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二十六章 疼痛

敢情红袖是以为星蕴魂要惩治暗袭?怎么可能,星蕴魂一直觉得亏欠暗袭,他们两人自幼一起长大,那情分不是平常人可以比的。

“红袖,你先退下,瑜亲王不会难为暗袭的。”

瞧见红袖眼里仍然存有疑惑,我只好说道,“瑜亲王是暗袭的师兄,他们两人自幼一起长大的。”

红袖暗喜,马上盈盈一拜,“瑜亲王,是红袖无礼了,红袖不知您与暗袭竟有这层关联。”

星蕴魂此刻只是颓废,“无妨,你先下去吧,我会叫他对你好的。”

红袖脸上微红,行了一礼便下去了。

“盏儿,我只问你,我们当真不能离开吗?”

“你要知道,我肚里怀着他的孩子。”

“我不在乎的,我说过,我会视如己出,一定会对你好的。”星蕴魂此刻沉浸在无尽的悲伤当中,父皇驾崩,母后自尽,他在这宫里又是如何存活下去?木易凌日当真能容得下他吗?

“你走吧,远远离开这里,去寻找你自己的幸福。Wap.16 K.Cn”我转过身不再看他。

却远远听见有人说道,“朕的皇弟怎么能离去呢?朕马上要登基,怕是凡事还要多依仗皇弟呢。”

星蕴魂伏在地上欲行大礼,木易凌日赶紧扶了起来,“你我兄弟两人不必如此,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君臣,不过见外了。”

星蕴魂抱拳,“臣惶恐。”

木易凌日似是真诚,“皇弟,你要怪皇兄前时对你冷淡,凭心而论。皇兄当日也是忌惮你登基为帝,虽不是你本愿,可是皇兄还是怕父皇和母后会册封于你,现在大宝已定,皇兄瞧你也是淡漠名利之人,所以诚心请你辅助我从政,你可情愿?”

星蕴魂淡淡说道。看不出悲喜,“皇兄,我本是长在深山,自幼无拘无束惯了,况且资质愚钝。那里配得上为皇兄牵马扶鞍?只盼能回深山老林,终此一生也就心满意足了。”

木易凌日眉目已是暗沉,眉峰一耸便说道,“皇弟可是不愿助我一臂之力?朕心很痛。”

星蕴魂忙道,“臣弟惶恐。。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实非心中不愿。”

“也罢,我也不难为你,只是这番离别也不知何时才能相聚。你与盏儿也是旧识,如要话别,朕也理解。”木易凌日说完便意味深长得看我一眼。

“我没什么要和他说的,瑜亲王,你还是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吧。”我板着脸,丝毫没有离别之苦。

只是这番又是伤到了星蕴魂,他的眼睛里那么郁沉,是什么改变这少年的心境?让那么清澈的眼睛多了无尽的忧伤?

星蕴魂盯着我。一步一步退去,我看他每过一步,脚下青石却是断裂,惊心动魄间便抚眉哀伤起来。

星蕴魂,我不是有意。我只是怕对你好一分,你的危险便多一分。你是皇子,新帝登基不除去曾经要夺取自己皇位的人,是不会心安地,而且你由是喜欢他心爱女人的人,这哪一条都够你的死罪,何况你是两条均沾?

不要怪我,真的不要怪我。心思转念间,我的小腹急坠疼痛起来,我紧张的一下子滑落的地方,捂着小腹惊恐地叫起来,“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好痛。”

星蕴魂彼时还未出殿门,闻声便赶了过来。碍于木易凌日在眼前,不停得看向木易凌日,然后焦急万分得看着我,在木易凌日的默许下,才上前给我把脉,一面安抚道,“你别怕,你别怕,有我在,别怕。”

我听着那么温柔的声音,心里感伤也顾及不上了,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心里无尽地恐慌,让我抓着床榻撕扯起来,木易凌日上前握住我的手,“盏儿,你是太累了,好生休息便没事了。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它尽在眼前,只等几日后便正式宣了,你要坚持住,别分了神,我不能没有你,记得了吗?”

星蕴魂开了药方,木易凌日一把抓住他往外殿走去,话音想起只是稀稀落落听见说,“保住孩子”什么的,再用心听也听不到了。

朱颜那时从御膳房跑回来,已经吓得哭了,“太子妃,这如何是好?马上便是册封仪式,你要好好的,别出什么岔子。你这么辛苦才熬到现在,别人是不知道,朱颜跟着你瞧得清楚呢。”

“朱颜,不要再说了,我心里明白。”

“太子妃,不管怎么样,朱颜和你同进退。”朱颜地话暖到我心窝了,可是我心里还是荒凉,如荒草纷杂,找不到根基,我在期盼什么?期盼谁给我的诺言?期盼泛舟湖上偶遇的小岛?难道穿越而来地人,注定找不到港湾?我不信。

朱颜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太子妃,刚才我从前殿过来,听见太子,不,是皇上,在质问瑜亲王。”

“质问他什么?”

“朱颜听得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说会不会真心护住你肚子里的胎儿什么的。”荐书

书名:《凤还朝》

书号:1021582

作者:佐禾

简介:

她是大承国至高无上的公主,他是子承父业的镇远大将军,它是亦正亦邪修炼千年可以幻化**的寒玉;

当公主被变幻了身份,抢夺了爱情,当将军违背了儿时的承诺,踟蹰于旧爱新欢之间……她究竟要怎样才能做回自己?才能收复将要丢失的国土?还有那难以把握地,已经迷失了方向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