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一十章:雪山激战(2)

白石飘然而出,右手一招,自人群中立时便走出一群和白石同样穿着打扮的人,一看便知全部都是昆仑的长老级的人物,但看他们的神态,却大都与正常人无异。这些昆仑高手三人地堆,很快便排成了数个三角形的模样。

张扬略一思索,已是明白其中道理:“看来昆仑是心甘情愿与魔教合流了,否则决不会还能保持着酒醒的头脑,只是不知道魔教用什么办法来控制他们。或者是给了他们什么承诺,才让他们死心塌地地甘为魔教卖命!”

白素贞点点头:“不错,这一下雪山可就麻烦了,不知为什么,雪山派的首脑人物一个都没有露面,这些现在支撑着真武护天旗阵法的最高也不过是一些二代弟子,虽然功力不错,但比之昆仑诸人,还是有些差距的!现在就看他们能将旗阵的威力发挥到几分了!”

张扬笑道:“倒也无妨,到了关键时刻,我们再去助一臂之力,谅这些小魔崽子们也弄不出什么花样,正好趁此机会看一看昆仑诸人有什么本事,最好是将他们压箱底的什么牛黄狗宝全都给我掏出来!”众人不由大笑起来。

说话间,那边昆仑诸道士已开始发动起来,居中的白石三人手指一伸,一道黄光射出,紧跟着,身边的数个由昆仑道士组成的三角形每人都是射出一道黄光,加入到白石的这一组之中,立时,这道黄光便有了碗口粗细,唰地一声,便射向了那高悬于雪山之上的真武护天旗。

阵法最前的霜旗唿啦一声,整个旗面立时便涨大了几分,完全舒展开来,一片霜白色自旗面之上透射而出,迎向那这一道黄光。白石冷笑一声,“米粒之珠,也放光华!给我破!”果不其然,黄光只是在霜旗的阻拦前略略一顿,立时便穿透了这一片乳白色,直逼霜旗。眼见不妙,后面的风雨双旗一齐向前,与霜旗布成一个三角形,空中风雨之声大作,黄色的光芒轻轻与之一触,略略向后退缩一下,便又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舌,一步步向前逼前。白石诸人冷笑着向前迈出一步,就是这一步的迈出,立时便将空中的旗阵逼退了一步。

雷、电、火、云四面旗子一齐展开旗面,呈半圆形围了上来,空中雷电轰鸣,火云四起,将昆仑诸人一齐包了进去,迷迷朦朦之间,隐约看见诸人的身影。

雪山之上,数十名雪山弟子的身体已飘浮到了空中,一个个抱元守一,脸色凝重,显然已到了关键时刻。张扬抬头看了一眼,那另一侧的雪宫大门依然紧闭,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

“按目前的态势,如果昆仑没有什么别的绝活,只怕短时间内无法打破真武护天旗阵,但雪山派却也无力将他们逐走,更何况星河还没有出手,如果他一旦出手,真武护天旗阵立时便会告破,我估计星河迟迟不肯出手,也是想看一看昆仑还有什么绝招!”张扬回顾白素贞道。

“哪,我们现在要出手吗?再这样相持下去的话,只怕雪山诸人要受重伤的!”白素贞道。

张扬摇摇头:“我敢肯定,昆仑还有绝招,先看看再说吧!对方的主将没有出马,我们怎么可以贸然出击呢!”

此时,真武护天旗阵已是完全展开,整个阵法的威力也完全发挥了出来,一片迷朦中,昆仑白石仰天长笑起来:“真武护天,不过如此!看我昆仑的法宝!”眼睛倒竖,怒发冲冠,头顶上戴着的一枚宝塔式样的道冠突地从他头上飞起,毫光四射地升向空中,迎风而长,每一层塔面之上,悬挂着的小小的风玲叮当作响。

“七巧玲珑塔!天,他们有七巧玲珑塔!”白素贞一声惊叫,“雪山派休矣!”

另一边,星河也是露出了诧异之色,双眼之中立时闪现出一片贪婪之色,七巧玲珑塔,这可是比真武护在旗更加高级的法宝啊!

小巧的玲珑塔在空中愈变愈大,很快,便如同一座俗世之中正常的塔的大下,整个玲珑塔光芒四射,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真武护天旗阵上压将下来,似乎有一股极强的吸力将七面旗帜向塔里吸去,底下雪山诸人,就在这一瞬间,脸色已是涨得血红,身形竟然也是抑制不住地向上飘起,显然已是抵挡不住这七巧玲珑的威力。

再相持片刻,轰的一声,真武护天旗阵已是被破,七面小旗飘然向玲珑塔飞去,下面控制真武护天旗阵的雪山众人惊叫声中,已是被狂飙卷起,滚作一堆,随同真武护天旗一起,向玲珑塔飞去。

星河手下诸人一声欢呼,向雪山猛扑过去,此时展现在他们面前的已不再是先前的一片白雪茫茫的雪山,在那山顶之上,竟然是春暖花开,绿树成荫,显然先前的一切只不过是真武护天旗给世人的一种假像,而此时,旗阵一破,立时便露出了本来面目。

就在星河诸人眼看着就要落到雪山之上的时候,雪宫的大门忽地打开,一个比铁汉更要高大粗壮的大汉咆哮着挥舞着一柄巨斧奔了出来,而雪宫的大门在他奔出来后,又轰地一声关上了。

“龟儿子的,敢来我雪山找死,吃我一斧!”巨汉的大斧在头顶上一阵盘旋,斧头忽地放出万道金光,金光之中成千上万把上斧头盘旋而出,奔向众人。一片鬼哭狼嚎声中,无数人立时便被这金光灿然的小斧头斩为两截,更为恐怖的是,逸出的元神一个不剩地全被这些小斧头收去,向下扑去的众人立时便仓皇逃了回来。

星河脸沉如水,立于空中,数柄小斧头夹带着金光向他袭来,冷哼一声,星河左手伸出,整个左手已全然变成了紫色。小斧头与他紫色的手轻轻一触,立时便化为乌有。

白素贞张大了嘴巴,有些震惊地说不出话来:“张扬,难怪雪山派有如此威名,竟我连盘古大神的开天斧也在他们手中,真是不知这雪山派还有什么惊喜送给我们!”

张扬哈哈大笑,“好,宝贝越多越好,正好让我们增强实力,星河一出手,雪山派立时便会抵受不住,我们可以出手了!”

就在张扬说话的当口,星河一声怪啸,整个人忽地化为一道紫气,冲向那大汉,而昆仑诸老正得意地摧动七巧玲珑塔,拼命地想把真武护天旗和雪山诸人给吸入到塔中去。

张扬哈哈大着手一挥,一道无形的力道飞出,立时就隔断了七巧玲珑塔与雪山诸人之间的联系,呼地一声,雪山诸人一声惊叫,已是流星般地向下坠了下去,跟着他们一齐跌下去的,还有那七面被破去法力的旗阵。

白石不由大吃一惊,正不知所措地打量着七巧玲珑塔,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法宝忽然失灵了的时候,半空之中忽地伸出一只大手,只一捞,已是将七巧玲珑塔捞在了手中,大手轻轻一捏,巨大的七巧玲珑塔已是乖乖地变小,大手自半空中缩回,七巧玲珑塔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被这只大手给收了去。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白石一声狂叫,“还我的宝贝!”一句话还未说完,一阵劈里啪啦声,所有的昆仑诸老一人已是按了两个巴掌,一个声音悠悠地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可惜,可惜!”

随着这一声叹息,一个笑嘻嘻地年轻人现身在空中,白石愤怒之极,怒火一下子冲昏了头脑,他也不想一想,能举手投足之间收去七巧玲珑塔,并一人赏了他们两巴掌的人是他们能对付得吗?嚎叫声中,他已是冲向了张扬,手中佛尘高举,每一根细丝如同尖厉的剑尖,刺向张扬。

一道白影突然出现在了张扬面前,一阵隐约的白光闪动,一阵唰唰的声音响起,白石立时呆在空中,手中的浮佛尘已是只剩下了自己手中一个光秃秃的手柄,满天尽是飘浮着的佛尘丝,理智一下子回到了头脑之中,恐惧地大叫一声,转身便向后逃去。

身后猛地出现一只大脚,狠狠地踢在他的屁股之上,“看在你还是一个人的份上,老子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再要助纣为虐,小心老子让你万劫不得超生!”

白石长声惨叫,如同一枚弹丸一般,流星般地飞向远处,而昆仑诸人一惊掌门受创,马上一个个脚底板抹油,逃得干干净净。

空中,小青和铁汉一一现出身来,小青手中飞刀盘旋,一道道白光从手中飞出,袭向魔教众人,而铁汉更是兴高采烈,如意混天锤雷电闪烁,只往人多之处胡乱砸将下去。一时之间,场面被二人搅得大乱。

星河如同一团风暴,绕着手持巨斧的大汉话走,啪啪之声不绝,巨汉身上已不知挨了多少掌,如果不是星河顾忌对方手中开天斧的威力,每一掌都是一沾即走,根本没有发上多少力的话,这大汉就是再多少百多条命也是完蛋了。饶是如此,如招一过,那大汉也是神情委顿,眼看支持不住了。手中的开天斧舞动得越来越慢,破绽也越来越大。

而就在此时,张扬诸人适时出现,夺去玲珑塔,逐走昆仑派,剩下的众人也被他们打得大乱,星河蓦地收手,黑雾一闪一现,从原地消失,又出现在了空中,一双黑气沉沉的眼睛看向张扬,凶狠的光芒忽地闪现。“张扬,又是你!”

张扬哈哈大笑,将七巧玲珑塔在手中一上下地抛着,惫懒地道:“星河,这一段日子过得怎么样啊,屁股还疼不疼?嘿嘿,看你的样子也过得不怎么样,要不怎么将自己弄得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

星河仰天一阵嚎叫,“张扬,来得正好,我们新帐老帐一齐算。”身形一转,整个人已是隐入到一团黑雾之中,黑雾之内,隐约传来一阵阵了鬼哭狼嚎之声。

张扬身后忽地转出一人,星河不由惊呆了,整个人呆在空中,全身笼罩的黑雾猛地散去,眼中也露出少有的一丝温情,向前跨出两步,两手撑开:“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