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心机

“你那日走得匆忙,并未告诉我毒药的用法,不如现在就告诉我,如何?”

暗袭并未答话,抿着茶不作声。

“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要你把红袖给我。”

“那不可能。”

暗袭皱起眉头,脸上已有怒气,“并不是我不肯,只是你想,红袖是皇后相中的人,又一心要处死她,如果让她知道红袖竟然跟了你,你猜她会想出什么法子来折磨红袖?你既然喜欢了红袖,便需为她着想。”

暗袭看我说得有理,便不做声,我一看不是我要的状态,便接着说,“不仅红袖不能给你,只怕我这荣华殿以后你也要少来。”

“为什么?”

“你想,皇后这么关注荣华殿的事情,怎么会允许一个外臣出入太子的寝宫?即便太子不与你计较,信你用你,皇后也决计不允许的。如果她下了懿旨,难道我们非要抗旨,与她撕破脸皮吗?”

说道这,我就发现,暗袭脸上果然变了,狠狠得说,“这个皇后真是可恶。”

“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想我在这后宫,还不是受人颐气指使,何况红袖是个小小宫女,还是她的眼中钉?”我叹口气无奈的说道。HTtp://WWW.16K.cN

暗袭果然中了计,咬牙切齿得说道,“如果她不在了,那么一切便好了我心头大喜,可是却不想叫他看出来,只好不咸不淡得说着,“这个我不是没想到,可是毕竟不敢付诸于行动,她是太子的生母,我还要顾及一下太子的感受。而红袖只怕此刻也是恨极了皇后。”

“我为了她,我也会除了皇后。”

暗袭的话既让欣喜。又让我担忧。如果日后木易凌日和星蕴魂知道,是我煽风点火,才让暗袭杀了皇后的话,怕是不会原谅我,可是皇后不死,我在这后宫便一日不得安生,只有先下手为强了。

暗袭要怎么做便是他的事了。只要他还想与红袖见面,他便会恨皇后的阻扰。

两日后,我并未听见皇后任何的消息。木易凌日也与平日无异,不同地只是,他现在自得之色渐多。怕是登基之日不日可待了吧。

我身孕已经有两月,正是胎象不稳时期,我却一直忧心,终是见了红。木易凌日马上找来太医院的人来看,给开了几副安胎药。

木易凌日握住我的手。说道,“盏儿,你放宽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的,凡事交给我,这天下终究是我的,这后宫终究是你的。http://WWw.shushuw.Cn”

等身子刚好,我并沉不住气了。看红袖已能起床,便带着红袖朱颜出去,出去后才发现。这样在御花园里走,是遇不见暗袭地,他此刻怕是正跟在木易凌日在大殿之内,怎么可能会在御花园。

可巧,我便看见暗袭在御花园一角与人谈话。走进了才发现,背对着我的人正是星蕴魂。

“你为什么会进宫?这里乌烟瘴气。哪里是什么好地方?”

“我如何来不得?你不也是在宫中?”

“你与我不一样,我无欲无求,即便在宫中,我也是不会与人起纷争,只是你,让我忧

“多些师兄挂念了,我还以为你在这宫里,享受着荣华富贵,早已把师弟撇一边去了呢。”暗袭撇一下嘴,如果在以前,我只当他是在对星蕴魂撒娇,可是如今不会了,他已经是个男人了。

“我是要出宫的,只是她不肯跟我走,我一时舍不下她。而且我父皇母后仍在,朝廷局势不明朗,怕是要出大事了,我实在忧心难安。”星蕴魂脸上那抹落寞,在此刻暗袭心心念念红袖的情况下,很快便忽视了。

“那么师兄,如果你不想搅这浑水,还是请离宫吧。”

星蕴魂挑了一下剑眉,“你现在在他身边做事,自然清楚他要做什么。难道他现在就要逼宫,父皇不日就要驾崩,这是迟早的事,皇位我是不会去争地,他还有什么不满足?难道就不能再等上一段时日吗?”

“等什么?等到朝廷上下,一力担保你做皇上才算吗?你可知道现在百姓念你日夜守护皇上,对你评价颇高。现在拥护你做皇上的呼声已经超过了太子,你叫太子如何心安?他在这储位上已经逾二十载,现在突然便出来与他争夺皇位的人,他如何不心急?”暗袭跟木易凌日时间虽短,可是却也是步步为木易凌日打算。

“这并不是我心中所愿,他毕竟是我的父皇,难道要我看着他病死不管吗?即便他并不疼爱我,与我并无父子感情。”星蕴魂说得伤感,暗袭也一时无语。

待到暗袭看到我们时,我已经带着朱颜、红袖转身离开。

“盏儿”。

“红袖”。

一声红袖顿时泄露了暗袭的心事,星蕴魂看了一眼暗袭,说道,“恭喜你,得此佳人。”

暗袭不好意思,转身朝着我离去地方向奔了过来。

“红袖,你别走,你等等我。”

我步子更紧了些,红袖很想停下来等着暗袭,可是看我如此,便也不敢,只是不停得拿眼幽怨得看着我,我即便不忍,为了大计也要装作没有看见。

走来走去,却是来到锦仁宫旁。暗袭拦在我们身前,说道,“红袖,你先别走,我只要和你说几句话,几句话便好。”他的语气温柔至极,一时红袖朦胧了眼睛。

我把红袖拉在身后,“暗袭,你最好注意分寸,这里是锦仁宫,你难道要皇后再度把红袖责罚打死吗?如果再下了**,说不定为她解毒的人便不会是你了吧。”

我话说得难听,却是极有效,暗袭一时愣住,而红袖回忆起那日遭到灌药毒打,更是胆战心惊,低低抽泣起来,梨花带雨,不胜娇怯,我见犹怜。

暗袭心痛不已,“你不要哭,不要哭,我一定想法子让我们两人在一起。”

“你快离开吧,如果让锦仁宫地人看见,只怕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说完,我便带着朱颜红袖离去。

红袖还在抽泣,擦过暗袭身边的时候,低低说了一句,“不管多久,我都等你。”

只怕这句话让暗袭心也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