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五十一章 花祭

说着话,我的腹中又抽痛起来,我忍着,慢慢额上便流出细汗,只好无力的说道,“等我稍歇息一会,我就亲自去鸿轩宫要人。”

谁都无话,朱颜端来一碗燕窝,星蕴魂接过去,把我扶起抱在怀里,慢慢喂着我,我抬头对他一笑,他低声说道,“我喜欢看见你笑得这么可怜,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那么高傲,我不允许你这般笑,你快些给我好起来。”

“我的身子,我也是做不了主的。”

星蕴魂说话语气中不由有些霸道,说道,“我再不会由着你了,一切都要听我的,我决不能再看着你伤害自己。如果这次你不执意流胎救他,信我,我必定会视如己出的。”

我苦笑,一碗燕窝只吃了几口,便推开他的碗,对朱颜说道,“你去叫凤言凤语去鸿轩宫打探消息,我马上便跟着过来。”

“娘娘,这身子……”

“顾不得了,快些去。”我挣扎着便要起身,星蕴魂抱起我,不放我下来。朱颜紧忙拿着披风,把我身子头脸全遮盖了,叫谁也看不出星蕴魂抱得是谁来。

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咳了几声,感觉星蕴魂的手更紧了些。wAp.16k.c n后宫之大,荣华殿与鸿轩宫相隔极远,我感觉他抱着我走了好久好久。

路过一片桃园,乍见落英缤纷,清风抚翠,我让星蕴魂放下自己,轻轻对他们说,“你们去远处等我,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或许是悲伤,或许是凄切,我的声音有些不真实。自己听来都有些模糊,可是无妨,他们都站在远远的,星蕴魂的眼神一直落在我身上,我明白他是担心我。

我从身上解开一丝锦帕,从地上捡起许多凋落的桃花,我的孩子此刻也正像凋落的花朵吧,他无缘来到这个世上。只是在我地肚子里走了一个轮回便离开了,我未隆起的小腹此刻瘪瘪的。摸不到一丝骨血。我用手在地上刨了一个小小的土坑,把装满落英的丝帕埋了进去,我的孩儿,你好好去吧。

走出桃花源,星蕴魂和朱颜远远站在那里看着我,我对着他们微微一笑。两人脸上俱是诧异,或许在他们的眼中,此刻我已是痴傻了吧。

星蕴魂还想抱起我,我摇摇手,一日未出宫,我便还是一宫之后,不能叫人拿了话柄去。十六K文学网我要自己走进鸿轩宫要人。

“皇后驾到……”

鸿轩宫的人大声喊着,可是我却不见有人出来迎接。

凤言凤语回来复命,“皇上确实在鸿轩宫,不过此刻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不停得喊着娘娘地名字,鸿贵妃在一旁守着。似是很尽心,我兄弟俩人看不出端倪来。”

鸿轩宫的掌事出来说道,“娘娘,皇上刚才吩咐了,任何人不得入内打扰,所以您还是请回吧。”

朱颜从我身后出来。甩手一巴掌。“大胆,你连皇后娘娘也敢拦?告诉你。如果你想活命,就滚得远远去,否则叫你生不如死。”

掌事地还要说些什么,星蕴魂站出来说道,“我不想嗦,也别逼我亲自动手,快些打开门,本王赦你无罪。”

掌事的乍看见瑜亲王站在跟前,有些怵头,她知道瑜亲王一直不问世事,这下出来揽这档子事,就不会那么好收场了。

掌事的正当思虑之间,星蕴魂一脚把她踢开,闯进了鸿轩宫,凤言凤语护在我左右,朱颜跟在我身后,从前殿调集的御林军留守在宫外。

奇怪的是,鸿轩宫的宫女们并不多,寥寥几个站在里面显得局促不安,朱颜带着我走进了寝宫,一进去便听见红泪地声音,“姐姐,是你吗?我猜任谁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闯我的鸿轩宫。”

鸿轩宫果真是耀眼显赫,镶满了夜明珠,此刻即便在白日之下,也发出莹莹玉光,照得整个屋子金碧辉煌。朱颜恨恨道,“这等屋子,住的不过是个贵妃而已,真是可惜了,娘娘,还是你心善,任谁也不会把她容忍到今天的。”

红泪不做声,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明亮,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显得诡异而人。

床榻上地幔帐放下来,我听见里面传出悠悠的呻吟声,是木易凌日吗?我的肚子又疼了起来,我咬着牙,不让自己的声音有异,可是腿却不停的发抖,“妹妹,皇上呢?怎么不见他人呢?”

“姐姐不知道吗?皇上来我这鸿轩宫,一向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不愿意见你们。”红泪坐在椅子上,丝毫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连客套也没有了,像是胜券在握地样子。

星蕴魂从怀里掏出玉瓶来,此刻有些不耐烦,几步便走到了床前。

“站住,瑜亲王,你好大的胆子,你半夜潜进荣华殿与皇后厮混,红泪管不着,也不屑于管,可是你来鸿轩宫私闯寝宫,就别怪我没有出声警告你了,你也知道皇上一向宠着我,你冒犯于我,你这个来路不明的亲王不怕做到头了星蕴魂没有理睬她,径直撩开了幔帐,躺在床榻上的人,一下子让我流下了眼泪,只不过是片刻不见,木易凌日已经是枯死的状态,我扑上去,不顾自己此刻冰凉的手脚,抓住他地手往自己脸上拂去,他真地快死了吗?

红泪不以为意,笑道,“怎么?姐姐很心疼吗?我瞧皇上这样很好的,他现在没有直觉,再也不会繁忙公事了,等他死了后,也不会腐臭,我就让他这么陪着我,你说可好?”

我恨恨说道,“我瞧你是疯了。”

红泪笑起来,肆无忌惮地笑着说道,“我疯了吗?一个瞎子能疯到哪里去?姐姐,你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