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九十二章 一统魔界

安苍江的两岸,两方数十万人马相互对峙,数不清的火把烧得毕毕剥剥地发出爆响,将整个江面照得亮如白昼,秦广王等十殿阎罗站在军前,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这一场大战,虽然人数众多,但却是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声音。此时,已临近午夜,张扬还没有出现,这愈发地让秦广王等人紧张起来了。

魔宫之中报时的钟声隐约地传了过来,已是时到午夜了,就在此时,一声长啸自魔宫方向传来,一道金色的光芒自那个方向唰地一声射了过来,瞬间已是到达了安苍江的上方,金光一敛,满头白发的张扬已是微笑着出现在江面之上,双手反背,好整以暇地看着秦广王等人道:“时间到了,可以开始了吗?”好象这不是一场生死的决斗,而是一场好友之间的比武较技似的。

紧张地秦广王看着对方从容的神态,不禁为之气夺,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九个弟兄,点点头道:“好了,开始吧!”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九人微微点头,三人一组,已是分成了三个方位,盘膝而坐,两手上举,一声轻响,三组九人的头上同时冒出一道道的白光,直冲上天,然后珠帘般地倒垂下来,自秦广王的百会穴中直灌下去,片刻之间,秦广王的全身已是开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由常人的肤色开始变得白了起来,随着白光透入的时间越来越长,秦广王的身体竟然慢慢地变得透明起来,开始在众人的眼睛中消失,这不是什么隐身法,而是真正地不见了。张扬仍仍然反背着双手,微笑地看着秦广王十人聚集功力,今日不同于斩敌杀将,而是要将这些人折服,当然要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看到秦广王的身体发生的变化,张扬的眼中也微微露出一丝讶色,惊讶之色自张扬的眼中只是一闪而过,站在张扬对面的魔教士兵奇怪地看到,这个家伙竟然将自己的眼睛紧紧地闭上了。两手终于自伸手拿了出来,双手之间,金光闪耀,无数条细细的金丝在手常之上游走。

看到秦广王竟然利用星罗阵将自己的身形完全隐去,地藏王不由也有些担心起来,十殿阎罗的这一招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看来这十个家伙还真得准备拼上一场了。面对着一个此时已无影无形的家伙,也不知张扬是否有必胜的把握。

在几十万士兵的众目睽睽之下,张扬忽然动了,两手提起,向着他的左侧方微微一按,呜的一声响,金光直劈出去,砰地一声,看似击在空处,但听着两股劲力交击的声音,大家已是明白,秦广王刚刚正是从张扬的左侧方偷袭得。

转瞬之间,张扬身不摇,人不动,两手飞舞,或拍或切,或按或点,秦广王不论从那个方向出击,总是不论接近张扬的身前,越打越是心惊,每一次和张扬的劲力接触之上,他都是能感受到对方含而不吐的劲力,如同吐着毒蛇的信子,正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随时可以扑上来给予自己置命一击。

蓦地长啸一声,秦广王自空中现出身形,他明白,此招对于张扬完全无效,随着他的啸声,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九人也是同时站了起来,啸声相应,九人的身形猛地围住张扬,急速地一阵旋转,再停下来时,已是九人成一个圈子,将张扬围在中间,最为诡异的是,他们的头上的白光却仍是射将出去,在空中交汇成一点。

“杀!”九人同声大喝,向张扬杀来,这才是星罗阵的最高境界,九人合力,随心所欲,而不是仅仅像先前那样将九人的力量集中在一起,此时,他们十人就是一个整体,此起披伏,每一波攻击都是有虚有实,只要需要,他们可以在一瞬间将全部的力量集中在某一个人身上,或是分散到各个不同的部位,这样打得片刻,果然让张扬有些为难起来,更让张扬感到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得是,十王竟然好像心里清楚张扬是绝对不会将他们怎么样的一般,有时狂攻而上的竟然只是一个虚壳,张扬挥掌迎上,在击到他们身上的那一瞬间,立时发现这一掌如果打实,必然会将这一个打得荡然无存,只得强行收回掌力,而捡得这一空当的其它人立时瞄准机会,狂攻猛打,一时之间,居然与张扬打得难解难分。

“滑头的家伙!”张扬暗骂一声,“不给你们一点苦头吃吃,你们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双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圈子,忽地抬起,脚底下的安苍江忽地轰地一声,万丈波涛汹涌而起,直向空中涌来,几十万人发出轰地一声惊呼,这平地而起的万丈波涛将天上正在交战的十数人团团围住,金光不住地闪烁,很快地,安苍江那黑沉沉的水竟然也染上了一层金光,尖啸之声响起,化成了无数的利箭,四面八方地向阎罗十王刺过去,根本不管那个是真是假,空中嗖嗖之声不绝,只看到金光闪闪的箭支在空中穿梭。

“不好!”十殿阎罗大惊失色,这根根金箭之中所蕴藏的真力支支非同小可,只要挨上一箭,只怕就有生命之虞,十人手忙脚乱,拼命地拨打着箭支,不到一时三刻,众人已是感到手臂渐渐地沉重起来。

“靠拢一起!”秦广王大喝一声,十人恍然大悟,竭力向中靠近,很快,十人背靠背地挤到了一起,这样,每个人只需要顾到眼前的一小块地方,大大地将压力减轻。

“这有用吗?”张扬轻笑一声,两手不住地圈转,无数的箭支开始在前进的过程中不断地重组,汇拢,到了十人跟前的时候,已是变成了一只只粗大的金矛,撞击在十人的劲力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张扬竟然要硬碰硬地打倒这阎罗十殿的君王。

两边数十万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场已是变成了一边倒的战斗,张扬高踞在天空之上,居高临下地对十王发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好像真气无穷无尽,永远也不会有用完的时候,而阎罗十王此时已是精疲力竭,只是鼓着一股劲,作最后的挣扎而已。

“还不认输吗?”张扬一声暴喝,两手猛地一挥,人自空中俯冲而下,猎猎的狂风将他的满头白发吹得向后飘起,无数的金矛嗡地一声响,以势不可挡之势自四面八方猛扑过来,十王心中不由一凉,听到金矛破空而来的声势,就知道已是无可阻挡,十人不由惨然变色,闭目待死。

嗖地一声,无数的金矛蓦地停了下来,在距离十殿阎罗的身体不足一寸的地方全都凝住,一时之间,十殿阎罗的身上身下,除了脑袋以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都有数柄金矛对准。十人睁开双眼,骇然地看着这一奇景,他们知道,要在这么猛力的攻势之中突地说停就停,比发动这样一次功击更是难上数倍。

“怎么样?还不认输么?难道让我成会你们的教主会辱没了你们么?”张扬淡淡地道。两手一收,满天的金枪消失的无影无踪,轰隆隆地茂响发起,飞腾而起的安苍江水又重重地落了回去。

十人面面相觑,转轮王,宋江王等九人一齐将目光转向他们的大哥,秦广王。秦广王叹了一口气,双膝一软,跪倒在张扬的面前:“魔教十殿阎罗王参见教主!”看到秦广王跪下,另外九人也是依次在秦广王的身后跪下。

“万岁,万岁!”安苍江两岸的数十万士兵同时跪拜在地,山呼海啸的喊声震动着整个魔界。张扬脸露微笑,自己终于跨出了重要的第一步,有了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地方,而这里,将是自己腾飞的起点,而天国的基石就将重新在这一片苦寒之地上扎下深深的根基。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来找你们的!”张扬在心里暗暗地道。

纷乱的魔界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现在摆在张扬面前的是尽快地恢复魔界的生气,通天教主为了练习生死劫,将魔界的灵气几乎抽尽,现在的魔界随时都有崩溃的的危险。当务之急就是要将自己的这一块地盘给稳定下来。张扬站在魔宫的最中央,这里就是魔界的灵气之源,一个方方正正的池子中,一道道雾气在池底盘旋,这池子的下面,就是魔界的灵脉,但现在,这条灵脉却是要只像一条随时都会断流的小溪一般,时断时续地涌出一点可怜的灵力。

看着眼前的景象,众人都是将目光转向张扬,期待着张扬能找出解决的办法。

“我纵然有重造乾坤之能,也得有一定的灵气来作为基石,但现在这里的灵气实在是太过于薄弱了,就像是一条已在地下埋了数百年的绢绸,你不碰他,他还可以勉强保持绢绸的模样,要是有一点小小的外力触摸到他,他立时就会灰飞烟灭!”张扬淡淡地道。

众人心中都是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哪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魔界毁灭吗?”秦广王无奈地道。

“非也!”张扬摇摇头,“这里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皮之不存,毛将附焉,失却了这块地方,急切之间,我们哪里去找到生存之地。”

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张扬手指向西边,“你们知道哪边是什么吗?”

“地狱之火!”众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哪里代表着什么?”

“死亡,毁灭!”

“是啊,你们知道哪里是死亡,是毁灭,哪里是魔界的尽头,可是你们没有想到,就在那地狱之火的尽头,却是另外的一副景象,死亡的尽头就是重生,毁灭的最后就是创造。”张扬一字一顿地道。

地藏王悚然而惊,“难道,难道地狱之火的另一边,是另外的一副景象吗?是我们一直梦寐以求的乐土吗?”

张扬微微点头,“是的,在哪里,有无穷的生机,无限的灵力,肥沃的土地,优美的景色,应有尽有,哪里是一片世外桃源,是一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众人一听此话,不由得大声欢呼起来,忽然,张衡道:“哪边虽好,可是我们却无法越过地狱之火啊!”此语一出,众人立时安静下来,这里除了张扬以外,的确无人能抵抗得主地狱之火的威力。

“糊涂!”地藏王微笑道:“大家忘了大王是从哪里过来的吗?我想大王此时必已是胸有成竹了。”

张扬不由仰天大笑起来。“是的,我要熄灭那亘古以来的地狱之火,将那里源源不绝的灵气注入濒将灭绝的魔界,从此以后,魔界将迎来新生。在这里,将不再是苦寒之地,而是一片比俗世和天庭更为美丽的世外桃源。”

众人心中不由狂喜不已,看着仰天豪笑不已的张扬,不由一齐跪倒在地,“请大王一展神通,让我魔界再获新生!”

张扬手微微虚扶一下,道:“好了,你们都起来吧,在熄灭地狱之火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办,你们都出去吧!”

众人对视一眼,躬身退了出去。转眼之间,院子里就只剩下了张扬一个人。仰天长叹一声道:“梦幻啊梦幻啊,我又要来打扰你了,为了拯救魔教,我将会熄灭地狱之火,我会将你的生命之源移到这里来,虽然地狱之火已深深地打进了你的本源,不断地侵蚀着你的生命火花,但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在百年之内做完一切,从而完全驱除你生命之源的地狱之火,让你如同魔界一样重生在我眼前的。”缓缓地伸出手掌,一团亮光自手常心形成,嗖地一声穿越了魔界宽广的土地,直接飞向了西边的地狱之火,很快地,金光之中,一抹亮丽的蓝色冉冉而来,旋转着出现在张扬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