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二十二章 责打

天气尚好,朱颜极力劝我去御花园走走,红袖给我拿来披风,御花园里其实萧条得很,这些日子,皇后一直鲜少打理后宫,我瞧各宫里的花早已谢了,只是各宫娘娘虽嫌恶,谁敢在这当口换盆鲜花来放着宫里?

听说皇上身子已经是大不好了,只是凭着星蕴魂几副良药吊着一口气,随时就有可能驾崩,虽然消息一直封锁着,可是在这宫里,谁不想着要找好后路,消息还是会走漏出去的,一时之间,储位之争便成了人们的话题,前一阵皇位继承人热门人选瑜亲王,现在鲜少传出消息,只是在皇上身前伺候着尽孝,都说他是为了皇位,所以才做出来这般模样,只有我知道,他不是。

我有了身子,自然不方便多走,怕动了胎气,便在御花园景色最美处的亭子里小坐,朱颜不一会便对红袖说道,“红袖,我瞧这天虽好,可是也怕太子妃着凉,要不你回去给她拿个手炉来,太子妃既然有了身子,我们做奴婢的总是要小心些为好。”

我笑道,“朱颜,你可真是的,现在是什么天,拿手炉来用,岂不是叫人笑话?算了,红袖,你就在这伺候着就好。”

朱颜讪笑一下,便作罢,不一会又说道,“红袖,今天早膳太子妃用得少,你去御膳房给她拿些糕点来。1--6--K-小-说-网”

红袖应了声马上去,我却奇怪,总感觉朱颜似是在故意支开红袖,可是看朱颜脸色无异,或许是我多想了吧。

“朱颜,我总觉得你这几日似是有什么心事,说出来给我听听也好,我也帮你拿拿主意。”我随手摘了一朵花。只是那花已经凋落,看起来不是在赏花,而是在伤花了。

“朱颜哪有什么心事,即便有什么心事,也是不能入太子妃的耳,不说这些了,娘娘。你瞧,瑜亲王来了。”

朱颜的话让我一惊,难道朱颜刚才千方百计要把红袖支开,便是为了让我见一见瑜亲王?

星蕴魂憔悴了,清澈的眼睛里有血丝。看来照看皇上熬夜所至。

“暗袭来过,是吗?”

我内心翻江倒海般紧张,像似狂潮般压抑不住,“是吗?”

“我知道你见过他。”

我扫了一眼朱颜,那日暗袭来荣华殿。朱颜是瞧见的,难道是她告诉星蕴魂的?只是朱颜一脸无辜,连忙摇头道。“不是我,太子妃,朱颜不敢的。”

“你不用逼她,不是她告诉我的。一路看中文网首发16K.CN我见到暗袭了,他现在在太子手下做事。”

又是石破天惊,我一时来不及消化此事,便见荣华殿里地宫女慌慌张张跑来,支支吾吾得说道。“太子妃,不好了。我皱眉,“什么事这样慌张?难道荣华殿走水了?”

那宫女惶恐不安,“不是的,是……”她瞧了一眼星蕴魂。星蕴魂转过脸去不看她。

“不妨事,你说便好。”

“红袖姐姐被皇后娘娘的人带走了。来人说要把红袖姐姐给打死。”那宫女似是害怕极了,浑身不停得发抖,我瞧着不忍,说道,“你先回去吧,不用担心,我马上过去瞧瞧去。”

那宫女瑟瑟发抖得走了,星蕴魂看着似是有话要说,我冲他一笑,“走吧?去皇后哪里瞧瞧去,有话也要等到了锦仁宫再说吧。”

星蕴魂无奈,说道,“盏儿,你不要去了,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把红袖给你带回来,你现在有了身子,不要动怒也不要动气,回去歇着吧。”

“那好,我在荣华殿等着,如果红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只怕会……”话终是没说出口,星蕴魂松口气离去了。

我回到荣华殿,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未见红袖回来,朱颜也跟着坐立不安,不停得跑出去瞧瞧。就在我沉不住气,要带朱颜出去的时候,星蕴魂抱着红袖回来了,红袖伏在他的怀里奄奄一息。

星蕴魂放下红袖,愧疚得说道,“盏儿,真是对不起,我赶过去的时候,她已经被打成这样了,幸亏我去的及时,否则这条命怕是保不住了。”

我咬着牙,吐出几个字,“那么谢瑜亲王救了红袖一命,她但凡活着,我一定叫她给你磕头谢恩地。”

星蕴魂忙说,“盏儿,你我之间需要这样吗?”

我情绪有些失控,再也忍不住,“先是朱颜被打得半死,现在红袖又几乎送了命,你叫我怎么样?”

星蕴魂争辩道,“我也问过母后,母后说红袖勾引太子,她这是帮你教训婢女,为你出气。我想,她这次虽然做得过了,但是出发点始终是好的。”

“你知道什么?红袖勾引太子,也是受你母亲挑唆,她现在看红袖在我身边安分,不能给我生出事来,所以才迁怒于她,要活活把她打死。”

星蕴魂面色一沉,脸上也有些不好看,“她,她是过分了……”

“何止是过分,简直就是要逼死我才心甘。”我冷冷说着,心也慢慢坚硬起来。

星蕴魂欲上前拉我的手,我急忙闪开,面如冰霜,说道,“瑜亲王,如果你很有空的话,还是要救治一下红袖为好,你总不能眼睁睁看她死在你面前吧?”

星蕴魂面色赧然,说道,“我只顾你,疏忽了。”

红袖似是伤的不轻,看来那宫人行杖之时是用足了气力地。星蕴魂察看红袖伤势,皱起了眉头,“她伤势颇重,怕是短时间下不了床,我多给她开几付补气血的药,朱颜,你还是要好生看护着她,万一她醒来有什么不适,你要赶紧来告诉我。”

朱颜点点头,拿了帕子给红袖擦脸,红袖的脸早已白如纸,一点血色也没有。

星蕴魂走后,过了三个时辰,也未见红袖醒来,朱颜急得不得了,试探得说道,“太子妃,要不我去请瑜亲王来看下,红袖不会就此不醒了吧?”

太医院里的人都是庸医,但凡有些学识的,忌惮皇后威势,也不会使出看家本领来医治一个被皇后责打地小小宫女,唯今之计,只有让星蕴魂来了。

就在朱颜欲请星蕴魂之时,木易凌日带着人进了荣华殿,说道,“难道我荣华殿离了他,便救不得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