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三卷 浮沉 第八十九章 解救

这会想必董静若已经知道了自己妹妹冉妃中了焰情毒的事情,这会必然会寻进宫里来。只是怎么进宫里就是个问题了,她既然能有机会来到宫里探望凌月,便也可循法来找我的。

可是我等了两日,董静若却并没有来,来的人反而是木易凌

她抹去了铅华,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一身衣服,却是如出水芙蓉般清静,我这才看出木易凌月果然与董静若极像,两人眉目都是愁愁淡淡的,看着柔弱无比,原来的木易凌月张扬跋扈似乎寻不见影子。

“冉妃快不行了,我知道是你做的,那日你留冉妃在宫里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可是我还是想想你要做出什么事来,没想到,只是没想到你身上竟然会有这样的毒药。”

“凌月,你错了,那毒药不是我的。”

“那会是谁的?我明明看见自从冉妃从这宫里出来,眉心里便多了一抹红色。”

“那毒药是我引发的没有错,可是那毒药却不是我的,那是你生母董静若的。”

“我娘亲的,她的毒药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是我大婚之夜时。董静若送给我的香囊,里面便有焰情花,而且是她偷偷种在凤府后院的焰情花,她与语聆合谋想要害我时,便用的这焰情毒。这下你明白了嘛?”

木易凌月有些沮丧,“我原本就是想求你救救冉妃的,她以前虽然碍于宫里人的眼睛,不敢与我多接触,其实对我实在是很好的。因为她把我当成了自己的姐姐,她对我好,便是对自己地姐姐好。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所以我对她还是很有感情的。”

“你叫我救她?可曾想过我的孩子是怎么没了地嘛?”我反问她。

“我知道是她有错在先。我知道你心里恨她,我来求你。也不过是存着一丝希望罢了。”木易凌月声音低低的,似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似地。

“董静若为什么没有来?难道她不关心自己的妹妹嘛?”

“我娘亲是想来的,她知道冉妃中了焰情毒后,心里忧焚似火,可是她来不了。或许连我都没机会见到她了。”木易凌月说着,脸上是悲伤绝望的笑容,我有些不忍,可是却仍旧好奇,董静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为什么?她为什么不能进宫?”

木易凌月叹口气,欲言又止,“你以后便会知道的。”

“既然你不想说,我不勉强。”

“打扰了,或许我不该来这里地。我的行为是不是很愚蠢?你心里那么恨她,怎么还会出手救她?我不过是痴人说梦了。”木易凌月站起来往外走,落寞而凄凉。

她是个可怜的女子。不过是凤之翔留在宫中牵制董静若的棋子,也是皇后被人换了孩子掩人耳目的棋子。也是董静若用以打击皇家声誉的棋子。棋子。人生如一盘棋,有谁不是棋子?

我心里挣扎了几番。思量不下,终究脱开而出,“这焰情毒我是解不了的,本来我想董静若进宫,她总会想些法子的,既然你说她进不了宫,那我便给你指条明路。”

木易凌月站住了,却没有回头,静静等我下句话。

“去找星蕴魂,他会有法子的。”

木易凌月匆匆离开了,没有道一声谢,因为我要地并不是她的谢,只要她记得我今日的恩情便罢了。我心里起伏难平,连晚饭也没有吃,就想先安置歇着。

朱颜看我心情不好,想说些笑话给我听,却还是说不出,只好守在我身边默不出声。

“朱颜,你说当初我对冉妃下毒是何原因?为什么我今日会救她?”

“太子妃地心思,奴婢不敢揣测。”朱颜躬身回答。

“朱颜,你这样说就太没有意思,我何曾与你见外过?”

“太子妃,其实当初你对冉妃下毒,肯定是记恨她伤害你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你心善,公主来求你,你就心软了,对嘛?”“不全是。朱颜,你只猜对了一半。当初我下毒时,一是让冉妃吃吃苦头,二便是想逼董静若露面,可是她却没有来。现在我对木易凌月说出解救之道,不过是想卖她个人情,叫她记在心里,早晚我还有用得着她地地方。”

说着,说着,我就睡着了,可是我真地睡了嘛?不过是流着泪在默默得说,“孩子,难道妈妈给你报不了仇嘛?你会不会怪妈妈心慈手软?”

木易凌月从我宫里走了才一日,朱颜瞧瞧回来对我说星蕴魂没给冉妃解了毒,因为他配不出解药来,当初董静若对我下毒的剂量之大,令星蕴魂也束手无策。

我有些讶然,星蕴魂没有解救地办法倒是出乎我意料。可是我心里却是愉快的,这才是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吧,自己到底是否期盼过冉妃死,想不起来了,许是一直在想的原因。

这焰情毒毒性之大,冉妃因为没有服食砒霜,所以竟是压不住热毒,当夜便死去了,只是听说死状很惨,全身似是被火烧焦,只有眼珠子没有火烧的迹象,但是眼珠却是突起的,很是骇人。

冉妃死去没有一个时辰,我便被皇后派了专人来请我入宫。

那是几个状若死人的嬷嬷,我仔细瞅着,却发现其中有一个是我进宫前教导我礼仪的秦嬷嬷,我心里一喜,便想叫她,但是她却是冷冰冰得一张脸,装作不与我相识的模样。

快进锦仁宫前,秦嬷嬷似有意无意得推我一把,“快点走。”手里却不动声色得递给我一个纸团。我塞进袖里,路过锦仁宫里灯火通明的长生殿时,在袖袍里偷偷看了这个纸团,只见上面写着,“月告密,你与星私通,小心。”

原来竟是为这事,我有些哭笑不得。木易凌月,你好傻,竟然背弃我这个可怜人。

皇后的锦仁宫里,今夜灯火通明,皇后威严得坐在凤座上,嘴角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风盏盏,你怎么又来了?”

“难道不是皇后娘娘您叫我来的嘛?”

“奥,对,瞧我这脑子,竟然一时想不起来了,真难为你了,快起来说话,来!”皇后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