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六十一章:炼丹

星月忽地发现四周的灵气如同海啸一般地扑上山顶,比之此前自己练功时何止强了百倍,心中明白这是自己和张扬功力的差异而造成的,自己功力弱,抽取灵力的速度也就慢,而张扬的功力太强,才造成了这种效果。心中忽地一动,天哪,这不正是自己修炼的绝佳时机吗?这样的机会只怕自己今后再也难得碰上了,错过这个机会,自己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不再迟疑,星月立时在一边打坐下来,默运起华山独门的修练方法:紫气东来。一层淡淡的紫雾逐渐从星月身上弥漫开来,慢慢地将她俏丽的身形完全遮掩住了。

正在忙碌的四个张扬似乎也注意到了星月的行为,转过头来,其中一个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微微地点点头,又转头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时间在慢慢地过去,山顶上的药草已是越来越少了,四个张扬的双手之间不断地射出炽射地三昧真火,将一株株地药草练化,融入到其它的药草中去,四个的手中,四种不同的**在月空之下闪着诱人的光泽。不时从一边尚未炼化的灵药中飞出一株,投身到那熊熊的火焰之中。

月落日出,又一天来临了,山顶之上,已是再也看不到一株的灵药,一夜之间,张扬已是将所有的灵药炼化,融合为了四种不同的**。四个张扬分据四角,盘膝而坐,双目微闭,一丝丝的细汗顺着脸庞滑进脖颈,身上的衣衫早已打湿,手中的炽白火焰仍然没有减弱的趋热,昨夜那四种不同的颜色的**此时已是缩水了一半还不止。

小楼之前的星月,仍是被一团紫雾包围,不过包围着她的紫雾此时已是如同实体,只余下表面的一层围着她缓缓地流动。

天地之间一片静默,平原上的动物们此时也似乎感应到了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将要发生,一个个停止了游玩觅食,慢慢地向山脚聚集过来,高高地仰起头,看着山顶。

又是一天一夜过去了,小楼之间包围星月的那凝固一般的紫终于开始了变化,不过并不是散去,而是一缕缕,一丝丝地被星月吸了进去。紫色越来越淡,终于如同一个个地气泡,消散无踪,与此同时,星月一声长啸,人已是飘了起来,手一伸,游龙鞭脱手而出,在半空中已是化身为一条白色的娇健的巨龙,星月飞身赶上,纤足一踏,正好踩在巨龙的背脊上,脚尖轻轻一扭,白色的巨龙长尾一甩,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吼声,在秘境之中已是风驰电掣般地飞了一个来回。

星月心中狂喜不已,虽然她不知道这一次自己倒底修练了多长时间,但她心中清楚,这一次的修练成果比其她从前所有的时间加在一起的效果更要让,现在的她,只觉得体内蕴藏的仙力如同长江大河的巨浪,滔滔涌来,连绵不绝。

站在巨龙的背上,俯身望去,秘境之地一览无余,在自己的眼中纤微必现,就连那刚刚冒出土地的小小细芽,也是不能逃脱自己的视线,侧耳倾听,风声,水声,树木的拔节声,声声入耳。想不到功力大进后的自己,竟是耳聪目明到了这一地步,由于没有一个固定的坐标,星月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水平,而张扬,对于她来说,却仍然是一个只可仰视的深浅莫测的人物。

转头向山顶看去,四个一模一样的张扬仍是闭目正襟危坐,手中的四色**此时已变成了一个个鸡蛋般大小的丸子。

眼中充满感激之色,星月实在不知自己该如何评价自己的一段奇异之旅。

就在星月心乱入麻之时,天地之间忽现异色,本来亮如白昼的天气忽然之间就暗了下来,一个个的闪电夹杂着巨雷,轰隆隆地打将下来,直击在张扬设置的禁制之上,一团团金光冒起,整个秘境之中也摇晃起来。

平原上一阵大乱,动物们惊慌失措,狂吼乱叫地向密林中逃去。星月大吃一惊,指挥着脚下的巨龙向山顶飞去,莫非是张扬炼丹出了什么问题么!

踏上山顶,星月不由又是吃了一惊,此时的张扬早已没有了先前那犹如闲庭信步的悠游,而是早已站了起来,两眼瞪圆,脸上青筋必露,双手向前,四色**正在努力地向中间一分分地靠拢,但看起来却是艰难无比,每前进一分,张扬的脸色就看起来苍白一分。而就在这四色**向中汇聚的中心点的正上方的天穹之中,一个个闪电准确地击打在同一点上,每一次击打,禁制都是一阵摇晃。星月不由担心起来,只怕张扬的丹还没有练成,这闪电和巨雷就会打破禁制,直接打在这个中心点上,到那时,张扬一翻苦心就会白费了。

星月抬头向天,在那里,一片巨大的电去正在形成,而四周,更多的电云正飞一般地向哪里聚集,越集越厚。在云层的边缘,不时闪动地电光提示着星月这一击的威力该有多大。而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打击之后,本已薄如蝉翼的禁制是绝对经不起这一次的击打了。

星月不由大叫起来:“小心啊!”

话尚未说完,一道粗约丈余的电光已是从云层中射出,正正地击向那中心点,星月一声尖叫,想也未想,身体一纵,已是飞扑而上,双手连挥,紫气东来全力运转,竭尺平生之力,迎向那粗大的电光。

与此同时,四个张扬同时一声大叫,嘴一张,一口鲜血喷出,将四人之间的空余之地完全填满,天地之间一声霹雳,轰隆一声,张扬和星月所处的这个同顶已是被平平地击下了三尺,星月正面与电光想遇,一击之下,哼也没哼一声,已是如同一片纸鹞般向山下飞去。

四个张扬在这一瞬间,蓦地合为一体,一声清啸,张扬的身体电射而出,在半空中一把捞住脸如金纸的星月,旋既旋转着又升了回来。

张扬将星月昏迷不醒的身体平放在山顶平地的正中央,在那个地方,五六枚鲜红的丹丸随意滚落在地上,这正是张扬费尺心机制面的丹药了,但在此时,张扬的眼中,却是完全没有它们。微笑地看着星月,张扬摇头道:“你这个傻丫头,要来是这里尚有我设置的禁制,要不是我在最后一瞬终于将丹药炼制成功,从而助了你一臂之力,这一击已是能要了你的小命了,那可是要魂飞魄散,化为飞灰的,我就算是有回天之力,也无法救你了。”伸手捡起一枚丹丸,两手轻捏在手中,道:“也罢,这也算是缘分吧,这第一枚丹丸就给你吧,算是给你这一片心意地酬劳。”

大手轻轻一捏星月的樱桃小口,小心地将丹丸送入到她的口中,手上一股热力送出,丹丸立时化为一股汁液,顺着星月的咽喉流将下去。

星月这一次可算是因祸得福了,张扬喂她的这一枚丹丸却是这一次张扬炼制时破茧而出的第一枚,功效也是最大,这一服上,星月的功力立时便上再浮上两个级别,可以说,醒来的星月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何种水平之上,因为对于俗世之中的修真者来说,所谓的神照已是他们能企望的最高级别了。

轻轻地将星月平放在草地上,张扬手一张,散放在草地上的丹药飞鸟投林般地投入到张扬手中,张扬一根一根地将手指合上,后退两步,突地仰首向天,长啸道:“老天,我就是要逆天行事,你又能奈我何?哈哈哈!”

狂放的笑声在秘境之中滚滚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