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三十一章 宠爱

“无妨。你在这请安也是一样的。良妃的小公主有些微恙,良妃为了给本宫分忧,就把小公主一起带着前去荣华殿了。我瞧你病得这么重,怕是不能去了,也罢,你好生歇着吧。”

廉妃的脸几乎埋在地上,说道,“臣妾该死。臣妾虽然不才,也愿意为皇后效劳,别说现在生病,即便是到死也会为皇后排忧解难的。”

我见廉妃身边跪着的两个宫女因为跪得久了一直挪动身子,看在眼里心烦,朱颜看见我的眼色,马上上前去,左右开弓便打了那两个宫女,彼时我已经遮住小公主的眼睛,她还这么小,怎么能让她看见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

“你们怎么做事的?还会不会服侍主子?就让你们主子这么披头散发冲出来?得罪了圣驾也如何是好?可见是你们两人偷懒,既然你们主子不知道怎么管教奴才,那么我这后宫之主便来亲自管教你们,念你们触犯,就饶了你们,”那两人脸上松口气,捂着红肿的脸瑟瑟发抖,“是自尽还是被填井任选其

听完这话,两人晕了过去。

廉妃哀求道,“皇后娘娘息怒,这事怪不得她们,是臣妾疏于礼仪,以后一定不会再犯。这两个是奴才的家生丫头,一直对臣妾很是用心,臣妾斗胆求皇后收回成命。。1@6@K@小说网。小公主锡月这会子还拉着我的手,大声说道,“这两个奴才真没有用,母后只不过吓吓她们罢了,哪里会要她们的性命。”

我捏了一下锡月的小手,笑道,“还是小锡月了解母后。”

廉妃听见此话,看看我拉着锡月的手。又迅速扫了一眼良妃,脸上现出狐疑之色,马上又低下头,回道,“借小公主的吉言。臣妾谢过皇后娘娘的恩典。”

那两个宫女如今已悠悠醒来,蜷缩着瘫在地上,朱颜喝道。“该死的奴才,还不快扶着你们主子进去梳妆送来荣华殿,还让皇后和锡月公主在这站多久?”

这话虽是斥骂那两个宫女,却是给廉妃听得,廉妃忙道。“请皇后娘娘先行一步,臣妾马上跟来。”

如此甚好,等回到荣华殿,安顿好小公主,这丫头这会子跟我好得很。光是缠着我,只是良妃不停得提醒她,叫我心烦。

“你够了没有?你是不是怕我对小公主不利?”

良妃面上一红。支支吾吾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沉下脸来,可是却是感同身受道,“我也是要做母亲地人,怎么会做那伤天害理之事,况且锡月这么可爱,我瞧着可喜欢了,你放心,不仅我不伤害她。一路看小说网16K.CN我也不会允许别人伤害她。”良妃点点头,做出感动的样子,可是我分明看见她眼睛的防备,她还是不信我的。我叹口气,心里感伤。

锡月笑道。“母后,锡月饿了。你这宫里有什么好吃的吗?”

我马上让朱颜去拿,拿来些个点心,良妃立马惊得站了起来,她在怕,她怕我用毒害死小公主。

朱颜白一眼,说道,“皇后娘娘,朱颜也饿极了,这会子也厚着脸皮向皇后娘娘讨赏。”

“你这丫头,你要讨什么赏?”

朱颜笑道,“也不算什么,就是这些个点心,每个赏朱颜几片便好了。”

我明白,她是借着讨赏,让良妃知道这些点心没有毒,朱颜亲自试过的。良妃脸上更显得窘迫些,可是我看着锡月稚嫩可爱的模样,突然理解了她,是地,如果我生下孩子,是不是也是一样会防备她人?

正在锡月吃得正欢的时候,廉妃便急急赶了过来。已经梳妆打扮后,脸上一点也没有病容,反而显得有些流光溢彩的。

我让人赐了座,奉了茶,说道,“这后宫没有藏得住的事情,我今天找你们来,或许你们早已经知道所为何事了吧?你们心里怎么想?”

良妃和廉妃互望一眼,都暗自揣测,还是廉妃先开了口,“皇上乃一国之君,自当应该御女无数,这后宫姐妹甚少,来一个两个怕是无所谓吧。”

我正喝着茶,听见廉妃的御女无数,几乎要喷出来。

良妃淡淡说着,“你这话本来是没错,可是你知道进宫地是谁?”

廉妃看来果然不知,马上问道,“是谁?难道会比我们皇后娘娘更美丽?”

良妃不咸不淡得说道,“她闺名红泪,眼睛失明……”

廉妃失口道,“是个瞎子?皇上竟然纳一个瞎子为妃?太匪夷所思了。”说完,廉妃自知失言,便掩住口不做声。

我使个眼色,朱颜便凭退了各宫宫女,荣华殿只剩下了几个人而已。彼时小公主已经偎依在我怀里睡着,让知会了良妃一声,便让朱颜把锡月抱进了我的寝宫,好生照看着。

良妃看见小公主已经被安置好,便也没有多加干预,接着说道,“更匪夷所思的在后面。如今皇上已经在御花园给她修葺新宅,只怕明日便要完工,听说里面镶满了夜明珠……”

廉妃说道,“她既然失了明,就算镶满了夜明珠,只怕是也看不见呀。”

良妃冷哼一声,“这便是告诉红泪,皇上对她的宠爱,即便是失明,也会给予她最好的,虽是看不见,但是但凡知道自己地屋子到处镶满了夜明珠,怕是还觉得荣耀万分吧。廉妃说道,“这可真是荣宠,连皇后也没有这份恩赐,皇后娘娘,臣妾真为您不值。”

她哪里是为我不值,怕是也会为自己不值吧?一个瞎子竟然都得了这份宠爱,她怎么能甘心呢?

我叹口气说道,“你们不知道,红泪的眼睛是为皇上瞎得,皇上自觉亏欠了她,所以对她诸多宠爱,你们虽然早进宫几年,可直到红泪自幼便在宫里长大?她与皇上情分重着呢,所以你们不要妄加揣测,事已至此,我们还是顺势而为吧。”

话一出口,却兀自心惊,怎么一句“顺势而为”,怕是泄露了不少心事吧。朱颜从寝室里出来,看我一眼说道,“锡月公主已经安睡了,请皇后娘娘放心,也良妃娘娘放心。”

良妃欠欠身,说道,“小公主在皇后娘娘这里,臣妾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如此甚好,我瞧这孩子极为喜欢,还想以后多叫来这荣华殿陪陪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