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三十七章:两派合流

玉阳子微笑地看着白桦,道:“道友,这一次我们恐怕都走眼了吧?华山古元竟然不声不响地就培养出了这么出色的弟子,而且不动声色地派到了咱们中间,利用我们的力量轻而易举地就达到了他的目的,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白桦老脸又是一红,心知玉阳子这么说是给足了自己面子,准确地说,这星月是潜伏在自己昆仑这边,而自己这一群人却如同聋子,瞎子,任由这个小丫头调戏摆布,看着色迷心窍地师弟仍然在哪里长吁短叹,不由有些惭愧。

“玉阳真人,现在那星月已是不知去向,而看她所去的方向,正是这里力量的本源所在,说不定我们两家想要的东西就在哪里,如果让这小丫头捷足先登,我们这几张老脸却又要往哪里放?”

“说得不错!”玉真子自师兄身后踱了出来,“白桦道友,现在我们被困于此,如果再各怀心思,各自为政,恐怕到得头来,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我们昆仑全真不论怎么说,也是修真界的顶梁柱,这个跟头可是栽不起,难道要让这些人看笑话吗?”斜睨了一边的其它一些修真门派的人士,冷冷地道。此时,那些人也正自聚在一起,窍窍私语起来。

白桦深有同感,“要是这东西让你们全真得去了,我们昆仑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但如果让华山古元那老小子这样弄去,却实在是让人气恼。”

玉阳子笑道:“所以,如今之计,我们两家只有联合起来,先突破这里的禁制再说,至于最后东西倒底归谁,只剩下我们两家,那不是什么都好说了吗?”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眼里闪着同样狡黠的光芒,到了那时候,两家自然是力强者胜了。

达成了妥协的昆仑全真两派终于从各自为政走到了一起,玉阳子,玉真子,玉虚子,白桦,白沙五个老道站到了一起,围成一个半圆,同时掏出了自己的法宝。

玉阳子的日月双梭在头顶不住盘旋,玉真子是一柄松纹剑,而玉虚子则的法宝最为奇怪,竟是一面刻着一只狰狞虎头的铁牌。此时铁牌持在玉虚子的手中,光华灿然,一圈圈的光晕中,虎头昂起,似是在仰天长啸。

白桦拂尘飞起,白沙也是毫不示弱,啸天笛横在嘴边,轻轻一吹,突地发出一阵震天的尖叫声,正自在一旁的其它修真门派中人一时不防,除了几个修为高的之外,齐齐被震得跌翻在地,整个地面似乎也抖动了起来。

大怒之下的这些人刚刚踏上两步,想要与白沙理论一翻,但一看对方五人那逼人的气势,又不得不收回了脚步,不甘地将这一口恶气吞回了肚中,单是这两家中的任何一派他们也是惹不起,何况现在两家竟然合流,就算上去理论也恐怕只能是自取其辱。

白桦五人同时点头,五件法宝光华大盛,五人慢慢隐身于耀眼的光华之中,忽地一声霹雳,光华倏地敛去,五人已是没有了踪影。

张扬袍袖飞舞,在电闪雷劈的无尽世界中御风而行,与第一次来这里被雷电劈得狼狈不堪想比,这一次进来却是惬意的多了,苍穹舞的功力在体内缓缓流转,所有的雷电远远地在他的头顶数千丈时已是自动拐了一个弯,打向了别的方向。

张扬眼中异光闪动,天上的雷电随着他的心意左拐右弯,打向他指定的任意的地点,哈哈哈,张扬放声大笑起来,“爽,爽到了极点,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作主。”张扬狂放地叫起来,头上长发恢复,身上竟然爆发出一股无以伦比的气势。

眼光一闪,心中忽然明白那剑真人的地盘就在左近,自己来过这里两次后,已是不用剑真人传授的密语,张扬也能确定他的位置了。“去看看这老小子吧,让他再闪大吃一惊,嘿嘿!”张扬脸上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身影在原地消失了。

剑真人坐在自己幻化而成的小亭子里,微眯着双眼,摇头晃脑,看起来心情竟然不错,一张马脸上的两抹鼠须一上一下地不停地摆动,嘴中竟是在唱着道情,放在石桌上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剑真人对面的虚空中,忽地探出一只手来,拎起剑真人放在桌上的酒杯,又缩回到虚空之中,剑真人竟是毫无知觉。跟着酒壶也被拎走,剑真人兀地哼得有滋有味。

半晌,剑真人才伸出手摸向酒杯,一摸之下,却是拿了一个空,剑真人霍地睁开双眼,脸上肌肉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身子一弹之下,已是出了亭子之外,手掌一伸,真阳剑已是旋转而出,一团烈火跳动着扑向虚空。

虚空中忽地响起了一阵狂笑声,一道冰寒的气息喷勃而出,与真阳剑发出的烈火一碰,咚咚几声,地上忽地多了几块玄冰,奇怪的是,透过透明的冰面,仍然可以看出里面的烈火仍自在熊熊燃烧,正从里而外地腐蚀着玄冰。

张扬得意之极,自虚空中一步踏出,大笑道:“剑真人,怎么样?”手里挥舞着屠龙刀,暗道这一次老子可是给你的真阳剑搞出了一个死对头,看你还在老子面前眩耀你的上古神龙真阳剑,哈哈,老子的屠龙刀可不比你差哦!

剑真人的反应却是大大出乎张扬的意外,一张马脸上,竟是透露出了恐怖的神情,脚下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手指指着张扬,声音却是有些颤抖,“你….你不是死了么,怎么又来了?”

张扬奇怪之极,难道剑真人不认得自己了?好像自己与以前相比,变化并不大嘛!只不过是突破了苍穹第二舞之后,身形变得高大一些,原本的短发如今变成了披肩长发而已。

“你在说些什么呀?剑真人?我是张扬啊,你不认得我了,莫不是你得了失心疯了?”张扬一屁股坐到石桌边,一伸手自虚空中抓出酒壶酒杯,给自己满上,咕地一口吞了下去。

剑真人身体一震,脸上神情古怪之极,半晌才回复正常,喃喃地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有一点明白了!我早就应该知道了,我可是真蠢啊!”慢慢地踱回到亭子里,侧着身子坐下,看样子竟是对现在的张扬仍是十分恐惧。

不满地看着剑真人,张扬道:“剑真人,看样子,你是不欢迎我罗!那我走了算了!”装模作样地站起来,抬腿欲走。

剑真人苦笑着摇摇头:“不是的,小子,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让我害怕的人!”张扬心中一跳,“你是说…..?”

“不错,就是将我关在这里的人!”剑真人倒了一杯酒,一仰脖子吞了下去,脸上却是有些苦涩之感。

“我怎么会让你你想起他呢?”张扬不解地问道。

“因为你….”剑真人说了一半,忽地住口不言了,看着张扬,忽地换了话题:“若非如此,你练习苍穹舞怎么会这么快,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练成了这个样子,你现在只怕已到了通玄的通明之境了,嘿嘿嘿,我千年功力,不敌你短短数月,看来老天还真是刻薄啊!”

看着剑真人不停地长吁短叹,看着自己的目光奇异之极,张扬不耐烦地道:“剑真人,你应当感到高兴嘛!我练得越快,不是能让你更早点出来吗?”

剑真人目光一跳:“但愿如此,你今日来这里,是想做什么呢?不单单是想来偷我几杯酒喝吧!”

张扬点点头:“我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想要来找你打听一个人的事,因为我要去见她了!”

“你要见谁?”

“就是你说的关在血玲珑中的那个女人!”

叮的一声,剑真人手中的酒杯掉在了地上,跌得粉碎,剑真人失神半晌:“你要去见她?你不怕她对你不利吗?”

张扬笑道:“我已和她在人世间的一个影像碰了面,看来人还是挺不错的嘛!”伸手从怀中掏出九转天轮,放在石桌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剑真人又一次地跳了起来,“九转天轮,这正是那个女人的法宝啊!当年,当年,凭着这九转天轮,不知有多少仙人成了她的刀下之鬼,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张扬哈哈一笑:“这你就不要管了,反正现在这个宝贝是我的了,我来是想知道她的一些事情,想必你能告诉我一些!”

剑真人出神地看着张扬,“你这人总是出人意表,好吧,我将我所知道的告诉你,不过对于这个女人,我所知的也极少。”

张扬点点头,将耳朵竖了起来。

“她被修真中人称为梦幻仙子,这个得名其实就是从九转天轮中得来的,因为九转天轮能让人坠入梦境,你心底最大的欲望是什么,九转天轮都能在与你交手中将其利用起来,唉,一些仙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她的手下。其实她的真名叫袁紫萝,谁也不知道她是什么门派的人,她也总是神出鬼没的横行于修真界中,谁人也拿她没办法,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惹上了…..”打了一个顿,剑真人瞄了一眼张扬,接着道:“惹上了血玲珑的主人,被关在了这里,修真界这些年来一定才平静了一些。”

张扬点占头:“好吧,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要走了,去会会这个梦幻仙子!”

看着张扬一步踏入虚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剑真人呆了半晌,手一招,跌在地上的酒杯碎片又一一飞起,合拢在一处,缓慢地倒上一杯酒,喃喃地道:“他重新出现了,这是祸还是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