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三十三章:魔宫保卫战(3)

青华大帝看着空中呼啸而至的大五行灭绝神针的威势,不由暗自心惊,这件法宝曾在诸神大战之中和历次与魔教的战争之中大出过风头,多名天庭有数的金仙都是伤在这件法宝之下,而此时在这个女子手中合将出来,竟然看起来威力更甚,不敢怠慢,一柄小小的青色旗子自袖中滑出,轻轻一挥,大五行灭绝神针忽地便凝在了空中,再难前进分毫。

鸣风忽地一声轻笑,袍袖飞舞,数枚大五行灭绝神针之中,忽地闪出几道暗影,哧地一声,向前疾飞而来,这才是她隐藏的杀着,将十八枚风隐针藏于大五行灭绝神针之中,对方按着破大五行灭绝神针的方子来对付风隐针,必吃大亏,果然,风隐针根本无视青华大帝手中的青旗,哧哧身中飞速地迫近青华大帝,青华大惊之下,不由手忙脚乱,青旗连挥,一道道暗力涌出,风隐针在空中消失了,一道道微风倏然而至,嚓嚓的声中,青华大帝那宽大的大帝服饰上的飘带被这微风一掠,轻然悄无声息地断为两截。 青华大帝又惊又怒,身形急变,微风忽地消失,一股巨大的龙卷风自天而降,将青华卷入了其中,每一缕风丝都如同一把利刃,狂野地向青华削去,与此同时,铁汉一声狂吼,飞起在空中,双锤一碰,巨大的雷声和闪电划破夜空,自龙卷风的上部径直切入。

一声声巨响过后,风消雷停。 青华大帝再一次地出现在三人的面前,不过此时地他却已是丝毫没有了先前的潇洒和自如,浑身上下全都是被风隐针划破的口子,另有数处已是被铁汉的混元如意锤打得焦黑,有的地方甚至还冒着缕缕青烟,脸上也是黑一道红一道的,两只眼睛因为愤怒而呈现出红色。 正自恨恨地看着三人。

星月看着狼狈的青华大帝,不由乐得开心地笑起来。 手中地游龙鞭轻轻一晃,“老儿,现在让你来看看我的厉害!”

青华大帝心中狂怒,自己先入为主,认为对方入出地仅仅是大五行灭绝神针,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吃了大亏。 眼看着星月挥舞着游龙鞭杀了过来,不由大怒道:“小贱人欺人太甚!”手中的青旗连连挥动,哗啦声中,一条条的亮带倏地自四面出现,顿时将三人与外界切断,跟着里面光束纵横,模七竖八地逼了过去,铁汉和鸣凤二人都是纵声长啸。 一左一右卫护在星月的两边,与青华大帝瞬间斗在了一起。

周乞站在魔宫的高处,看到魔宫的周围,不时有亮光闪过,耳中传来的震耳欲聋地厮杀声让他不由热血沸腾,魔宫高高的城墙上黑铁大炮仍在不停地向外吐着一朵朵的美丽的光团。 每一次的发射,都会夺去无数的人命,周乞的手不停地蜷伸,恨不得亲自扑过去,杀几个金仙好好地过一过瘾。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了,让他担心的是,魔宫周围地黑暗已是在暗暗地缩小,边缘上,已经开始出现了一条环状的光明地区,他明白。 哪些地方已是被对方攻陷了。 不知不觉中,对方已是在向魔宫逼近了。 叹了一口气。 周乞知道,对方虽然遭到重创,但实力毕竟比魔界要强大,魔界的战士再拼死战斗,也只不过是将这一场失败的日子向后推延。 看来最后的一击是不可避免的了。 抬头看向天空,不由叹道:“大王啊大王,你究竟在哪里呢?你若再不回来,魔界可就要不复存在了。 ”

远处地光明地带,一道道白色的光团向着魔宫方向飞了过来,轰轰的声间中,魔宫之中忽地有数处地方被打得飞沙走石,城墙之上的黑铁大炮立时便抬高的炮口,向着哪里反击而去。 周乞不再理会,他抬步向魔宫的中心走去,必须要做准备了。 周乞没有注意到,在他刚刚离开的地方,有一个人正隐在暗处,偷偷地看着他,看着周乞消失在宫中,他忽地一猫腰,向着宫内的一处地方走去。

就在魔宫厮杀正酣,天庭部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仍然在向魔宫一步步靠近的当口,魔界众人无比思念地张扬仍然被困在六荒八合天乾地坤大阵之中,此时地他,正悬空盘膝坐在大阵之中一条汹涌奔流的大河之上,双目微闭,双手捏诀,一丝丝肉眼勉强可见地金丝在他的体表奔腾汹涌,身下,那狂怒的江水发出隆隆的巨响,猛烈地冲击着河岸,高高溅起的水花带着晶莹的亮色又一串一串地落回江中。

呼气,吸气,随着张扬的一呼一吸之间,身下的大江忽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片广袤的沙漠出现在原先大江的位置,头上也忽地出现了强烈之极的阳光,每一粒金黄色的沙子都反射着天上的阳光,整个天地之间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黄色,一股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的高温炙烤着大地,空中的张扬似乎也感觉到了变化,身上汗如雨下。

双手高抬,自胸前举起,又自头顶缓缓压下,张扬明白,自己必须要让苍穹舞在自己的体内无休止的连接循环一百零八遍,才能将苍穹舞练到最高层,他不知道自己在里面已呆了多长时间了,六荒八合地乾地坤大阵之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一入阵中,时间就立时停止了运转。 张扬已经试着冲击了数次,但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他的心不能静下来,耳边似乎传来了魔界之中那撕人肺腑的惨叫声,和女娲以及天吴的狂笑声,焦燥,狂怒,一样样的负面情绪都在影响着他的进境,自己不知何时能练成,就算炼成了,那要到什么时候?真到了那一时刻,魔界还会存在么?

随着他意念的变化。 自下地环境忽地又起了变化,刚刚还是炙热无比的沙漠,转眼之间,已是一片白雪飘零,放眼望去,眼前竟是白色,一股股凛冽的寒风吹过来。 张扬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心里当真也如同这个世界一样。 如同寒冰一样的冰冷。

完了,自己就算练成了苍穹舞,破开六荒八合天乾地坤阵的时候,魔界也早已毁去了,一个个自己熟悉的人也必是早已化为飞灰,在也不复存在,那自己就算炼成了无敌宇内的功夫又有什么用呢?为他们报仇么?张扬不由咧嘴苦笑一声。 身形竟然自空中飘然而下,跌坐在满地地白雪中,一时之间,竟然心丧若死,以女娲和天吴的手段,此时地魔界只怕早已毁灭了,那自己就算炼成了神功,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哪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张扬舒展四肢,竟然就这样躺在了冰天雪地之中,任由那皑皑白雪将他掩盖,一层一层地掩埋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恍惚之间,一双冰冰凉的小手轻轻地抚过了张扬的脸庞。 两滴温热的水滴滴在了他的脸上,张扬霍地睁开双眼,这里怎么会还有外人,难道是大日如来他们?不可能,他们绝对没有本事找到这里,自己所处的位置是六荒八合天乾地坤大阵地最核心处,定睛细看之时,他不由得惊呼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惊喜和诧异。 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早已消失的双儿,雪白的衣裳。 雪白的双手。 雪白中透着晕红的脸庞,那一双大眼睛之中。 充满了泪水,正自汪汪地看着张扬,手轻轻地抚摸着张扬的脸庞。 张扬霍地坐了起来,双手一揽,想将双儿揽进怀里:“哦,双儿,你终于出现了,你终于出来了!”两手合拢,却抱了一个空,双儿的身影如同一团轻烟,在空中飘荡了几下,忽地散去,又凝成在了一起。

“双儿?你…..?”张扬猛地醒悟过来,双儿已不在了,她为了救自己,早已与自己溶为一体,自己若不能将苍穹舞练到顶层,是不可能她救出来地。 眼前的这一切难道是自己的幻觉吗?

“大哥!”轻烟一般的双儿忽地开口了,啊,这不是幻觉,双儿的的确确是存在地,张扬呻吟了一声,又向前伸出手去。

“你放弃了么?双儿眼中的大哥,从来都是不言放弃的,不管碰到什么困难,他总是一个迎难而上,永不服输的男人,大哥,双儿还等着你救我出来,与你双栖一起飞呢?你放弃了么?不,双儿的大哥永远不会这样!”双儿微笑着伸出手去,似乎想要握住张扬伸出的双手,张扬赶紧伸出手去,但他握住的只不过是一缕轻烟,双儿的影子在空中抖了一抖,“啊,大哥,我要去了,我等着你,等着你救我出来!”双儿的身影在空中逐渐淡去。

“不,双儿,不要走!”张扬大喊起来,用力地握紧双手,想要将双儿留住,但双儿仍然如同轻烟一般自张扬的面前慢慢地淡去,最终,当双儿地一张俏脸慢慢地自空中隐去地时候,张扬一声狂喝,自地上跃了起来。

轰地一声,白雪皑皑的大地上,如同天崩地裂,张扬地身影自雪下一跃而出,“我不能放弃,绝不能,我要救我的双儿,我的部下,这天下是我的,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将他们毁灭!”张扬冲天而起,卓立于空中,脸上蓦地现了一股庄严的神色。 空中的他缓缓地跌座下来,两手自空中缓缓压下,五心向天,张扬重新坠入了寂静当中,苍穹舞开始在他的体内运转起来。

本自白雪覆盖的大地忽地春暖花开,股股和风掠过,白雪融化,大地上忽地出现了勃勃生机,一根根绿意自地上探出头来,绚丽的花儿竟相绽放,转眼之间,这片天地之间已是现了勃勃生机。

六荒八合地乾地坤大阵的另一边,大日如来与孔雀明王以及诸多的罗汉也是一一端坐在地上,“我们真地被放弃了么?”孔雀明王抬起头,看着闭目不语的大日如来,有些愤愤不平地问道:“难道我们就真得不能出去了么?”

大日如来缓缓地睁开双眼,道:“明王,难道你还没有探出来么?我们的神识本来是可以达及万里的,但在这里,我们的神只根本出不了方园之地,这大阵本来就是一个死阵,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走出去了!”

孔雀明王脸色惨变,“为什么,大神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日如来忽地一笑:“我们都是棋盘上的棋子,任由下棋的人驱策,身不由己,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你应当明白了,这里的环境倒对我们练习寂灭心经倒是大有帮助,明王,稍安勿燥。 静心才能明心,明心才能真正懂得无色无相,无人无我的道理,以前我以为我明白了,今日才知道,我还差得太远了。 ”

“你现在还有心情练功?”孔雀明王气急败坏地道,“我们被永远地囚禁在这里了。 ”孔雀明王正想还说点什么,天地之间忽地传来一阵阵异香,在他与罗汉们的张口结舌中,眼前白芒芒的一片天地忽地开始出现了巨大的变化,蔚蓝的天空,高耸入云的青山,平静如镜我河面,青青的草儿,绚丽的花儿,密集的树林,一一开始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这是怎么了?”孔雀明王大声惊呼起来。

大日如来的眼睛并没有睁开,“明王,你忘了,在这个阵中,还关了一个神通无比的人物,眼前的奇景想必就是他的杰作,有他在,我们能做的只是等待,如果他也没有法子攻破这个大阵,那我们除了坐以待毙,又还有什么法子呢?”

孔雀明王不由喘了一口粗气,想来到到了最后,竟然要仰仗先前以死相拼的人才能那么一点点生存的希望,他忽地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魔宫之中,赵文和被封闭了功和,如同死猪一般地躺在了地牢之中,外面隆隆的巨响声将他从昏睡中惊醒,他缓缓地睁开双眼,忽地发现原本密布在地牢之中的那些警卫们一个个不见了踪影,只有那囚禁着自己的一道道光柱仍然在闪烁着奇异的光辉,“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赵文和奇怪地想到。 魔界之中军纪森严,绝不会有擅离职守的事情发生,正自奇怪,外面又是轰隆几声巨响,地牢也似乎摇晃起来。

“难道打起来了?天庭的军队打过来了?”赵文和又惊又喜。

牢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人影闪了进来。 两人四目相对,赵文和不由睁大了眼睛:“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