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皇后要私奔

第四卷 离尘 第一百五十三章 合欢(大结局)

红泪听见暗袭如是说,脸上有些晦暗,随即强笑道,“世上会有这样的药?我不信。”

暗袭笑道,“鸿贵妃可以不信,即便是臣等也是半信半疑,所幸这些药不伤人体,鸿贵妃服下后,也伤不了半分,不如试一试,你看如何?”

红泪对木易凌日娇笑道,“皇上哥哥,红泪不喜欢喝这些古怪的东西。”

“红泪,朕本是有心回护你,可是我瞧你,你如今不喝不足以服众了。”木易凌日轻飘飘的话,让红泪脸上更加难看,只是红泪此刻却发作不得。

其实谁都看出红泪的勉强来,木易凌日有些灰心的叹口气,站起身来负手而去。

就在出宫门的时候,红泪突然拔起匕首,向我刺去,“都是你,否则皇上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

我躲闪不及,这手起刀落,连星蕴魂也来不及救及,我的胸口还是被她刺中了,原来血是这般热,溅在红泪脸上是那么狰狞,她的衣服上的鲜花沾染上血色,更添诡异,她在笑,笑得那么肆无忌惮,笑得那么放浪形骸。

慢慢的,天色晦暗下来,红泪的笑也黯淡下来,木易凌日和星蕴魂齐齐出现在我的眼前,眼神里都有些绝望与悲伤,而耳边朱颜的惊叫声一直持续不断,看到朱颜扑在暗袭怀里的时候,我笑了,笑得那么无力与虚弱,我闭上了眼睛,乞求上天的怜悯。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 k.cn原来我离死亡是这般近,我睁不开眼睛了,而我来到这个世上才这么短,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这个世上好多的事儿我还没有经历呢?

眼睛闭上了,原来真地睁不开了。

仙凌国皇后薨死,举国悲痛,大丧十日,三年内不得饮乐婚娶。

当今皇上赐死鸿贵妃,便册封廉妃为后,后宫一时肃静无纷扰。皇上终日寡寡郁欢,勤于朝政。再无子嗣。

她已经“死”了,我不能再想她了,宫里从此没有这个人了,我怎能一直念念不忘呢?或许她一直活在我的心里,但是我却永久的不能触摸到她的身体了,不能感受她的气息,这是我毕生地遗憾与损失,我无力补救。

廉妃又为我生下一女,锡月看着妹妹的神情竟是那般的诡异,自从她的生母良妃死去。HTtp://wWw.16K.Cn这孩子,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我知道自己有些怕见到她,所以廉妃那里我也极少去,因为每次我看到自己的幼女之时。锡月在一旁的假笑,总是让我心惊胆战,这后宫太寂寞了,我竟然找不到去处。

红袖的眼睛是真的瞎了,我把鸿轩宫赐给她住,那里真地镶满了夜明珠,可是之于她,却是半点光亮也见不到。那间屋子比冷宫还要冷,我不敢去,我只有常常去荣华殿,那里有她的气息,有她的身影,我还从桃源里发现了她的锦帕。那里装满了桃花。这么久过去,竟是鲜艳如旧。原来她在这宫里还有需要祭奠的人儿,那怕是我们的孩儿吧。

我怎么可能再要骨血?

每当我记起,我服下自己的亲生骨血来解毒的事情,我浑身便钻心得痛,那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所谓虎毒不食子,我岂不是连畜生也不如?

我是不知,如果但凡知道那碗汤药里有她腹中的胎儿,我宁死也不肯服下地,所谓阴差阳错,便是这般吧。

半年之后,深山之内,一个女子从山间汲水而来,看见路边有一条小蛇,顿时惊呼出声,可是看见小蛇瞬间便滑行而去,那女子展颜一笑,抚着胸口对远奔而来的男子娇笑。

那男子面如冠玉,一身白衣,对女子温柔的说道,“你瞧,那条小蛇见了你也是远远而行,你身上的绝情毒,什么蛇蚁猛兽,见了你都要绕行三尺地。”

女子娇笑得扑在男子身上,说道,“那你明明知道这样,不也远远奔来守着我吗?你总是说我不记不得此事,我瞧你才是记不得的那个人。”

男子宽厚得一笑,“我是紧张你,才没有忘了此事。”

男子提起木桶,说道,“你身子好了后,我每日让你提水锻炼气息,你原来只能提起空桶,现在也能提起半桶水了,真是不错,照这样下去,不出几月,便跟以前一样了。”

“我这身子叫你受累了,朱颜也是每日每夜的辛苦,你们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女子低垂下头悄声说道。

男子挽起她的手,说道,“我只想等你身子好了,便可以跟我拜堂成亲。”

女子甩开他的手,往丛林深处的屋舍跑去,说道,“叫你乱说,罚你今晚与暗袭饮酒时只能吃些素食,我叫朱颜不给你们做下酒菜。”

星蕴魂爽声笑道,“你也忍心,我瞧朱颜可是心疼暗袭的紧哟。”

“那是暗袭体贴他,我瞧前几日还拉着朱颜出去散步呢,你瞧你,总是逼我做些体力活,哼。”凤盏盏撅着嘴说道。

星蕴魂几步欲前,说道,“我也是为了你地身子好。”情急之下,抓住凤盏盏的手不放。

凤盏盏娇笑一声,说道,“痴人……不理你了。”转身便跑进了屋舍。

星蕴魂一袭白衣,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凤盏盏,嘴角浮起一丝微笑,原来爱情是这么轻快的一件事情,没有争斗,没有肃杀,没有心机,爱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呀。

亲们,我终于完结了,写此书感觉成长了不少,从初涉起点到如今,数月时间,也奋斗过,也懒惰过,终究是完结了,文中有败笔之处,也有精彩之处,我不是很满意,可是我会在以后的书里不断完善自己,不断地提高自己,争取为大家风险更多地精彩。

新书《隔夜茶》,请大家移步,都市文一篇。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