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十七章:黎山老母

默默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裳,粗麻缝制的衣裳已是被那个穷凶极恶的猴子撕的支离破碎,不论双儿怎么打理,都是遮东露西,已是不能遮羞了,又摆弄了好一会儿子,双儿终于放弃了无谓的努力,将头埋在两膝之间,嘤嘤地哭泣起来。

以后该怎么办呢?回去吗?绝对不行,小姐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一定会想尽办法不折磨自己,再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死在她的手里,何况这一次自己又杀了星河送给他的灵猴,她更会恨自己入骨。但自己又能到哪里去了?放眼天下,竟是无可容身之地,没有一个亲人,也没有一个朋友,唯一一个可以依靠的张扬又被华山仙子打得生死不知,不知去向。思来想去,竟是无法可施,不禁哭得更是伤心了,泪水像开了闸的河水一般流淌下来。

终于,双儿哭累了,娇俏的身子蜷缩在一起,紧紧地缩成一团,躺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困倦地睡着了。

夜慢慢地深了,圆圆的月亮犹如一个银色的盘子高挂在空中,皎洁的月光将天地染成了一片银白色,天地一片寂静。

两个黑点忽地从一边穿过月儿,直向这边飞来,渐渐地近了,竟是两个女子御风而来,一个看来年纪大些,鹅黄色的道冠上,一身黑白格子的道袍恰到好处地勾勒出身体的曲线,手中执着一支拂尘,不时拂动一下。她的身边,一个穿着鲜红衣裙的少女紧随其后,两只长长的辫子随着她兴奋地转动的脑袋而左右摇晃。

“师父,想不到人间界这样美丽,比起我们黎山可真是要漂亮多了!”少女语气中透露出一丝艳羡,向中年女子道。

“霓虹,人间界的确美丽,但这美丽的外表之下,却隐藏了太多的贪婪,阴谋,杀戳,你第一次随师父下山,对这些还根本不知道,等你以后知道得多一点,你会觉得在这里多呆一天也是一种罪恶。黎山虽然清冷,但却是干干净净的,这人间界,你是不适合的!”中年女子淡淡地道。

霓红向着师父无邪地一笑:“是嘛,师父?人间界有这么坏吗?”语气之中竟是透露出一丝不信。

中年女子苦笑着摇摇头,这个徒儿尚在襁褓之中就随着自己上了黎山,每日看到的,听到的,学到的都是一些美好的事情,所有来来往往的同道无不对她庞爱有加,使她相信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好的,这也要怪自己,如果让她早些知道这人间界,甚至仙界都不是一尘不染的,也许能让她以后的路更能走得顺畅一些,但自己实在不忍心让她那纯洁的几乎一尘不染的心灵是蒙上一层灰垢。稍微端详一下徒儿的眉宇,不由暗自心惊,霓虹双眉之间竟是露出浓浓的桃花劫像,暗自掐指默算一下,却是一无所获,心中更是警惕。

“师父,我们这一次去华山,去干什么呢?”霓裳发问道。“听一些长辈说华山派是一辈不如一辈了,我们去哪里有什么用?”

中年女子微微笑道:“小丫头,华山在哪些人眼中的确是一辈不如一辈了,但他们古字辈的随便出来一个,都能打得你满地乱爬,你好大的口气啊?”

霓虹嘻嘻笑道:“师父,反正他们在你眼中还不是一辈不如一辈,有你帮着我,他们敢找我的麻烦?”

中年女子不由失笑道:“你难道永远跟在师父身边吗?”

“当然啊,我可不会学师姐,前些年说什么要去远游,居然一去就是这么多年,音讯不通,也不知在干些什么,我啊,是不会走的,要一直跟在师父你身边!”

中年女子正色道:“霓虹,你和你师姐不一样,你的路。”沉吟了一下,接着道:“恐怕比你师姐要艰难多了!这一次我们去华山,就去想看看华清池,华山虽然衰落,但华清池却是上古留下来的宝物,华清池沸仙魔乱,定心镜裂天地崩,可不是说着完的。我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霓虹奇怪地道:“师你,昨日镇元子大仙来黎山,就是为这事吗?”

中年女子点点头,脸色沉重,“不错,这一次华清池沸,定心镜裂,以镇元子之能,竟也不能测算出祸起何方,心中惴惴,因此我来华山,他去昆仑,务必要有一个结果!”

师徒两人正说着话,忽地觉得光线一暗,中年女子咦了一声,惊奇地向下看去,霓虹却转头一看,道:“师父,师父,你快看呀,什么人在练功,怎么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竟然连月儿也似乎承受不住而显得黯淡了?”

中年女子却是不说话,一把抓住她,两人急速向下降去。

离地百余丈时,两人已是看得清清楚楚,一个衣裳破碎的妙龄女子,正自蜷缩在地上,看样子是睡熟了,但却仍是不时地肩头抽*动,眼中泪水渗出,而更让霓虹惊讶地是,这个女子全身笼在一片眩目的白光之中,而这道白色的光柱拔地而起,直直地指向天上的月儿,不断地吸取着月之精华。

“师父,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呢?睡着了,还能自行练功,吸取月之精华?”霓虹大叫起来,平日里师父教自己的都是要平心静气,运转周天,摧动元丹,才能提取日月精华,天地灵气,怎地这个女子能自行练功?

中年女子眼中竟是流露出惊恐之色,“虹儿,据我所知,上穷碧落下黄泉,能这样练功的只有两种功夫,苍穹舞和碧云天,这个女子练的正是碧云天,可是碧云天和苍穹舞向来是不离不分的,怎么这个女子只会碧云天呢?那苍穹舞呢,是谁在练苍穹舞?苍穹舞,苍穹舞!”中年女子口中不停地念叨着,“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既然碧云天出世了,哪苍穹舞肯定也有人练了,难怪华清池沸,定心镜裂了!”

拂尘一拂,人已是落了下去。霓虹赶忙跟了上去,连声问道:“师父,什么是碧云天和苍穹舞啊,是很厉害的仙法吗?”

中年女子猛地喝道:“住嘴。”

霓虹一怔,不禁眼圈一红,师父这是怎么啦?

睡梦中的双儿梦见自己高高地飞了起来,越飞越高,整个身子轻飘飘的向远方飘去,而自己的对面,一个人影越来越近,仔细看时,却正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张扬,不由大喜,正想大声呼喊,却突地感到一阵冰凉,猛地惊醒,蓦地睁开眼时,却见自己的面前正站着两个面带微笑的女子,一个面容慈爱的道姑和一个眉清目秀的红衣少女。

赶忙站起身来,刚刚站到一半,身上衣裳已开始脱落,不由哎哟一声,又蹲了下来。脸红红的,不敢抬头看二人一眼。

中年女子微微一笑,手在空中一抓,手中已是多了一件外裳,轻轻地替双儿披在身上,怜爱地说:“姑娘,夜深人静,深山之中多虎狼,你怎么一人呆在这里啊?”

听着这关爱的言语,伸手拉拉披在自己身上的温暖的衣裳,双儿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霓虹看着双儿哭得凄惨,不由也是眼圈红红的,走上前去揽着双儿的肩膀,轻言安慰道:“好妹妹,不要哭了,你要是受了什么委屈,不妨跟我师父说,我师父肯定会替你出气的!”

双儿抬起红肿的眼睛,却是摇摇头,不言语。

中年女子微笑道:“姑娘,你有什么话,不妨与我说说,也许我能替你想出办法来!”

双儿半信半疑地看了两人一眼,从两人的眼中似乎看到了几分信任,这才抽抽噎噎地将自己白天的遭遇说了一遍。

还没有说完,霓虹已是大怒,“这个女人怎么如此可恶,师父,你一定要给一点厉害她瞧瞧!”

中年女子却是不理徒弟,温言对双儿道:“好孩子,华山你是不能回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呢?”

双儿茫然地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地方可去!”

霓虹却在旁嘴道:“好妹妹,不如就跟了我师父去吧!”回过头,对中年女子道:“师父,你再收一个徒弟吧,我也好有个伴啊!”

中年女子不由啼笑皆非,开什么玩笑,这个双儿身怀碧云天绝世神功,自己怎么做她的师父?

双儿一旁听了,不由眼睛一亮,卟地一声跪在地上叩头如捣蒜:“求道姑发发慈悲,收下我吧,我什么都能做的,会洗衣做饭,会缝补衣裳,我会很勤快的!”

中年女子不由沉吟起来,这个双儿身怀碧云天,与苍穹舞必然有极深的联系,何况碧云天与苍穹舞合则无敌天下,一旦分开,却是可以互相制衡,自己收下这个双儿,也许对以后的大劫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今天自己在这里意外碰见这个女子,莫非是天意么?

思虑已定,当下道:“好,我就收下你吧,从此后,你就是我的第三个徒儿啦!霓虹,还不扶你师妹起来!”

双儿不由大喜,又是连叩几个响头,霓虹笑嘻嘻地将双儿扶起来,道:“好了,双儿师妹,从此你就是黎山老母的第三个弟子了,我是第二个,所以你得叫我师姐!”

双儿一愕,“黎山老母?不对啊,黎山老母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吗?”

中年女子微笑着拂尘一挥,空中忽地片片花瓣飘落,直如下起了花雨。伸手挽起了双儿,道:“好了,双儿,和我回黎山吧!”已是腾空而起,慌得霓虹连忙跟了上来:“师父,咱们不去华山看华清池了么?”

黎山老母笑道:“我已知道缘由了,还去看什么华清池?走吧,回黎山去,在这尘世中呆得久了,我真怕你学坏了!”

霓虹嘻嘻地笑了起来:“师父,我是永远不会学坏的,我永远是你的好徒弟啊!”

三个人影向着月儿飞了过去,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无尽的月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