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零四章 雪原绽红花

这里是天地的最北处,这里是冰雪的世界,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除了一片白色之外,再也难有其它的颜色,今日的天气却还晴朗,碧蓝的天空中,一轮太阳高挂,白惨惨的光线让人一点也体会不到他的温暖,高耸入云的冰川反射着那冰冷的光线,晶光璀灿,长长的光晕不时划破长空,落在某一处厚厚的积雪上。天地之间一片除了呼啸而过的冷风之外,一片寂寥,看不到有什么生命的迹象。

就在这一片宁静之中,天空之中,忽地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大门,大门之内似水一般地波纹一层层地荡漾开去,呼啦一声,一男一女十指紧扣,自中飞出,衣袂飘飘,男的一身白袍,一头白发,倒与这里的环境是一个绝配,而女的却是身穿一身粉红的长裙,一条湖蓝色的飘带长长的飘在身后,高高的宫髻配上那绝色的容颜,却是给这一片冰冷的世界添上了一丝暖色。

“大哥,这里好冷耶!”袁紫萝一说话,嘴边立时冒出一团团的热气,在空中久久地凝聚不散,袁紫萝大感有趣,伸出手指在这一团热气之中搅不搅去,竟是乐不可支。

张扬不由失笑,功力到了袁紫萝这种境界,外界的温度对她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不管是盛夏酷署也好,还是寒冬腊月也罢,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温度,那就是最适合自己的恒温。“你真得很冷吗?要不要我来给你暖暖?”开玩笑地说道。袁紫萝俏脸不由一红:“也不是啦,就是心里觉得这里尽是冰雪,感到应该冷嘛!”张扬想想倒也是,这只是一种心里的本能反应罢了。

“大哥,你说这剧比什么地方不好去,怎么会跑到这个冰天冻地的鬼地方来?”袁紫萝仰起脸,一脸地不耐。

伸手在袁紫萝的小巧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张扬笑道:“你以为那剧比倒是真的想在到这里来啊,他是被女娲给赶到这里来的,不往这里跑,等着他的可就是死路一条啊!”

“哦!”袁紫萝不由恍然大悟,“可怜的剧比,想比当时被女娲这个恶女人打惨了!”一想起自己被女娲修理的惨状,她竟然是有些可怜起这剧比来了。

看着好心滥发的袁紫萝,张扬笑道:“你可别笑看这剧比,他们所谓的创世六神,那一个也不是好相与的,这一次,我们虽然是来招降剧比的,但搞不好就会有一场恶斗。”

“大哥,如果剧比不肯归降,你会杀了他吗?”袁紫萝问道。

张扬微微一顿,语气也变得冷酷起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我已给了他一条生路,如果他不识时务,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当然要将他立即处死,难不成等着那女娲寻来,与他重修旧好,再一齐来对付我吗?”

两人边说边走,以两人的脚程,如同一道惊鸿一般在冰面上滑过,小半日功夫,却是已深入这冰天雪地有上千里了。

不远处,一座高高的冰峰矗立在两人的面前,笔直陡峭的直冲入去宵,一时兴起的张扬长啸一声,一手携了袁紫萝,脚尖着地,顺着那崖壁飞快地滑了上去,不一刻,已是到了峰顶,到了最高处,再向下看时,却是一览无遗,正前方,竟然是出现了蓝色的大海,没有什么风浪,只是一波碧水静静地躺在那里,海水之中,白色的冰山自由来去,不时地碰撞在一起,这才激起一片浪花,而岸边,波澜起伏的山峦连绵不绝,白雪皑皑,不知延伸到何处。他们所处的这座冰峰的另一边就完全浸泡在海水之中,碧波涌来,轻轻地拍打着崖壁,一朵朵晶莹的浪花溅将起来,在空中高高跃起,又叮咚几声复归大海,了无声息。蓝天,白雪,碧海,三位一体,一副壮丽的画卷呈现在了张扬的面前。张扬不由豪情大发,一张口,竟然将记忆深处的一首诗词吟了出来。“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呀!袁紫萝忽地一声惊叹,打断了张扬的吟诵。“大哥,你快来看啊!真是好奇怪呢!”转过头,张扬看过去,却见袁紫萝正趴伏在地,歪着头在打量着什么。“看什么呢,紫萝?”张扬走到袁紫萝的身前,眼睛也是不由得瞪大了,在袁紫萝身前不远处的一处冰块缝隙之中,竟然有一株碧绿的小禾苗伸将了出来,碧绿的两片叶子轻轻地抖动,自那小小的缝隙之中看将进去,依稀可以看见他的根茎竟然是一片红火。袁紫萝伸出中指,轻轻地触摸着那两片叶子的顶端,两片细嫩的叶子忽地一抖,竟象是害羞一般地卷了起来,转眼之间,就将自己卷成了小小的一团。“好有趣啊!”袁紫萝惊喜地叫了起来,盯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这株小小的植物,张扬也是惊异莫名,这冰天雪地之中,竟然还能有这一丝绿色,的确是太难得了,却是不知它是如何落在此处生根发芽的。

“大哥,它好孤单啊,就只有它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这里,连一个伴也没有!”袁紫萝忽地有些伤心起来,哀哀地说道,看着她忽然变红的眼圈,张扬笑道:“如果你可怜它孤单,我们可以将他带走嘛!怎么样,让大哥替你将它挖出来,你将它带回魔宫去,种在你的花园中如何?”

“不!”袁紫萝断然拒绝道:“它在这里长得好好的,一定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不愿背乡离井地,咱们还要动它,就让它在这里好好地生活吧!”看着袁紫萝一本正经的样子,张扬不由心里暗笑:“说不定这小苗是被一阵大风给卷到了这里,无可奈何地才在这里落脚的,现在这想回到家乡想得要命呢!”

“大哥,我求你一件事好么?”袁紫萝忽地一翻身坐了起来,伸手攀住张扬的衣袖,道。“什么事?”张扬问道。

“今天我们能不走了吗?我想在这里好好地陪这株可怜的小苗一个晚上,好吗?”袁紫萝摇晃着张扬的手臂,道。

“当然可以啊!只要你高兴,在这里住多久都行啊!”张扬满口答应着。

“大哥真好!”袁紫萝不由大喜,忽地凑了上去,响亮了亲了张扬一口,然后猛地一个转身,又伏到了地上,专心致至地看着她那株可怜的小苗上去了。

极北之地,虽然已是深夜,但地面却仍是一片雪白,晶莹的冰面反射着天上的繁星,广袤的大地上也似乎成了那星星点点的夜空,一轮明月慢慢地从山的另一边升了起来,清光洒下,将地面上照得清清楚楚,无数的冰山上也似乎升起了无数的月儿。

张扬靠在一面冰壁上,将娇小的袁紫萝拥在怀中,此时的她却是如同一只小猫一般,蜷缩在张扬的怀中,却已是睡着了,呼出的热气喷在张扬的胸前,痒痒的,却也是暖暖的。睡梦中的她偶而还露出一丝微笑,倒不知是做了什么好梦。在他的前下方,是碧波莹莹的的海面,晚上已是微微地起了风,碧波荡起层层涟漪,一波波地向岸边涌来。张扬心中暗道,剧比倒是会比独阴选地方,这里虽然冷清了一些,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倒仍然不失为一处修心养性的好去处,当然了,被迫逃到这里很可能也是因为剧比所练的是玄冰劲的缘故,想必到到了这里,可能发挥他的能量。自己还能想得起剧比的样子么?张扬苦笑了一声,也许是时间太长了吧,他们在自己脑子里的模样竟然都有些模糊了。

正自出神地想着,鼻中忽然嗅到一阵清香,这是自紫萝身上传来的吧!张扬倒也没有在意,但过了片刻,他忽然发觉不对,这香气愈来愈浓,绝对不会是从紫萝身上传来的,紫萝身上的香气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那种,他蓦地回过头来,明亮的月光之下,他不由得目瞪口呆了,白日之间,他和袁紫萝曾看过的那株幼苗正在月光之下极为快速地向前生长着,两片细小的叶片此时已长得有数尺来长,而且还在不停地生长,那香气,就是从哪里传来的。

“紫萝,快快醒来!”张扬猛地摇动着熟睡的袁紫萝,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袁紫萝顺着张扬的目光看过去,霎时间,她的眼睛也猛地睁大,睡意全无,“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那植物的两片叶子已是长到一丈长短,数尺宽,昂上向上伸展开来,粗大的根茎也从那冰隙之中伸长出来,竟也是有一尺粗细。

一丝丝的毫光自两片叶子之间发射出去,直冲云宵,与那明月紧紧地连了起来,片刻之后,更为亮丽的光线自月儿之上反射而回,洒在了那叶片之上。叶片转眼之间已是变得结晶体一般透亮,连那细细的脉胳也是清晰可见。

轰隆隆之声从大海之中响起,一道深绿自崖下喷出,冲上云宵,然后倒悬而下,那丝丝深绿也是全都射在了那宽大的叶片之上,叶片微微地摆动起来,仿佛极为满意地摇头晃脑。

“大哥,这是什么?”袁紫萝轻轻地问道。

“紫萝,好像我们碰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了,你看这植物竟然吸食那月之精华,海之神髓,必然有了不起的功效。”张扬的眼中不由射出了一阵贪婪的光芒。

看着张扬的眼色,袁紫萝忽地道:“大哥,我可不许你伤害它,就让它在这里好好地生长吧!”张扬看着袁紫萝道:“这不是太可惜了么?”袁紫萝却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张扬,那眼色却是坚毅的很,张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我不动它便是,可惜啊,真不知以后谁有这样的好运气,能遇见它!”的确,在这茫茫的雪原之中,想要找到这一么一点点的东西,实在是困难之极。

两人都是悄无声息地睁大眼睛,看着这奇怪的植物,慢慢地,月光和那海中的深绿敛去,那植物却仍是傲然挺立于冰峰之上。“快看!”袁紫萝一伸手,不由她提醒,张扬也是看见,在那两株叶片之间,一个小小的蓓蕾正在形成,越长越大,约摸一柱香时分,这蓓蕾已是有海碗大小,一片片的叶子向外伸开,火红的叶片逐渐伸展,却是一朵大大的红花。

“好漂亮啊!”两人不约而同地赞叹起来。红花在月光之下随着风儿轻轻地摇摆,一阵阵地香气更加浓郁,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红花之上的花瓣开始一片片地脱落,随风舞去,“呀!它要凋谢了!”袁紫萝惋惜地道,随着一片片的花瓣脱落,一个光秃秃的莲蓬一样的东西伸了出来,摇晃片刻,咚地一声自叶片之中掉落了下来。在那冰峰之上滚了几转,竟然无巧不巧地滚落在两人的面前。随着那莲蓬一样的果实坠落,那巨大的叶片又开始慢慢地收缩,一点点地回复到先前的原状,当那株植物恢复到先前两人看到的模样之时,天边刚刚露出第一缕晨曦。

袁紫萝拾起那极似莲蓬的火红的果实,两人细细地端详起来,果实的正上方却似是蜂巢一般,一个个细小的孔洞直通中央,摇晃一下,却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袁紫萝将其翻转过来,将果子在自己的手上抖了几下,几粒鲜红的圆形珠子自里面滚了出来,在袁紫萝的小手中滴溜溜地打着转,一阵阵地香气自中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啊?”袁紫萝打量着这三枚冰珠一样的东西,好奇地在手中转来转去,触手之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似是冷到了极处,却又似烫到了极处。

“不管是什么,总之,它必定有不同凡响之处!”张扬道,“紫萝,我们运气看来真是不错,初到极北之地,就遇上了这等宝物,你将她好好地收起来吧,说不定有一天会派上大用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