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闻

临到深夜,宫里终于传来了消息。

皇后一病不起,突然得了重病。

我在荣华殿激动得走来走去,不可自控,该怎么形容自身的感觉?木易凌日闻此消息,早已赶过去,一脸的惊异与诧然,他临走不时得看我几眼,似是有话要说,我努力做出若无其事而又忧伤的模样。

木易凌日终于叹口气,无奈得走出去。

红袖有些明白似有些不明白,说道,“会不会是他?难道一切都是他做的吗?”她转身要飞奔出去,朱颜一把拉住她,“这关口,你不要给太子妃添麻烦。”

红袖伤心泪炫,“我只是怕他有危险,谋害皇后是死罪呀。”

朱颜喝道,“这个不需要你操心,太子妃自有定夺。”

星蕴魂走了进来,脸上都是悲伤,径自坐在椅子上不出声,朱颜奉了茶,拉着红袖下去了。

“你怎么不去锦仁宫?听说皇后病了,而且很严重。而且你不是一直在皇上身边伺候吗?怎么这会跑我这里了?”

星蕴魂不理会我的话,突然冲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带着满心的期望问道,“盏儿,跟我走吧,时不待我,我们只此一个机会了。。Wap,16K.cn。”

我甩开的手,冷淡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星蕴魂没有再去抓我的手,可是却不离开我半步,低低说道,“父皇已经不行了,我离开他的时候,他也只剩下一口气,恐怕这会已经驾崩了。而母后,我已听闻症状。除了他是谁也配制不出那药来的。我本以为他是为了你才配药的,昨日才得知,他其实是为了你宫里那个丫头,红袖。其实,如若我把红袖抓起来,逼他拿出解药来,也不是不行。可是父皇一旦驾崩。母后毕竟会殉情陪葬,所以我做得一切都是徒劳的。”

我听完他的话,只觉得有冷汗从后背下流下,星蕴魂看我神情有异,扶我坐下。用手搭上我的脉搏,说道,“盏儿,你需要好好休息调养身体,否则这胎儿……你实在用心太过了。”

星蕴魂地最后一句话。分明是指出这场谋害里面有我参与的份,只是他温情得说道,“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你,只因为你是我一生属意的人,终此一生,我只要你。”

他给我把完脉后,我的手还被他握住手心里,星蕴魂揉捏了几下,说道,“盏儿。一路看小说网WWW.16K.CN你的手为什么一直在抖?”

我慌忙抽回手,说道,“或许是太冷了吧。”

星蕴魂说道,“我给你配制几幅调补气血的药。只是可惜,如果你跟我去了我住的深山。那里四季如春,没有寒冷。更没有心机争斗地疲劳。”

他这算是诱惑吗?那我肚里的孩子怎么办?

我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他的话,昏昏沉沉间便睡了过去,才两个月的身子,正是贪睡的时候。

醒来地时候,朱颜和红袖都在我身边,朱颜脸上全部是欣喜,而红袖却多了一丝惊恐和不安。

见我悠悠醒来,朱颜没有按捺住欣喜,还是张口便说了,“太子妃,你可知道这宫里发生大事了。”

“难不成我睡了这一觉,便成了皇后了?”

朱颜喜得要跳起脚来,“正是那样。皇上已经驾崩了,而皇后本来已经病入膏肓,闻讯便自尽甘做陪葬了。您可不是就成了皇后?”

“太子呢?”

朱颜给我梳妆,“太子刚来回来一趟,看您睡得熟,便没有打搅,马上赶着出去了,怕是帝后两人的丧事和太子登基大宝都要举行,他是急得焦头烂额吧,我瞧他连茶也没顾上喝,便带着暗袭走了。”

我点点头,不动声色得问道,“那瑜亲王何时走的?”

朱颜和红袖脸上都是一僵,支支吾吾没说话,只是纳闷得看着我。

“说话呀,干嘛这样看着我,莫名其妙的。”

还是朱颜胆子大些,“太子妃,别看你马上便被册封为皇后,这些话朱颜不该说也要说,你纵使有私心,也不能留一个男人在房中的,传闻出去,那可是仙凌国第一大丑闻了。”

“朱颜,你在胡说什么?那里什么男人留在房中,瑜亲王不是已经走了吗?”

朱颜有些不可置信,只是不可置信地是怀疑我怎么要说谎,“我和红袖一直守在门口,如果有人的话,怎么会没瞧见有人出去?”

我一下惊慌起来,“难道太子来也没发现什么端倪吗?”

朱颜和红袖同时摇摇头,我紧张不安,星蕴魂到底藏在那里了?他到底要玩什么把戏?

“朱颜,你去瞧瞧御膳房给我做得松糕,是否做好了,告诉他们,要多给我添些蜂蜜。”

正在我要支开朱颜红袖寻找星蕴魂之时,他便走出来了,“孕妇不可食蜂蜜,你口味若觉得淡,便让他们加点甜菜挤得汁,少添一点便罢,多了对身子也是不好的。”

朱颜和红袖没有看到星蕴魂是从哪里出来地,面面相觑,我却料到了星蕴魂的藏身之处,便是我新婚不久发现的密室。

朱颜说道,“太子妃,不对,是皇后娘娘,朱颜马上去办,你现在身份不同了,多有不便,还是留下红袖在这伺候着。”

我知道朱颜是怕我与星蕴魂单独相处惹出乱子,所以才留下红袖星蕴魂不置可否,淡淡说道,“你就是红袖。”

红袖盈盈一拜,说道,“回瑜亲王的话,奴婢正是红袖。”

“也算是个清秀佳人,你很好,说起来,我是该谢你的,只是你可知道,为了你,暗袭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红袖虽有惊慌,却硬咬着牙说道,“瑜亲王此话,红袖听不懂。暗袭也不可能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他是太子身边的人,有什么,太子自当会为他定夺。”

星蕴魂叹口气,说道,“你不懂,我不是要治他地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