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五十三章:兄弟恨深

珠子刚刚一进入到张扬的手中,塔里立时就传来了隆隆的轰鸣声,巨大的塔身开始摇晃起来,透过塔顶的窗户,张扬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禹强和天吴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边,显然,他们似乎看到了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所有的海怪突地怪叫一声,转身便跑,原先那整齐的队形此时已是变得稀乱,所有的海怪都狼奔鼠窜,现场一片混乱。

“发生了什么事?”张扬身在塔内,却是没有感到其它的异常,只是觉得这塔摇晃得厉害。

“天爷,他果然在里面,一定是他在里面!”天吴忽地声嘶力竭地叫了起来,“这一定是他搞出来的,禹强,弱水三千守不住了,守不住了!”天吴一把抓住禹强,大声吼道。 禹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异象,嘴巴张开,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当张扬的手拿到那枚绿色的珠子的时候,这三角锥形的建筑物便失去了那水天一色的保护,完全地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 他们惊骇地看到的是,下面的三座底塔一截截地向下落去,而上面的那一座倒三角正一寸寸地接近着地面,乍一看,就像是上面的这一座倒三角生生地将下面的三个底座正在压向地底一般。 禹强在这弱水三千呆了数万年了,这里有多少的海怪,多少根水草,他都一清二楚,但他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今天这里的奇景。 手里两根长虽然高高举起,却是落不下来了。

水向四边让去。 三座底塔慢慢地消失在河底,就在上面的倒三角锥建筑落下地来地那一瞬间,强大无比的能量自那尖顶向四面喷发而出,“不好!快走!”天吴一声大叫,身子陡地便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到了数里之外。 禹强反应稍慢一步。 只感到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大吼一声。 身子倒飞,手里的两只角武拼尽全力向前猛扑而出,两股水浪猛地向前扑出,抵御着那强大的能量。

哗啦一声,摧枯拉朽之间,禹强发出的两股水浪被迎面而来的力量击得粉碎,禹强惨叫一声。 手里地两只角武登时断为两截,胸前如同遭到重锤狂击,嘴里绿色的血液狂喷而出,猛地一张嘴,一面小巧地鼓自嘴里喷出,小鼓立时便涨大起来,挡在了禹强的前面,禹强觅得这一点点喘息之机。 立时便狂奔而去。

咚,强大的能量击在鼓上,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巨响,河底立时便惨叫连连,那些还在四处奔散的海怪虽然侥幸地躲过了第一波攻击,但这面大鼓发出的巨响却让他们立时便四肢瘫软。 口鼻出血,如同一瘫乱泥般地倒在了河底,水花一涌,已是将他们卷得无影无踪。

咚地又是一声响,大鼓的边缘已是出现了裂痕,此时,水底已是看不到一只海怪地踪迹,不是已远远地逃开,就是在连接的攻击之下烟消云散。

咚地第三响,大鼓上的蒙面已是炸裂开来。 跟着喀喀数声。 禹强的这面大鼓已是裂为数块,躺倒在河底了。

倒三角锥形的建筑发出万丈绿光。 自上而下,如同花儿绽放一般,三片叶子以那锥尖顶为蒂,分散开来,张扬此时正立在那花的正中心,手里仍然捏着那枚绿光闪现的珠子。 正警觉地看着四周。

眼前的变化让张扬也是惊讶不已,内心里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触发了什么机关,看着手里地这枚绿色珠子,张扬双眉紧锁,似乎在努力地回忆着什么。

手里的绿珠忽地发生了变化,竟然化作一缕缕的轻烟自张扬的指间飞散,飞到离张扬十数丈远的地方,又开始重新凝结。

张扬索性松开了双手,他想看看这绿珠倒底在闹什么玄虚。

绿烟升腾,在空中辗转腾挪,慢慢地凝结成了一个人形,张扬奇怪地打量着这个人形,心中大惑不解,奇怪,这人怎么有三分像自己呢?只是眉目之前,多了一些阴狠,少了一些阳光。

“你是谁?”张扬沉声问道。

“哈哈哈!”那人忽地放声狂笑起来,笑得是那么的凄惨,那么地悲凉,而且其中竟然还夹杂着无边无际地怨恨。

“你竟然将我完全地忘了,你连我是谁也记不得了!哈哈哈,真是好笑啊,不知你是真地忘记了,还是故作姿态,不愿想起来呢?我伟大的天王陛下?”

张扬怒喝道:“你是谁,不要在我面前弄神弄鬼,再不说实话,小心我让你烟消云散,什么也不会留下!”此时,他已明白,那枚绿色的珠子竟然是此人的元神所化,而这个明显认得自己的人,自己却是一点也记不清了。

“是啊,你当然可以让我烟消云散,你不是已经这么做了么?只是我命大而已,才勉强留得了这一点元神!伟大的天王,你还没有记起我来么?这么多年来以来,我天天诅咒你,天天等着你,我盼望着你有一天能到达这里,让我好好看看我伟大的天王,我最亲爱的哥哥,过得怎么样?哈哈哈,天从我愿,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哥哥,弟弟?张扬脑子里轰地一声,深藏在脑子里的最后一点他不愿意启封的记忆终于闪现在他地脑海中,淋漓地鲜血,震天的呐喊,呼啸地箭支,是的,这是他的亲兄弟,一个因为叛乱被自己亲手处死的早该消失的人。

“你,你没有死,你竟然还活着?”张扬此时的心里,却是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是的,我没有死!”那个人影疯狂地呐喊起来,“我昊晟没有死,但你的苍穹舞却彻底地毁来了我地功力,昊天。 你为什么不将我完全地杀死,这些年来,我躲在这万丈水底,忍受着怎样的痛苦与折磨,你知道吗?”

“当年的你发动叛乱,祸及万民,难道不该死吗?但我终究念着兄弟之情。 竟然无意识间还保留了你一点元神,看来这些年你进步不小啊!”张扬森然地道。

昊晟不由狂笑起来:“叛乱?嘿嘿嘿。 那又怎样?你的那一套根本是不可行的,只会导致整个位面失去活力,失去竞争,最终慢性死亡,你看看,我之后,不是还有人前仆后继么?不同的是。 女娲等人成功了,而我失败了而已!”

“你知道女娲叛乱一事?”张扬问道,昊晟叛乱早在女娲等人叛乱以前,那个时候,女娲等人还不知在哪里呢?

“我为什么不知道?当女娲叛乱成功不久之后,她就寻到了这个地方,开始建造九离宫,嘿嘿。 当然,他不知道我,那时的我,已经成功地恢复了一些功力,在这弱水三千之底开始经营,我一看她地行为。 就知道她没有将你杀死,一定是让你跑了,她才会来到这个地方经营后路,哈哈哈!哪时,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你总有一天会杀到这里来地,我虽然不能去找你,但你去会一定来这里找到我的。 哈哈哈,所以我让这弱水三千开始变得诡异。 我培植了无数的海怪。 故意让那女娲发现这里的一些灵异之处,终于。 那女娲注意到了这里,开始在这里修建防线,她也曾想来探听这里和秘密,嘿嘿,但以她的功力,却是无法进得到这里,只能认为这里是天力所为,还因此而沾沾自喜,我明白,一旦有一天你打到这里,必然会来一探究竟,这是我的目的。 从哪一天起,我就开始研究怎样才能破除你地苍穹舞,怎样才能将你杀死?我知道,一旦你将苍穹舞终新练成,这世间就没有人有能力杀死你,所以我穷数万年之力,终于成功地研究一一套专为对付你的功夫,哈哈哈,天从人愿,今天,你终于来了!”

张扬冷冷一笑,“我来了,你也未必就能杀得死我,就像你当年一样,照样要铩羽而归,你现在应当祈求的是,我还会不会对你有兄弟之情,会不会留你一条性命?”

昊晟狂笑起来,“看到了吗,看到了吗,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作主,毁天灭地,所谓何来,就是为了自己。 ”挥动手臂,一串串的字符开始自他的手间冒出,张扬认得,这些任号正是哪塔里地板上所刻的字符。

呜地一声响,所有的水浪在昊晟开始发出第一个字符起,就向外倒涌而去,很快地,在张扬的身周,就出现了一个方园数公里的无水地带。 一个人头雕像蓦地从地上冒出,正是那三角锥形建筑的第一层的一个雕像,张扬第一眼看见他地时候,便记住了那痛苦万状的脸。 此时,那脸竟然扭曲起来,似乎正要活将过来,张扬不由悚然而惊。 随着昊晟手里一个一个地字符闪电般地出现,一个又一个地雕像开始出现在张扬的击围,每一个脸上的股肉都在抖动,嘴巴张开,似乎在号叫着什么?

“你知道么?这就是我用来对付你的办法,这叫毁天灭地大阵,专用来克服苍穹舞的。 ”昊晟阴笑道:“今天,就是你我再决战之日,你死了,我就会占用你的躯壳,到那时,就没有天王昊天,而只有天王昊晟!”

“就凭你这几十个雕像?”张扬淡淡地道,心里却是蓦地提高了警惕,这个弟弟才华纵横,他嘴里说出来的话,份量自是不同。

“不错!”昊晟狞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研究出这个阵法之后,将其又透露给了女娲那个女人,可笑那个女人还当自己真是灵光闪现,创造了这个阵法,嘿嘿,昊天,老实说吧,我因为受自身所限,不可能有太多的人可用,而且我也不敢公然出现在女娲面前,如果那样的话,这个女人一定会将我干掉地,所以我这么多年来一共也只引诱了这么多高手前来,我将他们炼制,让他们地功力比之生前不知高了多少。 虽然只有九十九个,但也足够收拾你了,如果真的不行,嘿嘿,我虽然难逃一死,但女娲那里却拥有着数十万地大罗金仙高手,我想此时的她一定在快马加鞭地练制这阵法,我想就算我失败了,但你却还是难逃她哪里威力更为强大的毁天灭地大阵,哈哈哈,真这样的话,虽然我死在你的前面,但我死后还能让你死在我的手上,不是更有成就感吗?昊天,你认命吧,你终究是难逃一死的。 ”

张扬听着这充满怨毒的话语,不由身上一阵发凉,此人可真是处心积虑啊!这么多年的筹划,就只为了杀死自己,听着昊晟地周密布置,不由又是暗自心惊,毁天灭地大阵,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值得昊晟这样自信?如果自己连他这里的九十九枚雕象都无法破去的话,那女娲同样知晓这套阵法,拥有数十万大罗金仙实力部下的女娲,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张扬摇摇头:“不行,自己必须在女娲练成阵法之前赶到九离宫,否则就麻烦了!”

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张扬的身上蓦地放出万道金光,金光之中,张扬身披金甲,手执金枪,冷冷地看着昊晟道:“好,来吧,今日我们两兄弟就来做一个清算,看一看谁更强大。 ”昊晟狂笑起来,身形化为缕缕轻烟,分散飘去,九十九座雕象的头上,都是钻进去了一份轻烟。 这些雕象蓦地爆发出狂乱的吼叫,伸拳踢腿,两眼之中也蓦地放出了精光,一个个活了过来,冷冷地看着场中的张扬。

“好家伙!”张扬暗自估算了一下,这里任何的一个雕像的实力都不会逊于白娘子,剑真人等人,而且关键的是,他们并不是乱七八糟的一涌而上,而是受着昊晟指挥的,在一个所谓的毁天灭地的大阵中进行这场绝斗,那么他们的实力则更是要重新估计。

不再犹豫,张扬长啸一声,金光爆涨,他选择了主动出击。

天吴从那比平时狂暴了不知多少万倍的弱水三千的河底一冲而起,直上九宵,这才缓了一口气,回头看去,心中仍是心有余悸,呼地一声,河底再一次地翻起一道白浪,禹强脸色苍白地出现在他的身边:“大神,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弱水三千已破,你手下的这些水怪全都非死即逃,我们只有跑路,去赤炼山吧!到了哪里再看形式而定。 ”

“好吧,也只能如此!”禹强惊魂未定,刚刚那强大的能量袭来之时,自己边折了两件如意法宝,这才捡得一条命回来,说什么也不想再这这里呆下去了。 两人飞快地向着赤炼山飞去。

而此时,身在卫城的双儿也突地一阵心绪不宁,烦燥的心情让她坐立不安,遥望着弱水三千的方向,双儿心中忽地升起一丝恐惧,猛地站了起来,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飞身便向着弱水三千的方向飞去。

“双儿姐这是去哪里啊?”星月一惊,转头问道。

袁紫萝也是一怔,看了看双儿远去的方向,道:“星月,你们暂时守在这里,我去追双儿!”飞身而起,直向双儿去的方向追去,其实她心中明白,双儿与张扬心意相通,此时双儿反常,必定是张扬遇到了什么意外之事,这个时候,可不能让双儿一个人去涉险,但这些事却也不便向其它人说起,以免军心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