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十九章:华清池沸仙魔乱

古人有云:“太华之山,削成而四方,其高五千仞,其广十里。”可见华山之险峻,主峰有三:南峰“落雁”,为太华极顶,东峰“朝阳”,西峰“莲花”,三峰鼎峙。“势飞白云外,影倒黄河里”,人称“天外三峰”。云台、玉女二峰相辅于侧,36小峰罗列于前,虎踞龙盘,气象森森。

柳卓晨带着星河与柳瑶与双儿一行人,行色匆匆地返回华山,一路之上,信息不断地传回,华山二代弟子倾巢出去,四处追寻张扬下落,妈始终是一无所获,眼看着离华山越来越近,柳卓晨的脸色也愈来愈阴沉,一行之人都是小心翼翼,生怕说做了一句话,做错了一件事,立时就会惹来柳卓晨地雷霆之怒。

柳卓晨心中郁闷之极,自从得道成仙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间然在一个小小的黑风寨损兵折将,累得将自己最心爱的徒儿星月落得如此下场,每每看到星月那冷冰冰的肉身,柳卓晨就气得浑身颤抖脸色煞白。

“张扬,你要是落在我的手中,一定要你永世不得轮回!”柳卓晨在心里发恨道:“除非你永远躲在什么老鼠洞中不要出来!”

柳卓晨平日一般都在莲花峰上修行,而华山派的掌门古元真人修练的所在地却是在太华极顶的南峰落雁峰,这里也是平时华山弟子论道修行的主要所在,亭台楼阁间或地隐于郁郁葱葱地林木之中,或高悬于悬崖峭壁之顶。极顶之上,却是一气象森严的道观,钟謦之声不绝于耳。东峰朝阳是华山另一得道之人古风真人所拥有,三峰鼎立,三仙呈现,使华山一派在天下修真一脉中地位超然,声名直逼领袖群伦的昆仑派。

行走在古意森森的林间小道之间,听着古朴的钟声,双儿等人不由肃然起敬,倍受摧残的柳瑶等几人在柳卓晨的悉心照料下,早已又长得唇红齿白,昔日的花容月貌又重新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不过让双儿难受得是,小姐以前最亲近的就是她,但经过此事之后,小姐和另外几个昔日蝗姐妹都是对她爱理不理,竟是生分了很多,再加上他现在与打死了星月的凶手张扬又有说不清到不明的关系,更是让人嫌恶,就连一向比较和气的星河都经常对他恶语相向,可以想见其它人了。这一路来,双儿可谓是含着泪水一路走来的。好在双儿每当寂寞之时,就将体内的一股清凉之气操纵着上下游走,算是给自己找一点事做,而这一股清凉之气是从何而来,又有何用,双儿更就一概不知了。

“瑶儿,等到了华山,我就让你在华山仙池华清池中洗筋伐髓,脱胎换骨,以后就随着姑奶奶修行吧,有朝一日成仙得道,方不负你姑奶奶一片苦心啊!”柳卓晨温柔地抚着柳瑶的秀发,款款说道。

“谢谢姑奶奶,瑶儿愿意随着姑奶奶修行!”乖巧地回着柳卓晨的话,柳瑶的眼圈却是一红。柳卓晨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这是她在俗世中唯一的亲人了,但她怎么看柳瑶都是红尘面相,生就的富贵之命,但眉宇之间却又带有煞气,这修仙一途对于她而言,却不知是祸是福了,不管怎行说,自己总是要尽心的。

双儿不由得也是眩然欲泣,看着柳卓晨抚慰小姐,就不由得勾起了她的一片心思,可惜她是一个孤儿,自从懂事之时起就在柳家服待小姐,哪里又有什么亲人了?

一只仙鹤飘然而下,绕着众人飞了几圈,轻巧地落在地上,已是化为了一个垂绦童子,竖起右掌,向柳卓晨一揖,道:“柳师姑好,师父请柳师姑上南峰去一趟,有重要事相商!古风师叔已经到了!”

柳卓晨微微点头:“知道了,你师父和师叔都已知道星月的事了吗?”

小童点头道:“师父说天意如此,夫复何言,就再没说什么了。”

柳卓晨一楞,天意如此,这是什么意思?回过头来,对星河道:“星河,你带着瑶儿等一行人上山去莲花峰,将她们安置安,我先去南峰见见你师父。”

星河点头道:“师姑尽管放心去吧,我会将柳师妹一行人安置好的!”

柳卓晨一向知道这位师侄稳重,也不再多言,将身子一纵,已是跃在空中,化为一道金光向南峰射去。

南峰落雁,庄严的道观内,两排年轻的道人肃立两侧,自大殿之内一直沿升到了大门口,殿内香烟缭绕,迷迷蒙蒙,供奉的三清道君《即元始天尊、 灵宝天尊(太上道君)、 道德天尊 (太上老君)》宝相庄严,高立于上。供案之下,两个白发白须的看不清到底有多少年纪的老道盘腿坐在莆团上,双眼微闭,口中念念有词。

一道金光划破长空,打破了道观内的宁静,金光闪烁之间,柳卓晨已是亭亭玉立于庭院之中,略略向殿内看了一眼,抬步走了进来,与此同时,殿内的两个老道同时睁开了双眼。

“二位师兄!”柳卓晨弯腰致意。

古元点点道:“卓晨,你回来了,你这次的事我已知道了,不用多说,凡事自有天意,不可强求,星月自有她的一翻际遇,你却不必管了,眼前我华山却是出了大事了!师兄我困惑难解,想请你和古风师弟来一起参详参详!”

柳卓晨吃了一惊,什么事会让古元道兄如此动容,她是知道这位师兄在百年之前就已达到了灵意之境,放眼天下,能与师兄一较高低的,除了昆仑少数几个门派的元老掌门之外,再也没有什么人了,什么事竟然难倒了师兄了呢?

“你们随我来!”古意拂尘挥动,斗转星移之间,三人已是从大殿来到了华山绝顶之上,而华山仙池华清池就在这个地方。“难到是华清池出了什么事么?”柳卓晨不由心惊不已。

华清池只所以对于华山一派如此重要,就是因为凡是华山收入门下的世俗弟子,只要经过华清池的洗涤,立时便能脱胎换骨,洗筋伐髓,较之其它门派的弟子,至少要少用数十年功的修练,所以一看到师兄将自己带到华清池,柳卓晨不由心惊不已。

“你们看!”古元真人淡淡地说。

古风和柳卓晨放眼看去,饶是二人已是修道有成,仍是忍不住叫出了声。昔日四季如一的华清池此时正如同一锅煮开了沸水,上下翻腾,一股股的热气直冲上天。

“华清池沸仙魔乱!”古风真人吃惊地道,“我还以为这只是传说而已,难不成真有其事?”

“定心镜裂山河崩!”古元真人接着道:“你忘了还有下一句,定心镜是昆仑派的镇山之宝,现在华清池沸,却不知他们的定心镜如何了?卓晨,我们师兄妹三人,也只有你经常在外走动,我和你二师兄已是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下过华山了,你去昆仑走一遭吧!”

柳卓晨已知天下要出大事,当下毫不迟疑地向着古元真人一揖:“谨遵师兄法旨,卓晨去了!”一扬手,法宝凤凰已是出现在空中,将身子一纵,已是落在凤凰背上,飘然西去。

华山绝顶之上,古元古风二人萧索地久久矗立,两人眼中都是带着浓浓的忧郁之色,正自落下山头的太阳洒下一片红光,将二人照得血一般通红,直如两个浑身染血的血人,让人看了触目心惊。

昆仑山,一名弟子如飞般地奔进雄伟的大殿,进门之时竟然被玉石门槛拌得重重地摔了出去,砰地一声跌在地上,殿中几名端坐于莆团上的道人霍地睁开眼睛,看向这个狼狈进来的中年道人。殿内的几个年轻弟子却是忍不住哈地一声笑了起来。

“清光子,出什么事了?”一个看起来脸如冠玉,顶多二十多岁的年轻道人沉声问道,别看他年轻,却是居中而坐,竟是坐在掌门的位置上。

“师父!”清光子一张胖脸上尽是豆大的汗滴,嘴中却是嗑嗑巴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这年轻人竟是这清光子的师父,看二人的年龄,倒是清光子更像师父一些,不过修真界可都是对这个年轻人了解的太多,白石道长,昆仑掌门,执掌昆仑八十余年,据说修行已有三百年之久,在昆仑上任掌门飘然而去之后,就众望所最地接替了昆仑掌门位,近年来静心苦修,已是达到了灵意之境。,生性护短,凡是修真同道与其门下相争,不论有理无理,他总是要强自出头,有理的是得理不饶人,无理的也要胡搅蛮缠,是以修真界同道见着了他都是头疼三分,偏生他又手段高强,众人对之无可奈何。加上昆仑人多势众,是以修真界见到昆仑,无不退避三舍。

早已修到波澜不惊的白石看着自己的大弟子如此狼狈,心中也是吃了一惊,这个弟子他却是清楚的很,虽然貌不惊人,其实论起修为来,就是几位师叔,他也是不惶多让,能让他如此狼狈的,绝对不是小事。

“师父,师父,定心镜,定心镜……”清光子边说边大汗滚滚,满眼迷茫之色,显然发生的事大大地出乎了大的意料之外。

白石霍地站了起来,“定心镜怎么了?”定心镜是昆仑镇派之宝,可是万万不能出事的。

“定心镜上出现了裂纹!”清光子猛地一口说将了出来,直到说完,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轰的一声,殿内顿是炸了锅,几个下正襟危坐于莆团之上的道人都是站了起来。

白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力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问道:“你没有看错?”

清光子急道:“师父,这是何等大事,我哪敢没弄清楚就来禀报呢?”

上首的几个道人互看一眼,白石袍袖一拂,几人已是同时失去了踪影,殿内也立时议论纷纷起来。

站在数丈高的定心镜前,几个道人脸色难看之极,定心镜原本明亮可鉴的镜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上面几条细细地裂纹正以肉眼难辩的速度扩展着。

“华清池沸仙魔乱,定心镜裂天地崩!定心镜出现了裂缝,不知道华清池?”一个白眉道人惴惴地说道。

白石霍地转过身来,大步向外走去,“不用猜了,华清池肯定出事了,华山仙子柳卓晨正向我们这里而来了!”

“天啊,天下要大乱了!”几个道人面面相觑,楞神了好一会子,才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