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五十六章:诡变

星河化身为史思明后,由于害怕张扬穷追不舍,带着本部人马一路狂奔,径直撤回了范阳,这一下可将安碌山的东大门给彻底打开,李光弼与郭子仪本部人马带兵直逼长安,兵锋所指,所向披糜,加之此时玄宗退位,肃宗登基,整和各地兵马,与李光弼东西夹击之下,刚刚建立不久的大燕王朝立时岌岌可危,安碌山狂怒之下,立马派长子安庆绪前往范阳问罪。

此时的星河,正在原范阳节度使的节度使府中逍遥自在,这一路之上,他的兵锋所过之处,立时就渺无人烟,借着这无数的无辜百姓的淋淋鲜血,星河将万灵图上的功夫终于练到了顶层,所剩下的的就是如何是功力更为强大了,看到安碌山发来的诏书,他冷笑一声,便将其揉成一团,扔到了火盆之中,化为一团灰烬。不久接到消息,皇长子安庆绪将驾临范阳,大有兴师问罪之意,星河呵呵大笑地在节度使府中安然高卧,等着这个所谓的皇长子的到来,他知道,这个安庆绪也不过是一个魔教的地位颇高的魔将,他的到来,只不过是为自己多添加一份补品而已。

此时的星河,才真正地体会到什么是俗世的权力,每日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个个水葱似的少女整日价围着自己打转,任由自己欲取欲摘,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张扬忽然感到以前的日子自己完全是白活了,原来生活是可以这样多姿多彩的,这比起以前自己除了修练还是修练的清苦生活不知快活了多少倍,修仙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让自己可强大,可强大的干什么,当然是用来享受的,现在自己终于找到了生活的真谛。

节度府中整日茑歌燕舞,环肥燕瘦各色女人整日围着星河,让他乐不可支。

又是一个不眠夜,星河宽大的卧室内,赤身**的星河正狂笑着追逐着几个同样赤条条的女子,巨大的牛烛将屋内照得一片通亮,所有的人纤发必露,此时的星河身体已是完全脱去了先前那种不正常的红色,而是看起来与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伸开双臂,左捞一把,右抓一下,整个房中一片**声艳语。房门外负责守卫的卫兵虽然不敢去窗口张望,但却一个个伸长耳朵,一字不拉地听着房中,嘴角的涎水流得老长。

一阵轻风忽地吹过,房中的星河动作微微一顿,已是停了下来,转过头,向外面望了一眼,忽地冷笑一声,径自转过头,又和一群女人嬉戏起来,屋中一角,蓦地出现一个淡淡的影子,如同微风拂过,这个淡淡的影子飘荡了几下,已是成了一个轮廓分明的实体,向前跨出一步,微带着怒意,看着房中兀自忙着的星河。几个女人突地见到这一幕哧人的场景,已是尖叫一声,软倒在地,屎尿齐流,昏倒在地。星河一皱头,鼻子中嗅到一股臭气,登时大怒,张口一吸,几个女人全身忽地化为一股血柱,向星河的嘴中投来,转眼之间,已是只剩下一具森森的白骨,轻轻一口气吹出,一阵白尘飞扬,几个女人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葛儿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置全教的大战略不顾,一个个跑到这里来享福来了,你就不怕杜鬼帝将你投入劫轮之中,让你受那万世之罚么?”明亮的烛火照亮了此人的轮廓,竟然是在莲花峰上被张扬重创而去的西方鬼帝赵文和。

“是吗?”星河慢慢地转过身来,讥诮地看着赵文和。

赵文和的眼中闪过一丝迷惑的光,忽地面色一变,脸色变得古怪之极,“你,你不是葛儿喀,你是何人?好大的胆子!”

星河放声大笑起来,身形一晃,一道虚影已是脱离了史思明的身体,与其并肩站在一起,“你仔细看看,我是何人?”这道虚影不断地变幻着,一会儿是星河的本体,一会儿又是魔子,一会是魔灵,不断地转换着。

“你,你是星河?”赵文和惊呆了,世事变幻,他怎么也想不到是在这里,这种情况下见到星河,这个由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准备用来一统俗世修真界的异种。更让他感到可怖的是,以前的星河修为高低在他的眼前,就如同一面镜子,他能看得清清楚楚,但现在,他即便用上全身的本事,也只能看到围绕着星河的一层淡淡的红色,他这是练得什么功夫,天魔诀的功夫已是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点影子了,但赵文和能感受到,星河现在的功夫比起天魔诀来更为邪恶的歹毒,与现在的功夫比起来,天魔诀简直可以算是善良到了极点。

星河大笑着重新与史思明的身体结合起来,身上红光一闪,已是多了一件便衣,包住他那气魁武的身材,笑道:“怎么,想不到么?”

“星河,怎么是你,你强占了葛儿喀的寄体,想要干什么?”赵文和摇头问道。

星河大笑道:“这还用问吗,你们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

“大胆!”赵文和怒吼起来,“你如敢坏了本教的大事,必将死得惨不堪言!”

星河冷笑道:“是吗,我倒想试一试,还能怎样惨不堪言?”

赵文和心中一动,星河如此强项,必然有所峙,肯定与他现在所练的功夫有关,现在自己看不透的他的底细,最低也说明星河现在的修为不会比他差,自己一统俗世修真界的计划在张扬的干预下已是彻底失败,教主震怒,虽然不曾降罪于自己,但自己现在在魔教中的地位已是大不如前,眼前这个星河如此厉害,再加上自己与他从前有一段缘分,如果能将他拉过来,自己必将重新获得教主的青睐,而自己的实力则会更上一层楼,在魔教的地位必将恢复以前的声势,甚至将更上一层楼。一念至此,不由满面堆起笑容,道:“好吧,星河,事以至此,也不必多说了,反正咱们都是一家人,那葛儿喀自己脓包一个,死了也就死了,有你来顶上他的位置,必然会做得比他更好?”

星河呵呵大笑道:“你这是在招揽我吗?”

赵文和微笑道:“怎么,这算是招揽吗,咱们以前不就是一家人吗?你如此本事,教主必然喜欢,你以后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呢,只要教主看上了你,你飞黄腾达就指日可待了。”

“飞黄腾达?”星河冷笑道:“去给你们那什么所谓的教主做狗腿子么?”

赵文和脸色大变:“不许对教主无礼!”想了一想,又放缓语气,“星河,你从来没有见过教主,既不知道教主的神通,也不知道教主的雄才大略,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却进见教主,以你现在的本事,必将让教主高兴,教主可是求才若渴的人啊!”

星河一口回绝道:“算了吧,我现在快活得很,不想有什么人压在我的头上,如果你想咱们成为一家人的话,你为什么来来投奔我呢?什么狗屁教主,老子才懒得理会他。”

赵文和大怒,“星河,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想与本教为敌么,只怕你会万世不得轮回,真到了那时,你后悔可就晚了!”

星河狞笑道:“是吗?老子什么酒都吃过,就是还没有吃过罚酒,正想好好地吃上一顿呢?”两人怒目而视,剑拔弩张。

赵文和此时已是骑虎难下,他统一修真界失败,被教主冷遇,无奈何地重返俗世,到处游荡,见到史思明部直奔范阳,原本想来让史思明率部重返战场,也算是为本教做一点事,哪里一想到一来就见到了这样一幕,眼前的局势,只好动手拿下星河,将其擒去魔界,让教主来收拾他了,如果教主能将他降服,这不也算是自己一点功劳么?

星河斜睨着赵文和,冷笑道:“怎么,图穷匕现,要动手了么?”

赵文和凝神片刻,忽地大喝一声:“魔域!”他深知此时的星河已非昔日阿蒙,是以一动手立即就使出了拿手绝活,一团黑气立时将房中笼罩,黑气所过之处,所有的景色立时大变,星河左顾右盼,自己此时竟似已远离了原先的房间,而处在一处灰蒙蒙的无名空间之中,眼前的赵文和变得无比高大,需要仰视才能看清他的容貌。

星河大笑起来:“这就是你的本事么?将自己弄得这么高大,想要吓人么?可惜啊,没听说过山大无柴烧么?想比谁大,我让你看看。”随着话声,星河的身体也是越长越大,片刻之间,竟然还比赵文和要高出一大截。两手一摊,一团团的红光自手中闪现,红光立时就侵蚀起那灰蒙蒙的空间。

赵文和不由大惊,在这魔域之间,理论是完全由自己掌控的,不论是空间,还是时间,但现在星河好似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开始在反噬自己的魔域,而且那股力量竟然还是无比庞大。

狂吼声中,赵文各两只巨灵之掌自天而隆,猛地拍向星河,星河冷笑一声,身影忽东忽西,身形竟然比赵文和快得多,两人立时便在这空间中翻翻滚滚打了起来。

赵文和越斗越惊,此时不过千余招,但自己已是完全处在下风,看那星河的模样,竟然还是行有余力,竟然似在戏耍着自己玩似的,一脸的坏笑。心中不由大急,更是大悔,自己无端地多什么事,任由杜子仁来处理不就得了么,眼下自己竟然要陷在此地了。

此时,赵文和的魔域已是被红光侵吞的差不多了,赵文和已是举步维艰,无论什么威力巨大的招式使将出来,都被对方轻描淡写的化解,心中越斗越寒,快跑,这个星河自己是远远斗不过他了。

心中刚起此念,星河已大笑起来:“怎么,堂堂的鬼帝大人也想逃跑了么?哈哈,你想往哪里走,给我留下来!”说话间,一只巨大的红色手掌突地从空中猛伸下来,抓向正准备脱身而去的赵文和。赵文和大惊失色,这一掌中所含的力量,竟然将自己所有的退路全部堵住,让自己逃无可逃,避无可避。没奈何之下,双手呈十字上架,死命地架住星河自天而降的这一只巨大的红色手掌。

张扬得意地大笑着,手臂之上红光流转,赵文和的胳膊发出喀喀的声响,星河竟然硬生生地一寸寸地将赵文和压得向下屈膝。

“服了么?”随着星河的一声断喝,轰的一声,赵文和已是被压得屈膝跪倒在地,嘴角一丝黑血流将下来,显得极为狰狞可怖。

赵文和咬牙死死撑着,星河哼了一声,手上劲力大增,扑的一声,赵文和再也支撑不住,扑地便倒,全身功力散得干干净净。手指微微一动,星河已是将赵文和的身躯抓在手中,举到了自己的眼前。

“怎么,服了么?我给你一条路,那就是投奔我,否则就是死路一条!”星河大笑道。

赵文和闭目不语,想要他背叛教主,背叛魔域,那是他想也没有想过的事,魔教教主何等本事,自己如果背叛他,必将生死两难。

张扬嘿嘿地笑道:“你怕了,你怕你的教主会收拾你,是吧?赵文和,我告诉你,你如果不降,我照样让你生死两难,甚到比你的教主给你的还要惨,我会给你时间考虑的,呵呵,不过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顿了一顿,又道:“就算你不降,我也有办法让你为我所用,你们魔教不是有僵尸么?我也可以做到,而且我做出来的比你们的威力更大,我会让他们的功力一点也不受损失,不过失去的只是他们的思考能力,他们将完全成为一架兵器,你功夫不错,也有脑子,只要你肯归顺我,就不会有这样的下场,否则,嘿嘿,你将是我第一个僵尸。好好想想吧,是做没有思想的僵尸,还是来作我的副手!哈哈,我会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将三界统统纳入我的掌控之中,你第一个归顺我,将来的地位如何,不用我来告诉你吧!”

大笑声中,手中红光一闪,一个红色的罩子将赵文和牢牢地圈住,空中波地一声,空间立时散去,星河稳稳地站在屋中,伸手将赵文和仍在屋角。

“明天,那个所谓的安庆绪就要来了,我给你的时间也就是这晚上。”星河恶恨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