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一十九章 偷情

朱颜一时应变不及,没有想到红袖说话竟是这般直白,愣在那里,许久要开口说什么,木易凌日却走进荣华殿,听见红袖如此说话,也跟着问道,“什么话像是对你说的?”

红袖凑上前去,温情款款得说道,“太子,红袖愚钝,恐怕太子妃看不得红袖在眼前呢。”

说完用袖子掩住脸,低声抽泣起来,那模样也可真算是我见犹怜。

木易凌日微皱眉头,说道,“太子妃一向宽厚,怎么可能如此气量狭窄?红袖你无须多想,好生伺候着太子妃就好。”

那红袖还想争辩什么,被木易凌日一眼瞪回,少不得讪讪退到远处,不敢再出声。

我心下生气,不顾木易凌日在身边,吩咐朱颜道,“朱颜,你去拿我房里的瓷瓶,我们去御花园,现在晨露还在,收集些露水泡茶好也是极好的。”

朱颜应声去了。我随手拿起披风,把自己裹了个严实,任木易凌日如何唤我,我都不想理会。

御花园里,盛开的花不多,可是仍然枝叶繁茂。我和朱颜忙着收集露水,倒是自得其乐,心里烦闷少了许多。

“盏儿,晨起露水重,小心湿气。”原来是星蕴魂,绝美依然,星眸一转,我心颤抖一下,有多久没有看到他这么温情的眼神了,如浴春光,心里暖洋洋的。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16 k.Cn

“你怎么在这里?”既然遇上了,少不了要说些话寒暄,只是怎么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呢。

星蕴魂脸上一红,朱颜识趣得离开了。

“我是来搜集点露水,想给你做安胎药丸的时候用,宫里的水吃的是山泉水,好是好的,只是还不够纯净。露珠是极好的,盏儿,凡事我都想给你最好地。”

星蕴魂这话却让我暗自心惊,一句话,两人都曾说过。

我转身欲走,星蕴魂一把拉住我,“盏儿。不如跟我走吧,宫里激变要起,不是祥和之地,不如我们离开这地方,过平静的生活。”

我挣脱不开他的手。怕人多眼杂流言飞起,大是尴尬,涨红了脸,低低说道,“我已经有了孩子。”

他简短而坚定。“我视如己出。”

“我不会放弃这个孩子。”

“我为你配制最好的安胎药。”

我紧紧握着手里的瓷瓶,里面还有一些刚才搜集的露水,只觉心神荡漾。一时之间平静不下来。

等到朱颜过来扶我的时候,我才从挣脱星蕴魂逃开地情景回过神来。1 6 K小说网.电脑站www.16 k.cN

“太子妃,天色不早了,我看这儿风大,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两人默默往回走,许是知道太子把持朝政的消息,以前从不向我请安的宫人们一时殷勤起来,全跑来向我请安。令我厌烦不已,我选了一条偏僻的路往回走。

林荫深处,乱红飞绿,几朵残花落枝头,听见有人稀稀落落地语声。

“太子。我难道不好看吗?”娇滴滴的声音,赫然便是红袖撒娇声。

“好看。好看。”

“太子,那你为什么不多看我几眼?”红袖不依得喊着,我只觉得一身鸡皮疙瘩。

朱颜正要出声,我使个眼色,朱颜忿忿得住了嘴。

听见话音又起,“太子,红袖好冷,你抱抱我好吗?”

一时无声,朱颜再也忍不住,拨开枝叶,正巧看见红袖一声**跌在地上,原来正是木易凌日把她推在地上的。

我突然现身,让面前的两人有些不自然,木易凌日瞬间恢复了自然,而红袖却伏在地上低低抽泣着不敢抬头。

“盏儿,风大,你怎么出来吹凉风?后头仔细生病了。”木易凌日靠近我说道。

“如果不出来,怎么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幕呢?”我淡淡说着,看似轻松自如,心里实在翻江倒海。

“太子妃,请您听我说,是红袖一时糊涂,红袖再也不敢了。”红袖膝行至我身前,这里泥土松软,她身上也落满了尘土,粘在身上看着狼狈不已。

我一脚踢开她,带着朱颜直行而去。

木易凌日在身后轻轻唤一声“盏儿”让我肝肠寸断,我再怎么马虎,也能看见木易凌日衣领之上地唇印,赫然便是红袖用的赭红色,是怎么样的情意,让他甘心被红袖吻上,是早已地柔情蜜意还是今日的情乱意迷?

我挣扎不过心里的痛苦,一路落寞而行。回到荣华殿时,朱颜却发现少了两名婢女。朱颜盘问其他人,才知道刚才趁我不在,皇后的锦仁宫来人,把那两名婢女带走了。怕是要问询我这几日荣华殿的动静,只是这么明目张胆,也实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回到寝宫,赫然发现里面端坐了一个人,却是暗袭。

他悄无声息地来到,荣华殿上下无人发现,朱颜马上在外面替我把风,我坐得离暗袭略远,也说不出为什么会防他,只是他永远给不了我心安的感觉。

“毒药我已经给你带来了,你打算怎么做?”

“留给我,我自会思量。”

“别伤了他。”

我知道他说的是别伤害到星蕴魂,自然,我怎么会去伤害他?

“我理会得,你快走吧,太子一会就要回来,仔细别叫他瞧见。”

暗袭一点头,几步出了荣华殿,如幻影般不见了。我这才想起来,我没有问询他关于解药的问题,也没有问怎样方法才下此药。

少不得要在出宫寻他,我把药收好地时候,木易凌日回来了。

本来对他我已无气无恨,却在看见他身后的红袖时气结,红袖低着头恭恭敬敬得对我行礼。看到朱颜拿来净面的热毛巾,马上便接过来服侍木易凌日,一脸娇媚。

朱颜狠狠瞪她一眼,红袖仿若不自知,腻在木易凌日身边不肯离去。

直到我彻底冷下脸来,木易凌日轻声呵斥她,“下去,太子妃面前,别不知道自己的分寸。”

“太子,红袖只是看太子妃有了身孕,颇为辛苦,想替太子妃分担一下而已。”红袖柔腻的声音,叫我毛骨悚然。

朱颜冷哼一声,不屑得说道,“红袖,我们做婢女地是什么身份,还有资格替太子妃分担?”

红袖一时有些窘迫,呆呆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