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章 反目

星蕴魂希望我在宫外等他,等他救回皇后便回来找我。我并不情愿,星蕴魂,难道你以为你把我这样从冷宫中救出会是神不知鬼不觉嘛?

“不是我不肯答应,这样做不值得,我还是要回宫,否则朱颜一等都会受我牵累而处死。你现在好不容易跟皇后相认,不日便会被晋封为亲王,这节骨眼你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别说皇家脸面无光,即便是皇后醒来也受不了这般刺激。”

“你明知道的,我与这个皇家无缘,我只不过是深山长大的人,与这荣华富贵是没有干系的,虽然与皇后相认我也只不过是把她作为一个普通的母亲看。但是我恨她对你所做的种种,盏盏,你怎么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星蕴魂伸出手想来抱我,我后退两步躲开他的怀抱,这个举动却伤害到他,他眼里都是伤痛。

“你难道爱上了他?”

我不语,爱与不爱,不是一句话能说明的。

星蕴魂眼里多了一丝坚定,“盏盏,不管怎么样,我绝不能再让你进入皇宫受苦,以后你会明白我的心意的,现在只有得罪了。”说着便再我的诧异之下点了我的穴道。

星蕴魂抱起我,奔向城西一处破庙之处,堆起一些干草做垫,把我放在干草上,拂开我的乱发,低声说道,“盏盏,乖,等我,我很快回来。”便匆匆离去了。

我在那破庙之中呆了三个时辰,不见星蕴魂回来,天色已经大亮,我知道他是不可能回来了,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够,只怕再宫里脱不了身了。我身上的穴道三个时辰自动解了,可是全身酸痛得厉害。揉揉胳膊想要爬起来。

听见有声音传来,似曾熟悉。那名女子说道,“别告诉我你不想杀了她,她害得你师兄离开你,你怎么还执迷不悟?你难道不恨她吗?”

我突然想起,这便是久未谋面的翼朝公主挽致和星蕴魂的师弟暗袭。…wAp.16k.c n听着话便要进来这破庙,我仓促之间竟无处蔽身,只好稳稳站在那里,装出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

挽致和暗袭可能也未料到我竟然再这破庙之中,惊诧之下便开口道,“凤盏盏,你竟然在这里?”

我笑笑,“我在等太子来接我,我们一起打猎失散了。我已经派人找他来了,或许马上便到了。”

挽致大笑道,“凤盏盏。我竟然没想到你这么会讲笑话。”

我皱皱眉头,看着她地张狂心里暗恨。遇见她不是什么好事。估计刚才说要暗袭杀死的人便是我,如今在这荒郊野外无人之地。她怎么会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太子?你别想了,如今只怕他已经与灵妃双宿双飞了吧,别忘记了那灵妃地容貌也不比你差几许,而且宫里还有馨妃照应着,太子怎么还会顾上你?”

“你不知道内情就别乱说。肯定会又人来找我的。”即使太子不来,星蕴魂还是会来地,不是嘛?凭他也只不过是暂时被困,不久便会逃脱的。

“你一位谁还来救你?星蕴魂?告诉你,宫里边如今不比往日了,皇后中毒不醒,那馨妃耀武扬威,星蕴魂一进宫便被馨妃埋伏的人给抓了个正着,可怜皇后中的毒至今未解,再这样耗下去,只怕性命难保的。你说,你还要谁来救你?”挽致一脸挑衅得看着我,脸上都是不屑,“看来你在宫里那么久,丝毫没有变聪明。这种局面之下,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以为谁都会围着你转嘛?别做梦了,可怜老天有眼,竟然让你这么轻易得撞在我地手里,你知道我会怎么处置你嘛?”

我狠狠咬咬牙,如今这种局势,我确实没有依靠的人,只有凭自己,可笑我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身无半文。

如果昨夜我执意跟着星蕴魂去了宫里,只怕也是死路难逃。

现在遇见这个女子,还不知道下场会是怎么样。

挽致笑得张狂而阴险,“暗袭,这难道不是该恨的人嘛?去吧,杀了她,杀了她,你的师兄便会死了心,一心一意跟你回深山里生活的。”

暗袭果然有些动心,更多的便是迟疑,挽致不停的蛊惑他,催促他,我看暗袭手心里又一抹红,越来越红,竟是要烧起来一般,红的骇人,只怕那掌要落在我身上。

“暗袭,你觉得你杀了我,星蕴魂会原谅你嘛?他还肯和你厮守在一起嘛?不会,他只会恨你,恨你入骨,再也不肯见你。”我悠悠得说道,声音不疾不徐,内心却是恐惧至极。

暗袭听见后,果然犹豫不肯上前。手心的红也渐渐消了,我松了口气,那挽致却不甘心,说道,“暗袭,你不用担心,只要这个女人死了,你师兄慢慢便会忘记她,那时他念着你们师兄弟情分,断不会不见你地。”

暗袭听了挽致的话后,杀机又起,正要往我靠近一步,我接着说道,“暗袭,你要明白,只有我在,星蕴魂才肯重新回到这里,否则,你不可能见到他的。而且,你再想想,星蕴魂会原谅你杀了我嘛?”、

暗袭果然泄了气,颓败得站在那里,默不出声。

一边地挽致冷笑道,“没用的家伙,既然你不肯出手,那么我来,我不信她是什么人物,还有命活到明天。”

挽致拿着贴身匕首,就向我刺来,我躲闪不及,眼见匕首要划过来,暗袭一把扣住挽致地手,只不过稍有用力,便把挽致给摔了出去。

挽致大怒,“你竟然敢对我动手?暗袭,你好大地胆子。”

暗袭冷冷得说着,“我不允许你杀她。”

挽致笑道,“你不会也被那狐狸精勾了魂去吧,对,那怎么可能?你喜欢的是男人,不是女人,我怎么把这忘记了?”

暗袭脸上红了又白,白了又红,那副雌雄莫辨地模样竟有了一丝男人的气概,低沉得说道,“你既然这般嘲弄于我,我也没有心再跟你身边,反正我跟着你,连见师兄的机会都没了,我还有什么盼头?”

挽致又些慌神,她是需要暗袭跟在身边的,“我承认刚才我的话有些过,但是你现在的抗命算什么,难道就为了这个女人嘛?”

暗袭不肯理她,“我们之间不要再谈,反正你也从来没有把我当作人来看,我不过就是你的一条狗罢了,对嘛?”

挽致有些讪讪,想要留住暗袭,深为刚才的出言无状而后悔。

暗袭拉着我要离开破庙,挽致疾步挡在我们身前,“你如果硬要走,我不留你,但是你别想把她也带走。”

暗袭笑了,“你以为你拦得住嘛?让开,否则,我不会叫你死,但是会在脸上抹上一层失容膏,你知道会是怎么样嘛?”挽致一下子捂着自己的脸,愤恨得看着我与暗袭,看暗袭坚定了离去的信心,终于跺跺脚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