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九十七章:白蛇寻仇

就在张扬下定决心为自己而战之时,剑真人一路跟踪着白素贞来到了五华山上,手心里紧紧地捏着张扬特地写给他的隐身符,悄无声息地蹑在白素贞身后的剑真人仍然是小心翼翼,饶是如此,途中几次仍是让白素贞觉得有异,险些便将他揪了出来,直到此时,剑真人才明白张扬此举决非多余,看来老大虽然只跟白素贞见了短短的一面,但对于她的实力却比自己要了解多了。

一进入五华山中,白素质明显的脾气比往常焦燥起来,往往毫没来由得就将一株株的大树打得东倒西歪,或是将一块块的巨石打得石屑纷飞,每每大大地发泄一场之后,方才能静下心来,继续向前。

剑真不由摇头叹气不已,情之一字,可谓是害人不浅,象白素质之种出类拔萃之人,竟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事情都过去如此之多年了,竟然还是如此地耿耿于怀。想到此处,又不由得得意洋洋起来,像自己,就决不会遇到这种状况,而自己的老大,张扬,嘿嘿,据自己观察,他虽然桃花运不断,不停地有美女青睐于他,但说不定是桃花劫也说不定,哈哈哈,老大,以后看来没你什么好日子过了。剑真人不由得偷着乐起来。

白素贞看来对五华山极度熟悉,在从林之间灵活地穿梭,不多时就来到一条幽深的峡谷前,站在峡谷的面前,白素贞怔怔地立了半晌,竟然有些魂不守舍起来,两行眼泪也是啪哒啪哒地掉了下来,猛地手一举,应声一掌将峡谷口的一块巨石劈得粉碎,银牙一咬,飞一般地向里而去。

眼看着她远去,剑真人这才钻将出来,疑惑地看了一眼满地的碎石,都到了这地方了,看来离五华真人许仙居住的地方已是不远,怎地白素贞又拿着石头来出气呢?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一些较大的残留在石块之上,依稀还遗留着一些字迹,看来这定是和当年他们的情史有关了,难怪白素贞睹物伤情。

一跺脚,剑真人紧紧地跟了进去,半个时辰过后,峡谷已是走到了尽头,一堵高入云头的石崖耸立在剑真人的面前,抬头看去,白素贞正尚着崖面冉冉升起,毫不迟疑,剑真人紧紧地追了上去。

白素贞此时心中可真是酸甜苦辣,兼而有之,当年的一幕幕不时在眼前闪过,相交时的狂热,热恋之中的甜密,被出卖时的震惊,被关押之后的绝望,仿佛都是昨日才发生的事,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负心汉子想必已把自己忘了,而生活得有滋有味吧?自己该怎样处罚他呢?让他怎样死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出这么多年来的一口恶气呢?

心里乱七八遭地想着,脚下一震,已是踩到了实处,到了这片绝崖的顶端,四下一看,不由吃了一惊,这哪里像有有人住的地方,荒草从生,凄凉无比,以往五华真人所居住的洞府大门紧闭,门上的两枚铜环竟然锈迹斑斑,几乎与大门连为了一体,到处都接着蛛网。白素贞不由一阵迷茫,难道许仙听说自己脱困,竟然闻风远遁了?看来也不像啊,这份光景看起来已是好久年已没有人居住了。

驻足四望,不由心乱如麻,难道是他当年做下亏心事后,再也不愿回到这地方来,以免受到良心的谴责,而另外搬了地方。对了,一定是这样。白素贞不由冷笑起来,许仙啊许仙,我既然已脱困,你就算躲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揪住来,挖出你的心脏来血祭我这些年所受的委屈。

既然他已逃走,自己就先去蛾眉山找到小青妹妹再说吧。白素贞暗叹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小青过得怎么样?

空中突然传来几声鹤鸣,白素贞心中一动,抬头看去,两只白鹤凌空而来,翩然停在崖上,双翅一展,已是化为了两个唇红齿白的少年。白素贞眼中忽地闪过阵阵怒火,这不正是五华真人许仙的两个僮儿么。猛地跨前一步,两手一伸,忽拉一声,已是凌空将两个童儿摄到了空中,重重地抛到了地上。

两个僮儿眼中闪过惊慌地光芒,显然他们也认出了来人是谁,一个僮儿已是大叫起来:“夫人饶命啊!”

白素贞眼中闪过一阵阴冷地光线:“说,你们的主子哪里去了?”

僮儿眼中闪过奇怪地江芒,“夫人,主人哪也没有去,就在这里啊!”手一指那锈迹斑斑的大门,“主人一直就在里边!”

“什么?”白素贞不由吃了一惊,“他会在这里面!”

“是的,夫人!”两个僮儿挣扎着站了起来:“自从当年夫人你出事以后,主人回到这里,就神不守舍,终于有一天,主人有锁骨链将自己捆了起来,封闭了洞门,从此就没有出来了!我们这些僮儿也都被主人遣散,我们两人无处可去,就一直呆在这五华山中,有时也上来看看主人出来了没有,如果出来了,也好求主人再次收录我们,没想到今日就碰上了夫人!”

白素贞眼中闪过复杂之极的光芒,“他用锁骨链将自己封闭在洞内?”

锁骨链是五华真人自己修炼的宝贝,一旦拿住人,立刻就深陷入骨,却链条之上暗含阴火,如同附骨之蛆,烧烤骨髓,最是歹毒不过,受刑之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听对方用锁骨链锁着自己,不由得她不动容。

“是的,夫人,自从夫人出事后就一直这样了!”两个僮儿连忙道。

白素贞缓缓地走上前去,伸手在门上一推,两个铜环应声而掉,“开!”白素贞一声轻喝,石门吱呀一声,缓缓地向两边石壁之内缩去,一个悠长的洞口显现在白素贞的面前,稍稍地犹豫了一下,白素贞踏步向前走去。

看着白素贞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两个僮儿相视一笑,互击一掌,飞了起来,化为两只仙鹤,正等凌空而起,半空之中忽地伸出两只手来,只一捞,已是将两人长长的脖颈捉住,劲力透入,两人全身一麻,已是动弹不得,跟着那两只大手狠狠地向下一摔,只叫得一声苦也,两人已是跌得七荤八素,在地上一滚,现出了人形。

眼前一花,一个笑嘻嘻地马脸道人出现在两个人面前。这个人,当然就是剑真人了。蹲下来,剑真人笑嘻嘻地道:“两个小王八蛋听好了,我什么事只问一遍,说错了,或说假话,我就撕下你一只臂膀,不知道你们剩下一只臂膀还能不能化为仙鹤,四下游荡?嗯,说不定你们一只翅膀扇啊扇,拍啊拍,也可以飞起来!”剑真人作了一个样子,大笑起来。

两个僮儿不由变了颜色:“上仙要问什么,我们是有问必答,绝不敢说谎!”

“好,第一个问题:五华真人真地将自己用锁骨链锁在洞中?”

两个僮儿不由脸上变色,互看一眼,剑真人已是拎起了其中一人:“眼光闪烁,却回答不及时,一看就想编造谎言来期骗爷爷,等爷爷撕下你们一只手后再来问!”

还没等动手,僮儿已是大叫起来:“上仙饶命,我说了。”

剑真人将其往地上一掷,冷笑道:“快讲!爷爷可没耐心!”

“假的,主人根本就没有这么做,这么说只是骗夫人的!”一个僮儿大叫起来。

“什么?”剑真人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仍是吃了一惊。

“这些日子是不是你们这儿来了什么外人?”剑真人厉声道。

“是的!”有了上次的教训,这一次僮儿回答得极快,“十余天前,来了一个和尚,听主人称他为法海大师,两人在一起说了半宿,然后就开始布置了!”

“布置什么?”

两个僮儿手一指,“喏,就是将这里搞成这样,还有,让我们每天在洞口附近飞,一旦看见夫人来了,就下来将这些话说给夫人听!”

“法海还在这里没有?”

“应当还在这里,这些天,我们没有发现有谁离开了五华山!”僮儿道。

“我的老天!”剑真不由跌足道:“白素贞不会又上当吧!吃一暂长一智,她不会在同一个地方摔两次吧!”随手两巴掌将两个僮儿拍晕在地上,剑真人一溜烟地向洞内赶去。

就在剑真人快马加鞭地向洞内赶去的时候,白素贞已是走到了洞的深处。妙目向前看去,一个身高八尺的汉子赤身**,被一条绿森森地铁链紧紧地绑缚在一根巨大的石柱之上,链条之上不时有绿火烧起,汉子就痛得大叫一声。脸上肌肉抽搐,显得极为痛苦。

白素贞慢慢地走近,脸上时阴时睛,神情复杂之极。叮的一声,她的脚下,碰到了一块小小的石子,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被绑着的汉子蓦地回过头来,眼中光亮一闪,忽地大叫起来:“天啊,娘子,真得是你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