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二十七章:四面包围,中间开花

关羽关云长尽情地挥动着手里的青龙偃月刀,总是在数次挥刀之后,就能将一个金枪武士斩下马来,有时甚到连同他们的战马也一齐劈为两半,一股巨大的快感在他的全身漫延,除了与魔界大战之外,在哪里还能找到这样的杀人的乐趣呢,而且,杀得还不是一般的人,是一些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强者,于是每杀一人,他都要快乐地呻吟一声,这种快乐就是他在于那些形形色色的仙女们合籍双修进也不曾体会到的。 真是感谢万能的大帝啊,他总是能隔上那么一段时间就让自己能充分体会到这种幸福的感觉。

闪亮的丝毫不带血迹的青龙偃月刀再一次举起,这一次他的目标是一个已经被他斩断了金枪的武士,这名武士足足挡了他十刀之多,这让他愤怒之余又感到兴奋,征服强者的快感可比欺负弱者要快乐的多了,他运足了功力,这一刀下去,他相信绝对可以将对方连人带马一口气劈为两半,他甚至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那一丝恐惧,不管他是以前的多么的强悍,但当死亡不可避免的来临的时候,这些人仍然是感到害怕的。 他带着快活的心情重重地一刀劈下。

半空中忽地伸出一只手来,一只白皙的娇俏的小手,两根手指轻轻地拈在了青龙偃月刀的刀背上,刀突然像生了根一般,铜浇铁铸般地顿在空中,任关云长如何发力。 但就是丝毫不能动弹,一连三次吐气开声,仍是外甥打灯笼,照旧,一个脸上略带愠色的女子出现在了关羽地面前。 关羽心里咯顿了一下,这是当年的婉华仙子,现在的魔界王妃袁紫萝。 如果他此时弃刀的话。 也许还能保全一条性命,但关云长将他的青龙偃月刀看得太重了。 他竟然是死也不放手,卯足了劲想将刀夺回来,袁紫萝挟着青龙偃月刀的两根手指之上一根丝丝向外冒着白气,另一根却是一道黑色的火焰吐出,一黑一白两道细线沿着青龙偃月刀向上迅速地爬了上来,闪电般地侵入到了关云长地身上,大叫一声。 关云长的身体已是半边焦黑,半边却是冻成了部块,袁紫萝冷冷地一笑,两根手指向外反挫,青龙偃月刀地刀柄重重地撞在了半死的关云长的胸前,呼地一声,关云长的身体像一枚弹丸远远地向后飞去,很快地就在空中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手将青龙偃月刀抛给刚刚那个险些送命的金枪武士,袁紫萝身形闪动,又扑上了另外一个大罗金仙。

死里逃生的金枪武士呆了片刻,眼前已是看不到袁紫萝地身形,“谢谢王妃!”吐出四个字的他抡起了青龙偃月刀,一声大吼。 又是亡命地投入到了战斗中去,刚刚体验了一把生死关头的他反而更加凶狠起来。

金吒的数枚金砖在空中此起彼伏,虽然威胁不大,但却是严重地干扰着金枪武士的精神,在与对手生死相搏的关头,谁也不想让一枚金砖将自己的头上砸得金星乱冒,也许只是短暂的昏晕,在这样地战场上也是足以致命了。 当金吒乐呵呵地再次扔下金砖之时,空中人影一闪,自己的金砖竟然不见了踪影。 连连念动口诀。 却仍是不见动静,金砖此时早已落在了袁紫萝手中。 一将金砖捞到手,万年玄冰气和地狱之火立时便侵蚀进去,彻底地破坏了金砖的结构,让他与他的主人金吒失去了联系,袁紫萝一扬手,已是变成了白砖和黑砖的数枚金砖呼地一声便飞了出去,当当两声,已是将将不远处的巨灵神地两个巨大的板斧砸出了两个巨大的豁口,吃了这两记飞砖的巨灵神的愕然地抬起头,他依稀记得这好像是金吒的金砖么,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又怎么会落到自己的兵器上呢?没有等他那巨大的脑袋转过弯来,眼前人影一闪,他的一双铜铃般大不大小的眼睛忽地一暗,已是什么也看不到了,一阵剧痛钻心,狂吼一声,他舞起两枚巨大地板斧,一个原地旋转,没有砍着金枪武士,却将他身边地两名同伴给一斧两断,两个大罗金仙落在地上的上半身疑惑地睁大着眼睛,看着忽然发狂地巨灵神,脸上充满着痛苦,当然,他们也痛苦不了多久,马上就有数支金枪扎上来,将他们彻底地打发上路。

巨灵神的眼睛瞎了,刚刚袁紫萝风一般地掠过他的进候,顺手拔下头上的银钗刺瞎了巨灵神的双眼,巨灵神疯狂地挥舞着板斧,半晌之后,终于停了下来,似乎接受了自己眼瞎的现实,侧耳倾听着,想辩别一些什么。 数支金枪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他的周围,嗖地一声,自他的体内交叉而过,巨灵神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两枚斧头向前猛劈下来,金枪武士们迅速收枪后退,轰隆一声,两柄巨大的斧头砍在了地上,将地上砸出了两个大坑,而巨灵神那巨大的身躯摇晃一下,已是砰地一声栽进了坑里。

袁紫萝的身形在天庭的这些大罗金仙中穿来插去,实力上的巨大的差距让她往往三招两式就送一名大罗金仙上路,在她的帮助之下,被困的一路金枪武士士气大振,队伍重新凝结起来,战马嘶鸣,猛力地向另一路金枪武士杀去,两边相距的距离已是越来越近了。

托塔李天王发现了不妙,虽然他不明白这些金枪武士们为了什么一定要杀到一起去,不管怎么说,他们也还是处在天庭的重重包围之下,但久经战阵的他明白,敌人想做的事那就一定要阻止,而要阻止这两股金枪武士的会合就一定要先阻止这个鬼魑一般在阵中游走的女人,袁紫萝。 当年地婉华仙子,他也是认识的,但是他却万万想不到,这个当年的功力弱小的女人现在竟然已是有了如此的功力,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击伤当初比她品级高得多的仙人。 手一扬,手中的宝塔已是飞起在空中。 塔底冒出千万道霞光,直向袁紫萝罩去。 袁紫萝那凌空而来地宝塔,假乎是忘了闪避,在众多金枪武士的惊呼声中,宝塔砰地落下,将袁紫萝罩了一个严严实实,大罗金仙们一声欢呼,这个可恶地女人总算是落入法网了。 托塔李天王也是没有想到会如此容易地便得手。 大喜这下,手一招,那塔儿便悠悠地飞了起来,向着他飞去,狂怒的金枪武士团的武士们忽地一声呐喊,一齐掉转了头,向着托塔李天王冲来,他们要杀掉这个家伙。 抢回他们的王妃。 突然爆发而出的能量是可怖而惊人的,转瞬之间,他们已是连杀数十名金仙,向着托塔李天王步步逼近。

托塔李天王冷笑着收回宝塔,得意地看着金枪武士们气急败坏的模样,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撕声裂肺地大呼:“爹。 小心啊!”是哪吒的声声,托塔李天王奇怪地张望过去,自己这里安全得很,有什么可以小心的,就在他扭头的这一瞬间,他手中的宝塔忽地一亮,自中伸出一只手来,温柔地抚上了他的丹田,掌力轻轻一吐,托塔李天王的眼睛猛地突了出来。 他的元神已是被袁紫萝震得粉碎。 震骇地看着一缕青烟般自塔中冒出来地袁紫萝,他只来得及说出了两个字。 就全身化为一股股的烟气,消散在空中。 袁紫萝呵呵一笑,手中已是握住了他的宝塔,好不客气地将其据为了己有。

所有的金枪武士们一声欢呼,王妃的神乎其技让他们大开眼界,“冲啊!”一声狂呼,他们掉转马头,继续向前杀去,空中,袁紫萝已是祭起了刚刚缴获的托塔天王地宝塔,巨在的吸力凭空而生,宝塔的威力比在托塔天王的手中何至高出了一倍,一声声惊呼响起,一些功力较弱的金仙已是被凌空摄起,抓入到了宝塔之中。

一边正与段飞霜打得难解难飞的哪吒目睹了父亲惨死,不由亡魂皆冒,一个疏神之下,段飞霜手中的金枪疾进,一转眼之间,已是将他的三个头中的两个扎得一头是洞,惨呼声中,一道青烟冒起,哪吒已是如飞般地逃走了。

袁紫萝打斗开路,引领着两股金枪武士慢慢地向中间聚拢,终于靠在了一起,呼啦一声,所有的金枪武士们一队顺时针旋转,一队逆时针旋转,转眼之间,已是形成了一个小小地圆圈,段飞雪此时却仍是在与那白衣吕洞宾打个不休,吕纯阳吕洞宾地功力着实不凡,凭着一股强悍的纯阳内力,竟然与段飞雪打了一个旗鼓相当,甚到还隐隐占着上风。 袁紫萝身形一闪,已是出现在了段飞雪地身前,道:“飞雪,你去主持金枪伏魔圈,这个家伙交给你!”段飞雪答应一声,已是如飞般地退回到圈内,而吕纯阳一看到眼前换了袁紫萝,忽地一声大叫,身化剑光,居然一溜烟地逃走了,袁紫萝却是想不到刚刚还威风八面的这个家伙居然一见自己的面,就落荒而逃了,措手一不及,让他已是远远的逃走了。

金枪武士团乘余的大约三万武士们的金枪同时上指,每一根金枪之上几乎在同时冒出了金光,所有的金光在空中的一点交汇,又化为漫天的金丝倒挂下来,在空中略微停了片刻,已是消失,一股巨大的力量忽地向外弹来,以袁紫萝的功务,也是被震得向后飘飞,至于哪些大罗金仙,则更是不济,翻翻滚滚地四处乱飞乱滚,金枪伏魔圈终于形成了,此时的金枪武士团,已是形同一个刺猥,任何人碰上一下,都有可能被扎得头破血流。 袁紫萝满意地一笑,身形掠起,已是向回飞去。

地藏王肥胖的身躯此时已是涨得更加地大了,鼓涨涨的犹如一个圆球,绕在这个圆球身边的是一道弧形的刀光,而他对面的玉帝,则是脸罩严霜,每一次深深地吸气,伸手一抓之下,都会将肥球般地藏王菩萨向跟前摄来,然后一拳击出,每当此时,地藏王菩萨的弯刀就会疾时出现在对手的面前,一刀削破对方的护身真气,逼使着玉皇大帝回身防守,他们两人打得极是难看,但却是性命就是呼吸之中,哪一个先顶不住,立时就会灰飞烟灭。

而此时,围攻王母娘娘的十数魔将却已是支持不住了,就是袁紫萝打垮大罗金仙对金枪武士团的围攻的这一段时间内,十数名魔将已是去了七八成,当袁紫萝重新出现的时候,他们已是只有二三人了,但却仍是高呼酣战,他们只知道,王妃的命令是缠住这个婆娘,就算是死光,也不能让这个婆娘前进一步。

空气忽地变得冰冷起来,跟着又是火烧火燎一般,袁紫萝猛地插入了这里的战局,对几个乎已经虚脱的魔将道:“你们去休息吧,这个婆娘我来对付!”

王母娘娘心中狂怒,眼中几首要喷出火来,两手缓缓地张开,手中的指甲越伸越长,最后竟然是弯弯绕绕地在空中伸展开来,如同十条长须一般,在空中不断地伸展,忽然柔软似丝,忽而坚硬似铁。 袁紫萝冷笑一声,手在空中一抓,手里已是多了一根完全用万年玄冰气凝成的宝剑,最为奇特的是,这柄由至寒之物凝结而成的宝剑之上,居然燃烧着一层黑色的火焰。 袁紫萝将剑缓缓前指,一声清啸, 白色的万年玄冰气为核,黑色的地狱之火为锋,长剑陡地化为一道闪电,向前直奔而去。 两人立时便打在了一起。

此时,地上的金枪武士团的金枪伏魔圈已是开始缓缓地移动起来,无形的护罩之上,不时会有金枪的矛影在其冲闪现,每一次闪现,都会有大批的天兵倒下,此时,上万名大罗金仙同时涌了上来,一齐发力,生生地挡住了金枪伏魔圈的步伐,两相对持起来。 一时之间,谁也奈何不得谁。

周乞站在中军之中,不停地调动着后备队伍,第一次指挥着如此庞大的军队,让他既兴奋又担心,数十万人的生死,这一场战争的成败可全都操在自己手中啊!

“四面忽围,中心开花!”耳中忽然传来了袁紫萝冷峻的声音,“开启魔界之门,联系秘境星月,给予天庭最后一击!”

周乞立时如释重负,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下去,魔教的队形开始变幻,两翼拉动,将天庭的部队慢慢地围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魔界之门在中军之让开始形成,一连串的星花有规则地飞入到了魔界之门中,最后的总攻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