感觉手被人紧紧握着,心慢慢踏实了,哭累了,竟然又睡了过去,只觉得耳边的发丝被泪水打湿粘在脸上有些难受,有人用手温柔得给我擦拭着,抚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