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九十五章:初度交锋

现场的情势由不得张扬不吃惊,站在场地中央正和昆仑白石理论的星河和他以前曾经戏弄过的那个星河已是完全不一样了。那从容不迫的气质,盛气凌人的气势,已和先前不可同日而语。但张扬总是觉得这个星河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心中一动,张扬微闭双目,悄悄地将神识探索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却是将他吓了一跳。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的星河哪里还是站在场地中央的哪个英俊的青年,而是不由一团黑气缠绕着,若隐若现的全身漆黑的怪物。

霍地睁开双眼,马上发觉星月正准备排开众人走上前去,看她的样子,绝对是想去和星河打上一个招呼,询问一下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张扬一把将星月拉了回来,一把捂住星月张嘴欲呼的小嘴,将她向后拖去。

星月眼睛睁得老大,奇怪地看着张扬,出了什么事了?他怎么这么紧张?

“不要作声,我马上会告诉你到底是什么事!”张扬轻声道。四人在他的带领下悄悄地向后方退去。张扬此时的心里充满了忧虑,星河倒还罢了,他身后的哪一个老道却是非同小可,在张扬的神识探索下,那个老道只是一团虚无,什么也没有,这样的状况张扬还只碰到过一次,哪就是在与安碌山谈交易时所见到的那个杜子仁,那个南方鬼帝,此人的修为绝不在杜子仁之下,极有可能就是杜子仁所说的东方鬼帝和西方鬼帝中的一个。今天如果一旦动手,不知内情的昆仑必然会吃大亏,白石大概还以为他们的实力高高在上,其实此时若论起真实的实力来,星河和那个老道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消灭的干干净净。张扬叹了一口气,星河大概就是他们的另外一枚棋子吧。

“张大哥,你为什么不让我和师兄去打一个招呼,那个昆仑道人明显是在诬陷我们华山嘛!”星月嘟起小嘴,不满地道。

张扬摇摇头,正色道:“星月,你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吗?莲花峰上如此情景,你的三位师长们一个不见,反而是你师兄在主持大局?”

星月点头道:“我当然觉得,不过我正是想去问一下师兄,不就都明白了么?”

张扬伸手握住星月的双臂,凝重地道:“星月,我说了你可要挺住啊!”

星月看着张扬沉重的神色,不由有些慌了,“到底出了什么事?张大哥,你可不要吓我!”

“这个星河已不是你的师兄了,他的身体好像被一个奇怪的东西占据着,而在他的身边,更有一个极为厉害的魔教大人物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的实力,都足以将昆仑毁灭一万次。可以说,华山已经完了,除了你,再没有一个了!”

星月骇然道:“你骗人,除了星河师兄,还有哪么多的华山弟子,我都认得的,你怎么说华山已经没人了!”

张扬叹了一口气,伸出食中二指,在星月的眼上缓缓拖过,“你自己看吧!”

星月的眼前猛地出现一道亮丽的光带,慢慢地,光带散去,眼前骤地一亮,抬眼看去,眼前的景色已是大变。星月的眼中首先出现的就是站在场地中央的师兄星河,天啊,这哪里是自己以前英俊瀟洒的师兄,一个黑漆漆的怪物正自指手划脚地在说着话。星月哆嗦了一下,向那怪物身后的众华山弟子看去,先前看来并没有什么异样的师兄弟们,此时已完全不一样,在星月的眼中呈现的是一排排呆板的,毫无表情的人,两眼之中黑气缠绕,闪动地尽是邪恶的光芒。

身体一软,星月向后便倒。张扬伸手托住星月,向铁汉和鸣凤打了眼色,几人慢慢地向后隐去,昆仑的结局他已是可以预见了。

莲花峰上,张扬面色凝重,自己倒底该怎么做呢?说实话,对于昆仑他是没有什么好感,对于这个世界的一些修真者他也根本没有感情,但就这样看着他们一个个被毁灭吗?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还算是货真价实的人啊!

铁汉和鸣凤二人站在不远处,担心地看着主人时而冷笑时而切齿。

唔的一声,星月悠悠醒转。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张扬哪一双关怀的眼睛,星月猛地一把揪住张扬的衣襟,哭道:“张大哥,救救他们,救救我的师兄,救救我们华山!你一定是有办法的,是吗?你一定是有办法的!”

张扬轻轻地扶星月站起来,看着星月哭得泪人一般的脸庞,不由心中一软,柔声道:“星月,你师兄已经入魔了,或者说,他现在就是一个魔了,这一点已是无法挽回了,除非杀了他,再也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他回头了。而你的那些华山师兄弟们,虽然还有救,但只怕我们是有心无力了!”

“为什么?张大哥,你那么厉害,还有你不能对付的人么?”星月不信地问道。

张扬苦笑道:“星月,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三界之中,藏龙卧虎者数不胜数,你师兄现在就是一个极难缠的对手,这还罢了,他身边的那个老道人,我就没有获胜的把握,而这个老道极有可能是在魔界之中身份极高这人,从这一点来看,你师兄已经和魔界沆瀣一气了。”

星月难以置信地摇着头:“这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呀?”

张扬凝目向雁荡峰上看去,现在哪里恐怕已经打起来了吧!心中一动,蓦地回过头来,看着一处地方,沉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为何又藏头露尾,见不得人么?”

哈哈哈一阵狂笑,一个淡淡的身影慢慢地从莲花峰一角显现出来,一步步向张扬走过来,走到离张扬不足一丈距离之时,已是完全显露了真实的模样,赫然就是雁荡峰上那个一直呆在星河身后的老道人。

“厉害啊厉害,我刚刚到,你就发现了,看来我还是有些低估了你啊!”老道人笑嘻嘻地道。

张扬面色一变道:“你是赵文和还是蔡郁垒?”

老道人嘿嘿一笑:“看来杜子仁和你说了很多啊!我是赵文和,想必你对于我们的提议很有兴趣吧!”

“西方鬼帝赵文和!”张扬道:“你们太过份了吧,竟然使有这种邪术控制修真者。”

赵文和冷笑道:“为了达到目的,唯有不择手段,这些只不是一些小卒子吧了,死不足惜,何况我们并没有弄死他们。”

“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杀了他们更为痛快!”张扬厉声道。

“好死不如赖活着,也许其它人并不是像你这要想的!”赵文和笑嘻嘻地道。

星月突然一声尖叫,“你这个魔头,我和你拼了!”一纵身,已是拔出了游龙鞭,向赵文和扑去。张扬不由吃了一惊,想要阻拦,已是来之不及。

赵文和哈哈大笑,星月飞扑而去的身形,竟然毫无阻拦地穿过他的身形,哧地一声穿到了另外一边。

“小丫头,要不是你是和张扬一起的,凭你敢对手动手,我就能要了你的小命!”赵文和说道。

星月一声厉叫:“恶贼,拿命来!”竟是不顾生死地扑了上来。张扬脚步一动,身形闪动之间已是拦在了星月面前,拦腰一把将星月抱住,道:“星月,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冲动!”

星月狂乱地扭动着身躯,尖声叫道:“张扬,你和他们也是一伙的,你们是一伙的,我不会相信你的!”张扬叹了一口气,伸手在星月的华盖之上轻轻一拍,星月身体一抖,已是昏了过去,但手将星月抛给一边的鸣凤,张扬脸色难看了转过身来。

赵文和拍手道:“好,少了这个捣乱的小丫头,我们可以好好地谈谈了!”

张扬冷冷地道:“谈,有什么好谈的,你们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既然这样,我倒想伸量一下你们斤量,看看值不值得。”

赵文和脸色一变,“你要和我动手?”

“不错,我想要看看西方鬼帝究竟人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张扬道。双手缓缓拉动,两手之间光芒闪动,屠龙刀已是闪着凛咧的寒光出现在手中。轻轻地挥动,哧地一声,空气骤地被从中一割为二。

赵文和脸色阴沉,两手自空中一捞,手中已是多了一条长约丈余的黑索,索头分叉,又分开了大约数十股,每一股的尽头,竟然是一条昂着头,吐着血红信子的互蛇。

张扬哼了一声,屠龙刀轻轻挥动,凌空向前劈去,赵文和手臂挥舞,蛇索飞扬,向张扬伸来,两种兵器都在向前挥动了约数尺之后,停止了前进,两人眼瞪着眼,狠狠地对视。

铁汉和鸣凤紧张地看着这一场宛如平时练兵样的较量,看似没有什么凶险,实则一个失手,立时就会万分凶险,莲花峰上此时看来并没有什么两样,不过铁汉和鸣凤两人已是慢慢地向后退去,暗暗卷来的涌流让两人已是站立不住。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较量中的两人再也无法保持先前的悠闲,赵文和脸上青气闪动,索头数十个蛇头发出嘶嘶之声,而张扬此时则脸上闪现出一丝丝的白光,本来雪白的屠龙刀上竟然开始出现不正常的红光,张扬甚至能感受到刀魂屠龙痛苦的呻吟声。

而此时,铁汉和鸣凤两人已带着昏迷不醒的星月退出了莲花峰,只能在距离两人较量之所数里地之外远远地观看,脸上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轰的一声,数十个索头倒卷而回,索头这上的蛇头在一系连啪啪声中一一碎裂,叮的一声轻响,屠龙刀上出现了一条细细地裂痕。随着这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两人如同被狂风卷着的枯叶,向后倒飞而回。而莲花峰这这股巨力的打击下,如同被刀劈一般,从中一分为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