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五十九章:回纥之行

秘境之外的天空一阵光华闪动,一行人突地出现在碧蓝的天空中,当头一人,正是张扬化身的郭子仪,在他的身后,跟着星月,双儿,白娘子,剑真人,铁壳以及平天大圣牛魔王。从牛魔王口中得知,星河已是化身为史思明,正率军十数万,自范阳一路东进,与安碌山的部队遥相呼应,张扬决定毕定功于一役,彻底歼灭了魔教在俗世之中所有的潜入者,再挥军进攻魔教。

一行诸人都是信心百倍,此时的他们中的任何一个的修为都已超越了大罗金仙的境界,再加上秘境之中的人马,此时人他们真可算是兵强马壮,就算星河修练了万灵图,但他毕竟只有一人,张扬就足以应付他了,其它的人,自然不在他们的话下。因此,一路之人,有说有笑,心情是极度的轻松,只有平天大圣牛魔王挂念几个弟兄的死活,未免有些落落寡欢,但在众人的劝慰下,以及看到老大张扬的神通,原先一颗吊起老高的心也放了下来,稍许感到安心了些。

行不多久,张扬蓦地停了下来,回首西方,久久驻足。众人不由感到讶异,难道老大又发现了什么了吗?

“双儿,你感受一下西方,哪里有什么不妥?”张扬回头道。

双儿碧云天蓦地发动,一丝神识瞬间转过千山万水,直奔西方而去,半晌,双儿回过头来,讶然道:“张大哥,西方有一股强大的魔气,其气息不在赵文和,杜子仁之下,甚至尤有过之,但却是同种同源!”

张扬点点头:“不错,我也感受到了,魔教的人怎么到了哪里,难道他们对那边的蛮族也不手了么?星月,你知道西方有一些什么蛮族吗?”

星月歪头略略想了一下,道:“西方有一个种族名叫回纥,比较强大,他们的骑兵可说是天下无双,整个部族共有骑兵十万,但他们一向与唐朝相处甚好,相互之间贸易频繁,共生共荣。”

张扬微微想了片刻,忽然道:“不好,如果真是魔教再向他们下手,取得了对回纥的控制权,到时十万回纥骑兵东进,对于唐朝可是灭顶之灾。”

白娘子踏前一步:“首领,你说怎么办吧?我们万万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张扬冷笑道:“既然我们知道了,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走,先去西方,看看哪里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

一行人立即转道向西,直向回纥的聚集地而去。

回纥,塔塔儿山,回纥怀仁可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在昨临时搭成的要塞中走来走去,出来打一趟猎,怎么也是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事,一向对自己忠心有加,自己也万分信任的兄弟怀恩竟然会发动宫廷政变,五万骑兵将自己牢牢地包围在塔塔儿山,逼迫自己马上让位,否则就会挥兵攻山,将自己杀死。

一个身着黑色长袍,满头白发白须的老人走了过来,向他施了一礼,“可汗!”

怀仁可汗焦急地问道:“迷度大师,怎么样了?”

精瘦的迷度是回纥的国师,此时的他无奈地道:“大汗,迷度无功而返了,我本想施法取了叛逆怀恩的性命,这样叛军自散,但想不到怀恩的身边也有修真高手,而且法力远超于我,要不是我见机的早,只怕就糟了。”

怀仁不由大吃一惊,“看来怀恩谋逆之心早起,身边竟然养着这样的异人,现在怎么办啊,难道真得让位于怀恩这个狼子野心之徒么?”

迷度摇摇头,“万万不可,可汗,迷度在兵变发生之后立即以自己的寿数为筹码,算上了一卦,只要我们能坚持守住一天,就会有高人前来相助,救可汗脱离困境。”

“可是我们只有一万兵马,又怎么能守住一天呢?”怀仁摇头道,“怀恩统率的是我们部族最为擅战的野战骑兵,我这一万禁兵虽然不输于他,但毕竟人数太少,只怕数个冲锋之下,就会死伤殆尽啊!”

迷度咬咬牙,忽地道:“可汗,迷度早年曾蒙恩师授过一绝技,名血杀之阵,可以担保能守上一天,但这需要,需要……!”

“需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怀仁斩钉截铁地道。

“需要一千士兵的精血为引,以他们的阳气驻守山头,可令对方的法师和兵马无法突破防守,从而坚持一天!”

“什么?”怀仁大吃一惊,“你要我一千儿郎的性命,这万万不可!”

“大汗!”迷度大声道:“如果舍不得这一千人,叛军冲锋之下,他们自然也是保不住性命,除非可汗自愿投降!”

怀仁仍是摇头,迷度无可奈何,只得不住地劝说着怀仁。正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的震天的厮杀之声,怀仁知道对手又开始冲锋了,疾步走了出去,远远看去,塔塔儿山下,一队骑军正风驰电掣地向上冲来,禁军的一位将军大喝一声,率领着一彪骑兵迎了下去,堵住了上山的唯一的一条通道,在这片宽红百丈的距离上,两军立时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厮杀,也幸得这塔塔儿山甚是奇特,三四皆为陡峭之极的山峰,唯有这一面有一条宽约百丈的距离可供骑兵冲锋,对方空有五万骑兵,但一次最多派上千余骑。

怀仁可汗这边也是派上千骑迎击,居高临下地冲击下去,骑兵作战,最重马力的气势,而怀仁的这一万禁军单个的作战能力的确要比下面的叛军强上一些,加上从上出击,大大地占据了优势,半个时辰之后,已是将冲来的千余叛军歼灭,但能安然返上山来的也不过只剩下三百余骑,也是几乎个个带伤。怀仁可汗看得不由心如刀绞,这死去的无论是自己的禁军,还是山下的叛军,可都是回纥的精锐男儿啊。

“怀恩,你这个混蛋,你是在毁我们回纥啊!我一向待你不薄,你竟然叛我!”怀仁戟指大骂道。

山下的叛军中一人跃马而出,大笑道:“大哥,事到如今,你骂我又有何用,我回纥有精骑十数万,如今唐朝混乱,正好是我们进击中原,占据花花江山的大好时机,你竟然要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你这才是在毁我们回纥呢!”此人正是怀恩。

“呸,你懂什么,唐王朝虽然目前有些混乱,但他强大的实力岂是你能望其项背,如果贸然出击,我回纥必然亡种灭族。”

怀恩哼了一声,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如此,大哥,我们就战场上见真章吧,你仅有万余人马,我看你能撑到几时?”大笑着向回驰去。

旋即,又是千余兵马向上冲来,两军立时又战到了一处,正打到酣处,忽地从对面的军营之中飘过一团黑云,黑云一闪,内中突地降下无数雷电,狠狠地劈打在自上冲下来的禁军身上,立时便炸掉了一大片,迷度大惊,嘴里猛念几句,一伸手,数道闪电自手中劈出,将黑云击散,这一次,两军共两千余人却是全都阵亡了。

“大汗,不能再等了,对方法力高强,再来得一二次,迷度我就无能为你了!”不等怀仁可汗发话,猛地跃马而出,向着残余的八千余禁军大声道:“将士们,叛军之中有邪恶的法师,我需要一千名壮士的精血为引,为大汗构筑一道防线,以保大汗的安全,自愿为大汗献身者踏上一步,等大汗重返王廷之后,自会对你们的家人厚加抚恤。”这一万禁军全都是怀仁亲自挑选,选中之人无一不是受过大汗大恩,对其忠心耿耿之辈,一听国师此言,立时便有数千人踏前一步,大声道:“我愿意!”

迷度老泪纵横,看着底下数千人,道:“我只需要千人,请家中独子者退去,未婚者退去!”怀仁可汗大叫道:“不许出来,统统退回去,我们与敌决一死战!”迷度不等他再说,已是一挥手,一道白光闪过,将怀仁摄回了要塞之中。自己向前一步,面对着站在当地的千名士兵跪下,大声道:“迷度恭请壮士上路。”

千名士兵霍地拔出腰在弯刀,大声道:“请国师护大汗安全!”将弯刀架在脖子上,用力一胁,千道鲜血立时喷洒而出,迷度不敢怠慢,跌坐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只见那飘飞的鲜血却不落下,在空中微微飘扬,随着迷度的咒语,慢慢地消失,片刻之后,一道若隐若现的光罩已是挡在了那百余丈空地之上。血杀大阵瞬间已是形成,

怀仁可汗连滚带爬地从要塞中跑出来,迎接他的却是整整齐齐倒在地上的千具尸体,不由大哭起来。剩下的不到七千名士兵一个个面露悲壮之色,一齐拔出弯刀,守卫在怀仁可汗之前。

不远处,怀恩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也是不由动容,“想不到蛮族之中,也有这样忠勇之悲,可惜啊,你们最多能挡住我一天,一天之后,还是我的手中之物,嗯,这个迷度,修为倒也不差,竟然通晓这样的血杀阵法。”

一挥手,千余名骑兵越众而出,怀恩手上冒出丝丝黑光,一一扫过这千余名骑兵,然后大喝一声,“出击!”

千余名骑兵狂吼一声,向上杀将过来,刚刚奔到那百丈空地之时,那道若隐若现的血杀大阵忽地光华大盛,将这千余名骑兵卷了进去,随即光圈之中一道道黑光冒起,杀声震天响了起来,两方数万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那些叛军与血杀大阵之中若隐若现,飘忽不定的禁军魂魄打成一团,刚刚被砍倒,尸横就地,但一转眼就又站了起来,带着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又投入战场,更有的被斩下了两只腿,仍然号叫着举着弯刀,一手撑地,在地上爬行,一手舞刀,向前冲去。这一场大战一直持续了数个时辰,终于,冲上来的叛军被砍得支离破碎,不成*人形,这才告一段落,然而此时,迷度构筑的血杀大阵防线已是薄上了许多。

“哈哈哈,迷度,我看你还能撑得几个回合!”怀恩得意地大叫道。

迷度目瞪口呆地看着怀恩,“我一直以为他们另有法师,想不到竟然是怀恩本人,怀恩什么时候开始修真,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而且修练的还是如此邪恶的功法?”

在迷度的迷惑之中,新一轮的冲杀又开始了。

暮色降临,经过数轮冲杀之后,迷度构筑的防御圈已经风雨飘扬,但他所盼望的高人仍旧杳然无踪,怀仁可汗看着迷度,大声道:“国师,你若再施此法,我立即自行了断,我回纥健儿,宁愿与敌战死,也不愿如此死去。”他拔出弯刀,瞪视着迷度,迷度苦笑一声,只怕可汗还不知道,就算自己有心,士兵愿意,自己也没有能力使出这血杀大法了,此时的自己,已是油尽灯枯,一个普通的士兵随便上来给他一下,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其实迷度不知道,此时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张扬等一行人已是赶到了,张扬打量了一下情势,冷笑道:“果然如此,你们看,那山下的那个将领就是魔教的一位高级人物,只是不知他占据了谁的身体,哼哼,此人的本领尚在赵文和之上,却不知是那一位人物。”

双儿看看山上那风雨飘摇的血杀阵法,道:“想不到这里也会有本领很不错的修真人士,如果不是有这人在这里设下了这阵法,只怕早已被山下的兵马攻将下去了。”

张扬点点头,“不错,的确如此,山上此人命不该绝,倘若我们晚一天出秘境,他可就完了。”几个人正说着,山下的叛军已是又发动了一次冲锋。

“张大哥,我们出手吧,这血杀阵法已撑不住了!”张扬点点头,“好!”

看着山下疯狂冲来的骑兵,怀仁可汗一跃上马,大声道:“回纥的好男儿们,我与你们同生死!”猛地率众向下冲去,身后,数千名骑军一涌而上,他们准备冲将出去,在山下与敌人决一死战了,虽然明知一下得山,只不是加速死亡而已,但却无一人畏惧。

迷度眼睁睁地看着怀仁可汗向下冲去,无法可施,绝望地跌坐在地上。

怀恩狂笑着看着怀仁可汗率众冲来,“好,你来送死,那是最好不过!”令旗挥动,调动大军,缓缓向前奔来。

就在叛军的前军与怀仁可汗不足百米之时,头顶之上忽地光华大亮,光华之中,一个个男女或持剑,或拿刀,自光华之中一个个踏云而出,挡在了怀仁可汗之前,一道无形的阻力将怀仁可汗挡在身后,令他们分毫不能前进。

迷度狂喜在站起来,如飞般地向下跑来,边跑边大声喊道:“大汗,大汗,高人来了,哈哈,高人来了!”

与此同时,怀恩目露凶光,站在他面前的这数个人,修为之高让他震惊不已,如果自己遇上他们之间的一二个,自然不至于输,但是遇上这一群,自己必然不敌,看着这半路上杀出来的一群程咬金,要从自己的口中夺去已经煮熟的鸭子,不由满心不甘。

“给我杀!”他突然大吼一声,挥动令旗,作最后一搏,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