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一十三章 挽回

已经有宫女进来要拖朱颜下去,未等我出声喝止,就听见木易凌日说道,“母后,请饶了朱颜,她不过是无心之过。再说,我伤未愈,我这东宫还需要人手,朱颜一向是靠得住的,母后,儿臣求您收回成命。”

皇后紧咬银牙,沉声说道,“太子,我瞧你是执意要维护这女人,如果不是今日你为救你父皇而受伤,孝心可嘉,你可知道等待你的会是什么命运?”

木易凌日未答声,只是弯下腰去,姿态甚低。

皇后气鼓鼓得离去了,临走时,按住朱颜的宫女们狠狠扭了她几把,朱颜疼得咬住牙硬是没吭声。

“朱颜,你快起来吧,委屈你了,我不会忘了你今日的委屈。”我扶起朱颜,看着她手臂上的淤青说道。

朱颜眼里含泪,却是情真意切,说道,“太子妃,折杀奴婢了。”

木易凌日赏了朱颜一串佛珠,挥挥手让她下去休息了。

木易凌日一只手臂不能动,行动略微不便,我扶着他躺下,坐在他身边的床榻上,就这么看着他,这才发现,一直以来从没有这般坐着瞧过他,他还是当初我在殇心城心心念念的小易吗?几经世事,我与他是否真正心意相通?

宫门深似海,幸得男儿有情人。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 k.cn

木易凌日握住我的手,缓缓问道,“盏儿,你在想什么?”

我牵强得笑道,“没有什么,只是想着我们在这后宫要相辅相持一辈子,就觉得心里颇为温暖,小易,你可记得皇后临走时说过的话?她说你如果不是今日救驾负伤。等待你的会是另一局面?”

木易凌日叹口气,“我何尝不知道?如果不是为了救父皇受伤,那么回来之后,宫里头一件大事,便是要废黜我这太子吧。”

他心如明镜一般,竟是猜到了先机,那么刺杀他们的人会是谁?

我心里转了无数个念头。还是没有忍住,只好装作不经意得说道,“你可知道刺杀你们的人是谁?难道竟是没有抓住活

木易凌日看我一眼,定定得直视我,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他们大多是战死,少数被抓的也是咬碎牙里的毒药身亡。”

我那时已经明了,这些刺客定是木易凌日安排的,他为了挽回皇上皇后另立太子地念头。不惜拿自己身体去让帝后心疼。

木易凌日看着我,突然有些不安,说道。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盏儿,如果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你会不会怪我?”

我脸色或许有些苍白,失去血色,木易凌日抚着我的脸,“怎么会?我知道你是为了我。”

是的,如果不是为了我,他无须做出如此动作。帝后也不会生了换太子的心。

是夜,朱颜没有进来伺候,我本来以为朱颜休息,并无以为意。躺在木易凌日的身前,辗转难眠。装了多少的心事,才会在梦中也是负累?

天色已大亮。我才睡熟了。

等醒来时,木易凌日早已不在身前,我唤朱颜进来给我梳洗,叫了几声却不见人,不禁奇怪,正待自己出去瞧瞧,进来一个陌生地宫女,说道,“参见太子妃,太子妃安康福寿。”

我没有在荣华殿里见过此人,照理宫里又送来宫女不会不跟我先知会一声,奇道,“你是哪个宫里的宫女,怎么来我这宫里?朱颜呢?这泼皮奴才长了脸了,这个时辰还没来伺候着?”

那宫女本应见了我这太子妃要伏下请安的,可是这下见了我却没有一丝的惧意,扬着脸说道,“奴婢是皇后宫里的,皇后命奴婢来伺候太子妃。”

“我不需要你伺候,叫朱颜过来。”

那宫女却似是很得意得说道,“太子妃,恐怕不能如您意了。朱颜昨晚就被皇后带进了锦仁宫,这会生死两不知,太子妃还是留下奴婢来,省得将来身边连个人手也没有。”

我心如电击,疏忽了,皇后怎么会轻易放过朱颜呢,她是铁了心要拔掉我身边地人,怎么会因为太子的几句话而改变心意?只是,这去锦仁宫,不知道还救得了朱颜的性命否?

我匆匆梳洗下,来不及施妆,素面便出了荣华殿,那宫女还想拦我,扯住我的衣角不放我走,嘴里嚷嚷道,“太子妃,我看你还是收敛些吧,还是先顾好自己为妙,否则明日介,我叫不成你为太子妃,你岂不是后悔?”

那宫女气力甚大,我一时竟推不开她。就在那时,凤言凤语如风般出现,一出手便捏断了那宫女的脖子,“咯吱”一声惊得我一声冷汗。

凤言凤语其实一直年少纯良,怎么会出手如此狠厉?或许看出我心中疑惑,凤言凤语两人答道,“是太子吩咐,如果有人对太子妃不利,无论何人,格杀勿论。我们俩兄弟不过是依令而行。”

我点点头,这会已经无暇顾及他们俩个,匆匆赶上皇后地锦仁宫,却在殿外碰见了星蕴魂,他看我走得急,一把拉着我说道,“你慢些走,何事这般惊慌,小心这会子路湿滑到。”

我这才发现,锦仁宫刚刚洒水清扫,路面湿滑,怕是一不小心真要摔一跤,只是这会子我要顾惜朱颜性命,来不及与他多说,直直得奔了进去,心里却想着暗袭至今未给我送来毒药,这会子去怕也是制不住皇后,忧心如焚,脸上便难看起来。星蕴魂跟在我后面,大步流星得走来,竟是一前一后进了正殿。

皇后今日梳妆格外隆重,妆容精致,端的是雍容端仪。可是谁知道这幅好皮貌下,藏着阴阴祸心,竟然会对自己的亲儿有了偏颇?

木易凌日也坐在锦仁宫里,似乎刚与皇后动了口角,气息不平,又在看见我与星蕴魂前后进来后皱皱了眉头,我对他微微一笑,意思叫他安心,他才舒展了眉头,紧握地拳头松了松。

星蕴魂上前去,离皇后身边很近,笑着说道,“母后今日真是美丽,这后宫我看是无人能及。”

皇后听见星蕴魂夸她,心里一乐,说道,“还是我儿孝心,知道捡好听的哄母后高兴。”

母子俩身为亲和,只是闪下木易凌日在一旁,我瞧着心里凄苦,心下不忍,便走过去站在他身旁,两人相视一笑,内心忧虑似是缓解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