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二十六章:突围

哪咤三太子一下子白了脸,俊俏的脸庞也一下子扭曲起来,尖叫一声,火尖枪劈面向张扬扎来,张扬屠龙刀当胸一横,已是将火尖枪格住,笑道:“三太子,要不要先将你的乾坤圈去修上一修啊?不要紧,我可以等你的。”

三太子不由气炸了肺,自从自己莲花化身,封神成圣以来,几曾受过这种腌攒气,大吼声中,身子一扭,已是化为了三头六臂,手执各种武器法宝,没头没脑地向张扬打来,“混帐小贼,我要活剥了你!”火尖枪一缩一冲,又向着张扬扎来。长笑声中,张扬屠龙刀化为一道白光,叮叮当当地与之打了起来。

天药真君一见有机可乘,不由心中窍喜,偷偷摸摸地转到张战场一侧,从身上摸出一件东西,却是他自己的法宝,一柄弯弯曲曲地钩镰刀,想必是平时用来收割药材是用的,一扬手,就向张扬飞去。径自飞向张扬的双脚,嘿嘿,割了你的双脚,看你还怎么飞来飞去和三太子斗,心中得意地想。

半空中忽地伸出一只素净纤白的玉手,两个手指一拈,已是将天药真君飞出去钩镰刀夹住,轻轻地一扭,啪地一声,天药真君的这件如意宝贝已是从中断为两净,一张甜甜笑着的俏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圣光仙子?”天药真君吃惊地叫了起来,“你竟然助这小贼?”

双儿冷笑道:“是又怎样?”

天药真君大怒道:“你就不怕玉皇大帝降罪,罚你永生永世不得进入轮回之境,到得那时,可就迟了!”

双儿对于天药真君的威胁不由感到可笑至极,“天界之中真是没有一个好东西!”双儿一棍子将天界所有的人都给打死了。

“死丫头,平常给你几分面子,是看在大帝份上,今日竟然坏我的宝贝,看我怎么收拾你!”天药真君抓狂地道,两手持着到处是洞眼的铁铲,便向双儿砸将下来。

双儿双手合十,身侧数丈之内,白光大盛,一圈圈的佛光以双儿为中心,向外散发开来,天空之中竟然传来阵阵梵唱,铁铲刚刚进入白光之中,便已化为乌有,天药真君大吃一惊,猛地如飞后退,双手握着一截铲柄,怔怔地看着双儿,“你….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见过几面的圣光仙子的修为如此厉害,手足不动,已是将自己的武器给击毁,这一下子吓得他心胆俱裂,再也没有胆子向双儿攻聘招半式。双儿冷笑一声,看也不看他一眼,车转身向着张扬这一边。

天空之中传来的阵阵梵唱让三太子心烦意乱,心中杀意竟然大减,隐隐有了一种不想再打下去的念头,反观张扬,却是丝毫未受影响,刀气纵横,虽然三太子也算是上界之中的一员骁将,但与张扬比起来,本身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再一受影响,越发地不济起来,首当其冲地便是手中的火尖枪当地一声,被屠龙刀打得飞了出去,一瞬间就无影无踪,也不知飘飞到了何方,跟着青刚剑,扭成了麻花状的乾坤圈,又一一被打掉,最后连脚下的风火轮也被屠龙刀给打得骨碌碌地飞到了一边,风雷全风。惊怒之下的哪咤三太子使出了身上最后的一件法宝,混天凌。一道红光,直奔张扬,霎那之间,红绸片片,已是将张扬围了起来,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崩地一声,混天绫已是变成了满天飞舞的碎片,在空中飘飘荡荡。三太子此时已是欲哭无泪,想自己生平也是经历了不知多少战,几时曾吃过之种大亏,手头的几件称心如意地法宝竟然被眼前这人一一给破去,正在心伤意惶之时,张扬已是大叫道:“呔,看看我的法宝!”一扬手,一根捆仙神飞了出来,直奔木立空中的三太子而去。

一边的托塔李天王一见,不由大吃一惊,“小心,这是捆仙绳!”哪咤三太子闻言大惊,正想借遁光逃去,却又哪里还来得及,一声响,已是被捆仙绳综子般地绑了起来,平平地跌在空中。张扬大笑道:“看你还往哪里逃?”这边的天兵天将已是潮水般地涌来,一股冲向张扬,另一股却是抢了三太子便奔了回去。

“找死!”张扬一声暴喝,手中屠龙刀圈转,一道道的凛冽的寒气吹过,涌上来的天后天将立时在空中被冻僵,张扬一口赛过钢刀的真气吹出,将他们全部融解在空中。

托塔李天王倒吸一口凉气,这小贼竟然恁地凶狂,竟然比当初大闹天宫孙猴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仰天吸一口气,一伸手,托在手中的宝塔已是飞离了手心,向着张扬飞来。“收!”他手捻法诀,嘴念咒语,控制着宝塔。

张扬忽地童心大起,“你有宝塔,我也有宝塔,却看谁得更厉害一些!”张手处,自昆仑派抢来的七巧玲珑塔已是飞起,迎向托塔天王的宝塔。

两塔放出的毫光纠缠在一起,发出的震天的巨响让天空中的天兵天将一个个站立不稳,纷纷向后退去。砰地一声,两塔撞在一起,一阵天摇地动,托塔天王的宝塔巍然不动,张扬的七巧玲珑塔却是倒飞回来。

“咦,还是蛮厉害的嘛,再来!”伸指一弹,一股真力加注到了七窍玲珑塔之上,再一次地冲了上去。托塔李天王上身前弓,两臂前伸,一张原本白暂的脸此时涨得通红,一声大喝,两塔再一次地撞到了一起,碰地一声,七巧玲珑塔上的缨络扫过,将天王的宝塔扫出了一道裂缝,但这一次地撞击,却将七巧玲珑塔的塔尖给撞掉了。

“***,原来你这塔如此厉害,老子不和你比了,再比下去,我的塔就没了!”张扬悻悻地道,正想收回宝塔,双儿银铃般地笑声忽地响起:“谁说我们的塔不如他的塔,张大哥,我来助力一臂之力!”手上一道白光伸起,自七巧玲珑塔塔顶汇聚而入,与张扬的苍穹舞合二为一,七巧玲珑塔光芒大盛,一个旋转,又飞了上去,再一次地一声暴响,天空中传来震天的惊呼声,托塔天王的宝塔竟然在大占上风的情况下被七巧玲珑塔一撞二截。

心疼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的托塔李天王暴怒地跳着脚,大手一挥,“全军突击,给我上,给我剁碎了他们!”

潮水般的呼啸声响起,密密麻麻地天兵天将排着整齐的队形,一排排地向中间压了过来,看情形,挤也将张扬和双儿两人给挤碎了。

双儿飞身上前,伸手将张扬一挽,两人一同跃回到飞来峰之上,张扬低声道:“***,好大的阵势,人多就是好,双儿,咱二人合力,将这飞来峰给震碎,利用这股力量脱离他们的包围!”

双儿点头道:“一切都点大哥的!”

战场之上猛地沉静下来,虽然成千上万地天兵天将仍在高声呼喝,但空气中却传不出一点点的声音,一股金光绕着张扬盘旋,一股白光绕着双儿盘旋,慢慢地,金白二咱颜色的光芒开始慢慢合拢,混合到了一处。

托塔李天王本能地感到不好了,挥臂狂呼道,“快,快,攻上前去!”狂涌而上的天兵天将们到了飞来峰上一丈方园之时,却再也无法前进分毫,一股强大的力量反弹回来,震得前排的士兵向后倒飞回去,后边的却又在加劲地向前涌来,一时之间乱成一团。

爆炸来得无声无息,场中所有的人甚至没有听到哪一声可怕的声音,飞来峰消失了,天空中忽地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股可怕的能量风暴以飞来峰爆炸的地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漫延开来,所到之处,将所有存在的东西撕为粉碎,本领低微的天兵天将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已经化会乌有,连同他们的元神消失的无影无踪,天地之间一阵剧烈的摇晃。而托塔李天王和天药天君二人的见识却高明的多,当那一股能量刚刚显示出份量的时候,大惊失色的他们已开始疯狂地后通,托塔李天王的手中还没有忘了拎上那被捆得综子一样的儿子哪咤三太子。

半晌之后,爆炸声才从天际隐隐传来,越来越大声,几乎将他们的耳朵震破,几人没命般地向后奔逃,力图逃脱这股能量的威力范围。在这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风暴当中,三人如同风中之烛,随时都有可能被吹灭。

好不容易爆炸之声落下,此时三人已是距爆炸中心约有千里之遥,可怜来时千军万马,此时却是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二个光杆司令以及一个综子一般的三太子。三人儿狼狈之极,身上威武的盔甲此时早已不知去响,贴身的衣物被撕的七零八落,零零散散地挂在身上。

“小贼,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托塔李天王愤怒地咆哮起来,天药真君却是垂头丧气,此二人的功夫如此高明,凭他们几人的实力连别人一根毫毛也不可能伤着,还能怎样不放过他们。

“天王,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天药真君转过头,看着与他一样狼狈的托塔李天王。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回天界,搬救兵,在来与这小贼一决雌雄!”托塔李天王大声道。

“可是我们这一次损失了这么多的天兵天将,还不知大帝会怎么处置我们呢?”天药真君心有余悸,他可不想再一次地被绑缚刑台,受那九九八十一的天雷击身之苦,他这一提醒,托塔李天王也不由得发起愁来,自己带来的数万兵将一役之中损失殆尽,他可以想象得到玉皇大帝那一张愤怒的脸。

看着惊慌的托塔李天王,天药真君忽地有了一种快感,怎么说这一次也由一个托塔天王来替自己顶着了,就是要绑去挨雷击,想必也不会找到自己头上,谁叫他的地位比自己高呢?在心中嘿嘿地笑了起来,心中莫名以有了一种快意。

天界,灵宵宝殿,这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显然也波及到了这里,整座宝殿一阵东摇西晃,各咱珠光宝气的阵设哗哗啦啦地跌落了一地,满殿的文武大臣们都是大惊失色,玉皇大帝霍地站了起来,眼睛猛地扫向立于一侧的太上老君,两人同时惊呼道:“苍穹舞!”刚刚爆炸的能量已是让他们分辨了出来,正是让他们寝室难安的苍穹舞。

“玉皇大帝,我马上带人去追,力图将此人拦截在天界,请大帝马上召集其余四位大帝,趁此人羽翼稍未风满,将其击杀,否则后患无穷。”太上老君当机立断。

“千里眼,顺风耳,巨灵神,二十入星宿战将,马上跟我走!”拂尘一摇,太上老君急如星火地向外奔去,在他的身后,一连串的神将跟了上来。

玉皇大帝大声道:“来人,击鼓,撞钟,请北方北极中天紫微大帝,南方南极长生大帝,东方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西方太极天皇大帝速速来灵宵宝殿。”他几乎是喊了出来。

沉闷的鼓声和钟声猛地在天界之中响了起来。

“报!”一声大呼自殿外传来,一名神将如飞般地赶来,跪倒在灵宵宝殿的地上:“禀报玉皇大帝,天界与魔界相连的十八个入口同时遭到攻击,魔界攻击力量极猛,驻守十八个入口的青龙孟章神君、白虎监兵神君、朱雀陵光神君、玄武执明神君以及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南岳衡山司天昭圣大帝,中岳嵩山中天崇圣大帝,北岳恒山安天玄圣大帝,西岳华山金天愿圣大帝等一齐向天庭告急,请大帝速派援兵前去救援。”

殿中所有人包括玉皇大帝在内,同时变色。

山雨欲来风满楼,众人的心中同时浮出了这一句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