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十一章:奇怪的元丹

认真地听完剑真人的关于修仙的一些最基本的,最浅显的方法,张扬仍是觉得新奇不已,这些东西都是他闻所未闻,做梦也想不到的东西,吸天地之精华为己用,纳日光之光辉为自有,以无形化有形,方寸之地贮五湖四海,呼吸之中现六荒八合,一片崭新的天地立时便出现在了张扬的面前。

双眼发光,脸上摺摺生辉,听到酣处,不由手舞足蹈,不能自已。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些了,其它的修练方式不同,也就不会一样了,所谓功无定法,练无定势,真正地修练方法其实是自己慢慢摸索寻找的,只有最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我今天为你说的其实只是一条基本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不论是什么修练方法,都是从这个之上变化而来的,你要做的,就是找出适合你自己的修练方法来。”剑真人正色相告。

此时的张扬已是心痒难搔,跌坐在地,双腿环绕,五心向天,按着剑真人述说的方法,试着运行起自己体内早已存在的那一股热气来。

原先张扬无法自由控制的那股热气忽地又在张扬的体内出现,一点点的汇聚起来,按着张扬的意愿慢慢地向丹田之内而去,渐渐地,张扬觉得自己丹田之处热气越来越浓,整个人竟然象是要飘将起来,随着热气的不断涌入,一个气旋形成了,在丹田之内开始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中间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黑洞,后面涌来的热气立时被这黑洞吸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剑真人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正在修练着的张扬,看到张扬的脸上不停地变幻着颜色,赤橙黄绿青蓝紫一一闪现,不由张口结舌,他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这样的他还真没有见过?这就是苍穹舞么?剑真人心里暗道。

气旋旋转和越来越快,吸入热气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张扬忽然觉得不妙起来,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身体内运行的这股热气已是快要被这个小气旋形成的黑洞给吸光了,但这个小黑洞竟然如同一个贪婪的吸血鬼,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张扬不由大惊,这样下去,只怕自己会被吸干罗。赶紧运行起剑真人传授的方法,想要停止功力的运行。刚刚开始,不由叫声苦也,剑真人传授的方法竟然一点作用也不起,气旋仍在不停地运转,黑洞仍在吸纳着热气,而那股热气已开始慢慢地若有若无了。

一边仔细观察地剑真人此时也是感觉到不妙了,张扬的脸色在一瞬间完全变成了白色,脸上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竭下去,大惊之下的剑真人一掌便按在了张扬的后心上,张嘴一吐,元丹呼地一声喷了出来,护住了张扬的前心,不断地有白色的毫光自前心射入张扬的体内。

张扬猛地觉得一股极强的,极为纯正的力量涌入自己的体内,那小小的黑洞立时便一张大嘴,疯狂地吸纳起来。

剑真人一搭上手,便觉得自己苦苦修练的灵力竟然流水般涌将过去,直注入张扬的丹田之内,不由也是大惊失色,想要撤掌后退,竟是被牢牢地吸住,手掌贴在张扬的后心之上,竟是脱身不得,而那颗元丹,旋转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了。

“王八蛋的苍穹舞,果然是损人利己的货色,没一个是好东西!”剑真人恨不得哭出来,要是在血玲珑之外,自己有肉身,自可轻易脱身,但在这血玲珑之内,却是无法可施。后悔的发狂和剑真人和修练的发狂的张扬都没有注意到此时四周剑真人幻化的景色已是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一个巨大的雷火正在他们的头顶形成,如同毒舌吐着信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气旋中的那个小小的黑洞慢慢地丰盈起来,一个黑色的圆开物件自黑洞中慢慢地浮现出来,我形成元丹了,张扬清晰地看到了哪枚黑色的珠子慢慢地自黑洞内浮将出来,不由内心一阵狂喜。

轰的一声巨响,盘旋在二人头顶上的雷火轰地一声劈将下来,正正地击在张扬的百会穴上,自上而下,无巧不巧地打在那正在形成的黑色元丹上,张扬一声惨叫,我的元丹啊!与此同时,剑真人已是被震得远远地飞出去,嘴一张,将自己的元丹收回来,却是已生生地缩小了一圈,光芒也暗淡来少,本来白玉无暇的元丹之上竟然有了一丝杂色。

“我的天啊,这一回我可是蚀了老本啊!该死的血玲珑,该死的苍穹舞啊!”剑真人捶地大声号淘起来,想到自己一片好心竟然被生生将灵气夺去了不少,将自己一下子从玄空之境打到了玄灵之境,这一份懊恼真是无可言表。

张扬的黑色元丹被一击之下,立时四散而开,竟是分成了九枚更小的圆珠般的东西,三枚留在了丹田之内,三枚到了胸前膻中穴,另外三枚竟是到了头顶百会穴。九枚小小的元丹不停地在三个地方盘旋不休。

回过神来的张扬一下子就察觉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变化,心中不由大是奇怪,剑真人不是说每人只有一个元丹么,怎地自己有了九个?

雷火过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剑真人原先幻化的景色重新出现,张扬神采飞扬地从地上站起来,看一眼剑真人,不由大吃一惊,剑真人木呆呆地坐在地上,一头乱发根根直立,连两条白眉,两撇鼠须也都站了起来,神情委顿,模样奇怪之极。

“老神仙,你怎么啦?”张扬关切地问道。

剑真人抬头看一眼张扬,突地跳了起来,破口大骂:“***王八蛋,我就说过练苍穹舞的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啦,我还来多管闲事,这不是自找苦头吃吗?呜呜呜,我失去了那么多的灵气,一下子被从玄空之境被打到了玄灵之境,到便宜你这小子转眼之间就形成了元丹,一步登天了。”边说边捶胸顿足,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张扬看着对方的模样,不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老神仙,这有什么好气的,说不定这是好事啊!”

“对你当然是好事,对我那就是天大的坏事了,想要重回玄空之境,不知又要耗费老子多少岁月啊?”剑真人对张扬怒目而视。

“你是想在这血玲珑内拥有这玄空之境呢?还是想出去只拥有玄灵之境呢?”张扬悠悠说道。

剑真人一楞,歪着脑袋仔细想想,忽然明白了张扬所说的道理,张扬练的越快,自己不是离出去的日子就越近了么?就怕这小子没有碧云天的保护,练着练着就将自己练死了或练狂了,那自己可就蚀定本儿了。心中心思百转,脸上也是忽喜忽忧。

两人正自各怀心事,张扬颈上的血玲珑忽地一闪一闪地放也七彩的毫光,张扬不由一愣,剑真人已是开口了:“小子,快回去吧!好像有人要对你不利,血玲珑开始自行起动护主了!”张扬一楞神,这血玲珑还有这个功能么?但剑真人所说的,想必错不了,点点头,向剑真人抱拳道:“既然如此,张扬今日就告辞了,改日再来陪老神仙说话!”

剑真人点头道:“行啊,小子,你只要记住我所说的,就能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而不是胡摸乱撞了,要是你不小心撞进了那女人被关的地方,那你可就惨了。小子运气好,第一个撞来的竟然是我这个地方。”

张扬大笑道:“这就叫做洪福齐天,老神仙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将你放出去的!告辞了!”笑声之中,张扬的身形慢慢地变淡,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

今日张扬的修练其实险到了极处,恐怕自这血玲珑出现以来,他的历代的主人还没有一个是在血玲珑之内修练的。苍穹舞功法霸道之极,修练之时强行吸纳天地日月精华,消耗惊人,而在血玲珑内,却是没有什么天地灵气可寻的,幸运的是,这里竟然有一个剑真人,而且还傻乎乎地去救张扬,如果不是张扬功力尚浅,将剑真人吸成干尸都有可能。面血玲珑作为一件通灵的法宝,终于还是在最后清楚了主人的现状,而直接在内里形成雷火,强行制止了张扬的修练行为,这才让二人得以脱得险境。否则后果如何,还不得而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