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一十二章 行刺

暗袭穿着一身青色衣服,衣服裹着黑边,上面绣有流云富贵竹,端的是容貌不凡,他的眼睛黑白分明,自有一股风流。

他握着剑,用手指在剑锋上轻轻的一抹,已有鲜血流出,霎时间,剑上如有暗红花纹,手上便多了似几枚鲜花,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我暗暗心惊,看暗袭不语,心里已有了计较,“我们这笔交易,你是否感兴趣听上一听?”

暗袭冷眉冷眼,眼里却有了一丝玩味,“说来听听。”

“我要你帮我制一味毒药,这毒药却是星蕴魂解不了的。”

外面风大,我听到瑟瑟落叶声,已是深秋,怕是一夜之间,树上的落叶又要铺满庭院了吧。

暗袭皱起眉头,“为什么?为什么要他解不了?难道这药是为了毒害他嘛?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想做伤害他的事情。如果是为了对付他,任凭天下江山在手,我都不屑于一顾。”

“你多虑了,我怎么会去伤害他?”我浅浅一笑,可是这笑对他没有一点杀伤力。

“那你要毒药为了谋害谁?”

“皇后。”

等凤言凤语将我带回荣华殿,夜已经大深了,朱颜在殿外焦急得走来走去,左顾右盼,看见我出现,又惊又喜。凤言凤语也适时的隐了下去。

“太子妃,事情可是有了眉目?”朱颜喜道。

我点点头,无言,喝着朱颜奉上的香片,默默想起在凤府与暗袭的交谈。

“你为什么要害皇后?”

“我自有我自己的道理。电 脑 小说站http://www.16 K.cN”

“可是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我知道皇后容你不下,你在宫中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我叹口气。细细给他分析,“皇后现在要废太子改立星蕴魂为太子,我已经对你说过了,难道好你还没有看出其中利害来?”

暗袭略心惊,挑挑眉毛,说道,“我知道你说过。这又怎么样?”

我眯起眼睛来,恨他愚笨如斯,“如果星蕴魂做了太子,将来登基便是皇上,你觉得星蕴魂做了皇上。还有机会跟你回深山生活嘛?即便不回深山,你觉得堂堂一国之主会跟一个男人交好嘛?即便是星蕴魂做不成太子,有皇后在,她也断然容不得自己的皇儿会和已个男人相好,所以你是一定要带他出宫的。”

暗袭有些颓废。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愣愣得看着我。

我往下说道,“可是如果我们部让皇后废了太子。星蕴魂做不成皇上,还不是有机会跟你回深山?这下你终于明白,这笔交易里,你才是最大地受益者吧。”

暗袭虽然不以为意,可是内心却还是有些触动,他知道我所言不假。

也如此,便应了下来,说制好毒药后。便给我送到宫里去。

我答道,“那我在宫里敬候佳音。”

是夜,无法安睡。

我知道自己所言过失,即便星蕴魂做不成太子,也不会玉暗袭回深山的。他心里是属意我,如果要回深山。他要陪伴的人也只会是我,不可能是暗袭。而我为了哄骗暗袭为我制作解药,却不能不这样说,心里实在不安。16K小说 网

次日,宫里顿时忙碌起来,连我的荣华殿也在朱颜的指挥下不得安生,每个宫女都自己手头的活计做得好好的,应付太子回宫。

本以为皇上一行会在赶在午膳前回来,我特地叫朱颜给准备一桌丰盛地膳食,可是直直等了二个时辰也不见回,我频频叫人去打探消息,看是否去了皇后的锦仁宫请安,回答都是没有,直到朱颜来悄悄回我,“太子妃,我听皇后宫里有消息传来,皇上一行在城外遭到伏击,那伙子人很是凶悍,伤了不少御林

我惊到,“那太子有没有怎么样?伤到没有?”

朱颜期期艾艾得说道,“太子,太子他……”“太子怎么样,你赶紧说。”我急道。

“太子为了保护皇上,受了伤,现在伤势还不知道怎么样呢,皇后宫里都急乱套了,据说皇后已经派人了御医前去为太子疗伤,而且瑜亲王也亲自去了。”

我坐立不安,如坐针毡,心里揪得紧紧的,怎么可能?仙凌国一向是国泰民安,怎么可能有人敢在城郊刺杀皇上,究竟是何人?

直到酉时,皇上一行才回到皇宫。

星蕴魂把太子木易凌日送回荣华殿,我看木易凌日伤势未有我想象中那般重,心里早已落下一块大石,含笑迎上去,握住他的手,只见他紧蹙眉头,痛得直吸冷气,原来他伤到了臂膀。

星蕴魂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得说道,“他伤的不重,我已经给他包扎好了,只需每日换药,修养几日便好了。”

我矜持得笑了笑,刻意保持着距离,说道,“谢谢瑜亲王,劳烦您了。”

星蕴魂一愣,似是没有想到我是这般客气,心下有气,转头走了,临走扔下一包良药,让我可以给木易凌日换药之用。

木易凌日自始至终脸上都是笑意,看到我似是非常高兴,虽然有时会痛得皱起眉头,可是还是拿另一只没有受伤地胳膊来挽我在怀里,“盏儿,你有没有想我?”

我羞涩得推开他,说道,“受伤了还这样嘴贫,仔细着伤口。”

木易凌日不放开我,凑在我身前,说道,“来,香一个。”

“受了伤,竟然把好色的本性给露了不成?还是在外面几天,受了哪个女人的调教?”我巧笑嫣然,木易凌日用唇封住我的嘴,不再让我能透过气来说话。

我只好软下身子求饶般看着他,等他放开我后,我已经感觉咬窒息了,拍着胸口大口喘着气,笑道,“你这是谋害我性命呢,本来看你伤了身子,还想要好好伺候你来着,这下好了,省下我受累了。”

木易凌日跟着说道,“我倒瞧你几日不见,牙齿伶俐多了,该不是我不在,你与别人可着劲说话练出嘴皮子来了?”

这时朱颜从外面端来了一碗燕窝,对着木易凌日行了礼后,说道,“太子不知道,您这一走,我们这做奴婢的可是遭了罪。”

木易凌日挑着眉毛看着朱颜,想知道到底什么事,而我也等着看朱颜这丫头咬说出什么话来,一时两人都把眼光放在朱颜身上,朱颜却似没有一丝窘迫,笑道,“您一走,太子妃就在我耳边唠叨,太子什么时候回来呀?本来我还想为太子生下子嗣,这下他不在,这个想法难不成要泡汤?”

我脸涨红,没有想到朱颜这丫头竟是说出这样地话来,羞得无地自容,扑着上去咬撕她的嘴,“你这丫头,看我平常宠你,竟然无法无天了,竟然会变着法子编排我来着,看我怎么饶你。”

朱颜笑着躲开,一边高声喊着,“太子妃饶命,太子救我呀。”

木易凌日含笑看着我与朱颜嬉闹,眼里全是对我的宠爱,我站在那里有些不好意思,拿眼瞧他,他却正在看着我,一时之间心神澎湃。

就在那时,宫人高呼,“皇后驾到。”

朱颜忙伏在了地上,而我扶着木易凌日侯在一旁,便没有对皇后行礼。皇后上来便不理会我,只是看到木易凌日便关切得说道,“太子,伤势如何?”

木易凌日回道,“回母后地话,儿臣安好,还请母后不必挂

皇后点点头,说道,“这就好,这就好,平安回来便好,我一定下令要彻查此事,一定要把那叛臣逆子给生吞活剥了不可,胆大包天的东西们,竟然敢伤我皇儿。”

突然,皇后转过脸去,对着朱颜呵斥道,“大胆奴才,太子现在负伤,你们竟敢如此嬉闹,成什么体统?来人,给我拖出去,杖打五十大板。”

朱颜一下子瘫在地上,我知道五十大板用在女人身上,不异于要她的性命,这是要朱颜活活给打死。

朱颜一直是我身边最得力的人,如果她死了,那么我一时之间也寻不到这么可信的人,皇后这是要剪除我的羽翼,斩断我的手臂,我是万万不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