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五十七章:除恶务尽

双儿静静地立在那光球的外面,心里充满了怜悯,这是怎样的一种怨毒啊,数十个亡魂在哀号,在倾诉,但是却又无力摆脱,只能任人压制,这让她不由想起自己以前为奴为婢的日子,被卖为奴,强颜欢笑,任人打骂,还得强装出笑脸,直到后来,险些性命不保,甚至于差一点点被一只妖猴**,那时的自己就如同这些怨魂一样,无力,无奈,除了心底的怨恨之外,一无所有。

“张大哥,你等等我,我将他们解救之后,就来找你,你的功夫那么高,一定不会有危险的!”双儿在心底悄悄地说着,缓缓地盘膝坐下,双手合十,嘴里开始念诵起来。 随着双儿的念诵,一圈圈耀眼的白光自己双儿的身上散发而出,慢慢地向着那光球扩散而去。

昊晟惊呆了,他恐惧不已,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苍穹舞和碧云天竟然完全分离,在他的记忆中,这两种功夫向来是为一个人所有的,自己考虑了所有的变故,为了抵挡张扬的苍穹舞,他集合了这些魂灵的所有的功力并将他们牢牢地束缚在自己的战车上,为了抵挡他的碧云天,他将自己融会在了这些亡灵其中,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碧云天的攻击并非来自于张扬,而是另外一个人自外向内的攻击,而自己所有的布置都是针对着毁天灭地大阵之中的张扬,就像阿基琉斯的脚后跟一样。 毁天灭地大阵对内极强,对外却是极弱,有着致命地弱点,昊晟痛苦地大叫起来,完了,自己如果分身去外面对抗双儿,则张扬必将脱困而出。 但如果自己不理会来自外部的碧云天的攻击,则被自己束缚的魂灵必将飘然而去。 从而让自己真正成为一个光杆司令。

他愤怒地咆哮着,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穷数万年的布置,却是抵挡不住一个意外的变化,难道是老天真要自己灭亡,永远屈居于昊天之下,做一个孤魂野鬼么?

弱水三千激起了巨大的浪花。 上千米地大浪腾空而起,站在岸边的袁紫萝提心吊胆地看着弱水三千地巨大的变化,心里不住的祈祷着,“上苍啊,你要保佑张大哥和双儿啊!”此时,她唯一的安慰就是在她神识的扫描中,双儿仍然在她的视野之中。

一圈圈的白光慢慢地接触到了那光球,双儿嘴里地诵念起也越来越大。 终于,从她的小嘴里吐出来不再是单纯的声音,而是一个个光芒四射的大字,大字一个接着一个地落在那光球之上,四散而开。

原本稳定的光球沸腾起来了,如同波浪一般。 起伏不定,光滑的光球鼓起一个又一个的大包,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极力挣脱这光球的束缚一般,双儿缓缓地睁开眼睛,她感觉到了,那光球之中突地闪现而过地喜悦和期盼,他们是多么地期盼得到自由啊,但是他们仍然无法脱离,双儿甚到感到,这些魂灵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两手分开。 自胸腹之间缓缓长起。 本就明如秋水的眸子越来越亮,慢慢地不可目视。 如同两个明亮的小太阳,在双儿的双眼之中亮起,两点晶莹地光点落在那光球之上,哧哧两道白光冒起,双儿似呼听到两声欢呼,几个魂灵已是脱身而出。 “天道轮换,万物灵光,咄,破!”双儿清脆的声音在弱水三千之中回荡中,轰隆隆地响声不绝,那光球之上四处都响起了哧哧的破裂声,一个接着一个的魂灵脱身而出,喜悦地在空中闪电般地飘移着。

“臭丫头,我杀了你!”一声狂嗥在空中响起,双儿的眼前蓦地多了一张面色惨绿的面也,而这张面敢赫然竟有三份像张扬,双儿不由吃了一惊,此时的她全副身心都用在攻击那束缚着无数魂灵的光球之上,一时之间,那里能收回功力用来防守,眼见着那惨绿我面孔下忽地多出的一双同样深绿色的大手,探向自己地胸腹,竟是丝毫也不能抵挡。

“天,我要死了!”双儿从那双手上感觉到了强大地力道。 “张大哥,你在哪里?”

一道金光闪过,双儿只感到身子一轻,已是置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那熟悉地气息让双儿几乎窒息,天,这是张大哥,张大哥果然是在这里。 “是你么?张大哥,你真的在这里么?”双儿昵喃道,她不敢睁开眼睛,生怕这只是自己的幻觉。

耳边微微一痒,一个令她痴迷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双儿,是我,你又一次地救了我,叫我怎么报答你呢?”双儿笑着将头依偎进张扬的怀里,“张大哥,这是一个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厉害?”

张扬将双儿轻轻地放在地上,道:“等我收拾了他,再同你细细地讲好么?”身子一晃,已是到了昊晟面前,冷冷地看着他,“昊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空中那惨绿的面孔不断地抽搐着,慢慢地在张扬的面前凝聚成一个人形,“昊天,你命好,你一直都比我命好,本来我是可以获得胜得的,本来我就要君临天下了,但是这一个贱女人又救了你,为什么,为什么碧云天和苍穹舞会在两个不同的人的身上,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为了什么?”

张扬冷冷一笑道:“多行不义必自毙,昊晟,你是束手就缚还是要我亲自动手?”昊晟忽地哈哈狂笑起来:“你还是这么高高在上,这么盛气逼人,想当年,我虽然自缚在你的面前,但落得的下场又是怎么样,你当我还像当年那样白痴么?”

“当年那样处置你是天国的律法,你是我地弟弟。 你以为当真不心疼,不痛苦么?”张扬大声地叫了起来:“我不愿意记起这样的事,刻意地删除对你的记忆,就是不想让这样的兄弟相残的一幕留在我的心中。 ”

“是啊,你这样对我,你愧疚了,是么?我不会再给你这样的机会!”昊晟歇欺底里地大叫起来。 身体一振,身形忽地模糊起来。 陡地化为千万道绿光,向空中四散而去。

“想走?哪有这么便宜?”张扬冷笑一声,神识唰地一声散开,将整个天地牢牢地掌控在手中,一下子就锁定了昊晟的真身所在,身形一起,一道金光直追过去。

双儿静静地坐在弱水三千地河底。 九十多道七彩光芒围在她的身侧,不停地环绕着她的身体,似乎在向她表示着感谢,双儿微笑着伸出手去,一团黄色的光芒停在她的掌心,双儿轻轻地道:“你们被困了这么多年,现在是该去的时候了,走吧。 去寻找你们自己的家,去开始新一轮地轮回吧!”黄色的光芒微微摇晃,似乎听懂了双儿的话,轻弹而起,一阵阵地轻风吹起,数十朵彩云绕着双儿飞了三匝。 猛地连成一线向外飞去,渐渐地消失在双儿的视野之中。 双儿缓缓地站了起来,身体一弹,已是自河底向上冉冉升起。

轰的一声,弱水三千之上如同爆炸开来,一道绿色的光芒自河底升起,紧接着又是一道金光电射而出,“张扬!”袁紫萝一声惊呼,那金光自是张扬无疑,但那道绿光又是什么人?双儿呢?袁紫萝正在疑虑之中。 河底又是波的一声。 双儿白衣如雪,自河底升了起来。 白衣飘飘,踏波而来,落在了袁紫萝的身边。

“大姐,没事了!”双儿微笑着道。

“哪是怎么一回事?”袁紫萝惊讶地问,“这是个什么东西,功力如此深厚?”

双儿摆摆头道:“哪好像是张大哥地家事,我也不太清楚,等张大哥捉人住了他,我们再问他吧!”袁紫萝心中诧异,与双儿一起抬头,看着空中的这一场大战。

昊晟失去了真身,虽然功力极高,但比起张扬来,却是又差了很多,不多时,四散的绿光就被闪电般的金光慢慢地逼到了一处,昊晟的影像又慢慢地被强行凝聚到了一处。

蓦地张扬纵声长啸,昊晟长声惨呼,空中的金光幻化成一只巨大地手,生生地扼住了昊晟的咽喉,绿光不停地挣扎,但却总是难以逃出金光的掌心,“破!”张扬舌绽春雷,一声大喝,轰隆隆之声不绝,金绿两色不住在空中闪现。

终于,张扬的身体在空中现出身形,手中捏着一枚艳绿色的元丹,缓缓落下。 “张大哥,你胜了!”双儿大叫道,袁紫萝也是喜形于色,“张大哥,祝贺你,看来这弱水三千对我们已是不足为患了。 ”

张扬脸色沉重,殊无喜色。

“张扬,你怎么了?”袁紫萝轻轻地问道,凭直觉,她知道事情并不像自己想得那样简单,眼前张扬抓住的这个敌人也许不同寻常。

“他是我的亲弟弟!”张扬声音低沉地道。

“什么?”不单是袁紫萝,连隐隐猜到一些的双儿也是吃了一惊,“你弟弟?”张扬点点头,仰首向天,似乎回起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事情是这样的!”张扬一字一顿地对着两位红颜知己讲述了那发生在遥远地年代,古老地天国的往事。

弱水三千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昔日那波浪涛天地场景已是不复存大,如今的他,已是像一个温顺的小媳妇,温柔地自三人的身边缓缓地淌过,发出哗哗的声响,微负吹拂着袁紫萝和双儿的长发,两人脸色都是有些苍白,在张扬的讲述之中,她们也似乎回到了那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之中。

“后来呢,后来他就到了这里吗?”双儿问道。

“按照天国的律法,昊晟是要被诛灭元神,烟消云散的结局的,但他总是我的兄弟,我还是不忍心这么做,所以我借口他是我的兄弟,刑法自然由我来执行,以我的功力,当时要瞒过天朝的大臣们是很容易的,我轻而易举地就做了一个假象,让昊晟的一部分元神脱逸而出,从此不知所知,我也不愿意他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这样于我,于他都不好,自从他躲在这里,就怀着满心的仇恨一门心思地研究着对付我的办法,他的确很聪明,也的确想到了,只到有一天,他发现了女娲来到了这里,于是,一个更大的计划就开始了,他也开始了他的计划,那就是一步步地将我引到这里来,他要亲手杀了我,以泄他心头之恨,他成功了,他当年没有办成的事,竟然被我的一帮手下,我最看重的六位大臣联合做到了,从此我亡魂天涯,他也顺利地一步步地看着我被慢慢地引诱到这里,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这么多年,我的苍穹舞已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最为重要的就是碧云天和苍穹舞一分为二,就是这一点点的疏漏,就足以让他失败了!”

袁紫萝不由长叹一口气道:“他真是可怕,竟然可以穷这么多年的精力来对付一个人,他成功了,可惜他想不到的是,就是他将要成功的时候,也会是他再一次灭亡的时候啊!”

双儿柔声道:“张大哥,你准备怎样处理他呢?”

“我不知道!”张扬缓缓摇头,“他是我最大的敌人,但也是我最亲的弟弟,我应当怎样做才好呢?”

袁紫萝慢慢地站了起来,道:“张扬,他不是你的弟弟,他是你的敌人,他是所有人的敌人,没有他,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也就不会有叛乱,不会有这数万年的相互仇杀,张扬,除恶务尽,当年你一时心软,铸下大错,现在,你还想将悲剧重演么,你今天放过他,那么若干年后,他又会死灰复燃,制造出更为恐怖的事情,以他的聪明才智,是绝对不难的。 你想想看,以女娲等人的聪明,还不是一样被他像牵线木偶一般地扯来扯去么,更为可怕的是,只怕到现在女娲等还不明白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双儿也是悚然而惊:“张大哥,袁姐姐说得不错,倘若你再放过他,也许会让更多的人死去,更重要的是,他有了这一次的教训,下一次的计划一定会更周密,更详尽,我们还会有这样的机运么?”

张扬沉重地低下了头,将手中的绿色元丹举起:“兄弟,你好好地去吧!”手中金光一闪,已是将那绿色的元丹包在了其中,随意向上一抛,金光霍地化为一团金色的火焰,在空中熊熊燃烧着。 火焰当中,一个凄厉的叫声不由让人惊心动魄。

“昊天,我虽然死了,但我们的仇恨却没有结束,你去吧,哈哈哈,女娲那里有数十万座雕像构成的毁天灭地大阵在等着你,你没有忘记天庭的那些大罗金仙吧,哈哈哈,他们现在只怕已成了大阵之中的亡魂了,正在苦苦地盼望着你快一点打过去呢!哈哈哈,终究你还是会死在我的手中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