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七十九章:失之交臂

缓缓地睁开双眼,张扬迷惑地看了一眼关切地围在四周的剑真人和铁汉鸣凤三人,“我这是怎么啦?我怎么会突然昏倒在这里,不对,刚刚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在不停地杀人,屠龙刀上全是血,到处都是残全不全的身体。张扬自失地一笑,摇摇头道:“真是可怕!”

鸣凤难过地别过头去,铁汉愣了半晌,才嗡声嗡气地道:“主人,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刚刚你的确是在疯狂地杀人,这个地方,现在除了我们,已没有一个活人了。”

张扬的脸色慢慢地变了,“你说什么?”

剑真人缓缓地道:“老大,你自己看吧!”三人缓缓地让开,张扬猛地站了起来,在雷之岛上,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这里一条胳膊,哪里一条腿,左边一个脑袋,右边一截身躯。张扬的嘴巴慢慢地张大了,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全都是自己做的。

脚步沉重地在满里的鲜血和残肢中走着,张扬嘴里喃喃地道:“我这是怎么啦?刚刚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能感觉到自己的行为?”

剑真人点点头道:“老大,不错,你的确不能感知自己在做什么!你忘了我曾经对你说过么?没有了碧云天,你的苍穹舞练得越深,就会越快地走火入魔,以前你的功力还没有那么深厚,是以一直没有表现出来,据我估计,你现在只怕已经突破了苍穹舞的第四重了吧,心魔果然如期而至了!”

张扬不由打了一个寒噤:“苍穹四舞血漫天,血漫天,原来是这个意思,碧云天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昊天啊昊天,你这不是在和我开一个大玩笑么?”

回头看了一眼剑真人,道:“剑真人,好歹你也是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你说说,如果找不到碧云天的话,怎么样才能遏制心魔的发生呢?”

剑真人苦笑一下:“老大,苍穹舞的博大精深,实在是我不能得窥管豹的,如果依我看来,现在只能依靠老大你自己的定力了!”

张扬道:“定力?不瞒你说,只怕我屁的定力也没有,你只要看看,我刚刚突破第四重,立时就走火入魔了,还说以后?这苍穹舞一旦练了,立时就会自行运转,抽取天地之灵气为己之用,就算我不想练都不成,这以后想想也犯愁。”

剑真人愁眉苦脸了半晌,忽地眼睛一亮:“老大,我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不知有不有效,但聊胜于无,也许会对你有效,只好会延迟你心疯发作!”

张扬不由大喜,“快说,有什么好办法?”

剑真人得意地一笑:“老大,心魔的发生和你的定力有关,也与你练的功夫有关,虽然我不知道碧云天是什么样的功夫,但可以想见,他的作用必定是中和苍穹舞的心魔和邪性,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去找别的佛家功夫试一试呢?”

“佛家功夫?”张扬眨眨眼。

“不错,咱们去金山寺!”

“金山寺有什么东西?”张扬不解地问道。

剑真人大笑道:“老大,金山寺可有不少的好东西啊!首先哪里有老大需要的驱魔金刚经,拿到了他,老大就可以照章练习,虽然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用,但至少可以试一试,其次,最重要的是哪里的金山寺雷峰塔中供奉着一颗达摩舍利,我敢肯定,这枚舍利一定会对老大镇压心魔起大作用的!”

金山寺,雷峰塔,张扬心中不由奇怪,这名字自己可熟悉的很,当下开玩笑道:“剑真人,你不会告诉我雷峰塔下还压着一条白蛇吧?”

剑真人不由张口结舌,“老大,你怎么知道?这已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雷峰塔下的确关着一条神通广大的白蛇精,要论起她的本事,只怕以我现在的修为,也要对她甘拜下风呢!”

这下轮到张扬发呆了,“不会哪里还有法海和尚吧?”

剑真人一下子翘起了大拇指:“老大果然厉害,早就将金山寺的底细打听得一清二楚了,想必心中早有成算,法海哪个老不死的的确就隐藏在金山寺中,就是看守这条白蛇。咱们要拿到想用的东西,最大的阻碍就是这老不死的了!”

张扬目瞪口呆地看了剑真人半晌,忽地放声大笑起来,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想不到自己居然还有机会去会会法海老和尚,嗯,他可能算是自己童年时代最为讨厌的一个老家伙吧!

两人正自说着,铁汉乐癫癫地提着张扬抢来的的那一对如意混天锤凑了上来,嘿嘿傻笑道:“主人,这锤儿还真是不错,要大便大,要小便小,而且威力无穷!”言必,提起锤儿,对准了岛上一块巨大的黑岩,轻轻一挥,劈啪的电光声响过,那块小山样的巨石已是无声无息地化为了粉末。

看着手舞足蹈地铁汉,张扬道:“铁汉,就算手中有神兵利器,还得看是什么人在使用,不然就会像这雷公一样,空有这样的宝贝,却不能发挥出他的真实实力,白白地便宜了我们,你若不勤加修练,提升自己的实力,迟早都会像他一样,不但宝贝保不住,更会丢了性命!”

铁汉傻不楞地道:“主人,哪是当然,我肯定会苦苦修练的,再说了,我有您这样强大的主人存在,又有谁敢来惹我?”

张扬呵呵一阵冷笑,森然道:“铁汉,你记清楚了,我花费了偌大的气力给你抢来这宝贝,就是为了让你提升实力的,你记好,我的手下是不容许有没本事的人的,要是有一天,你的进展不能达到我的期望程度,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赶走!这混天锤上记载着雷公电母一族的修练之法,你用神识探入锤内,就能得见,我希望你好自为之!”

一席话说得铁汉一楞一乍,半醒半迷地看着张扬,好歹只听懂了一句话:“主人不要没用的人,要想留在主人身边,就只能变得更加强大!”

剑真人眼睛微微扫了一眼张扬,心中叹了一口气,苍穹舞果然霸道,竟然在开始不知不觉地改变张扬的心态了。

他这一眼却是难以瞒过张扬,张扬也是苦笑不已,剑真人的意思他自是明白,但一想起自己面临的敌人,却也是容不得自己心软,如果这些人本事不强,呆在自己身边就只有送死的份,那还不如让他们趁早走来得合适。

众人各怀心思,默默地在岛上走着,鸣凤眼热地看着铁汉不住地挥舞着如意混天锤,将其时而变大,时而弄小,不时还发出几声傻呼呼地笑声,终于忍不住道:“主人,铁汉都有了了混天锤了,我还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呢?”

看着鸣凤一脸的馋意,张扬不由失笑道:“你放心吧,我答应了你的东西,肯定会为你弄到手,不就是一套风影针么,咱们这就去南海,找风之岛讨了来!”

剑真人截口道:“老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去金山寺,鸣凤想要的东西,只要你老大你安然无恙,什么时候不能弄来,何况哪风之岛和我还算有点交情,断然不会像这雷之岛这样搞得血淋淋的。等老大的事办妥了,我们再顺便去风之岛,才不至于误了事!”

张扬低头沉吟片刻,剑真人说得不错,自己这心魔着实是一个心头大患,看着这雷之岛上的惨景,他就不由有些后怕,要是这心魔不分时间地点地发作起来,哪可不是玩的。剑真人所说的驱魔金刚经和达摩舍利就算不能治本,能治治标也是好的,为自己腾出时间来好好地解决这个问题。自己风华正茂,可不想就这样沉沦迷失,一旦沦为一个杀人狂魔,哪可就一点也不好玩了。

一行四人腾风而起,直奔金山寺而去。

而就在他们离去后不久,雷之岛上忽然闪过三道光芒,双儿,黎圣母,赤脚大仙同时出现在了雷之岛上,满地的血腥和尸体让他们都是倒抽一口凉气,黎山圣母咬着牙道:“天啊,这个魔头开始失去控制了,这雷之岛怎地惹上他了,被杀得一个不留。”

双儿身上的圣光逐渐淡去,失望地看着空荡荡地雷之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张大哥,你又去哪里了呢?”

黎山圣母慢慢地踱过来,对着双儿道:“双儿,看来此人的魔性已是大发,如果再找不到他,可就大大不妙了,只怕会生灵屠炭,血流成河,你现在能感应到他的所在么?”

双儿摇摇头,“感应不到了,只有在他心魔发作之时,我才能感应到他的方位,现在,他肯定已控制住了。离开了这里,我一点也不能感应到他的存在了!”

黎山圣母叹道:“就怕他下一次发作时又会有大批无辜地死在他的手上!”

双儿看了圣母一眼,淡淡地道:“张大哥所杀的人,一定是死有余辜,他绝不会滥杀的,我相信他!”言必,看也不看黎山圣母一眼,径自化为一道白光,向长安投去,黎山圣母凝目半晌,无声地摇摇头,与赤脚二人紧紧跟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