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六章:初试苍穹

当第一缕晨曦不知通过什么曲里拐弯的通道将光线照射在张扬的卧室的门上时,张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伸了一个懒腰,张扬慢慢地爬起来,说句实话,他现在真是嫌时间过得太快了,新的一天到来了,对他而言,并不是新的生活的开始,反而又要去面对一些他感到棘手的事情。

一把抓起石桌上的血珑珑,张扬感慨地道:“宝贝啊宝贝,我虽然知道你很神奇,可是你的神奇总是不能变成我的啊,你啊,要是能给我变出一部武功秘芨什么的可多好啊,让我修练成一代宗师,在武林中称王称霸,那有多爽啊!”

话音刚落,血玲珑突地震动起来,奇异的光彩不住地沿着项圈流动,张扬的手忽地如同遭到火烙一般,吓了一跳的张扬看着手中的血玲珑,不满地道:“吓,说你两句居然还跟我发脾气,真是的。”将项圈套在脖子上,仰脖子灌下一杯凉水,就在此时,脑中电光一闪,昨天的梦境忽地在脑海中闪现出来。

“苍穹舞?”张扬嘴中嘟啷几句,一副副图形一一从脑海中划过,手一松,任由杯子叮当一声坠掉在地上,张扬缓缓地坐了下来。

右手缓缓地伸出,张扬心中默念一句自己都不明白意思的话,中指之上忽地射出一道黑色的电光,在空中飘啊飘,摇啊摇。转,绕,上,下,随着张扬的意念,这股黑色的光芒在空中随意变幻着图案。

“疾!”张扬断喝一声,哧的一声碎响,黑色的闪电一闪即逝,对面的石墙之上已是多了一个指头粗细的小洞。张扬一跃而起,跳到了小洞跟前,将眼凑到跟前一看,天哪,这一指竟然洞穿了这厚达尺余的石壁,这是什么功夫,难道自己在梦中竟然练成了绝世武功了吗?自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吧?

将两手举到自己眼前,细细地打量一翻,并没有什么变化,倒是比以前更加细腻了些,连以往手掌中的那些老茧都无影无踪了。

拿好架势,张扬决心重来一遍,回忆图案,默念咒语,两手伸出,操,十根手指头上全都冒出了细细的黑线,去!张扬心中大喊一声,哧哧之声不绝于耳,一瞬间,对面的墙壁已是成了马蜂窝,无数的细孔出现在了上面,光线顺着小洞射进来,一个个圆形的斑痕映在张扬的脸上,身上,整个人显出几分诡异。

哈哈哈,张扬忽地放声大笑起来,***,老子真是洪福齐天,有了这样的神功,老子还怕什么,这世界不是任由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吗?

狂笑声中,眼角忽地瞟见内屋之中双儿跌在地上,还没有爬起来,不由大为不满,好个丫头,我都闹腾半天了,你居然还呼呼大睡,几个大步走进去,蹲下身子,举起手掌正准备重重地给双儿屁股上来一下,手刚举到半空,却猛地停了下来。

睡梦中的双儿脸上蒙着一层细细的润洁的光芒,在张扬的眼中,竟然显得是哪样的圣洁和端庄。一夜不见,怎么看起来像长大了一些?张扬揉揉眼,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却又不知是什么问题。反正今天的双儿看起来和昨天有些不对了。

挠头半晌,仍是没有找到问题的关键,干脆也懒得去想了,举手轻轻地在双儿的小脸上轻轻地拍了几下,然后蹲在双儿的面前,笑嘻嘻地看着她。

长长的睫毛轻微地动了几下,双儿慢慢地睁开了一汪秋水,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贼忒忒地脸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几乎震破了张扬的耳膜,不等他反应过来,双儿已是蜷缩在一团,两手紧紧地拉住自己的衣衫,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中竟是惊恐之色。

“小懒虫,你叫什么叫,太阳都照到屁股上了还在睡觉,小心我揍你的屁股!”张扬笑着伸手在双儿微微翘起的小巧的鼻尖上轻轻一捏,打趣地道。

双儿触电般地一弹而起,连连道:“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我马上去经你打水洗脸!”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看着双儿如避瘟疫,张扬不由苦笑一声:“我有这么可怕吗?要是换作这洞中的任何一人,只怕你等不到今天就已是残花败柳了!”

看着双儿战战兢兢地打来洗脸水,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缩在一边,张扬的心里就无比的郁闷,***,什么时候老子变得让小女生这么害怕了。

房中正自郁闷,老张头忽然一步跨了进来:“二首领,早饭是去大厅吃还是……”陡地看到如同马蜂窝般的石壁,一句话立时生生地吞进了肚子里,半晌才道:“还是送到这里来?”

张扬心中正自不快活,虎着脸道:“送到这里来!”

张扬头低头道:“是!”眼睛却仍是瞄向那面墙壁。

张扬不由恼火地道:“看什么看,我昨天晚上不高兴,练功将这石壁戳穿了,有什么好看的,回头叫人来给我补上!”

老扬头的舌头一下子伸了出来,半晌没有缩回去,呆了片刻才连连道:“是,是,二首领,我马上叫人来做!”

边说边向后退,一不小心,脚勾在站坎上,立时便向后翻了过去,只听得一片骨碌声,老扬头竟是顺着台阶骨碌碌地滚了下去了。

看到老扬头的狼狈劲,张扬不由开心地大笑起来,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回头一看,却见一边的双儿也是卟哧一笑,室内立时明光四射,艳光照人。张扬不由一呆,不由自主地道:“双儿,你看你笑起来多漂亮啊!”

双儿立时止住了笑容,低下头去。

默默地吃完早饭,双儿几次抬起头来,看着张扬,却是欲言又止,张扬看她的神色,已是知道她的心意,放下碗筷,叹口气道:“双儿,你也不用说了,你的心思我知道,你想要我去救你的小姐和那几个姐妹出来,是吗?”

双儿猛地抬起头,上如射出异样的光彩,卟嗵一声跪倒在张扬的面前,颤声道:“大王,只要你愿意救他们出来,双儿一定会报答你的。”

张扬苦笑着将双儿扶起来,道:“你也知道,我也是昨天刚刚入伙的,能保得你一人,已是尽了最大的力量了,她们,我又怎么救得出来,何况,现的的她们,只怕早已是,早已是…..”摇摇头,没有说下去,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明显不过了,

双儿低下头,她知道对面的这个男人说得是实话,她能感觉到这个人与其它人的不同,原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听到张扬的拒绝倒也没有什么大的失望。

“双儿,我只能带你去看看她们,希望她们还好吧!”张扬缓缓站起身来。

双儿眼中掠过一抹感激之色,盈盈一拜道:“多谢大王!”

张扬忽地一笑:“不要叫我大王,我叫张扬,你要是喜欢叫我张扬,或是叫我扬子都可以!”想起昔日段无双甜甜地叫自己扬子的情景,心里头别提有多难受。

啊,双儿显然很意外,仆闪着一对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奇怪的土匪头子。

沿着弯曲的通道一路向下,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终于来到了这个洞府的最底一层,这里基本上关押的都是被强掳上山的妇女,不时有几个匪众提着裤子,心满意足地从一个个开挖在石壁上的小洞中走出来,看着张扬走过来,都是立在一侧,恭敬地叫一声:二首领。直到张扬走过,这才向上走去。

随意扫过一个个小洞,张扬心中不由一阵颤栗,这些个小洞中,每一个里面都有一个女人,一个个面无表情地蜷缩在洞中,看着张扬二人自洞前走过,眼珠都不曾转动一下,直如一个活死人一般。双儿不由有些惊恐,轻轻地快移两步,伸手牵住张扬的衣角,不知不觉中,她已是将张扬当作自己的依靠了。

“臭婊子,敢咬我,***,老子揍死你!”一阵男人的咆哮声突然传入到张扬的耳中,随即,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也传了过来,张扬抬眼看时,来来往往的人早已是对这一切看惯了,如同没有听见一般仍是自行其事。

双儿忽地一声尖叫,一阵风似地冲进了尖叫着的那个女人的小洞中,张扬一惊,立时明白这个尖叫的女人必是双儿的同伴。大步跟了过去。

啊地一声,双儿刚冲进洞,立时便踉跄着倒退了回来,张扬一把拉住即将摔倒的双儿,双儿已是泪如雨下,“大王,你救救她吧,救救茑儿吧!”

正自说着,一个精赤着上身的大汉已是抓着一个女子的脚,将这个女子倒拖着走出洞来,“***,那个不长眼的来坏老子的好事呢?”一眼看见站在张扬身前的双儿,不由立时瞪大了眼睛,嘴角的涎水忽拉一声就流了出来:“好家伙,还有这么一个美人呢?”丢下手中的女子,便向双儿扑来。

张扬大怒,横跨一步,挡在双儿面前,伸手一推,怒喝道:“你瞎了眼吗?”

那汉子立足不稳,卟嗵一声摔倒在地,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定眼一看时,却是张扬。

“哟,这不是我们的二首领吗?怎么,也来这里想要快活快活?嘿嘿嘿,你要是看上了这个女的,我便让给你。只不过,你身这的这个小妞让给我如何?”

张扬一听此人口气不对,定睛看时,却正是那几个对自己不满的家伙中的一个,听她口气中辱及双儿,心中杀机立起,冷冷地道:“瞎了你的狗眼,认不得我么?”

那汉子冷笑一声道:“怎么不认得,不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么?老子,老子在这里干了十年了,还没混到你这一步,你倒好,一来就登上首领的位子,怎么?要教训教训我么?告诉你,就算是老大,也还给我几分面子呢?”

“是么?”张扬咯咯一笑,看着四周逐渐围上来的帮众,眼中杀机慢慢地变浓,一双眼也慢慢地不知不觉地变成了无边无际地黑色,手慢慢地提了起来。

那汉子却仍是不知死活,一把将身边的女子摔了过来,大笑道:“怎么样,换不换,我的二首领?”

张扬怒喝一声,“好,换,我换你一条命!”左手食指一伸,一条黑线电射而出,在空中一阵剧烈地震动,竟然在一转眼之间结成了一张黑沉沉的网,自上而下将那汉子罩在其间,只轻轻一收,那正自狂笑着的汉子惨叫声也未发出一声,已是被勒成了成千上万块,散落了一地,血水溅得满地都是。

近在眼前的双儿哪里看过这样的场面,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嘤咛一声,已是晕了过去,张扬一把将双儿搂在怀中,缓缓地扫视着众人,冷笑道:“你们都给我记清楚了,这个女人是我张扬的,那个王八蛋敢动她一根汗毛,我让他死得惨不堪言!”

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已是被震得呆若目鸡,眼见得二首领一言不合即动手杀人,却手段残酷无比,都是心中颤栗,更有的已是蹲在一边干呕。

张扬冷冷地瞧了众人一眼,打横将双儿抱起,慢慢地向回走去,身后,仍然是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