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五十五章:进攻的号角

张扬默然无语,看着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金色的海洋。

“你怕了么?”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不,我不是怕,我只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张扬答道。

“信心是通过一场场击败对手获得胜利而积累起来的,随着你重返属于你的那一片世界,你将会重新建立起信心,你将会发现你以前所畏惧的对手将变得不堪一击,好了,你还需要一段时间来修炼,我不打扰你了,你好自为之吧,记住,想要对付你的敌人,你必须像狼一样凶狠,像狐狸一样狡滑,像狮子一样勇往直前!”

金色的海洋重新恢复了寂静,张扬飘浮在大海直上,两眼凝视着前方,不知矗立了多久,他缓缓地张开双臂,身体内原先汹涌澎湃无穷无尽的仙力此刻丝毫不见踪影,但张扬却丝毫感受不到身体缺乏力量,相反的,他只觉得全身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力量想要宣泄出来,体内一片混沌,一个小小的金色海洋在体内缓缓旋转,而丹田之内的三个小金人欢呼雀跃地在金海之内飘起沉下,胸前膻中穴的三枚元丹上各有一根金线连接在金海之上,而百会穴中的三枚元丹也是如此,只不过那三根金线却是细得多,流动也是缓慢得多。张扬心中明白,只有百会穴中的三枚元丹也修成如同丹田之内的那样的小金人,自己才算大成吧。

深深地吸一口气,他想要在离去之前再多吸取一点这无穷无尽的能量,随着体内的金色小海洋的流转,外面那无边无际的金色大海又沸腾起来,一股股的金色溶液将张扬包在其中,但张扬惊讶地发现,无论自己怎样用功,都是丝毫不能吸取这股庞大的能量了,看来那个声音说得不错,除非自己再上一个新台阶,否则体内是不可能再有地方能容纳这些能量了。

长啸一声站起,张扬凌空而起,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秘境之中,时间已是过去了半月有余,张扬仍是一副老样子,秘境中已是全体动员起来,准备要出动了,星月仍然守在张扬的身边,寸步不离,双儿再也没有来过,而是将自己紧紧地关在房门中,整日价地苦修着碧云天,所有秘境中人都在担忧着她的状况,自从那一次徒劳无功之后,双儿再也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也没有出过房门一步,袁紫萝虽然心中悲苦,但此时秘境之中已是以她为首,她不能让自己露出一点虚弱的表现,否则秘境之内军心必散。她强装着笑容,从容地准备着一切,同时又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她明白,以秘境如今的实力,即使天皇大帝和长生大帝重伤在身,但他们众多的手下的实力也是强大之极,何况天庭天外三位大帝随时会前来援助他们,不到万不得已,她是不愿意将秘境中人带上绝路的。

星月的小手轻轻地抚过张扬的面孔,喃喃地道:“张大哥,你这一觉睡得好久啊,怎么还不醒过来呢,你知道吧,我,双儿姐姐,袁姐姐都有多担心你吗?还有秘境之中你这么多的部下,每一个人都盼望着你快快醒来,重新带领我们踏上征程。张大哥,你不要逗我们了,快点醒过来吧!你知道的,我不能没有你,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唯一的期盼,唯一的依靠啊!”一滴滴的泪水扑挲扑挲地掉落在张扬的脸上。

一阵阵微弱的金光自张扬的身上闪现,星月不由一呆,赶紧伸手擦干眼泪,定眼细看之时,却是发现张扬身上的金光越来越亮,心中不由狂喜起来,张大哥要醒了么?她霍地站了起来,两手颤抖着,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巴。

但接下来,张扬身体的变化却让星月惊恐之极了,随着金光的越来越旺,他的身体却在逐渐的淡下去,金光越亮,身体就越淡,慢慢地随着金光的绽现,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在慢慢地消失。

“不!”星月一声撕怕裂肺的惨叫,猛地向前扑了过去,双手伸出,期盼抓住张扬的身体,不让他活生生地在眼前消失,但那金光却是形成一道屏障,星月根本无法逾越半分。“张大哥,不要离开我,不要走!”星月扑倒在地,无助地向前伸出双手,希望能留住一些什么。

但是情形让她失望了,张扬的身体无可逆转地在金光之中消逝的无影无踪,星月扑倒在地,张大了嘴巴,已是哭不出声来了,将脸孔紧紧地埋在地上,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不要,张大哥,不要走!”

室中金光一亮一闪,重新恢复了平静。星月不愿睁开双眼,她不愿意看到那残酷的一幕,她的张大哥没有了。

一只手温柔地拂拭着她的头发,一个声音温和的在耳边响起:“傻丫头,张大哥当然不会走,我能走到哪里去呢?”

声音是哪么的熟悉,星月瞳孔猛地放大,霍地一下扭过头来,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滞了,那半蹲在她面前,一只手扶着自己头的不正是刚刚消失的张扬吗?是梦吗?星月狠狠地扭了自己一把,疼,这不是梦。难道是张大哥的魂魄不愿意离开自己,而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吗?她大大地睁开一双妙目,不愿出声,她生怕自己一出声,张大哥就又会消失了。

张扬笑了,似乎看透了星月的心思,柔声道:“小丫头,杂七杂八地想些什么呢,我不是好好地站在你的面前么,我可不是什么阴魂不散。”

星月忽地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叫声,一头扎进张扬的怀中,两手紧紧地抱住张扬,语无伦次地道:“张大哥,我不是在做梦,是真的,你真的回来了,可是你明明消失了的,为什么又出现了,张大哥,你又在吓我们不是吗?”

星月的大叫声惊动了秘境之内所有的人,袁紫萝第一个闯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在一霎那间,她也是呆住了,一双妙目情不自禁地流下两行长泪,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负在肩上的千斤重担一下子卸了下来,一瞬间,她几乎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房中白光一闪,自白光中双儿一步步走了出来,无声地走到张扬的身边,自身后拥住张扬,将俏脸贴在张扬宽阔的后背之上,张扬能感觉到一阵热浪袭过背脊,他知道,那是双儿的热泪。

门口又出现了白娘子,剑真人,铁壳,几人的脸色都是又惊又喜,半晌,他们才重新从如梦幻中的情景苏醒过来,看到房中的情景,心细如发地白娘子轻轻地一伸手拉了拉剑真人和铁壳地衣袖,三人无声地退了出来。

秘境之中一片欢腾,所有的人都是又叫又跳,欢庆着他们的首领无恙归来,屠龙自奔腾的大江中一跃而出,张开嘴巴喷出白气,将整个大江重新封冻,雪山派的弟子们欢呼着跃上冰面,在冰上翩翩起舞,今天,他们不用抬心屠龙会突然恶作剧将冰面解冻,因为此时的屠龙正伏在岸边,睁着铜铃大的眼睛,看得比谁都专注,比谁都欢喜。

房间之内,张扬伸开双臂,将袁紫萝,双儿,星月三人一齐拥入怀中,四人紧紧相拥,虽然相隔不过半月,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生死两重天,不知死的悲哀,就不知生的欢乐,历经了这种生离死别,使他们更能体会到在一起的乐趣的宝贵。四人无声相拥,此处无声胜有声。

当张扬率领着三位美娇娘出现在绝顶之上时,绝顶的前方,朵朵彩云飘扬,秘境中所有的人驾着各色的彩去,在前方排成整整齐齐的队形,看着张扬神彩奕奕的出现在绝顶之上,一阵阵震天的欢呼声发出,远处的平原上,无数的动物穿越森林,奔驰到平原上,也是一个个排成整齐的队形,抬头仰望着高高的绝顶之上的张扬,张扬长发飘飘,众身豪气毕露,经过金色大海的金身重造,整个张扬与以前有了截然不同的变化,平和着显露出霸气,亲切中透露出威严,眼光缓缓地扫过这一切,所有的人与动物都低下头去,不敢与他对视,一位绝世的王者诞生了,袁紫萝,双儿,星月缓缓地向后退开一步,让张扬独自享受这无与伦无的荣光。

一阵低沉的啸声自张扬的喉间发出,啸声越来越响,直冲云宵,整个秘境之中的禁制也被震得籁籁抖动,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随着啸声,张扬仰首向天,两臂张开,似乎想将这天地揽入怀中。

随着啸声越来越响,秘境中人已是慢慢地无法承受,所有人不得不运功开始抵挡,一阵阵各色地毫光开始在谷在闪烁,张扬的手上突地现出两个金光闪闪宛如实质的光球,两个光球脱离他的手掌,飞上半空,蓦地炸开,整个秘境之中金光大亮,一股神秘的力量充斥着整个秘境,所有的秘境中人惊喜地发现,这股力量竟然在与自己身体接触的一霎那间,就向自己的体内融合进去,体内的仙力猛涨,片刻之间,这瞬间的收获竟然抵得上此前无数年的苦修,金光仍在无穷无尽地向身体内钻来,开始改造起这些人的身体筋脉,张扬手上的金光光团一个接一个地飞上半空,远处平原上的无数动物同时仰天长啸,在金光的沐浴之下,一个个也开始了巨大的变化,张扬身后的袁紫萝,双儿,星月也同时跌坐在地,尽情地享受着这金光带来的巨大的能量,天地也似乎在这瞬间凝滞了。所有的秘境中人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入定了。

张扬双手微招,秘境中人的所有法宝兵器忽地漫天飞舞,纷纷沐浴在这金光之中,一阵阵地轻鸣之声响起,各色法宝光华尽敛。“重剑无锋,大巧无工,来吧,真正地法宝不需要华丽的外表,眩目的色彩,让我赋于你们灵魂和生命吧!”一阵阵地金光闪烁,所有的法宝发出铮铮地响声,似乎在欢呼着,点点金光在各色法宝上一阵跳跃之后,重新敛去,这些法宝又一个个乖乖地飞回到各自主人的身边,静静地飘浮着。

轻轻地啸声再度响起,随着啸声,袁紫萝,双儿,星月率先睁开双眼,她们整个人已完全隐去了过去的那种明显的与众不同,取而代之的却是与普通人一模一样,除了她们的美貌之外,紧接着,白娘子,铁壳,剑真人也一一睁开双眼,此时的他们,却是与先前的星月双儿等一样,顾盼之间,凛然生威,再后面,却是雪山派的四位首领陆浩然、左浩东,陈浩飞,向浩辉,全真派玉虚子,玉真子,玉阳子,玉妙子。

啸声越来越响,所有的人慢慢地醒过来,随着金光的慢慢敛去,远处的平原之上,原本的走兽飞禽一一化为人形,他们本来就在这秘境之中吸天地之造化,又有着无以伦比的灵气供足,其修行已是深厚之极,今日得张扬神功一激,立即脱去兽体,化为人形,远远望去,这竟然是一只上万人的大军,一个个五体投体地的拜伏在地。

所有的人都是惊喜敬畏地望向张扬,一个接着一个地拜倒在张扬的面前,在他们的眼里,此时的张扬就是无所不能的神。

张扬满意地看着这一切,这里的所有人将是他征讨三界的资本,此时,他自信他所拥有的力量将不会比任何一位天庭至尊差,他,将率众在三界之中掀起巨大的风浪,为逝去的世界讨回公道。

“我,张扬,将率领你们踏上征程,我们不是要去占领一个旧世界,而是要去开创一个新秩序,三界之内,将不会再有主宰者,所有人的命运将由自己来把握。而你们,将是这一个新世界的奠基者!”张扬低沉的声音在秘境之中回响。

“愿随首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所有的人同时大声回答道。

张扬抬头向天,似乎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统治把持了不知多少年的那些高高在上的至尊们匍伏在自己的脚下,颤抖着乞求着怜悯。

“我会做到这一切的,不管你们是天庭至尊,还是创世神,我会击败你们,这个世界将会彻底地改变面貌。”张扬握起拳着,向天长啸。

秘境之中的所有的人都同时抬头,怒吼起来,那是进攻的号角,那是必胜的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