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章:大战序幕

张扬静静地坐在已一分为二的莲花峰山,星月,铁汉,鸣凤三人一字排开,站在他的身后,国人极目向雁荡峰看去,哪里正自光芒四射,各色地光芒映照天空,张扬知道,哪里的一场大战终于拉开了序幕,魔教的征战修真者之旅正式拉开了序幕。而自己与他们的大战也即将拉开大幕,与此同时,与仙界的大战必将也同时开始,这将是三者之间的一场混战,一场相互的绞杀,毫无疑问,自己现在是最弱的一方。

“张大哥,现在我们怎么办?是赶过去帮帮昆仑这些人的忙吗?”星月有些惴惴地问道,想必此时以往的那些同门师兄弟们现在正大施毒手,残杀着昆仑弟子,心里就一阵阵地绞痛,特别是与她青梅竹马的星河落到现在这一地步,可是让他痛心。

张扬回过头来:“星月,你把我看得也太强大了,西方鬼帝何许人也,我虽将他重创而去,但自己又何尝轻松,此时别说是与已魔功大成的星河对阵,就是你小星月,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我,别看我外表轻松,其实我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了。”

三人不由大吃一惊。

“哪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鸣凤担心地问道。

“走,避开这里,这一场屠杀我们是挽救不了的了,但我们可以阻止以后更多的杀戮。”张扬断然地道。

“走?回长安城吗?”铁汉翁声翁气地问道。

“不,西方鬼帝与我交恶,想必很快消息就会传回长安,在哪里,恐怕魔教的人不在少数,而且肯定都是精英之流,以我现在的状态回到哪里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所以我们不能回去!”张扬断然说道。

“哪我们去哪里啊?”

星月忽地眉发一挑:“张大哥,我们何不去你修练的秘境,哪里地势隐秘之极,谅他们一时也找不到我们,等你身体复原之后,我们就不怕了!”

张扬不由苦笑一声,心里道:“不怕,别说是仙界了,就是两位鬼帝齐来,自己就决对不是对手,这以后的日子,只怕会更难熬,除非到自己苍穹舞大成之日,但这其中却又有着碧云天的阻碍。”

不过这些心思他却不愿说与众人知道,否则除了让他们平添担心以外,没有任何好处。

“走吧!”张扬淡淡地道。袍袖一挥,人已随风而起。星月眼中蓄满泪水,留恋地看了一眼莲花峰,又看了一眼雁荡峰,紧随着张扬飞了起来。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张扬轻轻地拍拍星月的肩头,安慰道:“星月,别伤心了,今日的离开,正是为了更早地回来,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重建华山,让华山成为天下第一修真门派的!”

星月忍住泪,哽咽道:“我不是为了离开华山,而是为了师兄落到今天这一地步!”

张扬扳过星月的肩,沉声道:“星月,你必须记住,以前的星河已经死了,现在的星河是一个魔头,一个魔教手中的利器,你如果不能分清这一点,你以后一定会吃亏的,你认得他是你的师兄,但说不定你在他的眼中却只是一块不错的点心,一个能增加他功力的不错的补品。以后与他见面,除了生与死的搏杀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路可走了!”

星月猛地伏身在张扬怀中,哇的一声号淘大哭起来,看得鸣凤不由一阵心酸,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就连粗鲁的铁汉也不禁扭头不忍再看。

眼看着离华山越来越远,鸣凤猛地想起一事,连忙赶到张扬身边,问道:“主人,我们这一去,要是剑真人回来,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啊?”

张扬笑道:“剑真人走时,我早已向他交待过了去啊里,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这一次必定不是一个人回来,而是会带回好几位同伴,到时,我们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楼了!”

众人不禁奇怪,这剑真人难不成是出去找兵买马了么?

就在鸣凤念叨着剑真人的时候,剑真人已是和白素贞,以及小青三人兴致勃勃地自南海向回赶来,再白素贞承诺加入张扬的阵营之后,剑真人和她们姐妹二人赶赴南海,为鸣凤求回了她一至想要的风隐针。

“白娘子,这一次能这么顺利地得到风隐针,还真要感谢你的大驾啊!要不然,风岛那个死守财奴定然不会这么痛快就将风隐针交给我们。呸,亏我还将他当做朋友呢!”剑真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一张马脸拉得老长。

白娘子笑道:“这有什么?小小地施展一下身手罢了,这么多年没有动手,都有些生蔬了!当时还真有些收不住手,他再晚答应一分钟,我可就真地要将他的风岛给沉到海底去了!”

三人同时大笑起来。

“鸣凤这丫头要是知道这次你为了她的事这么出力,还不知有多感谢呢!”

白娘子淡淡地道:“以后大家都要坐到同一条船上来了,同舟共济哪是应该的,说什么感谢不感谢?”

“哪是,哪是!”剑真人大声道。“白娘子,我们大概还要半日路程,就可以到了!”

“咦,张扬不是说他在长安么?咱们这是去哪里啊?”白娘子打量一下方位,有些疑惑地道。

“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我离开之时,老大就要我们去以前他修练的地方去会合,好像知道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两人正说着,小青忽地大叫一声:“姐姐,快看!”

两人循声望去,离他们数百里这地方,几道白光的身后数十条光芒穷追不舍,不时从后方追赶的阵营飞出一两件法宝飞剑,狠狠地击打向前方,而逃跑的一方殿后一人居然是展开一件道袍,抵挡着后面的攻击。

“这不是八卦仙衣么?这件宝物不是在全真教中么?难不成是这逃跑之人竟然是全真教中的高手?”白素贞一阵惊讶。

“啊?”剑真人也是一阵惊讶,全真教算得上是俗世修真界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了,门中法宝众多,高手如云,什么人竟然敢去摸老虎屁股呢?

说话间,这一追一逃之间离三人的距离已是不足百里了。

白素贞忽地哼了一声:“原不是魔教的魔崽们,难怪如此猖狂,咦,不对,奇怪,奇怪!”

乍一听说魔教,剑真人也不由得吓了一跳,白素贞又道:“我明白了,原来是魔教利手摄魂术控制了这些人,难怪这些人的功夫似是而非,嗯,原来如此,竟然是华山派的紫气东来,掺上了魔教的摄魂术,竟然可以威力大上数倍么?这倒有趣!”

剑真人听她一人自言自语,不由问道:“白娘子,怎么办?只怕这几个全真派的牛鼻子老道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最多还挨得数十下,他们的八卦仙衣非被攻破不可!”

白娘子嫣然一笑:“当然要去救上一救,这全真教的创教真人与我相识,说起来还于我有指点之恩,他的徒子徒孙有难,我自然要去搭上一把力,也算还他的人情!”

剑真人不由眼睛一翻,你倒交游广阔,什么人都认得,反正有你在,我是懒得出手了。

白娘子不再理会剑真人,大袖一挥,忽地加速,迎着几位仓皇逃窜的全真教道人飞去,小青紧紧地跟上,飞到剑真人跟前时,忽地低声耳语道:“你骂他们是牛鼻子,不就也是在骂自己么?”咯咯地一笑,径自去了。

剑真人正自奇怪,一低头,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还是一身道袍,这些年来,倒忘了自己的真正地身份了,不由自失地一笑:“从道士有什么好?从明日起我老人家就还俗了!哈哈!”驾起云朵,施施然地随后赶来。

几个狼狈逃跑的道人正如白娘子所言,是全真教的几位高手,玉阳子,玉虚子,玉真子,三人此时衣衫破碎,狼狈之极,玉阳子功力最高,在最后运后支撑着八卦仙衣,苦苦低挡着追兵,两手青筋毕露,眼看着就要顶不住了,而玉虚子和玉真子两人面如金纸,印堂发黑,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眼看着追兵越来越近,三人不由长叹一口气,想不到今日就要毕命于此了,正在万念俱灰的当口,眼前蓦地出现朵朵彩云,一白一青两个丽人猛地出现在眼前,而随着两人丽人出现的,还有一个笑嘻嘻地马脸道人。

“道友救命!”三位道人再也顾不得脸面,大声向前呼起救来。

白娘子身形一闪一现,已是出现在了三个道人的身后,玉手轻轻地在空中一划,天空之中忽地出现一道裂痕,横亘在他们与追兵之间。

玉阳子三人长吁一口气,猛一回头,看见白衣丽人竟然随手就在空中制造出一条裂缝,不由又是吓了一跳,但同时又将一颗提得老高的心放了下来,有这样的大高手在,命是保住了。三人抹了一下冷汗,不妨剑真人已是贼忒忒地凑了上来:“你们运气好,运气好!”一双眼睛净是在他们的宝贝八卦仙衣上打转。

玉阳子苦笑一声,收起八卦仙衣,向剑真人和小青两人打了一个拱手,“多谢各位道友援手,请教各位尊号?不知在哪处仙山清修?”

剑真人还来不及作答,白娘子那边已骤然响起了喊杀声,众人的眼光立时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