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四十六章:破关

太阳渐渐地升上了正空,但这场大战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城墙之上,原野之间,到处倒满了战死的尸体,殷红的鲜血顺着城墙流下来,在地上汇成一股股红色的细流,沽沽地钻入地上,将黄土染面红色。朔东军已是慢慢地迫近了城墙,无数的高架涌了上去,更多的士兵从上面跳上城去,越来越多的云梯已是立了起来,从远处看去,就像是一条条绳索一般挂在城墙之上。他们已成功地在东陵关的城墙之上撕开了一条口子。

边关不由大喜,一声令下,后续部队蜂涌而上,他要保住这条裂口,以这里为突破口,攻进城去。张扬却是紧张地注视着城楼,他知道,真正地大战还没有正式开始。

城楼上的六人终于坐不住了,朔东军将缺口越撕越大,愈来愈多的人从缺口处涌了进来。“大哥,我军抵挡不住了,我们出手吧!”那老大面色阴沉,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好,老二,你先来动手,我们其余的人留心观察,看对方怎样应对。”那老二兴奋地答应一声,一步窜了出去,摇身一变,已是化为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兵,偷偷地混进到了人群之中。看到一群群的朔东军狂攻而来,他的眼睛闪动着嗜血的光芒,伸手自怀中一摸,手中已是多了一把小小的三棱剑,在手中掂了一掂,嘿嘿笑道:“好家伙,让你们尝尝我的三棱心如剑!”将那剑儿一抛,已是飞到空中,哗啦一声响,一口剑已是化身为百来道剑光,拖着长长的剑芒,向着已攻上城头的士兵射去,一声声惨叫声响起,踏上城墙的士兵整排整排地倒了下去,在空中微微一转,已是将攻上来的朔东士兵扫清,微微一顿,向前疾飞,飞斩那高高的木制高台。

张扬回首道:“双儿,他们动手了,你去应付!”

“是!”双儿一摧**战马,飞快地向前奔去,人尚在半途,白绸一闪,已是飞向半空,缠向那正在战场之上肆虐的三棱心如剑。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双儿这一出手,那佛家功夫浩然的正气立时让那老大吃了一惊,叫道:“老三,快去帮老二,他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几人的神色都是凝重起来,想不到对方军营中竟然有这样的高手在,先前的大意与无所谓立时就抛到了九宵云外。

老三一跃而出,一扬手,空中已是多了八十一把形似桃花的飞刀,旋转着斩向双儿那娇若游龙的白绸,双儿格格一笑,道:“好,这才有点意思!”在飞驰的马上竟然站了起来,衣袂飘飘,两手蓦地一分,白绸在空中一分为二,一道迎向那八十一把桃花飞刀,另一道却仍然是缠向那三棱心如剑。

老二宗天宫宫主冷笑一声,“想以一敌二,未免也太托大了一些,两手一振,三棱心如剑在空中转动着形成了一个车轮大小的园盘,滴溜溜地削向白绸,但他的三棱心如剑与白绸一碰,立进便知道眼前的这个小女人绝没有托大,白绸毫不费力地切进了园盘的正中心,微微一摆,已是将整齐的三棱心如剑打乱,宗天宫宫主身形一振,再也不能掩藏自己的痕迹,人冲天而起,尚在空中,身形已是数变,待立在空中之时,已是变成了一个高约数丈,身披黑甲的巨汉。两手拼命转动,将百十来口三棱心如剑收了回来。与此同时,八十一枚桃花飞刀与另一半白绸一碰,竟是如同撞在钢板之上,叮叮有声地反弹回来,老三城天宫宫主一把由回飞刀,一看刀刃,脸上已是变色,竟然被碰出了一粒粒米粒大小的缺口。心中倒抽一口凉气,知道遇上了劲敌,城天宫宫主也是冲天而起,站到了宗天宫宫主的身旁,与他一样,也是身高数丈,身披黑甲,与之不同的只是头上的头盔,一个是红色,另一个却是橙色。

白绸飘然而下,落在双儿的身上,双儿娇笑一声,连人带马飘然而起,直上九宵,白衣白马,衣裙飘风,当真是风彩绝伦,城上城下看到如此场景,轰然地惊叹声中,竟然忘记了厮杀,两方数十万人同进抬起了头,看向天空。

一道道的黑雾以两人为中心,向外散发开来,双儿微微一笑,突地双手合十,口中微颂起来,一圈圈的佛光闪现,无情地扫荡着黑雾。

老大阴天宫宫主终于站不住了,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女人所修练的功夫竟然正好是魔气的克星,霍地站了起来,“老四,去助老二老三一臂之力,一定要将这个女人拿下!”老四气天宫宫主大声应诺,穿窗而出,此时也不用再担心隐藏什么行藏,一道黑雾直冲上天,出现在另两人身旁,三人呈一字排列在一起,空中立时魔气大涨。

张扬叹了一口气,对方三人齐上,双儿必然不支,身边的铁汉和鸣凤也是看出了危机,“我们去助双儿一臂之力!”张扬无奈地点点头,手头实在无人了,实在不行,只好自己上了,如此时刻,也顾不得手下的众将士怎么看了,事过之后再想一套说辞来蒙骗他们吧!

铁汉和鸣凤正待飞身而起,天空之中忽然传来一阵哈哈大笑声,“哈哈,三个大男人打一个女子,笑话啊笑话,老子看不过眼了,吾老牛来也!”

张扬心头一阵狂喜,星月他们终于赶来了。天空中的浮云轰地一声炸开,云层当中,慢慢地显出六个身形来,当头一人,正是红衣飘飘的星月。那牛魔王一身金甲,浑身金光闪闪,头上的两只牛角却是黑得发亮,大喝声中,手里抡着一把三尖两刃刀,自空中雷霆万均地对准三人一刀便砍了下来,他那三尖两刃刀一出手,刀身便足足有了一丈大小,这一刀劈下,正好将三人全都罩住。一看大哥动了手,覆海大圣蛟魔王,移山大圣狮驼王,浑天大圣鹏魔王,通风大圣弥猴王一个个都是不甘人后,都是大叫着自空中拿着兵器,狂吼乱嗥着当头向三人罩了下来。

阴天宫主心头狂震,好家伙,果然是高手众多,竟然一气来了数个大罗金仙级别的人物。这当儿再也不能隐藏实力,身子一闪,唰地一声,已是移了出来,升到空中,却是浑身黑衣黑甲,头戴黑盔,身形比其它五人都是高出了一大截。另外两人也是如影随形,飞了起来,全身着黑,只是头上的头盔却是黄色和蓝色。

阴天宫主一声不响,手中一抬,已是多了一柄细若游丝般的红色细剑,在空中一晃,已是化为了一百零八口,满天向打头而来的牛魔王罩去。

叮叮叮无数声细响响起,牛魔王一声大叫,已是向上抛飞起了上千丈,哇呀呀暴喝一声,“老家伙好生厉害!”在空中一个筋斗,已是又如同流星般的向下砸来,阴天宫主冷哼一声,一百单八口红色细剑一晃,猛地合在一处,变成一把红色巨剑,当地一声砸在牛魔王的三尖两刃刀上,牛魔王又是一声大叫,再次向上飘飞,而阴天宫主这一次也是拿不身形,向下降了数丈有余。通风大圣弥猴王大叫道:“大哥,我来助你!”一根黑黝黝的镔铁棍舞得风车一般,冲向阴天宫主,当当当又是无数声响,一阵阵黑铁纷飞,镔铁棍竟然被削下一层层铁屑。正在左右支绌时,牛魔王又是大喝一声杀到,两人围住阴天宫主,转着圈的杀将起来。

覆海大圣蛟魔王,移山大圣狮驼王一人手执副乌去神鲛丝网,一抖开,满天乌云般地罩向老五非天宫主,而移山大圣狮驼王却是两手各提一块千斤巨石,没头没脑地砸向非天宫主,而老六屡天宫宫主也是毫不清松,虽然只有浑天大圣鹏魔王手提一根鸡抓一样的兵器照着他乱刨,但却加上了一个手持游龙鞭的星月,实力比几位大圣可是高明,反倒是他险象横生,手里的桃木飞剑只能紧紧地护住自己,而不能还手了。看到老五危险,正在围攻双儿的老四气天宫主只向转而攻向星月,分担他的压力,但双儿的白绸竟然又同时飞了数根出来,缠向他,六人顿时分成两组,混战起来。

此时,双儿对阵老二宗天宫宫主和老三城天宫宫主已是稳占上风。束衣白绸化身千万,将两人团团包裹起来,道道白光发出,不断地侵蚀着二人的魔气,让二人叫苦不迭。

张扬眼看着两面相斗,本方已是大占上风,不由心中欢喜,令旗一挥,大叫道:“铁汉,命令为开路先锋,给我冲上去,破关!”

“好勒!”铁汉兴奋地大叫一声,如意混天锤高高举起,大吼一声,“将士们,给我冲啊!”这一声如雷般地吼声猛地将仰头看着天上剧斗的众人惊醒,同时摇摇已是仰酸了的脖子,发一声喊,向着城墙再一次地发起了冲击。

铁汉挥舞着大锤,迈开大步,一个人冲在了最前面,城头上的士兵发一声喊,万箭齐发,对准铁汉攒射过来,铁汉两锤护住头部,对于其它部位却是不理不睬,无数的箭支射在他的身上,发出叮叮的声响,一一反弹开来,不到片刻,铁汉已是冲到了城下,两只大锤一扬,大叫道:“小子们,给我上!”一锤击在城墙之上,轰地一声城墙已是破了一个大洞,又是连接数锤,洞口已是越来越大,冒着箭雨冲来的士兵发一声喊,已是顺着这个洞口涌了进去,里边,守城的士兵已是狂喊着一队队的涌了过来,意图将这个缺口堵住。铁汉此时却是砸墙砸上了瘾,大声叫着号子,沿着破洞一路横向锤了过去,烟尘纷飞当中,缺口越来越大。

涌进城去的士兵忽地又潮水般地向后退了出来,险些将正兴高采烈的铁汉挤翻,铁汉大怒,一回头,却见城内一个叛军将领两手各执一件奇门兵刃。半边是锯半边是刀,每一次挥出,都是大片大片的火焰喷出,正将自己的手下杀得鬼哭狼嚎,不由大怒,将身子一跳,已是跳到了此人的面前,两锤一个泰山压顶,直砸下去,“操你娘的魔崽子,我锤死你!”那人两件齐举,也是狠狠地砍了过来,“砍死你这个死妖怪!”两人的兵器一碰,一声大响,那人倒飞出去,却是敌不过铁汉的巨力,但他兵器之上发出的火焰却也将铁汉身上的衣服烧得七零八落。铁汉愈发地愤怒了:“死魔崽子,嘴我玩火,老子玩死你!”两锤交击,一道闪电猛地追上仍在向后飞出的那将领,一声响,已是将那人半身打得焦黑。呵呵大笑着的铁汉涌身追去,一边追,一边不停地放也闪电,不住地击在那人身上,只打得那家伙身上火星四溅,青烟乱冒。追出数十丈之后,终于将其赶上,铁汉大叫一声:“小子,让你看看老子是怎么玩火的!”一张嘴,一股纯白色的三昧真火扑将上去,腾地一声将那魔将已是浑身点着,只烧得吱哇乱叫,在地上翻翻滚滚,但这三昧真火,无论他怎样打滚,也是无法扑灭的,不多时,已是只剩下了两柄奇门兵刃当当两声落在地上,一枚浑园的珠子在空中飘飘扬扬,铁汉大喜,抢上一步抄在手中,眼珠一转,已是吞下肚去。又大呼着向前杀去。

阴天宫主看了身下的东陵关一眼,不由长叹一口气,这东陵关已是守不住了,对方有如此众多的高手,实在让人想象不到,抬头看一眼战局,自己还可以占住上风,但想收拾这两人家伙却不是容易事,老五尚自打了一个平手,但老六和老二老三却是有些危险,特别是老二老三,已是败象已现,这个白衣女子当真厉害之极,只怕鬼帝也好稍逊他一筹。

“走吧!”阴天宫主瞬间已是下定了决心,手中红丝剑在空中微微一顿,每道剑上猛地放出红光,在空中结成一张光网,向牛魔王和弥猴王两人罩去,趁着两人走避的一瞬间,他已是身形瞬移,手一伸,一柄红丝剑在手,横削向蛟魔王和狮驼王,一声大叫,蛟魔王的乌去神鲛丝网已是被斩了一个大洞,红剑回转,将狮驼王逼退一步,已是将老五非天宫主解脱了出来,两人合力,同时攻向星月,星月一声娇喝,身形猛地腾起数百丈,屡天宫主趁着这个空当,已是一头冲出,与两人合在一处,此时六人一齐冲向双儿,双儿两腿一夹,马儿飞退,六位魔头一齐折身,冲向天空。

牛魔王在一场混战中却是吃了阴天宫主的大亏,看到几人逃走,心中不愤,自怀中一摸,却是摸出了一副小巧的弓来,伸指一拉,大叫道:“休走,看我的落日弓!”一声脆响,一枚亮亮的园团飞了出去,直奔逃走的六人。

阴天宫主冷笑一声,一扬手,将这枚园团一把握在手中,轻轻一捏,已是消失于无形。牛魔王等六人一齐咋舌,这老小子可真是厉害。

看到这六人逃走,损失了自己兵器的蛟魔王也是气不打一处来,也是从怀中掏出一件东西,“王八蛋,看我的万里起云烟!”一个长形筒子飞了出去,从中不断地飞出一团团的火来,直落到城中,瞬间,东陵关已是火光熊熊。

随着轰隆隆的声音,城门终于被击破,无数的士兵自城门,城墙,缺口之处蜂涌而进。东陵关,在经过了整整一天的激斗之后,终于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