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二十五章:正在战斗中

转眼之间连折两员大将,天庭军队不由士气大落,魔教军队却是高声呐喊,欢欣鼓舞,玉皇在帝眉头微微一皱,看了袁紫萝的修为如此之高,心中不由暗惊,当初此人叛离天庭之时,还只能算是一个中游的大罗金仙,想不到现在已是功力高至如斯,在这里的天庭部队中,只怕除了自己和王母两人,无人是他对手,心中担心袁紫萝再出头叫阵,那时战也不是,不战也不是,未免让士气更加低落,牙关一咬,大声喝道:“两军厮杀,事不是单打独斗,全军进攻!”

一道道五彩般的光华在天空升起,随着玉皇大帝的一声令下,天上地上数十万天庭军队一齐动了起来。 袁紫萝冷冷一笑,转身向回飞去,直接落入到了魔教军队的中军之中。 地藏王菩萨微微弯腰向她示意,口中却是高喊道:“黑铁大炮,开火!”

一阵嗡嗡之声响起,整个地皮也似乎在微微颤抖,所有的黑铁大炮的炮口同时萦绕着光芒,开始汇聚能量,与此同时,天庭阵营之中,白色的管口中也是光芒闪耀,轰轰地巨响声响了起来,黑色的光团和白色的光团同时在空中闪过,有的在空中相撞,爆出震天的巨响,无数在空中飞过的仙人和魔将被震得落下地来,更多的则是直接轰入到了两方的阵形之中,双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无须瞄准,落在哪里。 都可以横扫一大片。 幸亏这两种威力巨大的炮每一次发射都需要较长时间地凝聚能量,天庭的军队趁着这一阵阵的空隙,飞快地向前推进着。

“箭手准备,放!”一排排的声音在长长的队列中响起,嗖嗖之声响起,无数的黑色的羽箭飞了出去,比之俗世之中地箭手。 这些魔教的将士放箭,几乎没有间隔时间。 只是听到弓弦声连连弹动,一支支黑色地羽箭便自指间弹出,面对着满空飞舞的白色光团,没有一名箭手去看一眼,他们只是专心致志地放着箭,不需要瞄准,只需要将箭放出去。 一定会射到对方的。 偶而一群人被白色的光团一扫而空的时候,总是又有另外一群人替补上来。 黑色的羽箭落到天庭士兵的身上,一团黑色便迅速地在对方地身上扩散,以中箭之处为核心,开始腐乱,很快地,血肉便自消失,残存下白森森的骨头。 触目心惊,偏生如果没有命中要害,却又一时便不得死,中箭之人在地上打滚号淘,场面惨不忍睹,很多的女仙人看到如此场面。 已是开始呕吐。

天庭一方中忽地一群人自地面拔地而起,却是由一个尖嘴喉腮和一名妇人带领,每人手中都是持着一把小凿,一把小锤,或者一面小鼓,另一批人却是由另外一个女仙人率领,身后每人一个鼓鼓囊囊的皮袋子,升到空中,大喝一声,小锤一扬。 空中雷电交加。 一道道霹雳伴着闪电自空中落下,每一次闪过。 魔界的箭手们都是浑身焦黑地倒下一大批,有的人一时不得死,在地上不断地扭曲,一边的同伴毫不犹豫地马上拔出刀来,一刀便砍下同伴的头颅,替他解半痛苦。

一个个皮袋打开,空中狂风大作,狂风如刀,切向排列整齐地魔教军队,嘿地一声,魔教军队队列中最前面的一排立时将枪向前竖起,密密麻麻的枪林立时便竖起一刀枪墙,当当之声在大作,如刀的狂风吹了上来,将枪林吹得摇摇晃晃,偶尔一人抵挡不住,被狂风卷飞,那风刀便剩隙而入,自空当之中卷进去,将里面的人割得支离破碎。 但魔教这边马上有人将空当补了起来。

“毁了雷公电母和风婆婆!”袁紫萝沉声道,“他们的远距离攻击对我们最前沿地战士伤害太大了!”地藏王点点头,挥动手中的令旗,空中的一个堡垒忽地加速,向那边飞去,“王妃,以前我们没有这种堡垒的时候,对于雷公电母和风婆婆的攻击,一向是毫无办法,只能依靠弓箭攻击,但收效甚微,但现在有了这家伙,可就好办多了!”

果然,哪庞大的战争机器自空中横直撞而去,空中无数的大罗金仙面对着这庞大的家伙无计可施,徒劳地放出法宝攻击着它,但他哪厚厚的被法术加持过的城墙最多只是被刮掉一层表皮,已是迎头冲向了雷公电母和风婆婆地队伍,三人都是大惊,手挥处,立时便转移了攻击方向,向着这黑色地怪物攻击起来,一时之间,堡垒之上电光四射,狂风吹过,嗖嗖地在他的上面留下一道道刀痕。

雷公和电母二人骇然看到,堡垒之上忽地开了几个小洞,洞口之处探出了一个个黑洞洞地炮口,洞口之处光芒闪耀,二人不由魂飞魄散,这是黑铁大炮,他们哪里禁得起一炮,“快跑!”二人尖叫一声,撒开脚丫子就向后跑去,轰隆一声,炮口光芒一闪,他们是跑掉了,但他们的部下可就在这刹那间,被堡垒上的黑铁大炮化为了灰烬,风婆婆看到堡垒一次攻击之下,就已是将雷公和电母的部下完全清除,不由魂飞魄散,尖叫一声,也是转头便逃,轰然声中,堡垒之上忽地站起无数的魔教士兵,弓箭齐施,将风婆婆手下的一帮妙龄女子全都射成了刺猥,这些粗鲁大汉可不知什么是怜香惜玉。 风婆婆身上也是中了数箭,如同一只流星一般,向天庭的军队中坠落下去。

“给我将他打下来!”玉皇大帝勃然大怒,白皙的脸庞上怒气上涌,变成了如同关公一般的紫红色,数百只白色的炮管立时扬了起来,堡垒之上的魔教指军官险然也发现了危险,一边指挥着堡垒在空中高速地运动着。 一边打开了堡垒下方的攻击口,数十门黑铁大炮同时探出了头去,轰隆隆声中,双方同时开火了,随着一道道地白光闪过,堡垒在空中惊险万分在左躲右闪,堡垒之下的黑铁大炮却是在不间断地开火。 每隔上一点时间,就是一个齐放。 将下面的天庭将士一批批的打倒。

轰的一声,终于,几发白色的光团击中了堡垒,堡垒晃了一晃,停了下来,再也不能移动,“最后一次齐射!”魔教指挥官狂吼一声。 堡垒不能运动,前后左右上下都是天庭的人马,他知道,自己最后地时刻就要来了。

轰隆隆,黑铁大炮发出了一声怒吼,将下面打出了一大片的空白,“走!”魔教指挥官一声令下,上万名魔教士兵立时从堡垒之中跃将出来。

“冲啊!”一声声地狂喊声响起。 万余名魔教士兵立时便向下俯冲而去,就在他们刚刚离开堡垒的时候,数百发光团同时击中了堡垒,堡垒轰地一声消失在了空中。

万余名魔教士兵疯狂地向下面密如蚁群的天兵天将中冲去,很多根本还没有落下去,就被飞舞在空中的天兵天将截击住了。 更多的人如同一只黑色的小点坠入到了一片金色的浪花之中,微微地扑腾了几下之后,便彻底地消失了。

天兵们已是攻到了前沿,一个道人手持宝剑,腾挪如飞,几步之间已是到了攻击地前前沿,手中的宝剑一挥,一道虹光自空中闪过,枪林发出嘎嘎的声音,被其中而折。 如飞般地跳跃着。 一片片地将枪林击破,另一个眉清目秀的童子却是在空中忽隐忽现。 小手自挽着的蓝子中不断地掏摸出一些什么,洒将下来,落在魔教人群中,立时便爆出震天的巨响,将魔将人马炸得人仰马翻。

“兽群冲击!”地藏王咬着牙下达着命令,随着命令一队队的枪兵立时潮水般地向两边让开,身后传来了一阵阵恐怖的吼叫声。 而天兵们也似乎知道将要遭遇什么,发一声喊,已是就地停了下来,巨盾举了起来,一枝枝长枪自巨盾之后探出,迎向前方。

袁紫萝看着空中飞舞着地大罗金仙,不由咬牙道:“好,吕洞宾,蓝采和,你们这些人给我记着,等我逮着了你们,一定要你们好看!”

其时此时的空中,天庭的大罗金仙们仍然占着上风,魔将的高阶将军们不仅人数上居于劣势,就是在修为上也是差次不齐,要不是还有十数座堡垒为他们提供着支援,他们早就支持不住了。

随着巨大的吼声,一个个体形巨大的庞然怪兽自魔教军中跃出,嘶鸣着冲向天兵,每一只怪兽地身上都站着数名魔教士兵。

隆隆的巨响声中,怪兽一头撞向了天兵手中的巨盾,巨盾之后的天兵立时盘断骨折,向后飞出,但怪兽却也是被停了下来,巨在的惯性让上面的士兵忽地一声便向前飞了出去,落入了天兵从中,立时便被乱刀齐下,斩得粉碎,而怪兽的身上也是在这一瞬间被插满了长枪,碧绿的血标飞而出,怪兽仰着长嘶,长长的鼻子横扫而过,将一队队的士兵扫向天空,大大地脚自空中踏落,将脚下地人踩成了肉泥,随着身上的长枪越来越多,终于倒了下去,但身后更多地怪兽涌了上来。

天兵们的防线开始一步步地向后退去,但更多的大罗金仙们自空中落下,各式各样的法宝自空中呼啸而下,打在怪兽的身上,归多挨得三两下,怪兽们便被这些大罗金仙手中的威力极大的法宝打得浑身没了一根好骨头,哀叫着倒了下来。

双方打了太我的仗,对彼此都熟悉极了,对方将要使出什么招数都是一清二楚,根本就谈不上秘密了,魔教这边除了堡垒这个东西他们无法可施外,其它的都是一清二楚了。 虽然大炮可以击破他,但大多数的大炮要牵制对方的黑铁大炮,却是没有精力却追击那些满天乱飞的堡垒。

战场上的情形已是开始慢慢地清楚了,优势在向着魔教这边转移,双方在人数上差不多,天庭在大罗金仙级别的人数人要多一些,但魔教的最底层的士兵的战斗力却是更强,是以在空中的激斗以天庭占着优势,而地面上的格斗却是魔界大占上风。

玉皇大帝在判明局势之后,立时便作出了决定,撤退,今儿个是绝对占不了便宜去的,眼下双方都还没有出动最高级别的人战斗,撤出去还来得及。

一声令下,天庭的军队立时便后军变前军,开始向入口处撤退而去,段飞雪看着向他这边涌来的天兵,大嘴一咧,大笑道:“弟兄们,生意上门了,准备战斗,一万士兵留守堡垒,操纵黑铁大炮,剩余的士兵上马,准备冲锋!”

嗬嗬嗬!随着一声声的吆喝,金枪武士团一个个翻身上马,将头上的盔甲拉下护住脸庞,仅仅只剩下一对炯炯的眼睛在外,身体伏在马上,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开~!”段飞雪一声大喝,堡垒之上数十个大门忽然同时打开,四万金枪武士团如同数十道金色的利箭,自堡垒之中冲了出来,迎向退过来的天兵天将,在他们的头上,黑铁大炮轰鸣的炮声伴随着他们向前冲去。

“瞄准堡垒,开炮!”天庭这边的数十门白色大炮立时便将炮口瞄准了金枪武士团的堡垒。 轰轰的响声,数十个白色光团向前飞去,黑色的堡垒忽地闪跃起金色的光芒,微微向外一张,波*的声音响起,数十个白色光团落在上面,居然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了,不等对方反应过来,黑铁大炮已是再次轰响,刚刚发炮的对方的白色大炮已是被夷成了平地。 “他们是什么?”天兵天将们惊呆了,“他们怎么能抵挡住大炮的攻击?”

但他们已是没有进间疑惑了,因为金枪武士团已是如同一团跳跃着的金色旋风杀了过来。

“全部进攻!”地藏王菩萨兴奋地大声喊道,数十里长的战线同时向前推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