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一百九十四章:新生魔界 

魔宫被士兵一层层地围了起来,所有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警惕着一切可能出现的哪怕一点点异常,最外层的是魔教士兵,中间一层是长胜军,而真正拱卫着魔宫核心区域的则是五万金枪骑士。

所有的魔界子民都知道,今天他们的王将要拼尽全力来为魔界打造一个全新的开始,而这也将是他们崭新的开始,他们不容有任何的闪失。

魔宫的核心,张扬盘膝坐在那雾气缠绕,上下翻滚的灵脉之前,仅仅几天过去,灵脉之中的灵气似乎又减少了不少,张扬回头看着身后一溜儿坐下的魔界的所有高层人物,魔界所有的高手几乎已全部集中在这里了。他们一个个神色凝重,看着张扬的眼神中,充满了期盼和信任,虽说魔界并不是什么乐土,比之天庭俗世大大不如,但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在这里留下了太多牵挂和思念,以及倾注了太多的情感,只要有一线的可能,谁也不愿意真正看到魔界崩溃,从而离井背乡,四处流亡。

“开始吧!”张扬坚定地向他们点点头,转过头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两手缓缓抬起,直举向天,然后慢慢地,掌心向下,压了下来,直到丹田附近。

轰地一声,众人眼前猛地爆发出一团耀眼的金光,众人不由微微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时,眼前的张扬已是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根园柱似的金光直冲上天,高达千丈。众人紧紧地闭着嘴巴,心里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渐渐地,金光之中的张扬旋转着向上浮了起来,整个人呈大字形飘浮在空空中,万道金光自他身上发散出去,扶遥直上天际,随着天空之中一声清脆的炸响,金光化为万朵金线,自高空之中洒落下来,魔界的天空在这一瞬间已是被映成了一片金黄。狂风骤然而起,除了魔宫所处之处,狂烈的大风席卷了一切,狂风过处,阴沉沉的雾气开始被吹散,厚厚的云层开始移动,从那移动的缝隙之中,一点点蔚蓝的天空开始在空中显现,金黄色的阳光从那丝丝的缝隙之中探出一点点的触角,洒将了下来。

阳光,啊,是阳光,所有的魔界子民在这一瞬间忽地都凝住了,两眼痴痴地看着那丝丝光线照射下来,映在他们的身上,当当声响个不停,所有人手中的兵器开始坠落在地,两膝一软,已是跪倒在地,两手高举过顶,像是要托起那一抹抹珍贵的光线,多少年了啊,他们终于再次见到了如此绚丽的阳光。

云层飞快地向着西边飞去,大片大片蔚蓝的天空开始显现出来,阳光终于再一次地出现在了魔界的大地上,像母亲温暖的手,轻轻地抚过那黑色的土地,深埋于地下不知多少年的种子似乎受到了某种刺激,开始复苏,将他们嫩绿地芽头钻出了地面,转眼之间,寸草不生地魔界大地开始铺上了一层柔柔的绿色。

云层仍在不这地向着西边运动,就在魔界的尽头,地狱之火的上空越来越多的云层开始聚集,一层垒着一层,越来越低,云层之中,不时闪出一丝金光,每当金光透过云层射将下来,地狱之火都猛地窜起一股火苗,与金光顶在一处,随着哧哧的声响,金光扑来了火苗,然后消失在了更多的火焰之中。更多的云天始在这里聚集,如果此时有人飞临到这些云层的上空,便可以看到,整个云层之上,一层灿烂的金光铺在其上,每一层云彩上都铺着一层金光。如同摞砖一般,高高地垒将上去。

魔宫之中的张扬,两手缓缓下压,霹雳一声作响,一层云彩立时向下压了下去,在接触到地狱之火的那一刹那间,金光猛地爆发,完全地压在了地狱之火之上,忽地一声,地狱之火猛地下沉了三尺,轰隆隆的响起大作,地狱火猛地转旺,竟然要反噬而起,无数的火苗猛地腾空而起,穿透了第一层云彩,但恰在此时,第二层云又扑天盖地而来,适时地将他们的反扑镇压了下去,大火再一次地向下沉去。

一层接着一层,每当地狱火有反噬的可能时,总是被随即而来的被金光裹着的云彩给生生地压下去,此时,地狱之火已是便生生地压到了距地只有尺高的模样,张扬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此时,地狱之火的反弹力已是达到了顶点,他虽然成功地将地狱之火压制住,但一个弹压不住,立时便会前功尽弃。眼睛猛地睁开,张扬狂吼一声,身体急旋而上,直冲上数百丈高的高空,随即一个俯冲而下,随着他的这一动作,西方的地狱之火哧地一声,被云层紧紧地压到了地上,四处不时鼓起一个又一个的气泡,显然,地狱之火并没有被完全扑灭,仍然在做垂死之争。

张扬头上的汗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七窍之中慢慢地渗出血来,他已是竭尽了全力,但那地狱之火的面积实在太大,蕴藏的能量也是极高,眼看着一个个的汽泡越鼓越大,就要冲破障碍,死灰复燃了。

一边的地藏王猛地一挥手,“大手助大王一臂之力!”一团团的光华在院内爆开,所有人的功力全都发动了起来,随着秦广王的星罗阵开始运转,慢慢地汇集在一处,秦广王清啸一声,人飞跃而起,掌心扑地一声按在了张扬的背心之处,魔教众人浑厚的内力在这一瞬间全数注入到了张扬的体内,得此强援,张扬体内的苍穹舞立时欢欣鼓舞起来,将这些内力统统在体内转化成为一道道的金光直飞上天,化为一层层的薄薄的金色向地狱之火扑去,一个个的气泡被毫不留情地抹平,很快地,西方归入了一片平静,一片绿色从那边映入所有人的眼帘,一股强劲的生气让所有的人都是欣喜若狂。

张扬大喝一声,一拳击出,正正地击在那灵脉之上,一刹那间,张扬的拳头如同一条活动的金龙,自那灵脉之处一头钻了进去,直奔西方而去。轰隆一声巨响,灵池之内雾气翻腾,无数的灵气直喷出来,将要干涸的池内一转眼已是被那液态的灵气填充的满满当当。

顺着灵脉,灵气开始向着魔界的土地之上漫延,灵气所过之处,万物复苏,绿色开始慢慢地生长。

一声长啸,张扬已是飞身而起,在空中身形一晃,已是化身千万,在魔界的土地之上往来奔腾。

“以我之名,赐你生灵。”

“以我之名,赐你生命!”

随着张扬的咒语,很快地,魔界的山上披上了青装,一棵棵树木破土而出,转眼之间已是长成了参天大树,漆黑的安苍江慢慢地变清,自上看去,清悠悠的河床底下铺着一层层的卵石,随着张扬身体的掠过,丝丝星花落入江中,江中猛地多了无数的生灵,一条条的鱼儿自由自在地在江中漫游,长长的龙虾舞着两只小甲子,正在猛追前方的一只水虫。

起风了,下雨了,大滴的雨水竟然是在阳光的照耀下洒将下来,土地贪婪地吸收着这久违的甘霖,更加起劲地催生着自己怀中的生物。

金色的星花不断地落将下来,无物的生物开始出现在魔界的大地上。牛儿,羊儿,马儿,撒着欢地在大地上奔跑,远远地,传来了虎啸狼嗥,一声声地渐去渐远,慢慢地隐入到了刚刚长成的茂密的森林。

魔界的子民沸腾了,就在在魔界全盛之时,他们也不曾拥有过这样肥沃的土地,这样优美的景色,他们忘情地奔出,在大地之上狂奔乱舞,震耳欲聋地欢呼声响彻大地。

在空中穿梭的张扬猛地定住身形,一刹那间,天空中无数他的分身一个接着一个地飞将回来,与张扬重叠在一起,张扬身子飘飞,停落在了魔宫之中那最高的祭塔的塔尖,双臂高高举起:“我的子民们,从现在起,这里就是你们的乐土,你们的乐园,你们的家。”

魔界之内,自地藏王以下,到最为普通的士兵,统统地跪倒在地,山呼海啸般的万岁声在魔界的大地之上久久回荡。

黑山,一个洞窟之内,蓦地飘出一个人影,似乎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呀!怎么我几天没有出来,眼前就完全变了一副景色呢!自言自语地说道,飘出来的这个女子轻轻地拔出一株小草,放在鼻前嗅了一口,闭上眼睛,似乎沉醉在这青草的气息之中,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在魔宫之中苏醒过来,却打伤张扬,击败地藏王后仓皇逃出魔宫的梦幻仙子袁紫萝,依旧是那一袭白衣,长长的黑发飞舞,白里透红的脸庞,唯一不同的就是那本来是明亮的一双眸子里,不时闪过一丝丝的辋然之色。那日奔出魔宫之后,袁紫萝毫无目的在魔界之内到处乱闯,但不管到了哪里,却总是感觉到有人在跟着自己,她虽然失去了记忆,但功力却是丝毫未损,反而更胜从前,一旦发觉有异,立时便拔腿便走,直到有一日,她进入到了这黑山,这种感觉才消失,倒不是她摔掉了身后的跟踪之人,而是这黑山一直是魔界的圣山,虽然黑山之主早已被杀,但长久以来的积威却仍是深深地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中,看到袁紫萝进入到黑山之中,魔教跟踪而来的士兵只在是各处布下哨探,一边飞报魔宫张扬。

此时的黑山,早已是旧貌换新颜,一片红花绿草的绝美景象,袁紫萝分花拂草,一路向前行去。

蓦地,她停住了脚步,眼光向前望支,一阵阵狼嗥声传了过来,一阵飞快的脚步声响起,远远地,一个人影如飞般奔来,在他的身后,竟然紧紧地追着数只魔狼。似乎看到了这边的人影,那人猛地加快脚步,身形一起一落之间,直向这边奔来。

那人衣裳褴褛,神情憔悴,腰间挂着一把牛耳弯刀,速度虽不甚快,但看来却是经验极为丰富,对付魔狼倒着实有一手,进退趋避之间,竟然让魔狼一时之间拿他没有办法。要是张扬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个人竟然就是被他废去了大部他的功力后扔在黑山的赵文和,本来以为他就是不被当现在的长胜军也是就当初的奴隶打死,也是难逃魔狼的大嘴,那想到黑山一役,魔狼死伤殆尽,剩下来的着实不多,再加上赵文和虽然没有什么功力了,但那丰富的经验却是还在,竟然让他一路挨到了今天。

看到了前方的人影,赵文和不由大喜,心中不由毒计陡生,将魔狼引到那边去,如果魔狼将那人吃了,今日就算逃过了一劫,因为吃饱了魔狼是不会再生事的,他们才懒得去为了明天而考虑的,一想到此,他立即连蹦带跳,向梦幻仙子这边跑来。

袁紫萝呆呆地站在当地,看着一人几狼如飞地向这力看来,看着那人身后那露出长长的镣牙,流着涎水的魔狼,她的心里蓦地生出一股讨厌的感觉。缓缓地转过身,不愿再看到那恶心的样子。

一阵凉风袭来,果然不出赵文和所料,他一绕到这里,立时便有一只魔狼飞身而起,直扑眼前这个站着不动的女子,就在魔狼的前爪堪堪要达上袁紫萝的双肩之时,一只白生生的手闪电般地探出,一手便扣住了魔狼的咽喉,不等魔狼有下一步的动作,手上暗光一闪,魔狼身上忽地轰地一声爆出长长的火苗,一闪眼之间,一条活生生的魔狼已是被烧成了炭块。赵文和一见此人有如此本事,不由大是惊喜,大叫一声:“救命啊!”一个虎跳,已是跳到了袁紫萝的面前,一抬头,看见袁紫萝面孔,不由惊呆了,脸孔扭曲,“梦幻仙子袁紫萝!”这一刹那间,他已是吓呆了,连身后的魔狼扑了上来也是浑然不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