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二十八章:带着遗憾的漂亮歼灭战

此时的战场之上,魔界军队已是全面占据了上风,数万的大罗金仙只能勉力抵御住金枪伏魔圈,再也无暇顾及一般的天兵天将,而魔界的四面包围更是让天兵天将们心惊胆战,他们的单兵作战能力本来就较魔界士兵为弱,此时人数上又不占优势,已是陷入全面被动之中,魔界的十数座堡垒在战场之上纵横移动,一片片地将他们扫倒,他们慢慢地被向中间压缩着,数十万人所占的空间越来越少,如同剥洋葱一般,被魔界士兵们一层层地将表皮刮去。

袁紫萝单剑纵横,剑影呼啸,冷热两种不由的功和不停地挤压着王母的空间,王母的十根长长的指甲此时已是变得满是缺口,有的更是只剩下一点微弱的连接,只要再中一击,必然就会溃散,昔日王母优雅的外表此时已是完全不见,气急败坏的神色充斥着她的脸庞,咬牙切齿地拼命地攻击着,要说她的功力比起此时的袁紫萝,虽然是有差距,但也不至于有现在的差距这么大,主要是袁紫萝的冷热两股功力太过于诡异,冷得冷到了极致,热的却是烫到了极至,冷热之间,变幻无穷,往往眼看着击来的是白色的万年玄冰气,但攻到近前时,却又是被那黑色的地狱之火完全代替,一换之间,立时就将对手的防守算盘打碎,从而变得手忙脚乱。

地藏王此时却是已落入了下风,玉皇大帝虽是赤手空拳。 但每一拳击出,一股股巨大的力量立时就将地藏王震得东摇西荡,在空中完全拿捏不住身形,此时全凭着一股毅力在支撑着,袁紫萝一瞥之间,已是发现了地藏王地危局,手中的宝剑连攻数招。 喀的一声将王母的一根长指甲削断,乘着对方后退的当口。 袁紫萝身形猛地侧转,风一般地切入了地藏王菩萨和玉皇大帝的战圈,长剑带起点点剑花,成千上万地攻向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嘿地一声,吸气开声,变拳为掌。 凌空一抓,千万朵剑花立时便凝在了空中,袁紫萝轻斥一声,千万朵剑花立时爆散,有的火花四溅,有地却是寒气逼人,如同一黑一白两团云彩,向着对方罩去。 玉皇大帝长啸声中,连连出拳,一阵阵狂风向外发出,将剑花震得无影无踪。 好家伙,袁紫萝暗赞一声,玉皇大帝的功力比之王母哪是要强多了。

袁紫萝长剑平端。 沉声道:“玉皇老儿,认输吧,今天就是你们败亡地日子了。 ”玉皇大帝嘿地一声,“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眼前的局面最多也就是平分秋色,你们想要吃掉我那是千难万难,只要其它四位大帝的人马赶到,立时就会将你们踏得粉碎。 ”

袁紫萝仰天长笑,眼光扫过战场。 虽然此时的魔界的军队已是大占上风。 但诚如玉皇大帝所说,想要一口吃掉这只数十万人的军队。 在确不是短时间能办到的。 此时地藏王菩萨已是远远地退在一边喘息,而王母娘娘也是披头散发地呆在一侧。

袁紫萝长剑遥指着不远处的空中,那巨大的魔界之门,冷笑道:“玉皇老儿,你感觉到了吗?哪里会来什么?”玉皇大帝起头,此时他终于注意到了那诡异的魔界之门,他强大的神识扫过,眼中蓦地变色,他感到了那魔界之门中蕴藏着的巨大的杀意和无比的能量,“不好,对方还有伏兵!”他这个感觉刚刚自脑中冒出,轰隆一声,魔界之门猛地无限扩大,跟着波地一声消失,取代魔界之门立于空中地竟然是一眼望不到边的人群,立于这支队伍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黄色衣裙的少女,她的身后,一个浑身素白的女子手中拿着青锋剑,另一个马脸道人和一个矮个道人哈哈大笑着,看着下面地战场手舞足蹈,另一边,玉皇大帝却是认识的,竟是在天庭之中被关了数千年之久的牛魔王兄弟,“完了!”玉皇大帝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攻击!”随着那黄色衣裙的少女手中的长鞭一指,震天动地的呼啸声自空中响起,无数的手执刀,剑,枪、戟以及各种兵器的修真者自空中猛落下来,加入了战场,在他们的身兵,一群群体态庞大,连脸上都长满毛发的家伙挥舞着一根根巨大地兵器,嗥叫着冲了下来,被他们打中地天庭士兵,都是成了一块块的肉饼。

就像是已经到了沉受地极限,就算再加上一根稻草也会崩溃的天庭军队终于在这突然加入的生力军面前崩溃了,再也无力抵挡,飞快地,他们被魔界军队以及秘境部队切割成了数十个小块,各自为战,再也难以形成一个统一的防御整体了。

“紫萝姐姐,星月来帮你了!”黄色衣裙的少女一声清啸,手中的游龙鞭宛如娇龙,已是呼啸而至,唰地一声,打向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哼了一声,重重地一拳击出,砰地一声正正地击在游龙鞭的鞭梢,呜的一声,那游龙鞭的鞭梢猛地反弹回来,星月大叫一声,“好厉害!”玉手伸出,已是抓住了鞭梢,反手一拗,鞭尾毫不迟疑,又是击出,这一变招之间,如同行云流水,显示出了星月强大的修为和功力,玉皇大帝又是大吃一惊,这些人从哪里来的,一个个修为如此强悍,袁紫萝倒也罢了,毕竟已有数万年的修为,又跟上了以前的昊天神,但这小丫头看起来修为的时间并不长,却也如此强悍。 心中长叹一声,看着已是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部下,心知今日是要败北了。 猛地向前击出数拳,身子却向后倒退,一直退到了王母的身边,黯然道:“走吧,再迟就来不及了!”两人手挽着手,身体向后掠出,去的极是迅速。

此时的天庭部队已是完全溃散了,各人四散奔逃,已是不成队形了。

魔教的军队狂呼着向前猛扑过来,此时魔教的军队也是失去了控制,各人只管拼命向前,与天庭士兵捉队地厮杀,整个战场之上乱成一片。

看到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如飞地退走,仍在苦苦抵挡着金枪伏圈的数万大罗金仙们也是呼地一声,作了鸟兽散,各人施出自己逃命的看家本领,落荒而去,一时之间,满空尽是流光溢彩,煞是好看。 一些脚步稍微迟缓一些的,立时被重重围困起来,刀枪齐下,宝贝横飞,将其打的不成模样。

战场之上混乱到了极点,负责指挥作战的周乞一时呆若木鸡,魔教军队长期以来作战的劣根性一时发作起来,各自为战的情况再度出现,他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袁紫萝和地藏王菩萨,一时之间无计可施,虽然魔教军队在段飞雪和段飞霜的调教之下有了长足的进步,在有节奏的攻防战中还打得像模象样,但一旦取得了绝对的优势,众人立时便昏了头,人人奋勇向前,却是忘了这个集团作战,并非单打独斗了。

天庭军队虽然也是乱到了极点,但他们长期以来的严格训练此时立时发挥了作用,一看到魔教军队失去了队形,那些天将们立时抓住了机会,重新聚拢了一些部队,缓缓地向后退去。 等到袁紫萝等人发现问题的时候,天庭军队已是重新聚集了近十万人的部队,有序地退出了战场。

眼见着功亏一篑,地藏王不由勃然大怒,彻底消灭对方生力军的计划竟然在最后的关头,大占上风的时候受挫,叫他气急攻心,飞快地掠了回去,令旗挥动,重新调动起军队。 但是仍有一部魔教军队如飞地向前赶去,追赶着退去的那一部队天兵。

玉皇大帝转头看向王母娘娘,道:“算了,救出这一部分人吧,其余的就算了吧!”伸手握住王母娘娘的手,王母一伸手自头上拔出一支凤钗,玉皇大帝的神力立时倒灌入她的体内,伸出玉钗,在空中一划,轰隆一声,一条天河立时自空中凭空出现,水流如注地自空中落下来,将追兵与逃出来的这一队天兵分隔开来,魔教士兵狂呼着冲入到水帘中,惨叫声立时传来,水流中暗含着强大无比的能量,冲进去的魔教士兵立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水一落到地上,立时便成一股洪流,狂奔而来,魔教军队不由大骇,一声呼叫,回头但奔,但那水却是来得极快,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们的时候,段飞雪指挥下的金枪伏魔圈及时赶到,金光暴涨,已是将那水流阻住,趁着这一空隙,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已是率着数万金仙以及残存的近十万天兵落荒而去。

此一仗魔教军队大获全胜,全歼了天庭入侵的军队四十余万,几乎将中央玉皇大帝的有生力量消灭殆尽,但袁紫萝和地藏王菩萨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魔教军队的纪律性还必须得到加强,否则在今后的残酷的大战中将会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 玉皇大帝虽然惨败,但他率领退去的数万金仙和近十万部队还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可以想见,在今后的魔宫争夺战中,他们还会给魔界带来巨大的损失。

袁紫萝仰起头,看向天边,心中却是还有另外一层隐忧,张扬啊,你现在在哪里呢?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