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五十四章:苍穹六舞,混沌归元(下)

那是一片金色的海洋,无边无际,将整个的空间映成一片眩目的黄色,恍如实质的海水缓缓蠕动,旋转,在海面上形成一个个小型的漩涡,没有声音,没有空气,这里除了这金色的海之外,什么也没有。张扬就在这一片金海之上缓缓滑过,他惊叹着壮丽的景色,实在想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他想落下去好好地看一翻,但却惊骇无比的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也没有,没有身体,没有所有一个正常的人或仙所应有的东西,好似自己本身就和这里的一切是一体一般,自己就属于这金色的海,属于他其中的某一个构成。但却又有着属于他自己的思想和意识,张扬有些呆了,猛地意识到,来到这里的只不是是自己的神识而已,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来的呢?他紧张地回忆起来,哦,想起来了,是在与天庭至尊天皇大帝和长生大帝搏斗之时,自己使用了血光护神大法,之后的一切自己就不清楚了,难道自己已经死了么?这里就是自己最后的归宿之地,寂寞的,无聊的地方。他突然有些愤怒了,不,自己不应当就这样从这个舞台上退出,自己也不会败给那一群所谓的天庭仙人。一股怨气忽地冲天而起。

金色的海面开始慢慢地改变,海水的流速越来越快,一个个小小的漩涡开始汇集,金色的海水沸腾了,一股股巨浪冲天而起,一个巨大的漩涡在张扬的意识之下开始形成,金色的海水疯狂地旋转着向下涌去,一个金色的大洞出现在张扬的面前,一眼望下去,竟然看不到底在何方。

“你来了么?”一个意识忽然出现在张扬的脑海中。

来不及想象这是什么,也用不着去想,张扬自然而然地答道:“是的,我来了!”他向这金色的大洞飘去,好似里面有着让他极为心动的东西,随着他的没故,巨大的金色漩涡开始自上而下地慢慢地封闭,刚刚还如同开了锅的海面又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下落,不停地下落,无穷无尽地下落,金色的大洞好似永无边际,一阵欢欣自心底涌上来,张扬不知道为什么,但在冥冥之中,他认为这里就是自己应当来的地方,这里有着他的宿命,有着他更能认清自己的一切。

眼前猛地金光大盛,金色的大洞,海洋统统消失不见,出现在张扬面前的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建筑,张扬忽然感到这座建筑是哪样的面熟,似乎在这什么地方见过,又似是与自己有着某种神秘的地方,他苦苦思索起来。

啊,对了,这座建筑的式样赫然竟是自己一直朝夕相伴挎在颈中的血玲珑,那简直就是血玲珑的无限扩大版,天,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座与血玲珑一模一样的建筑?难不成自己又来到了血玲珑之中的那片意识之海么?可这里与那里完全不一样啊?张扬止住了脚步,有些躇踌了。

“呵呵呵!”脑海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开心的大笑声,“你想得不错,这里不是血玲珑中的意识之洋,血玲珑中的天地与这里相比,简直就是萤虫与日月争光,你带着的血玲珑不过就是一个座标而已,一个指引着你前进的座标!这里才是本源。”

“你是谁?”张扬的神识发出疑或的询问,这个说话者好像对自己了如指掌,但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就如同自己赤条条地站在另一个人面前,丝毫没有了自己的隐私。

“我是谁,我是谁?”声音再度传来,“在你真正了解这一切这前,你不会知道我是谁,就算我告诉你,你也不能了解。”

“那么昊天呢?昊天神他知道你吗?”张扬反问道。

唉!意识之海中传来一声长叹,“昊天,可惜了,他本来有机会了解这一切,但他失去了,他没有你的九丹同聚,就没有机会来到这里,多少年了?我也记不清了,时间对我们来说毫无意义。”

“为什么非要是九丹同聚,据我所知,昊天神的一身修为无人可比,如果不是天庭全力合计,是没有人能奈何他的,我的修为还远远达不到他的境地,为什么我能来,他就不能来呢?”张扬再度发问。

“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没有九丹同聚,就不可能来到这里,血玲珑也不会将这个坐标指引给他,他只能选择将薪火传下去,直到出现九丹同聚,你终于做到了这一点。”

“为什么?”张扬继续反问道。

“因为只有出现了九丹同聚,才有可能将苍穹舞练到顶点,才能对付得了那强大的敌人。”

“敌人就是天庭、三清以及释门么?”

“哈哈哈,你错了,他们只不是幕前的人物,如果单纯只是他们,当年的昊天如果还谨慎一定,还狡滑一点,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但他太傲气了,认为自己只手可以逆天,所以就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张扬彻底地震惊了,“你在说什么,连他们也还不是主使人物,那苍穹舞的敌人是谁?”

“你会知道的,这缘于一场古老的叛乱,你想要知道这一切,就只能等到你混沌归元以后,我才能告诉你,去吧,如果你能通过前边的考验,你将会知道一切,并将最终解决这一切!”声音消去。张扬前边的那座巨大的形似血玲珑的建筑忽地爆出万道金光,一股不可抵御的力道将张扬的神识向内里拉去,张扬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已是消失在了其间。

秘境之中,众人相对愁眼,星月泪眼涟涟,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张扬的身边,张扬此时面色如常,静静地躺在那里,如同睡着一般,但就是没有一点气息,脸色虽然苍白,但浑身却是柔软如常。

梦幻仙子脸色苍白,自从鸣凤将张扬三人带回来后,她立即运用自己强大的神识扫识了张扬的全身,八枚元丹静静地躺在张扬的身上,毫无动静,完全停止了向外吸引灵气,如同与张扬一般,睡着了一般,这让袁紫萝有些心慌,但张扬的情况却是与众不同,如果说张扬已经死了,那他的元丹就应当脱体自爆,化归本无,但那八枚元丹却又不像如此,只是静静地呆在那里。无论袁紫萝想尽办法刺激,都丝毫不能引起他们的反应。过了一日,星月携带着张扬的另一枚元丹返回秘境,袁紫萝立时将这枚元丹自郭子仪的肉体中抓出,逼入张扬的体内,这枚元丹一进入张扬的体内,就和其它八枚元丹一样,不动了。

袁紫萝,白娘子,铁壳,剑真人,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但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个个束手无策。

“怎么办,怎么办啊?”星月看到连袁紫萝都徒劳无功,立时大哭起来:“袁姐姐,张大哥一定是被地府抓走了,你带着我们杀进地府,去将他抢回来!”

袁紫萝叹了一口气:“傻丫头,你糊涂了么,像我们这类人,地府哪里管得着,我们本自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如果真死了,那就什么也不会留下,在这三界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大哥怎么了,还没有醒过来么?”门口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却是鸣凤扶着双儿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双儿在助张扬反击之时,引发三人激斗之时的能量场反击,险些便命丧当场,但好在她的碧云天却有着极强的自疗功能,回到秘境不久,借助秘境之内充足的灵气,已是有所恢复,勉强可以起得床了。

慢慢地挪到张扬的身边,看着众人的面色,双儿便立时知道情况不容乐观,伸手抓住张扬的手,眼微微一闭,一股白光立时便透过两人紧握的手向内传去。

“双儿妹子,你不要这样,你还没有恢复,这样会加重你的伤势的!”袁紫萝连忙阻止道。双儿缓缓地摇头:“如果张大哥不醒,我就算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不顾袁紫萝的阻止,碧云天源源不绝地输将过去,苍穹舞与碧云天本是同枝同叶,以往只要两者相遇,总会立起呼应,但现在快要过去一柱香的时刻,仍然是与先前一般无二,毫无反应。双儿苍白的脸上泛起一抹晕红,身体摇晃两下,向前一扑,又昏了过去。

一把抓起双儿,袁紫萝大叫道:“快,却取灵药来!”她知道双儿这是用力过度,将双儿交给鸣凤,“扶双儿小姐去休息,不要再带她来这里了!”

看了一眼仍在沉睡中的张扬,袁紫萝霍地站了起来,咬牙道:“白娘子,马上将秘境完全封闭,我们要好好商议一下对策,哼哼,长生大帝,天皇大帝,如果张扬真得有个三长两短,我秘境中人必将与你不死不休!”猛地转身,向外走去:“我们走吧,马上布置一下,如果张扬出了事,我们将倾力进攻长生大帝和天皇大帝的老巢,鸣凤回来报知,这两个人也被张扬重创,一身功夫百不胜一了,只要杀了他们两个,我们也算为张扬报了一分仇了!”

“好!”白娘子,剑真人,铁壳等大声应和着,跟随着袁紫萝向外走去。

星月却仍是一动不动地伏身在张扬的身上,低声道:“你们去吧,我要守着他,一步也不要离开他!”袁紫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点头,一语不发地向外走去,秘境之内忽地变得杀气冲天。

张扬的神识被那酷似血玲珑的建筑的猛地拉了进去,一入那大门之内,张扬随即没入一片金色的溶液之中,自四面的墙壁之上,一片片的金色飞跃而下,钻入那金色的溶液之中,消失不见,张扬的神识忽地传来一阵剧痛,脑袋轰地一声,所有的神识立时便被震得片片分散,从四周飞来的金色猛地增多,每一片金色夹裹着张扬被震得粉碎的神识,向中间汇聚而来,不多时,在金色的溶液之中,一个闪闪发亮的园球开始成形,慢慢地,园球开始一点点剥离,张扬的面孔开始出现了,在这一瞬间,这里竟然为张扬生生创造了一个脑袋。双眼霍地睁开,张扬的第一感觉就是痛,那不是一般的痛,而是如同用一把细齿锯在一下一下慢慢地切割着自己的身体,直疼到了心里去。张扬不由破口大骂起来,脸痛苦地扭曲着,眼睛鼻子几乎挤到了一处。半晌,张扬再也骂不出来了,一个脑袋有气无力地浮在金色的溶液之上。

一面墙壁上忽地出现一个大洞,自洞口之处猛地射进一束白光,向着张扬劈头射来,张扬大惊,哗啦一声,一只手臂破水而出,挡在自己面门,忽地又呆住了,自己怎么有了真实的身体,抬起手臂,放在眼前,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双洁白无暇的手臂上,闪着一层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金光,张扬眨巴了一下眼睛,慢慢地将自己的手没入溶液之中,向下摸去,果然不出他所料,自己的身体又重新出现了。

长啸声中,张扬旋转着自金色的溶液中升腾而起,那束白光正正地照在他的胸前,张扬放声大笑,身体在空中慢慢地旋转着,让这一束白光缓缓扫透自己的全身,全身骨骼一阵阵地响动,张扬只觉得无比舒畅。体内九枚无丹忽地一动,开始旋转起来,越转越快,屋内的金色溶液飞快地开始蒸发成金色的气体,自张扬的每一个毛孔中钻将进去,速度越来越快,终于,满屋的金色溶液消失无踪,张扬慢慢地落下地来,体内的九枚元丹此时已发生了巨变,丹田之处的三枚元丹竟然已成了三个金光闪闪的小金人,在他的丹田之内伸手踢腿,显得无比快活,而膻中穴中的三枚元丹则金光闪闪,内里凸凹有致,活脱脱的就像里面有一个什么,正要脱壳而出的模样。而百会穴中的三枚元丹再也不是先前的那一别黑沉沉的颜色,而是在他的上面隐隐闪着一层光辉。

心念一动,张扬的身体已是出了这幢建筑,置身与那广阔无比的空间,一声长啸,张扬的身体缓缓向上升起,波地一声,他已在瞬间出现在了那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的海洋之上。

“不负我所望,你终于闯过了这一关!”那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是谁,能不能让我见上一见?”张扬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全都拜此人所赐,虽然从来不怕天不怕地,但此时的他却终于有了敬畏之心。

“你知道吗?你刚才如果不能度过这一劫,一切都将灰飞烟灭,你将彻底消失在三界之中,刚刚的是比神仙度劫更要难以熬过的金身重造。现在你,与以前的你已是彻底不同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张扬问道。

“你想知道么?好,你自己去看看吧!”这个声音大笑起来。张扬眼前的景色忽然变了。一副副壮丽的景色出现在他的眼前。无边无际的土地,绿意盈盈的青纱帐,快乐劳作的人们,随着眼前如同电影一般掠过的画面,张扬不由感叹起来,这是怎样的一个世外桃源啊,快乐的人们一齐劳动,一齐收获,没有欺诈,没有争夺,没有名利,**,自由自在。

镜头慢慢地拉远,一幢幢无比壮丽的宫殿出现在张扬的面前,一个年青人含笑立于最高的殿堂之上,那面目之间,竟然有几分和自己相似。

“他是谁,他是谁?”张扬急切地问起来,“他是我,也可以说就是你。”声音在张扬的脑海中响起。

镜头蓦地一变,整个景色已是完全改变,张扬张口结舌地看到,年轻人踉踉跄跄地后退着,嘴角挂着金色的血液,在他的身前,六个相貌各异的人正在一步步逼近,天地之间四处燃起熊熊大火,雷声震天,世外桃源已成*人间地狱,到处浮尸遍野。紧跟着,画面之上呈现出一片片的金色,一切全都消失了。

“他们就是背叛了你的人?”张扬恨恨地道,莫名地,他对这六个人产生了一种极度地痛恨。“他们就是你所说的叛乱,他们是谁?”

“他们原是我的部下,他们分别叫做天吴、毕方、据比、竖亥、烛阴、女娲。”这个声音又缓缓地响起。

张扬呆了,彻底地呆了,这个人所说的六个人,正是传说中的创世之神。

“你说他们是你的部下?”张扬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的,他们是我的部下,我们统率着一个无为无争的世界,所有的人都一齐劳作,一齐收获,就算是我们,也不例外。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全都变了,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他们有了我们最为痛恨的名利之心,他们不甘心拥有如此大的神通却还要与芸芸众生一样去亲自劳动,他们不愿意自己的付出与收获不成比例,他们想要高高在上,任意操作所有人的命运,但他们却知道,想要做到这一切,首先就要打倒我,叛乱发生了,在我一无所的情况下,他们的偷袭得手了,但我毕竟是他们的首领,虽然受了极重的伤,但也让他们不好过,他们想要彻底地毁灭我,但我终于成功地逃脱,虽然再也不能恢复身体和能力,但我的所有能力化为了这一片金色的海洋,我制作了血玲珑,投入了茫茫尘世,寻求着能继承我这一切,然后重新改变这一切的人,不知过了多少年,血玲珑找到了无数个,但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但他们死后,所有的能量又被血玲珑吸到了此处,我们在这里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地出现。”

“我也是这其中的一个么?”张扬哑然问道。

“你是最新的一个,也是最有望成功的一个!”

“但是我的对手可是他们,而我原来以为仅仅是天庭和三清释门,他们就让我头痛无比,更何况是六位创世神!”张扬苦笑道。

“哈哈哈!”那人大笑起来:“你太小看你自己了,你是谁,你是将继承我们所有能力的人,只要你有这个能力。而所谓的天庭三清释门只不过是他们的傀儡而已,而所谓的创世神他们也只不过是我的部下,只要你想做,就可能做到!”

“看了吗?只要你将这一片金色的海洋全都吸尽,他们就将不会是你的对手!”

张扬看了一眼那无边无际的海洋,不仅倒抽一口凉气,“这要我练到何时?”

“时间对于你我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只要你练到苍穹十舞,你将重造天地,再创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