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二十三章 欢爱

原来木易凌日闻讯赶来,跟在他后面的,却是暗袭。

我强自按下心里不安,暗袭缘何会跟了木易凌日?他不是在凤府吗?暗袭无视我眼里诧异,径自前去查看红袖伤势,用手把脉时,暗袭的眉头也皱起。

“我看再不医治,她便从此醒不过来了。”

“那你快些为她医治呀,还等什么?”

暗袭脸上略有难色,众人焦急看着他,只见他痛苦得说出几个字,“她是女的,我才不要碰女人。”

我直翻白眼,这个暗袭当真是无可救药,“这是叫你救人,又不是让你风花雪月,你就不能没有男女之别吗?”

木易凌日也有些好笑,扫了一眼暗袭,退了两步,说道,“再不救她,只怕她真的会死了。”

暗袭皱起眉头,似是非常为难,良久才吐出几个字,“我要为她针灸,你们都出去吧。”

木易凌日自然第一个便出去了,我欲留下朱颜看着,暗袭一扫眼说道,“谁也不许留下。”

木易凌日拉着我的手,说道,“你身子可好,别到处走动,有什么需要让朱颜去做。”

“他怎么会来?”

木易凌日知道我问的是暗袭,沉下脸来,似是有些回避此事,“这事以后再说。。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shushuw.cN。”

“我现在就要知道。”我甩开他的手。

“其实他来这宫里或者不来,与你并无关联,你知道与否又有什么用呢?”木易凌日颇有玩味得看着我。

我正要反讥,听见里面红袖一声**“啊”,惊得众人胆战心惊,只听红袖不断得**,那一声声让我面红心跳的,已经经过人事的男女。怎么会不明白其中的缘由?只是这会,暗袭正在给红袖针灸,怎么可能会和她欢好呢?还是针灸必脱净了衣服,暗袭看着红袖的身子起了欲念?

暗袭喜欢的是男人呀!难道说暗袭突然又恢复了男人的本性,喜欢上了女人?由不得我瞎猜,朱颜已经悄悄撩起帘子看了一眼,猛地便放下帘子。羞了个面红耳赤,结巴着一时没说出话来,“太子妃,他们两个竟然,竟然在做那龌龊之事。羞死人了。”

朱颜说完便掩面跑了出去。

我与木易凌日面面相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过了良久,那边呻吟声才停下,暗袭从里面出来,衣衫早已湿了。怕是刚才出力太多,没有一丝不好一丝,只是眼睛里多了份坚定?

我出口便问。。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shushuw.cN。“可好了?”说完便恨不得咬自己舌头。

暗袭不答话,我前去看红袖,只见她面色潮红,眼含春情,衣衫不整,**香肩,见到娇怯得说道,“太子妃。让您见笑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

我简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这毕竟是他们两人地私事,与我实在没有太大关联。

“什么也不要再说。你好好养伤便是,朱颜会细心照顾你的。无妨,你先歇着。”我转身出了红袖的房间,放下帘子,之间暗袭早已正好衣冠,大刺刺坐在椅子上,额上却还有几滴汗珠。

匪夷所思,本来依暗袭的性子,怕是不屑解释什么的,但是或许因为我与木易凌日偏巧没有问什么,便主动说,“她中了毒,我其实是为了给她解毒。”

我好奇道,“她不是被打伤了吗?怎么又中了毒?”

暗袭略一低头,说道,“我猜想,皇后本来让红袖来勾引太子不成,便给她下了**,意欲让她不得不为了解毒而其接近太子,可是红袖宁死不肯,皇后便动怒打伤了她。这也是为什么她至今昏迷不醒的原因,如果刚才不是我……想必,这会她早已死了,不是因为杖责而死,实在是因为**不解的原因。”

我紧紧握起拳头,指甲深陷在肉里,那种疼痛地感觉,却让我更加清醒,“她原来是这么处心积虑要把你这个人夺走,一计不成再生一计,只怕我肚子里的孩子没生出来,我就会被她折磨而死。”木易凌日握住我的手,温柔得把我的手指掰开,“你放心,不会的,离你地好日子不远了,信我。”

暗袭还是那副懒洋洋的表情,只是不知道经过了男女之好,他是否还会跟以前一样迷恋星蕴魂?如果不再迷恋星蕴魂,那么也不会怕星蕴魂登基为帝,便也不会助我灭了皇后势力。

几日过去,红袖身子已经大好,可以勉强起身走动。

我与朱颜出荣华殿散心,等过了一个时辰回去的时候。发现里面有男人说话的声音,是暗袭,“你身子可大好了?”

红袖并未出声,许是只是点点头。

“那日,我也只是权宜之计,冒犯姑娘了。”

红袖仍未出声怕是羞恼不已。

“你可是怪我?”说着听着暗袭叹口气,走动了几步,许是看红袖不理他,便出荣华殿。

“慢着,”红袖留住了暗袭,“我不是怪你,我只是有些……有些不好意思”

暗袭轻轻一笑,“你是女儿家,原该如此的,只是我,从那一日后,便再也忘不了你……”

听见里面稀稀落落地声音,朱颜脸色红了,便轻轻“咳”了一声,马上红袖便出来了,秀红了脸,“太子妃,我们没什么,他只不过来看看我的伤势。”

“我知道,朱颜,你先带红袖下去休息吧。”

红袖看了暗袭一眼,两人无声的交流,我知道两人已经心心相印了,红袖被朱颜带下去地时候,犹自依依不舍得回头看了暗袭一眼。

暗袭悠悠得说道,“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师兄对你那么痴迷,原来女人竟是这般美好。”

我脸上一红,“你别瞎说,我和他并没有你与红袖那般。”

暗袭一笑,“这我就不清楚了。”

我拍案而起,“暗袭,你少在这胡说,什么叫你不清楚,这不是明摆着往别人身上整些莫须有的吗?”

“我并没有那意思。”

“有没有你心里有数,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现在跟着太子,便可以在他身边说些有的没的,仔细我听见了,别怪我翻脸。”

“我心里自然理会得,不需要你来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