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行修真界

第二百六十二章: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从外面看上去,九离宫就如同漂浮在无边的宇宙之间的一个巨大的移动的城堡,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九离宫如同一盏巨大的明灯熠熠生辉,将它周围照得通亮,高达千丈的城墙危壁耸立,高不可攀,一架架形状奇怪的管子自城墙上远远地向外伸出,更多的是奇大无比的弩弓架,在城墙之上密密麻麻的排列着。 平日里这里是安逸的天堂,守卫们从来不担心会有什么人有本领或者敢于到这里来生事,但今天,所有的守卫们一个个神色紧张,刀剑出鞘,眼睛瞪得溜圆,屏声静气,看着那黑暗的空间,他们知道,今天,九离宫将迎来建宫以来的第一次大战,也许是最后的一次战争,他们的对手是曾经统治过这个宇宙的一代天王---张扬。 上百万的守卫们将巨大城墙上的空间填充得满满的,但是却不闻一丝声息。

高大的城楼内,以炎帝为首的一批九离宫的高级将领们也是神色紧张,看看时间,炎帝站了起来,道:“少昊兄,共工兄,九河神女,我将要去执行星河大神的命令,开始完成毁天灭地大阵的最后的完善,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请你们无论无何要顶到毁天灭地大阵的完成,这将是最后的一役,胜,我们就都有享受不尽的荣花富贵和无边的荣耀,败,我们就要灰飞烟灭,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拜托各位了!”向着三人深深一揖。 率领着青帝伏羲,句芒,禹强转身离去。

看着几人离去,九河神女的心不由砰砰地跳了起来,心神不定地看了一眼自己地寝宫方向,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少昊与共工,少昊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道:“准备吧,我们现在已是被赶上架的鸭子。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共工点点头:“神女,准备布防吧!我想用不了多久,张扬就会兵临城下了。 ”

九河神女自城楼之上飘然而出,手中一面令旗展开,随手一抖。 城墙之上的守卫们同时发出暴雷一般的呼声,呜呜之声的异响蓦地自城墙之上发起,整个城堡竟然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城墙之上那无数的长管同时喷出一道白色地光芒,射向未知的黑暗,远远地,黑暗之中传来连续的炸响,一条空间裂缝撕破了黑暗。 随着长管不停地发射,一条长长的空间裂缝将九离宫围了起来,裂缝之中能量风暴肆虐地狂啸着,不时有一些逸出裂缝之外,立时便引发一连串的爆炸。

与此同时,九离宫的四角。 上下同时射出四个巨大无比的铁抓,长长的铁链连接着巨抓,飞向遥远地黑暗之中,随着铁链被紧紧地崩直,原本因为长管的发射而摇晃不已的九离宫立时便稳如泰山。

九河神女令旗再挥,九离宫城堡之下,九面大门缓缓打开,一队队的守卫整齐地列队而出,飞速地向前开进,不多时。 便已到了距离空间裂缝不远处。 一个个的锥形,方形。 园形,雁翎形的阵形摆开。

少昊和共工二人对视一眼,同时飞出了城楼,两人在空中双手互握,身体平平地飞了起来,一声大喝,两人的手上射出一条细细的光线,光线缓缓下落,落到九离宫与出城地士兵之间时,轰轰之声再起,一条汹涌奔腾的大江蓦地出现在哪里,少昊与共工同时翻滚着离开,两人的身形在空中翻转腾挪,不时有一条条的光线自两人的手中落入到江中,很快地,江中发出了一声声的嗥叫,一条条巨大无比地怪物出现在水中,不时有怪物腾身自江水之中一跃而起,竟然飞起有上百丈高,大嘴张开,长达丈余的镣牙上下狠狠地合拢,发出喀喀的声间。

待得两人飞回,九河神女一伸手自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笼子,将蒙在笼上的黑布揭去,透明的笼子中,一团细小的东西发出嗡嗡的声音,在笼子中上下飞舞着,九河神女双手抚在笼子上,光芒自手中飞出,渗入到了笼子,半晌,九河神女猛地打开笼门,喝道:“九河蜂鸟,去!”

嗡嗡声中,一团黑色的小巧玲珑的蜂鸟自笼中飞出,在空中每一只立时便一化十,十化百,百而千,千而万,转眼之间,九离宫前方地空中,已是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这种小巧地蜂鸟,一些蜂鸟飞得稍低些,河中立时便有一头巨怪高高跃起,大嘴合拢,将其一口吞下,但很快,这些怪物惨叫一声,长长的嘴巴已是被破开一个小洞,那被吞下地蜂鸟自洞中安然飞出,振振翅膀飞上半空,怪物呜咽一声潜回河底,那蜂鸟在空中盘旋两周,忽地便一头栽了下来,哪怪物的嘴里粘液含有巨毒,蜂鸟虽然破洞而出,但那毒液却仍是足以要了它的命去。

“来吧,来吧!”少昊低低道。 “我在等着你们呢!”九河神女和共工听着少昊的自语,却总是也振奋不起来,他们在少昊的声音中听出了恐惧。

遥远的地方,忽地出现了一个亮点,紧跟着,亮光所拥有的范围越来越大,一道道的金光自那里破空而出,“他们来了!”少昊声音颤抖地道。

“全军备战!”

张扬率领着芳华,祝融,双儿,袁紫萝,星月等一干人出现在了离九离宫数万公里远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九离宫那雄伟的轮廓和如临大敌的布置,看来对方已是准备好了。

“好大的阵仗!”张扬的嘴角微同地露出了一丝冷笑。

“天王,我们开始招唤部属吧!”芳华上前一步道,张扬正要点头。 忽地停了下来,歪着头看着遥远的前方,脸上忽地露出一丝古怪地笑容,“好像我们有客人来了!”正当大家莫名其妙的时候,一点青黑两道气息忽地出现在他们的前方。

“女娲!”芳华忽然愤怒地大叫道,手一举,手上已是出现了一道蒙蒙的白气。 张扬一伸手,阻止了愤怒的芳华。 淡淡地道:“此时的她已是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青黑两道气息慢慢地凝聚,终于,在张扬地面前,一个模糊的影子形成,正是女娲。 她被星河暗算,全身功力被吸了一个精光,但她终究不是毕方和天吴。 她地功力也不是二人可以比拟的,虽然被制,但仍然成功地逃出一魂一魄。

“女娲,你可曾想到,会落到这样一个下场,你只剩下一魂一魄,很快就会被空间能量吹散,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张扬淡淡地看着这个将他一手置之现在处境的女人。 此时,在她的脸上,再也看不到曾经的精明和亮丽的容颜,而有的只是沮丧和灰败。

“我遇人不淑,引狼如室,落得如今下场。 自是无话可说,天王,我来到这里,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女娲地影子飘忽不已,似乎随时都可能被空间能量撕碎。

张扬一伸手,一道金光闪过,将女娲的影子牢牢地固定住。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告诉我星河现在可能拥有足以毁灭我的毁天灭地大阵,要我加以提防么?”

女娲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之色:“您怎么知道?”

“因为我已经碰到过了!”张扬淡淡地道,“我还知道这毁天灭地大阵并不是由你创造的,而是你在弱水三千之底无意之中获得的。 是吗?”

女娲的脸色更加苍白。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毁天灭地大阵怎么会落到你的手上?”张扬看着眼前这个无论是心计还是谋略都是上上之选地女人,道:“可怜的女娲。 自始自终,你始终不知道,你只不过是别人所利用的工具,你还记得当年的昊晟么?”

女娲震惊地道:“当然记得,那时我还很小,昊晟阴谋政别,被处死了。 ”

“那我告诉你,当初我并没有完全处死他,只是将他的一部分元神禁锢在弱水三千之底,在哪里,他开始谋划报复,而你,则成了他的工具,毁天灭地大阵便是他泄露给你地,目的只是要毁灭我而已,而在弱水三千之底,我已破了他的毁天灭地,彻底将他处死了。 ”

女娲脸上颜色变幻,“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扬冷笑道:“事到今日,你还不知悔过么?”

女娲的脸上忽地闪过一丝笑容,“不,我不后悔,至少我还曾经光辉过,曾经荣耀过,不管过去多少年,我女娲的名字都不会被人遗忘,我曾经统治着这个位面,哈哈哈,芳华,你不要瞪着我,你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就算你活着,你也是一个失败者,不是么?”

“你真得是不可救药了!”双儿摇头道。

女娲大笑道:“你说错了,不管怎么说,我曾经将伟大的天王赶下了宝座,这一点连当年的昊晟也没有做到,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已经成功了,不是吗?天王?”

张扬沉默片刻,道:“不错,从一个方面来说,你的确是成功了。 ”

女娲没有想到张扬竟然坦然承认,呆了一呆,道:“可惜啊,如果不是星河的出现,也许现在会是另外一个局面,也许我会在这九离宫前将你彻底击败,真正地成就一翻伟业,当然,也许会被你杀死在九离宫前,但我至少是轰轰烈烈的死去,不会像现在这样窝囊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满是可惜地表情。

张扬摇摇头,道:“女娲,你是一个人才,可惜,如果你不反叛,而是真心实意地辅佐于我,这天下,这位面或许将是另外一翻局面了。 ”

女娲大笑道:“错了,天王,虽然我现在失败了,但我还是得告诉你,你地那一套人人平等的制度是行不通地,这个世界,需要有竟争,需要有上下尊卑,只有这样,才会激发人的无穷无尽的创造力,才会推动着人类前进,人是有着致命的缺陷的,就算是神,也是一样,你如果在最后的战争中胜利,之后还是实行你那一套制底的话,若干年后,还是会有第二个女娲,第三个女娲出现的,没有这种激烈的体系,不管是人,是神,还是妖,都将失去活力,你看看,我统治下的这些年,实力增长是你制下的多少倍啊,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现在,我可以随意拿出数十万金仙来布置毁天灭地大阵,而你那个时代,可以吗?这就是欲望的产物!”

女娲一口气说着这些,神色激动不已,身形也愈发的显得模糊起来,张扬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半晌才道:“也许你说得有道理,我会认真考虑的!”

女娲仰天长笑起来,“我就要灰飞烟灭了,但我最后要提醒你,星河拥有了我们四位创始神的力量,再加上九离宫庞大的实力与毁天灭地大阵,足以与你一较高下,你可不要大意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要星河也死,如果说我想你死一百遍的话,那我愿星河死一万遍!”女娲怨毒地道。

张扬仰首向天,似乎要想些什么,“也许,我可以保全你的一点生命之源!”众人不由大惊,保全了女娲的这一点生命之源,就等于会在将来重新给女娲一条命。 众人都是踏前一步,想要劝阻张扬。

女娲摇摇头:“多谢你不记恨我,但是我想要有尊严的死去。 ”

张扬点点头,“好,你去吧!你说得不错,历史会记住你的名字!”手一挥,束缚着女娲影像的金光霍地散去。 女娲的影像慢慢飘摇起来,渐渐地消失在空中。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似乎女娲的狂笑声仍然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张扬默然不语,半晌,才回顾双儿等人道:“也许,女娲说得是对的,人人绝对的平等不是一个最好的制度,他只可能是我们单方面的一个良好的愿望,而不论是人,还是神,只要他还有欲望,就不可能在这种制度下获得满足,也许是要改变得时候了。 ”

牛魔王大步向前,道:“老大,不管以后实行什么制度,我们现在先要将前面的那庞然大物打掉,你别忘了,星河还在等着我们呢!”

张扬微微一笑,大手一挥,道:“招唤部队!”

芳华,祝融,袁紫萝等人立时转身,他们的身后,一个个巨大的魔界之门轰然出现 ,慢慢地开启,祝融火兵,芳华的雪后,魔界的战士,秘境的部队从一个个魔界之门中整齐的列队而出,在他们的身后列成了整齐的队形,地藏王等人笑嘻嘻地向着张扬飞来。