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六十六章:意外之极

几人正自说得兴高采烈,对别人的宝贝馋涎欲滴之时,小楼一夜听春雨的一个前堂管事的如飞般地奔来,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剑真人迎了上去,沉下脸来:“什么事慌里慌张的?还像是我们小楼一夜听春雨的管事么?”

管事猛地一个刹车,由于停得过猛,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待得站稳,稍微微定了一下情绪,看着剑真人面沉似水的脸,结结巴巴地道:“大管家,有一个人,有一个人,有一个人要将我们小楼一夜听春雨包下来,现在,现在已经将所有的客人都赶出去了!”

“什么?”剑真人大吃一惊。

“将我们的客人赶出去了,他***,怎么这么霸道?有钱就了不起啊?海四,给我将他赶出去!”张扬眉毛一扬,从心底里他极度厌烦这一类人。

海四尴尬地看了一眼张扬,期期艾艾地道:“老板,我不敢!”

张扬嗯了一声,这海四可不是一般的老百姓,拿世俗中人的语气来说,算是一个武林高手了,不但如此,小楼一夜听春雨中招募地伙计,都是身手不凡的人,张扬早就料到在这种勾栏瓦肆之间,争风吃醋之事必然难免,所以提前防备,要有这样的人,一概由这些伙计们拎着衣领脖子丢出到大门外去。这海四如此说法,哪位客人必然有些不简单了。

在张扬的注视下,海四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话。

“这位客人是带着龙虎卫来的!”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龙虎卫,这是皇家亲军,只是卫护王公贵族的,可就算是王公贵族来这种地方,大都是遮遮掩掩的,生怕别人知晓,哪有这样公然带着军队往青楼跑的?众人一下子来了兴趣。

“走,去看看!”张扬大手一挥,众人向外院走去。

豪华奢侈的大厅内,足足能容纳数百人的空间此时只有廖廖数十人,除了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小姐们,硕大的圆桌旁只坐了两个人,一个王爷打扮的人踞案高坐,两手捧着酒壶,不住地往嘴里狂灌,两眼迷离,完完全全地失去了神采。在他的身旁,一个年轻俊秀的青年正不住地唉声叹气,几次却又欲言又止。

“姑娘们,来,过来啊,陪王爷我喝酒!”挥舞着手臂,大声地喊叫着。

一边的姑娘们却是面有难色,这可是一个标准的大酒鬼,何况此人身份太过于特殊,一个不小心,就说不定有大祸临头。是以你推我,我推你,竟是没有一个人上前。

张扬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大厅的二楼栏杆处。

“爷,就是他了!”海四伸手一指。

张扬的注意力此时却集中在了那个年青俊秀的人身上,这不是自己曾经见过面的那个什么文华公主吗?

沉吟片刻,张扬向楼下走去。姑娘们立时像看到了救星,纷纷向边一边涌来。

文华猛地抬起头,看向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一群人,视线与张扬碰了个正着。

“张扬?”文华惊讶地叫了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张扬微笑地拱拱手道:“文华小姐,怎么到了我这里,也不事先打个招呼,好让张扬准备一下,免得怠慢了贵客啊!”

文华惊异地瞪大了眼睛,“这小楼一夜听春雨是你开的?”

微微颔首:“不错,小本生意,倒让文华小姐见笑了!这位是?”

眼光一扫那醉眼迷离的青年王爷,已是转向了那大厅之外的龙虎卫身上。

文华脸一红,心知对方已是知道了一些内情,当下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了,前些日子相遇,我没有说出我的真实身份,我其实是当朝公主文华,这位是我的八哥寿王李瑁!”

对于文华的身份,张扬早已是心知肚明,倒不吃情,但对于这位寿王李瑁,他却是惊讶至极了,在他原先的那个世界之中,他就早已知道这个寿王是天字第一号可怜虫,自己的爱妃竟然被老爹横刀夺爱,而毫无办法。

“寿王,李瑁?那他的妃子是杨玉环?”张扬脱口而出。“莫非他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杨玉环已经进宫了?”

文华脸色大变,这在宫廷之中,也还算是秘密,眼下并没有公开,这张扬一介草民,是如何知道的。

“你….你…..”文华手指着张扬,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看着对方的脸色,张扬立时便知道自己说漏了嘴,立即掩口道:“这个,这个,我这里经常有一些比较特殊的客人来,有时便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不过文华公主放心,我绝对是守口如瓶的!”

文华脸容稍霁,点头道:“张扬,这件事事关天子威仪和皇家脸面,你最好还是忘了的好!”张扬在心中哧地一笑:“一个扒灰的色皇帝,居然还要什么脸面,倒也是奇事一桩!”嘴里却是滴水不漏地道:“文华公主放心,在下晓的这其中的轻重地!”心中却是冷笑道:“过不了多久,这杨玉环就要被堂而皇之地被封为贵妃了,还有什么密可保!”

寿王李瑁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张扬身边的星月,醉眼朦胧中,依稀竟然以为是自己的爱妃杨玉环,猛地大叫一声,竟是合身向星月仆来,嘴里乱七八糟地叫道:“爱妃,你原来在这里,哈哈哈,让我好找!”双臂箕张,意是意图将星月抱在怀中。

星月大吃一惊,眼见这人如同疯子一般扑到,尖叫一声,袍袖一拂,她如今是什么本领,这一拂虽然没有用上仙家的本领,但这一拂之力仍然使寿王如同一片飘纸一般直飞了出去,啪哒一声摔倒在厅外,立时便引起一阵大哗。星月身后的海四立时便大吃一惊,这星月姑娘看来娇怯怯地,怎么却有如此本领,这一拂之力,举重若轻,事前毫无运功准备,换作是自己,哪是绝对使不出来的。看向星月的眼色,立时便变得崇敬起来。

寿王摔倒在厅外,外面的龙虎卫一阵大乱,立时便拔出腰刀,一声呐喊,杀了进来,另一批人已是将寿王团团围住,以防不测。

事出突然,竟然连张扬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见着一个年轻的将领第一个冲了进来,雪亮的腰也指向张扬一伙人,大喊一声:“来人,给我将这些逆贼拿下!”龙虎卫们一声虎吼,团团涌了进来,厅里的姑娘们已是吓得乱作一团。

第一眼看见这个年轻的将领,张扬的脑中已是轰的一声,一时之间,脑子之中竟然是一片空白,“天啊,我终于找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自己的另外一个神识,竟然就在这个年青的将领身上。”张扬的手不由微微地颤抖起来。

眼见着士兵们蜂涌而上,铁汉和鸣凤却见张扬呆若木鸡,纹丝不动,心中不由奇怪,当下两人各自踏前一步,站在了张扬的面前。

正当此时,文华公主手一挥:“郭将军,没什么事,一场误会而已,我八哥还好么?将他抬进来,你们退出去吧!”

那位郭将军疑惑地看了一眼文华公主,再看看众人,刚刚开口叫了一声公主,文华已是毫不客气地一挥手:“没什么事,你们退下去吧!”

郭将军一躬身,率兵退了出去,紧跟着寿王李瑁已是被抬了进来,被摔得鼻青脸重的他此时竟然是在呼呼大睡,众人不禁相顾芫儿。

“文华公主,不知刚刚这位将军是谁?真是一表人才啊,相貌堂堂啊!”张扬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哦,你问他啊?他是龙虎卫的偏将军,叫郭子仪!”

张扬又一次地傻眼了,自己的另一个神识,竟然附着在唐朝中晚期的中流砥柱大将军郭子仪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