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三十四章:略显神通

牵着马儿,张扬和双儿以及星月三人一行终于在距离战场近百离的地方找到了静边一战中残余的郭子仪部队,不到万人残兵歪歪斜斜地大多躺倒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看着他们的主将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但是却没有人站起来欢呼,他们被不久前的这一战完全打破了胆,对于他们的主将也失去了信心。

丢掉手中的马匹,张扬慢慢地穿行在这一伙残兵当中,他们大都受了伤,却因为没有及时的得到医治,伤口已是化脓,一片难闻的气味充斥着整个营地。

“郭大人,你回来了,太好了!”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张扬循声望去,一个穿着将军服色的人躺在一边,脸色腊黄,身下流淌着一大滩的鲜血,周围几名卫兵束手无策,看着张扬走过来,一齐站起来,看向张扬。

这是郭子仪的偏将边关将军,张扬迅速地从郭子仪留给自己的记忆中找出了这名将军的资料,走上一步,蹲下来,察看着对方的伤势。

“郭大人,没有了,我已是不中用了,这一条腿基本上已是和自己分家了!”边关苦笑着道。张扬看时,果不其然,边关的一条腿自大腿处挨了一刀,骨肉分离,基本上只有一些筋脉连接在一起,虽然用了一些药,但也只是稍微让血流得慢了一些,,由于失血太多,伤口处的肉已是泛白色,加上被斩断地骨头枝枝丫丫地戳在外面,让人触目惊心。

摇摇头,张扬道:“边关将军,不要紧的,你的伤可以治好!”

边关苦笑着道:“就算治好,也成为一个废人,对于一个武将来说,失去一条腿跟丢掉一条命又有什么差别?”

张扬微微一笑,给双儿使了一个眼色。双儿已是明白了张扬的意思,但心里却又有些糊涂,这样的伤,他就能治好啊,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略一寻思,已是明白了其中的关窍,现在的张扬可是节度使郭子仪大人,有些手段自是不方便使出来。

微笑着走上前来,两手抬起边关的断腿,从断裂之处一一对齐,边关好奇以看着这一个绝色女子,不明白她要做些什么?难不成她是想将自己的这条腿结好么,这可真是天方夜潭了。双儿手上略略一使劲,边关不由一阵剧痛,哼了一声。

“哎哟,对不住了,边将军,我第一次给人治伤,有些笨手笨脚的,你可不要见怪!”双儿娇声道。

什么?边关的眼睛又直了,第一次给人治伤?看看自己的境况,倒是一个不错的试验品。“姑娘尽管动手,反正边关的这条腿也废了,给姑娘练练手也是好的,只要姑娘以后能为弟兄们将伤治好,边关痛上一痛又算什么?”

双儿笑道:“开始是有些痛了,如果不给将军将这筋脉对准,以后不免有些不方便!”边关不由大奇,“姑娘,我这条腿能治好,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像是在开玩笑么?”双儿笑着,将边关断腿上的筋脉一一对准,手上白光一闪,已是将伤口之处完全笼罩了起来,纤纤十指不停地在白光之中点敲推拿。

边关只感到伤口处一阵阵地酸麻,心中不由又惊又喜,他是一员武将,以前也多次受伤,每次伤口将愈的时候,就是这种酸麻的感觉,狂喜之余不禁又是大感惊讶,这女子倒底是什么人,竟然有如此手段。

双儿手上白光一敛,站了起来,拍手道:“好了,边关将军,你站起来试试看!”

几乎以为是在梦中,边关看自己的腿时,哪里还有一点伤痕,原先受伤之处肌肉雪白,不曾有一点受伤的痕迹,伸手在自己脸上狠狠地扭了一把,疼得不由滋牙咧嘴,这才明白这并不是梦。试着将受伤的腿弯曲几下,一丝疼痛的感觉也没有,慢慢地站起来,边关试着走上两步,一阵狂喜涌上心头,这条断腿竟然在这一时间里完好如初,猛地跳了起来,在地上奔跑几步,狂叫道:“我好了,我好了!”

众多的士兵的眼睛一下子就直了,边关的伤在他们中是最为严重的之一,竟然被这个女子举手投足之间就给治好了。

“神仙手段啊!”边关深深一揖,向着双儿道:“多谢女神仙,我这条命就是女神仙给救回来的,大恩不敢言谢,以后若有女神仙用得着我的地方,边关皱皱眉头,就不是爹生娘养的!”

双儿抿嘴笑道:“边关将军,可不敢这么说,我可不是什么女神仙,我只不过是你们家郭大人的朋友罢了,你要谢,就谢他吧!”

张扬哈哈大笑,一把搂住边关的肩膀,道:“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这一下营地里立时就轰动起来,所有受伤的士兵都向边边涌来,哪些受了重伤无法行动的,挣扎着在地方上爬着向这边而来,“神仙,救命啊,救救我们吧!”场中不由一时大乱,哪些没有受伤的士兵也是向这边围拢过来,都想看一看这女子的神妙手段。

“不要乱!”张扬一声大叫,跃上马背,大声道:“弟兄们,不要乱,只要是受了伤的,都会很快将你们治好,现在各归本队,由各队校尉管理,先将受伤最重的伤员抬过来,先给他们治理,根据受伤的轻重来排队,没有受伤的弟兄们迅速去安营扎塞,现在由边关将军统一指挥!”

一声令下之后,所有的士兵们立时就向自己的长官奔去,很快,已是站好了队形,紧接着,一个个重伤号被其它人抬了出来,向这边而来。轻伤者则原地坐下,而没有受伤的士兵则在边并的指挥下开始安营扎塞,原本低迷之极的士气也一时有所回升。

张扬笑嘻嘻地向双儿和星月两人一揖,道:“哪就有劳二位女神仙了!”

“去你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嗔道。受伤的人太多了,这可有得二人忙了。二人将袖子挽起,已是准备大干一场了。在一片呻吟声中,两人正式开始了他们的医人生涯,不同的是,双儿所在的地方是白光闪烁,而星月那边则是紫气弥漫,原本一个个奄奄一息的伤者在那人的神仙手段之一一个个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精神百倍地投入到正在扎营的队伍中去,每治好一个,营地里都是响起一片欢腾。

一直忙到月上中宵,双儿和星月纵是神通广大,也感到了一阵疲累,好在终于干完了,现在的营地之中,所有的士兵一个个生龙活虎,精神百倍,被打掉的士气也重新回到了他们的身上。

中军帐里,张扬高居其上,以边关这道的一些残存下来的偏将,校尉依次下坐,星月和双儿则坐在张扬的两侧。

“各位,今晨之败的原因,我已是查探清楚了,我们的失败非战之罪也!”张扬开口便道。下面的各位将军不由一个个面面相觑觑,非战之罪,那是什么原因?

“敢请大人明言!”边关站起来,抱拳道。

“各位将军,在叛军的阵营中,有着几名妖人,他们习得了一些害人的法术,在两军对垒之时突然施展出来,将我们的将士害死,这才是导致我们失败的根本原因。”张扬出语惊人。

“各位将军在作战之时难道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么?”张扬问道。

所有的人都是不由偏着脑袋,苦苦思索起来。

“我有点想起来了!”一位校尉大叫起来,他是一名残余的骑兵军官,“当时我们发起冲锋之时,对方发箭险拦,但当时我身边的数名骑兵明明没有中箭,但是也突然摔下了马去,当时我还以为是马儿受惊,将他们掀了下去呢?大人这么一说,我有些明白了,这些人都是马术精良之人,所骑战马又都是久经阵战,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不错,是的,我们很多士兵还没有同敌人接战,已是倒了下去了!”帐中乱七八糟地叫了起来。

“大家所说得不错,这就是因为对方有人在施展妖法之故。”张扬大声道。

“哪现在怎么办啊?他们有妖人助阵,我们这仗还有得打吗?怎么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一名校尉大声叫了起来,一脸我苦相。

边关站起身来,左右扫了一眼,所有的校尉立时都闭上了嘴巴。“大人既然知道了真相,想必已有了对策,何不明言,也让将士们心中有底?”

张扬点点头,呵呵笑道:“找出了原因,就好办了!我们运气很好,就在我苦无对策之时,却碰上了这两位神仙。”伸手向一边的双儿和星月一指,“这两位仙子神通广大,想必各位已识过了,我当初在京城为官之时,曾与她们有过一面之缘,因此,央告两位仙子来我军中,助我一臂之力,所幸两位仙子虽然已是跳出五行外,不在红尘中,但却仍是心系我黎民,一听我之言,立时便随我来此,愿意来帮我们对付这几个妖人!”张扬瞎话一张嘴就来,听得一边的星月和双儿忍俊不禁,险些便笑了出来。

帐内的气氛一时活跃起来,一名校尉站了起来,“两位女神仙的医治功夫我们是见过了,当真是生白骨活死人,但这两军对阵,可与此不同,却不知两位仙子还有什么手段,可否让我等见识一下?”

众人都是轰然应是,“请两位仙子略施手段,让我们见识一下,开开眼界吧!”帐内一片央告之声,张扬知道今日若不能将这些将军们的士气鼓起来,以后的仗就根本没得打了,向二人使个眼色,微微点点头。

星月站了起来:“各位将军,我叫星月,这位妹子叫双儿,以后大家不要叫我们什么神仙了,请大家称呼我们的姓名即可!”

微笑着顿了一下,又道:“各位将军想要见识一下我们的手段,完全没问题,却不知道各位要看些什么?”

众人一楞,这个倒是没有想到,正思索间,外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报!”一名探子如飞般地跑了进来,单膝点地,大声道:“大人,不好了,叛军分成两路,正向我们这边来了!”帐中的各位将军立时轰地站了起来,面现惊慌之色,说实话,他们已是被打怕了,当时自己这方兵力丝毫不少于对方,仍然被打得大败,现在兵力大损,已是只有对方的五分之一,胜败之数,可想而知。

星月忽地眼中一亮,道:“各位将军,你们不是想看看我们的手段么,眼下正好,我和双儿妹妹两人就变个戏法给大伙瞧瞧,如何?”

“变戏法?”众将都是大惑不解,大敌当前,还有什么心思看变戏法?如果是别人说将出来,众人早就要哧之以鼻,但说话之人却是大伙的救命恩人,却是不能太过分了。

边关疑惑地道:“不知两位仙子,哦,是星月姑娘和双儿姑娘,要变什么戏法给我们看?”

星月笑道:“现在不是有两股叛军过来了么?我和双儿妹妹两人施展一个障眼法,让他们就是走在我们的面前,也看不到我们如何?”

众人又然轰然大惊,“这有可能吗?我们可是有上万大军啊,就是瞎子,也看得见啊!”

张扬微笑不语,边关大声道:“所有人住嘴,大伙忘了我们的伤是怎么好的吗?我是相信两位姑娘的。就请姑娘施法!”

张扬走下来,道:“两位仙子,我可将这满营的将士们的性命都交给你们了!各位将军,现在你们回营,所有的士兵都立刻备战。如果两们仙子失手,我们就要大战一场了!”说完,向着两人坏坏的一笑,气得两人一句话也说来出来。

营地当中,所有的士兵们都刀出鞘,弓上弦,紧张地注视着不远处蜿蜒而至的两条火龙,正奔着自己这方而来,众位士兵心中都是满心疑惑,大敌当前,将军们竟然不许有一人异动,只是将人全都集中在一起,作好了战斗的准备。虽然心中慌乱,但看到主将却是一脸泰然之色,也只得强自支撑。

星月和双儿两人走到营地中央,装模作样地向天祷告一阵,两人手指同时向天上一指,立时,一道白光,一道紫气自天而降,落在两人的手指之上,两人微微旋转,紫气白光汇拢一处,蓬地散开,将整个营地包了起来,紧接着两人再捏出几个印诀,紫气白光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蹄声如雷,叛军的队伍轰隆隆地开到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