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四十二章:魔教现身

白桦一行五人越走越是心惊,他们已经在这石林中穿行了半日,以三人的脚程,起码也走了数百里了,但石林依旧是无穷无尽,不时有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跑出来进行一通袭击,搞得几人疲惫不堪,心力交萃,到得此时,五人心里已是升起了一丝恐惧,这暗中住持这幻景的人明显修为远远高出他们的实力,才能这样从容不迫的布置,将五人戏弄于掌股之上。几人面面相觑,都已是生出了退意。

“这里如此古怪,只怕有什么邪派妖人在此聚集,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啊!”玉虚子手持着铁头虎牌,眼中闪着贼光,看着另外几人。

白沙却是心领神会,赶紧接上道:“是啊,是啊,如果真是这些妖人在此聚集,我们虽然不怕,但实力却也显单薄了一些,虽然我们有匡扶正道之心,但也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啊!”

“目前最好的办法是保全实力,先退将出去,向师门禀报,然后联合正道中人,将其一鼓而歼之,以正天道!”玉真子晃却着松木剑,严正辞严地道。

一番话说得白桦和玉阳子二人连连点头,“不错,不错,道友说得极是,自古正邪不两立,但眼下敌强我弱,敌暗我明,却是要步步小心才是,如果让妖人得逞,岂不是让明月蒙尘,正道蒙羞,眼下后退,却是为了将来更大的进攻!”

五人你一言我一语,立时将心中的胆怯转化成了正大光明的道理,五人相视而笑,同时向后转身,准备退出去了。

石林似乎知道几人的心意,就在五人刚刚一转身的时候,原本固定不动的石林忽地旋转起来,围绕着五人,车轮般地转动起来,一阵阵阴风随之扑天盖地的吹来,空中,一个巨大的人头骷颅浮现出来,一张白骨森森的大嘴仰天长笑,几排森森的的牙齿上下撞击,发出令人头昏目眩的滋滋声,两只黑洞般的眼睛中几道黑光射将出来,将这一片天地罩得严严实实。

“不好!”几人同时大叫起来,看到空中出现的巨大的骷颅头和异象,五人立时就知道遇上了魔道中的顶尖人物,不约而同的,几人手中的法宝向上飞起,玉阳子的日月双梭发出尖锐的啸起,一阴一阳相互缠绕着冲着骷颅头飞去与此同时,白桦手中的拂尘上千丝万缕同时脱离了拂尘柄,每一根都带着一道燃烧的火线,如同烟花般点亮了天空。白沙的震天笛在空中变得巨大无比,从笛前面的洞孔中,一股股纯阳的暖气射将出来,不断地扫荡着空气中不断增多的阴邪之气。玉真子踏着八卦步伐,舞动着松木剑,剑尖之上不断地飞出一个个金光闪闪地道符,道符一飞到空中,立时就爆裂开来,将周围的阴气一扫而空。而玉虚子的铁牌却是变成了几乎透明的一座顶蓬,将五人罩在其实,牌上的虎头仰声长嗥,每一声长嗥,都是令空气中的纯阳之气增加一点。五人虽然以前从来没有在一起共同低御过敌人,但骤遇强敌,居然立时形成了有效的防范体系,有主攻,有辅攻,有防守,各人各司其职,竟然显得以前好像配合了很久似的。

空中突地传来较为惊讶的一声:“咦,不坏,果然还是有些门道的!”

骷颅头突地仰天发出无声的长嗥,紧接着,竟然似涨大了一倍,众人立时感到压力大增,黑沉沉的天空竟然一寸寸地向下压将下来,天空中飞舞的各个法宝也是跟着向下矮了下来,显然无法抵御这突然增加的力道。而独立支撑着防守的玉虚子更是叫苦不迭,另外四人的进攻显然并没有能阻碍多少对手的进攻,眼看着自己的铁牌防守范围越来越小,仰天长嗥的虎头声音也是愈来愈弱,精神也逐渐萎糜起来。

黑色的天空越压越低,五人头上已是冒出了大滴大滴的汗水,再有尺许,就会压到他们的头顶上,而他们的法宝已是不能飞起,只能持在手中,已避免力量消耗的太快,心中都是后悔一迭,眼看着头上的压力越来越大,五人已是站不直了,双膝弯曲,苦苦支撑着。

白桦和玉阳子二人对视一眼,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元丹齐出,诸神卫护,练形九道,还形太真!”白桦大喝道。

“心神丹元,令我通真,思神练液,道之常存!”与此同时,玉阳子也是一声断喝,另外三人一听到二位师兄念出这段谒语,都是脸色惨然,然而时间已由不得他们多想了,同时一声大吼,五颗元丹同时浮出体外,此时,五人的修为高低立时便显现了出来,白桦和玉阳子比之其它三人的元丹都是要大上一圈,而白沙虽然沉迷女色,但合体双休之术显然让他受益不少,所怀元丹竟然是比玉虚子和玉真子的还稍微大上一点点。

五颗元丹破体而出,立时便组成了一个园圈,高速地一转,便向紧压下来的黑沉沉的天空撞去,轰的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白光猛地冲破天际,直射向高处,随着白光的闪动,白桦五人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白桦五人破围而出的时候,就在张扬到过的湖边,三颗巨大的玉石之下,一个阴沉沉的中年瘦子也是哼了一声,猛地向后倒退一点,在他身前悬浮着的一个骷颅头摇摆了几下,黑色的光华一下子暗淡了许多。

“想不到还有这么一招,嘿嘿嘿,算你们命大!”瘦子阴笑起来,一伸手将骷颅头收进怀中,随手向胸前一按,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能从我骨魔的手中逃生,算你们还有几分本事,不过下次相遇,你们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舔舔嘴唇,略带着憾色道:“五个人的修为还真是不错啊,要是吞了他们的元神,我的修为可是要立即上一个台阶,可惜可惜。不过主人终于同意我们重现俗世,这样的机会太多了,看来我骨魔更上一层楼的大好机会终于来了,哈哈哈。”

狂笑声中,向前走去,在他前面数十丈处,就是张扬的肉身之所,此时双目紧闭的张扬,却是还没有醒过来。

“这小子难道就是我们魔界振兴的锲机吗?”骨魔摇摇头,“既然主人这么说,那就一定不会错了,不过看起来还真是不起眼啊!”

又走得数丈,张扬的肉身之上忽地爆出一团团黑色的光线,将他周身围绕起来,更有无数的黑线分将出来,向骨魔电射而至。

猝不及防的骨魔上衣立时被震得粉碎,露出了精瘦的身体,九枚骷颅成园形嵌在胸前,遭此突然一击,九枚骷颅哧的一声,立时浮将出来,每一个骷颅双眼中立时就射出了两道黑光,迎向张扬身体上射出来的黑线。

两相一触,骨魔突然大惊失色:“苍穹舞!”脸色剧变,显然对苍穹舞忌惮之极。

黑线与骨魔发出的黑光稍一接触,立时便触电般地缩了回去。骨魔喃喃道:“苍穹舞,果然是苍穹舞,幸好修为还浅薄,否则今日就不好了!”脸上忽地冒出杀机,一个念头浮了上来:要是吞了这修练苍穹舞的人的元神,那自己……..

心中动着念头,脚下一步步向前走去,九枚骷颅已是缓缓向前逼去,眼中黑光大盛。苍穹舞似乎预感到了威险,又稍稍收缩了一点。

空气中又是一阵波动,一阵烟雾腾起,一个胖子凭空出现,嘻笑着看着骨魔:“骨魔,我劝你还是不要打这个注意,坏了主人的大事,只怕你到时生死两难!”

骨魔猛地回过头,看着胖子,脸上变色道:“尸魔,什么时候轮到你来管我的事了,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语气蛮横之极。

尸魔不以为忤,仍是笑嘻嘻地道:“我怎么敢管你的事,不过是好心提醒你罢了!”

骨魔脸上神色变幻,终于还是对主人的害怕占了上风,收回脚步,道:“我只不是好奇罢了,想当年,苍穹舞是何等的英雄,想不到也有败亡的一日,现在这个小娃娃,真能让我们将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吗?”

嘴里说着话,浮在身前的骷颅已是悄无声息地飞回到了胸前。

尸魔笑道:“主人从来没有错过,我们只要执行就好了,谁敢去猜测主人的用心。不过你只要想想苍穹舞的厉害,你就应该知道了!”

骨魔道:“我只怕我们是养虎为患,当年可有不少同道被苍穹舞杀死。就算是主人他老人家,不也是吃了亏么?”

尸魔摇摇头:“骨魔,我提醒你一句,还是少说些主人的是非,主人虑事,是从大处着想,与咱们的浅薄见识大不相同,你还是做好自己的本份为好!”

骨魔正待反击几句,忽地感觉到空气的异动,抬头一看时,一个圆盘已是由小变大,慢慢地出现在空中,格格几声转动,一道红光已是对准二人射将下来。

“九转天轮,他回来了,走!”两人同声道。两道烟雾冒起,湖边已是失去了二人的踪影。

两人刚刚消失,张扬已是睁开了眼睛,环目四顾,略感诧异地摇摇头,随手将九转天轮收回来,喃喃道:“奇怪,怎么没人呢?”

此时,峡谷外的众多休真人仍是是聚集在此,他们是在等着消息,昆仑派和全真教派的人走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一点信息呢?青松子和青光子更是焦急不已。

正当众人翘首以盼的时候,一声剧震传来,凭空跌下几个人来,众人大吃一惊,定睛看时,不由呆了,这狼狈摔在地上的竟然是两派的高手,青松子和青光子一声大叫,连忙扑了过去。

五人挣扎着站起来,虚弱地道了一声:“快走!”再不言语,一道遁光,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众人立时大哗,看着五个修为最高的人被打得如此狼狈,竟是抱头鼠窜而去,立时便也步其后尘,一窝蜂地驾云的驾去,驭使法宝的驭使法宝,转眼之间,就走得一个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