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零八章:显威

冰雪女神竭尽平生之力发出了玄冰天下,但在五炁真君的九炎炙日的拼命反抗下,竟然与对手两败俱伤,冰雪女神的身体如同断线风筝般地高高地向上抛起,然后又沉重地落了下来,重重地跌在了极北之地那坚硬的冰原之上,嘴里咕咕向外冒出碧绿的血液,左手抚胸,右手撑地,竭力想要爬起来,但挣扎得两下,仍然是手一软,瘫倒在地。娇喘连连,显然是受创不轻。

在她的周围,五炁真君横七竖八地躺在离她不足百米远的地方,也是口中鲜血狂涌,全身发抖,动弹不得,五个老儿的发须之上,还结成一层厚厚的冰碴。但他们却看起来很是开心,因为他们知道,这一仗却是他们赢了,冰雪女神太傲了,竟然敢于孤身一人追踪前来,而这就是他们取胜的契机,现在,他们利用太炎大阵与冰雪女神两败俱伤,但他们却还有数万部属在一旁虎视眈眈。冰雪女神已成了囊中之物,不由得他们不高兴啊!

土德真君一挥手,含糊不清地命令道:“去,给我将这个妖女拿下,哈哈哈,我要将这个妖女五花大绑地押上玄山!”只顾说得高兴,却不防胸口又是了阵剧痛,一连喷出了数口鲜血。

一声呐喊,数名天兵自空中落将下来,奔到冰雪女神的身边,一伸手,便向她拿去,冰雪女神微闭着的眼睛蓦地睁开,几名天兵蓦地身上一寒,心中微微地迟疑了一下,冰雪女神的两点眸子忽地变成了银白色,凌厉的目光扫过几名天兵,几声惨叫,这几名天兵忽地顿住,喀喀声中,自头上开始,竟然就这样慢慢地凝结成了一根根的冰柱。撮唇一吹,忽地一声,粉末纷飞,这几名天兵已是魂飞魄散。

“困兽犹斗!”火德真君冷哼一声,一挥手,这一次却是几名金甲神落了下来,一步一步地逼向冰雪女神,每走一步,都会在坚硬的冰成上留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显然已是高度戒备着防止冰雪女神的突然袭击。

冰雪女神原本就雪白的脸庞脸庞此时更是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微微地吸了一口气,丹田之内空空如也,小腹一阵阵地剧痛传来,一丝绝望浮上心头,此时的她不由后悔莫及,自己太不小心了,竟然被几个宵小给算计了,自己死不足惜,只是自己一死,极北之地可就也要落入敌手了,玄山也必然会失手,师父也必然无幸。想到这里,冰雪女神的脸庞之上忽地浮起一股奇怪地嫣红,身上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力气,双手撑地,竟然站了起来,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中杀气必露,恨恨地盯着几个逼上的金甲神。

这几名神将立时吓了一大跳,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看向冰雪女神的眼神充满了恐惧,在极北之地的无数场战斗中,他们目睹了太多冰雪女神那看似柔弱的身体内暴发出的巨大的能量,以及将他们的同伴不费吹灰之力就打为冰屑的战斗能力,长期积压的恐惧此时在面对着冰雪女神时突然暴发出来,在那一双寒星般的眸子的逼视之下,竟是一步步向后退去。

“进攻,没用的东西,她已经不行了!”土德真君看着手下的这帮人如此无用,不由气得七窍生烟,“将她给我拿下,她这是在虚仗声势!混蛋,再后退一步,我杀了你们!”

几名神将对望一眼,无奈地再一次地向前逼去,其中一名壮起胆子,远远的一拳向冰雪女神击去,想要先探探虚实。

冰雪女神眼见着对方的劲力破空而来,提起手掌,便向前挡去,但手提到一半,却似有千万千重一般,卟地一声,那金甲神的一拳竟然正正地击在了冰雪女神的的胸前,一声闷哼,冰雪女神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重重地落在冰块之上,又向后滑了数十丈远。

“哈哈,她果然不行了,弟兄们,活捉她,活捉冰雪女神!”几名金甲神将狂喜这下,身体猛地掠起,巨大的毛耸耸的手掌伸出,直向冰雪女神抓去,数万天兵天将齐声欢呼起来。

砰砰数声,几名金甲神将忽地倒飞而回,重重地摔落在五炁真君的身旁,五炁真君恐惧地看着倒在他们身旁的这几名金甲神将一个个身上慢慢地出现裂纹,慢慢地在他们的眼中解体,消散,终于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土德星君大叫起来,冰雪女神此时绝对没有这种功力,而且刚刚这几名金甲神根本就没有触到冰雪女神的一根毫毛,半路之上就已是被挡了回来。他的心中忽地恐惧起来,在这极北之地,能有这种功力的根本就没有几人,难道是他,这极北之地的主人来了,不可能啊,剧比根本就不可能还拥有如此庞大的功力,如果剧比还有如此功力的话,自己这些人哪还有可能在这极北之地呆了这么久,早就被这个家伙给拆成碎片了。

就在五炁真君和数万天兵的眼前,空气之中一阵阵地波动,如同平静的水面给扔了一块石头下去,荡起层层涟漪,一男一女两人在这水纹之中慢慢地走了出来,女的已是向倒在一边的冰雪女神飞奔而去,男的却是一脸的坏笑,向着倒在地上的五炁真君走了过来。

“唉,真是讨厌呢,走到哪里总是会看到天庭的这一帮混蛋,有哪些地方是没有你们的呢?”张扬摇着头,看着五个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头。

“你们认识我吗?”他笑嘻嘻地问道。

“不认识!”土德星君摇摇头道,心里无比地沉重起来,眼前的这个他根本就看不清底细,就如同一片汪洋,自己却处在这汪洋的正中间,怎么也看不到边,又似在仰望一座高山,无论自己的眼力如何好,可就是看不清山顶。

不认识自己?张扬脑中电光一闪,自己在天庭闹得天翻地覆,近日又在魔界之中与天庭大打了一仗,可这厮竟然说不认识自己,那就足以说明这些人这些年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极北之地,可是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不回到天庭,而是在这冰天雪地之中苦挨岁月呢?

想了想,张扬道:“我叫张扬,嗯,与天庭的长生大帝,天皇大帝,紫薇大帝都是认识的,你们是属于天庭哪位的部下?”

土德真君心中忽地一跳,难道这人竟然是天庭的么,可是自己却是不认识他,罢了,也许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困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天庭的新进之人自己是当然认不得的。心中一热,欢喜以道:“你也是天庭的人么?我是天庭中央玉皇大帝的属下五炁真君的土德星君,敢问你是那们大帝的属下?何时进位天庭的啊?”

张扬哈哈大笑道:“哪位大帝的属下,他们也配么?告诉你,前不久,什么长生大帝,天皇大帝,紫薇大帝刚刚被我暴打一顿,倒不知现在好是没好!”

土德星君心中大惊,“你,你是谁?”

“我是谁,唉,说别的你也不知道,这样吧,你知道魔界么?”张扬笑着道。

土德星君点点头。

“我就是魔界之主”

“你是通天教主?”土德星君又一次地惊叫起来。

“通天被我杀了!”张扬简洁地道。

土德星君彻底无语了,“你想要干什么?”

张扬呵呵地笑了起来:“我告诉了这么多,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在我问你的问题中,你如果有一点回答得让我不满意,你就会万事皆休了,这万里冰原就会是你的埋骨之所,不不不,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地死去,我会毁了你的肉体,然后将你的灵魂禁铟在这冰原之中,历经千万年然不死,你看怎么样?”

土德星君脸色苍白,“你太狂妄了,我还有数万天兵,足够与你一搏!”

嘿嘿嘿,张扬冷笑起来,“是么?我倒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让你看看这些土鸡瓦狗能否挡得住我?”身子一缩,竟是向后退了数百丈,竟然真地等着土德星君命令他的部下杀将过来。

“大哥,要我帮忙么?”袁紫萝笑嘻嘻地道,她半蹲在地上,怀里抱着虚弱之极的冰雪女神,正在源源不绝地为她输入仙力。

“这些人还用不着你出手!”张扬哈哈大笑道:“妹子,你就好好地来看一场戏吧!”

土德星君看着对手笃定的样子,牙一咬,手一挥,声嘶力竭地大喝道:“全军突击,给我杀了这三个人!”

张扬嘴角微微一牵,身体翩然而起,手在空中一招,金枪已是灿然生光地出现在空中,手势围围一变,金枪缓缓地在空中转动起来,一圈圈的金光慢慢地自空中落下,张扬长啸声中,已是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冲进了潮水般地冲过来的这些天兵天将中。

冰雪女神只觉得一股炙热中却又带着清凉的仙力潮水般地涌进到自己的体内,丹田之内的那枚元丹又开始慢慢地运行起来,虽然缓慢,但总算又能自主地吸取外力,来为自己疗伤了,缓缓地睁开双眼,看着怀抱着自己的这个女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天上激斗的战场,心中蓦地一动,这不是自己先前在救赤松子几人时看到过的哪个女子么?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的功力,凭着她现在输入到自己体内的修为程度来说,只怕是不会输给自己,他们是谁,怎么会来到这极北之地,为什么又要营救自己?一连串的疑问在脑中冒了出来,顺着袁紫萝的眼光向天上看去,蓦地,她的身体僵硬,全身的汗毛在这一瞬间几乎全都竖了起来,那飞舞的金枪,炫目的金光,飘逸的人影,与师父曾讲给自己的那人是多么的相似啊,是他吗?真是他吗?脑子中一阵昏眩,眼前金星乱冒。

正自看着张扬收拾那些天兵天将津津有味的袁紫萝蓦地察觉到怀中的冰雪女神气息紊乱,全身的真力胡乱游走,这一瞬间,竟然有走火入魔的先兆,不由大吃一惊,赶紧收摄心神,将冰雪女神扶正,两手捏了一个印诀,啪的一声,两掌同时击在她的冰后,天心诀源源不断地打入到冰雪女神的体内,强行将那些倒处流窜的内力给收拢成一股一股的,回归到原位。“妹子,你在想些什么呢?这个时候可不要胡思乱想哦!”嘴贴着冰雪女神的耳朵,袁紫萝轻轻地道。

“我能不胡思乱想吗?我怎么能静得下心来呢?”冰雪女神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他不认识自己吗?不,不会的,他只要看到自己的所使的功夫,就必定会知道自己与师你之间的关系,哪他为什么要救自己,是想将自己掌握在手中,然后去威胁师父吗?不,不是这样的,冰雪女神看着天上如同娇龙一般来去自如,将几万天兵杀得落花流水的张扬,此时的天上,数万天兵早已是溃不成军,十停中已是折损了六停去了。凭着他这等的功夫,我根本就不是对手,现在的师父更加不是对手,他为什么要救自己。也许他有着更为歹毒的计划要来对付自己,冰雪女神身上蓦地出了一身冷汗,一反手,便想抓住身后正在给自己疗伤的女人,想以此作质,哪知自己的手软弱无力,抓到了袁紫萝的身上,却是一点力道也没有,袁紫萝却是没有明白这其中的意味,轻轻地将她的手又放了回来,温柔地道:“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将你治好的,就算我不行,我张扬大哥也一定会将你治好的啦,不要着急,这些天兵天将给我大哥塞牙缝都不够了,这些人也只够他热一个身吧!”

冰雪女神听着身后的这个小女人絮絮叨叨,不由得哭笑不得,哦,原来这个人叫做张扬,现在自己总算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了。师父一直称那人叫做王,语气之中,却始终是一种畏惧和尊敬,冰雪女神常常搞不懂,师父既然如此害怕他的王,又为什么在当初要背叛于他?但师父却是从来没有告诉自己。

空中,张扬仰天长啸,狂笑道:“好了,小子们,我却是不耐烦地与你们玩了!咄,疾!”手腕翻转,空中的金枪蓦地放出光华万道,一圈圈地自空中笼罩下来:“虚无之境,给我封!”随着张扬的一声断喝,金光一收一放,当再一次凝住时,冰雪女神哧然看到,残存的天兵天将们被生生地凝在空中,再也无法动弹。天啊,这是什么功夫?

张扬大笑着落到了土德星君五人面前,“好了,现在轮到你们了!”

五炁真君五人面如土色,呆呆地看着张扬,早已是说不出话来了,别说他们此时浑身是伤,全身修为十成中剩不到半成,就算是平时,碰上了这等人,他们也是毫无还手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